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二百六十八章 错金云纹博山炉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你……”青松子惨然,没有想到范雪离如此杀伐果断,竟毫不留情,一时间,他满是绝望,知道自己前途尽毁,这一刻,他整个人彻底萎靡下来,而后把眼神紧紧地盯着危本,希望危本能帮忙说句话。.

    这一切都是危本在背后操作,若是危本熟视无睹,他不介意将此事完全揭露出来!

    看到这样,危本面色一凝,目光冰冷,对范雪离说:“玲珑子,昆仑之虚与天外天向来交好,这青松子是因为你龟缩不出,所以这才鲁莽了点,你这般行为,只怕是在替昆仑之虚招敌吧?”

    他不得不出面,但他心目里已经恨极了这青松子。

    听到这里,众人不由担心起来,甚至药里的独行君也满是担心,没有想到危本竟说出这样的话。

    只是这时,范雪离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危本,反而对独行君说:“这青松子破坏昆仑之虚山门,罪可至死,你把他囚禁起来,封印修为,等到天外天那边来信,再行处理。若是这青松子因为攻击山门而被阵法反噬之力杀死,就是咎由自取。”

    他竟是视那危本于无物一般,毫不在意,仿佛就当是一只蝼蚁在旁边呵斥喊叫,根本引不了他的重视。

    “是,师尊。”听到这里,独行君心下畅快无比,当下毫不迟疑地上前,一道光芒将青松子笼罩,封印起来,彻底打断了青松子的自愈之法,显然是要让青松子自生自灭。

    受了这么重的伤,不住地流血,还无法自愈,很有可能等不到天外天的回信,就肉死魂消了。

    这一刻,青松子疼得全身痉挛,再也忍不住了,转头对危本大叫说:“危本大师,快救救我!”

    他知道若是失去了自愈能力,他十有**要死在这里,死亡的恐怖涌上了心头,使得他完全失去了理智了。

    而这时,危本心头一阵阴霾,直道不妙,他原本还想暗中找机会私下救了这青松子,但这样一来,他竟是骑虎难下,但这青松子又不得不保!

    他正要说话,却是眼前的范雪离嘴角泛出一丝冷冷的笑容说:“危本大师,青松子乃是天外天之人,此刻不向我求救,却反而向你求救,你们有什么交情?难道他破坏药山门,乃是你怂恿的不成?”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质疑地向危本看来!

    听到这里,危本感觉心头一凉!若是勾结外人对付自家长老这样的事情坐实,只怕他随时就有可能被废除长老身份!范雪离的手段竟是如此犀利,天衣无缝!

    这一刻,他心下长叹一声,再也不看青松子一眼,已经起了断臂自保的念头,但几乎同时,他的目光阴寒地对范雪离说:“玲珑子大师说的不错,青松子破坏药山门,理应重罚。不过,今日乃是最后一日,你我的约定也到了该履行的时候吧!”

    只要范雪离被废了药长老之位,到时候青松子如何处置,还不是他说了算?

    而他的眼神透过药的山门,分明看到了药的里面,只有三亩灵药地有着一些灵药滋长,其他的灵药地一片荒芜。

    看到这样,他嘴角泛起嘲讽的笑容说:“一个月前,我就说过,若是你没资格把药复原,我就会向圣主申请来废除你的长老之位,而由我来接掌新药长老,你可曾记得?如今一个月到了,你的药不过才恢复了十之一二,你还有何话可说?”

    这一刻,危本手间出现了一尊错金云纹博山炉,光芒耀眼!

    这错金云纹博山炉,炉身似豆形,盖有博山,通体用金丝错出流畅的花纹。炉盖上山势镂空,山峦间神兽出没,虎豹奔走,有一种狩猎天地凶兽的场景。

    竟是一尊神通圣物!

    这种神炉,不仅可以用来炼丹,甚至可以用来攻击。

    而在错金云纹博山炉启动神通的瞬间,所有的神通之力更是融入了幽冥危术!

    几乎是危本的最强攻击!

    如同鬼哭神嚎一般,天地之间,全部被幽冥所笼罩,如果说范雪离之前在长山城地下黑市里遇到的幽冥暗河只是一条河流,而现在,却是整个星海!

    星辰般的浩瀚大海,何等强大。

    一时间,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肉身九重加上炼丹大师巅峰的施展,简直到了席卷天地的地步。

    甚至在这威势面前,范雪离如同摇摇欲坠的小草,根本无力挣扎与躲闪,只能眼睁睁地被击溃。

    所有人都升起了深深的无力感。

    其中如同独行君,更是面色惨白到极限,她显然明白了对方的用意,若是将范雪离灭杀,只怕药就由危本说了算,到时候那青松子还不是被危本随意放走?

    真想不到,这危本大师如此卑劣,是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是幕后黑手!

    她知道,哪怕范雪离再强,面对这样的攻击,也会灰飞烟灭,无法抵抗。

    而同时,远处匆匆赶过来的明娜,身体僵硬在那里,她已经极力赶了过来,可是却终究迟了一步,这一刻,她仿佛感觉到某一种寂灭的声音在内心响起,一时间,两行清泪滴落了下来。

    她母亲的寒症,是因为范雪离而帮忙治疗,这对于孝顺为先的她来说,几乎是无上的恩德,而几次与范雪离的接触里,更觉得范雪离温馨,是她的良师益友,是她的知己。

    她身为皇族公主,几乎没什么朋友,好不容易遇到了这样一位朋友,此刻却陷入了绝大的危境里,她如何不难过。

    “只怪我,对此事太过疏忽,没有想到危本居然会动用这般手段,若是提早筹划,我请来父皇的话,就根本不会出现这事!”她哽咽垂泪,想起了母亲在病愈后,父皇几次对自己说希望能见范雪离一面的事情,就知道一旦自己提出,父皇一定会帮忙的。

    这一刻,她不是那个皇宫里的公主,而是为了范雪离而揪心的少女,孤独而无依。

    在这瞬间,在另外一个角落里,方师却是目光露出一丝愤怒之色来。

    危本的手段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尽管他知道范雪离深藏不露,能力抗肉身十重的鼍清,能对付那羽国两个绝代皇子,这危本哪怕修为全出,也未必能伤到范雪离,但此刻见到危本竟卑劣地如同偷袭一般直接对范雪离下如此重伤,只怕居心叵测,阴寒到极限。

    他耻于与这样的危本同为十大阵法大师!

    他只希望范雪离能早有防备,能挡下这一波攻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