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二百一十一章 奇怪圣杯(第四更)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这一刻,范雪离用心神感知着这圣杯,赫然现其中有着某种阵法的印记,仿佛里面有着千百道杀意,可以封住一座城池一般。 .

    而圣杯上还有着某种精神烙印:“所谓天道,亦真亦幻,真正的勇者,当以一剑横扫,参透种种变化,以一敌万。”

    上面的这文字,有着龙吟虎啸之威,似乎有一代绝世天骄,以一人之力抵抗万军,而圣杯则是他手持的武器。

    “这些字,这些字……”范雪离注意到上面的文字,忽然感觉精神一阵恍惚,好像进入了某种境界,能感知到千军万马的呼啸与冲锋,仿佛看到那人手持着圣杯而成,化身万道神杯,将所有的妖魔都斩杀。

    “这圣杯,竟是一种群攻之术!”

    当范雪离感知到这瞬间的时候,却是现上面的这些精神烙印已经瞬间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任何踪迹,唯独只有一个残破的圣杯落在指间。

    好像刚才只是幻影。

    当范雪离仔细探查,现这圣杯就是一个最为普通的圣杯。

    一时间,范雪离不由皱起了眉头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不由开始揣摩起来。

    “我记得这些文字是荒烟族文!难道是以前一个荒烟族人领悟下来的?只可惜没有关于荒烟族人的记载,否则必然能体会到更深。”范雪离想到这里,忽然心神一动:“荒烟族文有特殊的限制,必须要在一些有独特气息的器皿上才能凝练出来,而这圣杯虽然气息残破,但可能是一种独特的器皿。”

    当下范雪离以荒烟族文在这圣杯之上写下一个“群”字。

    这一刻,这圣杯像是忽然复活一般,隐约之间,有一道无形的古怪阵法形成其中,只可惜随着这阵法的星成,圣杯当中好像有一道裂缝,变得更浓了。

    “果然,这圣杯是荒烟族文的一种器皿,把荒烟族文形成阵法,只可惜这圣杯有使用限制,在上面多写几次,就会彻底崩溃消失。”

    “不过此物能施展出群攻的古怪阵法之力,倒是不错,而若是不知究竟的人,说不定会觉得此物价值珍贵。”

    范雪离这样想着,这才珍惜地将这圣杯收进了异度空间里。

    再看了眼天色,现时间已经不多了,当下便走出房间,准备独自前去那羽族的鉴宝会。

    只是当踏出房间的时候,他却是见到在门口正等候着绛妃。

    “师尊,去羽族的话,请带我前去吧。”绛妃认真地说着,语气里满是认真。

    自从拜范雪离为师,以及被昙香君传授各种炼丹之法后,她进境甚快,甚至比不上小钰的天赋,但炼丹的度,也是一日千里,而如今又被范雪离激活了阵法天赋,内心对范雪离是万分感恩。

    这段时间,见到范雪离东奔西战,自己却一点也帮不上忙,满是愧疚。

    自己是范雪离的徒弟,却让范雪离四处劳心了。

    所以她希望自己能多帮上师尊,有弟子服其劳。

    哪怕羽族是龙潭虎穴,她也要陪着范雪离前去。

    “也好,那你就谨言慎行,多看少做吧。”范雪离独自前去的缘故,是担心她们若是陪伴自己身边会遇到危险,但如今他名望甚高,又有真祖家族、吹雪宗联盟的后盾,羽族请得许多人类前去,自然不会冒然对他动手,危险性也不重,而且单只绛妃一人的话,他守护周全是绰绰有余的。

    “多谢师尊。”绛妃听到范雪离同意,脸上顿时泛起一丝甜甜的笑容来。

    仿佛整个人如同雪白的花儿灿烂而开,美不胜收,娇弱而动。

    当下范雪离辞别母亲,叮嘱小钰守护好母亲,便与绛妃坐上羽族派来接送的马车,向远处而去。

    而此刻,远处宋莺君就那样站立着,看着范雪离的身影渐行渐远,不知怎么,她的眼眶红了。

    如今的她,已经是宋族的族长,这在一日之前她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但现在宋族竟已经转危为安,甚至成为新的一流家族,名扬北鼎城,简直如同梦幻一般。

    对于范雪离,她内心有着千言万语想说,比如感恩,比如对未来的展等等。

    但她却什么也没说,因为她深深知道,范雪离深不可测,做这些只是举手之劳,而范雪离的未来则是昆仑之虚,乃至于整个大夏国,而她永远要仰望着他。

    渐渐地,她忽然觉得一阵虚脱,一阵疲倦。

    但无论未来的命运如何,她都知道,这些都是范雪离所赐,而她则会努力,把这里经营成范雪离的后盾。

    不是有句话叫心有多远,未来也有多远吗?

    ********************

    几乎在范雪离踏上前去羽族的马车之时,在羽族的禁地里,二皇子羽民的嘴角泛起一丝冷冷的笑容来。

    “真没想到,这范雪离居然就是玲珑子!真是小瞧你了!原本以为你只是一个废子,却没有想到,拥有这般潜力,只可惜你曾经的未婚妻被我收成侍女,我们存在着莫大的仇恨。”

    “更何况,你在与羽天昊的试炼里,不过打成了平手,而与鹰枭的阵法战斗中,你据宋族的防御阵法,又不断后退来化解,最后利用反弹之力,突其不易,这才明面上占了先机。而与三大家族的战斗里,你破解阵法的能力,还远远不够强大。这说明,你的真实实力,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强!”

    羽民此刻拿着一份份信报,慢慢地分析着范雪离的实力。

    “但对方终究是阵法大师,而且如此年轻,未来必然无可限量。哪怕把昭云媚当成货品送给他,换取他的谅解的话,那是最好不过的。”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带着一丝寒意来:“既然这样,就继续封禁昭云媚,不能让她与玲珑子见面,否则横生波折的话,一切晚矣。”

    当下他了一份传音羽翼,落在了羽国的一处府邸里,吩咐那里的侍卫加强戒备,绝对不允许昭云媚离开。

    只是在羽民这份传音羽翼之前,一袭紫红衣裙的女子在庭园里接到了另外一份传音羽翼。

    “嗯?密信上说范雪离居然要参加这鉴宝会?”看到上面的密信,昭云媚不由一怔,而后她现是匿名的,并不知道是谁。

    “是有人要警告我吗?这范雪离不过是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有资格来参加鉴宝会?既然如今我乃是羽民大人的妾,我就一定要全力撇清与这范雪离的关系,最好能好好折损他!”昭云媚眉头深皱,而后露出一丝冷笑。

    在她印象里,范雪离的境界不过肉身二三重而已,弱得可怜。

    “有人想要看热闹,我偏不如他如意!而范雪离,怪只怪你的境界太低,还居然敢来羽国,难道以为我真的会对你手软不成?”

    她身体一阵闪烁,竟是偷偷地破开禁锢,径自离开了庭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