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三百二十四章 神秘女子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免费读!

    “三皇子有令,不得任何人出入!”那护卫语气不悦:“你是想要违抗吗?再前行一步,你将会血溅五尺!”他甚至已经将手里的长剑举了起来,杀气腾腾。

    “我……”少女着急地说:“我叫玲儿,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七年了,这里是我的家,我爷爷现在危在旦夕,只能靠我的草药,几位哥哥,你们能让我进入吗?如果不让我进入,帮我一个忙,把这些药草帮忙传给我的爷爷也行,求求你们了。”她凄然地哀求着,甚至想要低下头,去抓住那护卫的脚哀求。

    她的声音如泣似诉,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甚至在周围的不少圣皇族护卫也心生不忍。

    “滚!”那护卫看到少女玲儿往前走一步,竟是长剑出鞘,如同天地凝练,寒气森森,呼啸而下,就要瞬间把玲儿斩杀!

    他这一击竟是没有半点留情!

    周围众人满是惊变,谁也没有想到,这护卫如此霸道,然而此刻,他们却是知道,连这玲儿都被封禁,更不要说他们了。

    他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玲儿走向死亡。

    “铛!”

    这瞬间,当玲儿面色惨白如雪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虽然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但却蔓延极快,甚至带着了一道迷雾,铺成了一道云路而来。

    云路里有着七彩霞光,光耀天地,力量不可一世。

    而随着云路出现,众人隐约之间,见到里面有一个女子踏过云路,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个女子,通体金黄色盔甲,难掩她那至尊高傲于九天般的气质,面纱轻挡,却挡不住她柔美的身材、修长的双腿,乃至于缥缈的容貌,有一种绝世的美。

    而且在那种绝世的美之外,还有一种强悍到无匹的力量,甚至使得周围那些呼啸着的凶兽都涌起一种膜拜之意,纷纷地四散而开。

    只一下,见到那女子的时候,范雪离就感觉胸口像是被重重地一击一般,变得窒息,甚至无法发出声音。

    以他堪比肉身十重初阶的力量,居然也觉得窒息,眼前这女子的境界,究竟到了何等地步?

    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人?

    而这时,这如同仙子般的女子已经到了跟前,手上一动,那护卫斩向少女玲儿的兵刃瞬间化成无数的冰雪碎片,消失在空中,再也没有任何痕迹。

    那兵刃乃是千莲雪峰石凝聚而成,在凡间乃是绝世奇宝,无坚不摧,乃是不可多得的灵宝,甚至是这个护卫队长的标志,可以发出半门神通的存在。

    连范雪离也未必能轻易将其破坏,但这女子手只一抹,就将其毁于无形。

    这个场景,使得无数人心头猛震,头皮发麻。

    “只怕她的境界,至少是在肉身十重高阶吧!”有人低呼着:“她的排场又这么大,究竟是什么人?”

    其他人不由都茫然摇头。大夏国这么强,却没听说过这个女子的存在。

    而这时,女子走到众多圣皇族护卫面前,眉头微皱,手上一动,一道云路出现在周围,横扫一切,竟是将周围成百上千的圣皇族护卫一扫!

    一时间,这些圣皇族护卫手里的兵刃全部炸飞,而他们全部被重重击飞出百丈外,同时吐出一口血来,显然已经受伤了。

    而后,这女子静静地走过了少女玲儿旁边,径自走进了深渊血地之中。

    这时,周围的那些散修,以及其他圣地的一些尊者,不由面色大喜,猛地一起冲进了此处所在。

    唯独留下孤零零的少女玲儿就那样痴痴地站立在那里,满是欣喜,向着那远去的女子重重跪下:“谢谢您,谢谢您……”只可惜却没有得到那女子的任何回复。

    而后少女玲儿加快了步伐,也冲进了深渊血地里。

    这时,范雪离单独一人,也落到了深渊血地入口之前。

    这一次昆仑之虚众弟子多数受了伤,哪怕几位长老也都不例外,所以方师等人把范雪离送到深渊血地入口之处,便很快离开了,向昆仑之虚而回,自然也就没注意到这女子的出现。

    而此刻,这女子的出现,引发了范雪离内心的惊诧。

    “这女子表现出来的境界,只怕不亚于酒龙了,她究竟是什么人,难道也是为了夺得这酒龙血脉而来?”范雪离有一些担心。

    “不过这女子境界虽高,心性终究还是差了一筹,没有那么悲天悯人的心态,对那少女玲儿不闻不问,高高在上,一副神灵般的样子,仿佛她来自九霄仙外的感觉,以她的境界,哪怕再得到酒龙血脉,也没有太多的作用吧!不知她来这里的目的何在?”范雪离这样想着。

    每个人体内的血脉都只有一种,哪怕得到再多再强的血脉也没有用,最多只能勉强改善体质而已,而酒龙血脉,终究并非仙境神兽的血脉,自然吸引不了那女子。

    不过范雪离此刻所知道的信息有限,自然分析不出这女子的身份与目的来。

    而后他很快就踏入了这深渊血地。

    比起来,他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继承酒龙血脉,击败三皇女!

    不过在进入之前,他却是走到少女玲儿的面前,问道:“小妹妹,如今深渊血地极不安宁,你回去只怕有危险,要不要我护送你一程?”

    那女子固然出手帮了玲儿,但却并非是真心帮助这玲儿,而如今深渊血地动荡不安,范雪离自然于心不忍。而且距离酒龙试炼还有半日时间,还绰绰有余。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很快陪伴着少女玲儿到了她所居住的地方。

    是一处瓦片凝成的房间,极为破碎。

    这瓦片是这里的血凝玉所制成,算是相当坚硬,然而深渊血地里经常有各种腐蚀之力,也经常会有酸雨而下,一旦被酸雨、毒雾笼罩,这血凝玉自然变得千疮百孔。

    而玲儿则很快地走进了房间,很快地把得到的药草熬成汤,喂着床上的一个老者服下。

    老者原本奄奄一息,得到了这药草之后,这才缓过气来,然后沉睡过去,而玲儿也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后她出来感激地对范雪离说:“多谢哥哥相救,玲儿感激不尽。”

    “你原本与你的爷爷就住在这里?”范雪离问道,他看出玲儿与这老者的气息都不强大,怎么会居住在这深渊血地之中?

    要知道这里周围都是一片荒漠,几乎没什么人居住,而且时不时地有凶兽出没。

    “我爷爷之前是一个驯兽师,而我也学到了一些驯兽师的手段。据说我家以前得罪了什么大夏国的国师,我爹娘都被杀死了,爷爷就带着我逃到了这里,利用驯兽而活,结果在这里一直得不到各种灵气,爷爷心力交瘁之下,终于累倒了……”玲儿很懂事,一五一十地把事情说了出来。

    “大夏国的国师,便是那婉罗敷吗?”范雪离心头一动问道,若这少女家人得罪了国师,从而被惩罚,只怕这少女父母的身份,绝对极高,这少女也是不简单。

    “我不知道,爷爷说只要我健健康康地成长,有朝一日能觉醒驯兽师的血脉,这才有资格知道……”玲儿低下头,满是黯然:“只是我已经十岁了,到现在都还没有觉醒驯兽师的天赋……”

    听到这里,范雪离不由苦笑地摇了摇头。他对驯兽师根本不曾了解,并不知道其中的天赋是如何激活的。

    整个世界里,他经历的各种职业,以炼药师最强,其次则有阵法师符咒师等等,而驯兽师相当极为冷僻,更是难懂,传承极为复杂。

    “哥哥,我给你做晚饭吧。你吃过包卷心肉饼吗?我最为拿手了。”玲儿很快恢复了心境,开心地说道。这是爷爷最喜欢吃的菜,也是她平时做过的最为奢侈的菜,需要包卷灵菜,这一次出行,她刚好挖出了这包卷心菜,忍不住就要与范雪离一齐分享。

    “好啊。”范雪离并没有拒绝,他知道接受下来,会让玲儿很欣慰。

    而借着玲儿做菜的时间,范雪离则走到房间外围,感知着天地之间的变化。

    整个深渊血地,天空有一层血蒙蒙的光芒,其中甚至藏着某种雷电之力,数千里的雷海,显得极为恐怖,将整个深渊血地包围。

    除此之外,周围孤零零的,别无他物。

    “雷劫吗?”范雪离心头微微一动。他之前在北玄之地经历过雷劫,不过那终究只是小雷劫,而眼前这种场景,极为壮观,比当初的雷劫之力,甚至强上上千倍,一旦落下,目前以他的境界,只怕瞬间就会灰飞烟灭。

    不过范雪离也知道,这种雷劫不会随意降落,除非渡雷劫,这才会经历部分雷劫的考验。

    “难道酒龙明日的试炼,与这雷劫有关?”

    范雪离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过哪怕是这漫天的雷劫,他也不怎么惧怕,如今的他,境界虽然是肉身九重,却堪比肉身十重初阶,而且还拥有功德金液来,哪怕受伤,也会很快恢复,而且他经历过与雷劫的交锋,自然隐约有一些心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