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二百九十八章 转世传人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几乎在少年揣测的同时,在玄寒山的山脉深处,正有一个少女在疯狂地逃命着。

    她全身狼狈,身体衣服破碎,皮肤细腻,肤如凝脂,却在尽全力而奔跑,哪怕脚底都是血。

    仿佛与生命在作最后的搏斗。

    惊起了天地树林之间所有的鸟兽。

    最后,她实在是跑不动了,足有千斤重,气都喘不上来,目光惊恐地向周围看着,根本不敢闭眼,似乎已经遭遇到天大的惊吓。

    就那样目光看着周围足足十个呼吸,发现周围没有异样,她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只是便在这时,周围忽然一阵死亡般的阴冷声音传来:“不跑了?”

    一个男子高立在空中,身着紫金王袍,气息凝聚,天地森林之间仿佛都被他所主宰,他就那样轻蔑地看着少女,如同看向一只完全无力抵抗的猎物,嘲讽地说。

    这一刻,少女失神,就要大呼,却发现自己声音都已经嘶哑,想要站起,却被空气里那种恐怖的气息压制住了呼吸,动也无法动弹。

    最后,她就那样死死地盯着男子,目光里满是愤怒与仇恨。

    “和你说过了,无论你想要逃到天涯海角,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老老实实地把你的心放开,把你的身体放开,让我轻易地掌控,这样就可以留你一命,如何?”男子说着,把这类似恶魔般的交易,说得如此轻易。

    便在这时,少女勉强喘了口气,声音里满是愤怒:“你动用蛊惑之术,让我千里迢迢地受控过来,却还想要驾驭我的身体与心灵,休想!你这个恶魔!迟早有一日,你一定会被切割成碎片的!”

    她名为蔺婉儿,乃是千里外水月城蔺家的掌上明珠,被蛊惑到这里后,被眼前这男子控制,说及她乃是玄寒仙子转世,只需要帮他开启一道圣门就可以饶她一命,她虽然不知谁是玄寒仙子,但却知道眼前这人心狠手辣,若是帮了对方,很有可能会继续驾驭她,乃至杀人灭口,所以她宁死不从,拼命地跑了出来。

    “束手就擒吧,我的耐性有限!而且告诉你,我乃是昆仑之虚圣皇族的三皇子,天地之大,唯我独尊,不可能会有人来救你的,死了这份心吧。”那男子身上金色盔甲闪烁着,王袍带着一种逆天之力,似乎本身就是一种恐怖的宝物,无坚不摧。

    这男子竟是三皇子骆紫庐!

    听到这男子的话,蔺婉儿身体一冰,失神地说:“昆仑之虚?”她乃是大家族之女,自然听说过昆仑之虚的恐怖地位,几乎堪比大夏国国主!而眼前这人竟是昆仑之虚的皇子!

    一时间,她终于心生绝望,但还在挣扎着:“我乃是蔺家足不出户的少女,怎么可能是什么玄寒山仙子的转世?你一定认错人了吧?”

    她可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有什么古怪,据说若是转世传人的话,天资会极高,甚至脑海里会经常有一种特殊的意念,而她身上什么都没有。

    毕竟她所在的家族,是一个不俗的家族,消息灵通。

    “到现在还想要欺骗我?天水之地,九玄之宫,便是你所在的水月城!我推算了十次,耗费了十年性命,已经能确认传人必然是在蔺家!而你们蔺家女子单薄,而二十岁以下的,也只有你符合条件!”三皇子冷冷地说着:“若不是你,我那十年寿命都被狗吃了不成?”

    这一刻,他对自己的卜卦推断之术极为信任,而后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你不要逼我动用搜魂**!”

    搜魂**就是破坏自己灵智,从而搜索对方的记忆,不过施展出来,施术者会有反噬,而受者则会七窍皆碎,七魂皆灭,极为恶毒。而三皇子后续要利用这女子打开玄寒山的圣门,却是不敢这么做,所以只是吓唬而已。

    听到这里,蔺婉儿整个人也产生了天大的怀疑。难道自己真的是什么玄寒仙子转世?可是为什么自己从来不曾感觉到异样啊?据说是转世传人,身上必然会有各种古怪,而且天赋过人,可是自己这些年来从来没异常,而且天赋并不高……

    “对了,还有一个手段,我驾驭你过来之时,我还发现你的弟弟千里尾随而来,如今正在山脚之下。既然这样,那我就有必要让你见见你弟弟一面,也好让你死心!”三皇子冷冷地把手一拍,一时间,有三尊全身红色盔甲的护卫身体一闪,向山外呼啸而去。

    “三皇子,求求您,饶了我弟弟!”蔺婉儿面色惶恐之极,她最为爱护这个弟弟,因为这个弟弟自幼生下来就全身是血疤,深深地被家主不喜,她对弟弟怜惜之极,却没有想到弟弟因为她而受了这无妄之灾!

    “迟了。”三皇子冷冷地说着,目光看向天边,“或许很有可能,他已经被山门外的守护者,直接灭杀了也不一定。”

    而后他顿了顿,看了看天色说:“再过一盏茶时间,我的计划就大功告成,到时候哪怕大罗神仙过来,都救不了你了!”

    天色微雪,但天际却有一种独特的漩涡,似乎在越来越大,仿佛再过一段时间就要把整个天地笼罩了一般。

    仿佛预兆着天地之间就要大变。

    注意到天色变化,这三皇子显然极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所有的计策成功,只需要再过一盏茶时间而已,当然,若是有眼前这女子的配合,就会更加顺利,如果这女子实在不配合,杀了就是,并不影响大局。

    只是这瞬间,他忽然面色微变。

    因为他赫然发现,山门外的那守护者,暗心蛊忽然发动,直接横死了。

    “有人闯山门?逼迫那守护者?”三皇子目光一冷,对蔺婉儿说:“守护者的境界极低,倒也有可能被你们家派来的人所杀,说不定还是你的父亲亲临,不过三个血尊前去,哪怕你的父亲有肉身八重,也会死在血尊手里,你等着给他收尸吧!”

    他对那三个血尊极为信任,那可是他全力培养出来的三个死士,境界都是肉身八重,同境界的敌手,在这般攻击之下,也必然会陨落,所换取的不过是死士身上的一点伤而已。

    只是这时,他面色微变,因为他发现,之前山门的位置,已经被彻底地打开,整个山门洞开,外来者长驱直入。

    “竟能破开山门,对阵法的驾驭能力只怕相当不错,若来者是阵法大师,动用阵法的话,三个血尊倒未必能一举拿下,需要花费一些功夫,多等一些时间就是。”三皇子微微皱起了眉头。

    阵法大师的境界固然是大师,但地位并不高,比起炼丹大师来有极大的距离,尤其是在昆仑之虚这样的炼药圣地里,阵法大师更是层出不穷,却不被重视。

    只是过了三十个呼吸后,三皇子忽然心头一怔,因为他发现,那三个血尊体内的那暗心蛊忽然失踪了!

    要知道暗心蛊是他最为得意的驾驭手段,几乎无往不利,此刻这暗心蛊忽然失效,使得他的心头蒙上一层阴影。

    难道对方如此不简单,马上就发现了暗心蛊的破绽,直接摧毁?

    或者是其他侥幸的原因?

    三皇子的面色猛地一沉!

    而这时,蔺婉儿脸上满是诧异,要知道这位三皇子一直成竹在胸,此刻竟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这忽然让她升起了一丝希望。

    注意到蔺婉儿的表情,三皇子面色更喊,毫不迟疑地冷笑说:“四尊血将,全力出手,务必将其擒拿,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神通大手段!”

    四尊血将,乃是血尊培养到极限的标志,乃是肉身八重巅峰的存在,配上顶级的盔甲,彼此之间有独特的阵法,哪怕是阵法大师也无法轻易破之,甚至肉身九重巅峰也未必能伤得了他们!

    所以三皇子自信四尊血将出手,必然会手到擒来!

    几乎同时,他虚空一抓,把蔺婉儿直接抓起,带着她飞掠向天空,想要看看来者是何方神圣。

    而这时,蔺婉儿的目光满是凄凉,悲从中来,来者若是她父亲的话,只怕马上就会陷入这三皇子的魔爪,到时候自己万死也难辞其咎!

    高空之中,三皇子抬头望去,发现玄寒山的山门正已经被破,而之前那三位血尊已经踉跄倒地,无法站起身来,显然已经身体受控,而他们的身边有着一团浓浓的血影,正是那暗心蛊的尸体。

    而在三个血尊身边,正在站立着一个少年、两个少女,而在两个少女之后,还有一个普通青衫的公子,似乎躲在两个少女之后,并不值得重视。

    让三皇子在意的是,那两个少女,境界极是不弱,都有肉身八重的境界,而且身上环绕着一道阵法,看来刚才出手的正是她们两人。

    “两个肉身八重的、阵法高明的少女?哪里来的天赋这么强的少女?”三皇子心头微微一怔。

    若是平时他还会有怜惜之心,甚至会把这两个少女收入门下,但现在事临关键,他却是毫不迟疑地脸上露出一丝杀意来。若是破坏了他的计划,哪怕对方天赋再高,他也会将其灭杀。

    而注意到两个少女面前的那少年,蔺婉儿甚至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差点喊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