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二百零四章 心目里的圣女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在与刚才的圣杯战斗的时候,他曾现,配合上欲海神舟的威力,这阵法反弹之力,可以更容易展示对方的破绽,从中而击,甚至还可以引动对方的心魔。

    要知道修炼之时,最怕天劫、心魔,天劫是境界突破之时造成的天机反噬,而心魔却没有固定时间,只要心灵有破绽,心魔随时就会长驱而入。

    而这种手段,只要运用妥当,甚至有时候比起神通来,更有威力!

    想到这里,范雪离感觉心神无比地清澈与喜悦。

    原本只是把阵法反弹当成一种辅助,也把欲海神舟当成一种辅助,但现在,两者结合起来,却爆出恐怖的手段,足以成为他的一个杀手锏了。

    这一刻,他如释重负。

    目光里闪烁着光芒,透向远处。

    围住宋府的那阵法大师鹰枭,哪怕你有阵法大师巅峰的地步,哪怕不知你在等待着什么,但范雪离已经完全不惧怕对方了。

    这一战,势在必得。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着宋府的防御阵法已经快要成形,其他三个家族的人终于忍不住了,他们一齐把目光投向那鹰枭。

    “前辈,不知要等什么?”他们忍不住问道。

    若真是让那阵法成型了,只怕就易守难攻,到时候要花费大心血大代价了。

    这时,这鹰枭目光别有意味地看着这三大家族的人:“我自有打算,不过你们若有把握能一举冲破,那你们就自行处事吧,我不会干涉的。若是一旦破了宋族,宋族里的任何财物,我都不取分毫。”

    听到这里,其他家族的眼神顿时亮了,原本他们过来,只是分一杯羹而已,但现在,却忽然现希望就握在自己手里。若是宋族倒了,几乎北鼎城近五分之一的力量,即将被他们瓜分。

    一时间,他们对视了一眼,毫不迟疑,猛地施展着攻击阵法,向宋族扑去。

    绝对不能让宋族防御阵法形成,这是他们此刻唯一的念头。

    否则,至少要多耗上数倍的战力与牺牲。

    而见到这样,这鹰枭目光里闪烁着一丝冰冷来,显然一点都不认同,只不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在这样的情况下,宋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一时间,宋族的防御摇摇欲坠。

    所有宋族人都在强烈支撑着,但慢慢地现自己几乎在瞬间就油尽灯枯了,对方乃是三大家族最强的战力,全力呼啸而来,他们感觉所受的压力几乎要让他们崩溃了。

    眼看着防御阵法瞬间就要破灭,这瞬间,一个凤凰般的声音猛地响起!

    赫然是宋莺君凌空而起,施展出她的玄鸟血脉,全力施展!

    如同凤凰展翅,在她的身边,出现了无数的烟雾,无数的鸟雨花香,如同一处福地一般,营造着一个美好的世界,而在这美好世界里,身穿紫色衣服的宋莺君,手拿一道玉笛,凌空而起,如同圣女一般落下。

    玄鸟血脉、烟雾、花雨、紫色衣裙、玉笛,瞬间凝成了一副至美的画面。

    “砰!”

    宋莺君的这个场景,几乎激了所有宋族人最后的斗志,一时间,他们全力催动着,竟是将对方的第一波攻击挡住了。

    一时间,他们看向宋莺君的眼神里,满是感动。

    宋莺君这一刻,成为了他们的精神支柱,成为他们心目里的圣女。

    看到这一幕,原先那还迟疑的宋族族长,面带惭愧之色,显然知道,如今宋莺君在危机之中迎难而出,甚至已经成为了新的领袖了。

    而随着这一波阵势挡住,防御阵法在宋族前面彻底成型,而三大家族中人的面色变得尤其难看。

    注意到宋莺君的那血脉天赋,他们的目光更是满怀着杀意。

    只是现在若要攻击,只怕就需要强大的代价,是他们所不愿意接受的。

    所以场面完全僵持了下来。

    而这时,宋族的一个院落角落里出现了一道身影,赫然是范雪离从中走了出来,此刻他站立着,看到宋莺君竟是领袖宋族挡住了这一波,忍不住暗暗赞赏,不过他马上眉头微皱,因为他注意到,宋莺君刚才这一施展,几乎把气血都耗尽了,只怕再也难以为继,甚至站立不稳。

    若是宋莺君倒下了,只怕宋族的心气马上就会低落,到时候必败无疑。

    当下范雪离身体一闪,很快到了宋莺君身边,在间不容的瞬间,指间弹出两道天合香,落在宋莺君的后背上,而后更是一道万火印虚空而出,带着回复之力,替宋莺君续上了一些气息。

    宋莺君原本摇摇欲坠,差点晕倒,此刻忽然感觉身心一阵温暖,不由大喜,回身望去,竟是范雪离,这一刻,她忍不住问道:“雪离弟弟,接下来我们该当如何?我看那位鹰枭大师似乎在酝酿着什么?”她知道此刻已经到了最危机的时分,绝对不能走错一步,而范雪离则是她心目里唯一的支柱。

    但这话一出,周围人全部失神了。

    他们倚为支柱的宋莺君,竟是主动去问范雪离?这个修为看起来极弱、而且刚才一直不知去向的家伙?

    他们目光里满是愤怒之意来,当下有人低声说:“二小姐,问他做什么?他又能知道什么?”

    又有人冷冷地说:“刚才就胆怯地不曾出现,一直到现在见到宋族勉强支撑住了,则马上跑出来,这样的人,也配是宋族中人?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不会邀请你们前来北鼎城了!”

    “外面的鹰枭,境界比天高,只怕一个指头就可以把范雪离给直接弹死,他又怎么可能知道那鹰枭想的什么?”

    宋府危机刚过,乍一轻松,一时间便生出各种缝隙来。

    听到这里,宋莺君面色一冰,手掌握得紧紧的,几乎就要喝骂出声。

    别人不知道,她又怎么能不知道范雪离的真正能力?而若非范雪离,自己哪有这般血脉启动?而宋族对范雪离如此冷淡,范雪离却在关键时刻赶回来,这些人一叶障目,只为了自己的私欲,在关键时刻还起内讧,这样的宋族真让她失望!

    若非如今她寄托着整个宋族的未来,她甚至想从此跟着范雪离离去了。

    此刻她感同身受,替范雪离而愤怒,不过范雪离却只是淡淡一笑,看也不看那些宋族人,说:“无需理会这些宋族中人,若非你刚才出手,只怕他们早就打了退堂鼓,在其他三个家族面前卑躬屈膝,跪地求饶了。而这样的宋族,也不配请我回这里。”

    范雪离毫不留情地说着。

    他如今有把握能抵抗住对方的进攻,但先要安定宋府才行,若是这些人在背后拖后腿,只怕他再有数倍的强大,迟早也会毁在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