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百九十七章 雷公有愧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因为范雪离赫然现,他前后施展了五次凤凰神阵,但境界依旧停留在上品阵法师上面,距离最后一层瓶颈分明还差了一点。  .

    这已经不是继续施展凤凰神阵就能突破的了。

    而是真正的瓶颈。

    自古以来,从上品阵法师突破到阵法大师,绝对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必然要经历极大的磨砺才行。哪怕就是天才也不行。

    范雪离忽然心头微微一凝,这段时间自己顺风顺水太过容易了,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挫折,哪怕面对那些肉身十重的绝世武神都能对抗,久而久之,已经失去了静下心习武的念头。

    而同时,随着时间的结束,整个天边响彻起一道云雷来。

    劈天而下,仿佛这雷劫击中人之后,可以夺走任何人的青春年岁。

    这雷劫,乃是雷劫里极强的,岁月雷劫!

    一旦被击中,甚至自身的肉身、精神都会遇到强大的阻碍,境界也有可能会倒退。

    屋漏偏逢连夜雨!

    范雪离知道,自己面临着极大的危机了。

    而几乎在这岁月雷劫轰然而下的时候,在三层星辰台周围的那些人,不由全部面色一变。

    通过特殊方式,他们知道了这次考验的内容,居然是制作圣山阵法来对抗天劫,这本身就是极难的了,大部分的上品阵法师甚至连圣山原本的阵法都破解不了,更谈不上对抗天劫。

    而现在,这次的劫数竟是雷劫里极强的岁月雷劫!

    一旦失败,就会遭遇强大的反噬。

    他们不由深深地担心起来。

    这一场战斗已经不只是个人的战斗,而是人类与羽族的一次战斗,从一开始,那羽族的阵法大师羽天昊就咄咄逼人,对小钰图谋不轨,这般行径,甚至让不少人类内心恼怒,虽然明知范雪离的境界不如对方,但他们还是希望,范雪离能顺利成功。

    只要一起成功,或者一起失败,都算范雪离赢。

    但现在,却连这点希望都没有了。

    而这时,祖兵忍不住摇了摇头,苦笑着喃喃自语:“岁月雷劫,至少要拥有阵法大师的境界才能对抗!而玲珑子大师还不是阵法大师,必败无疑了。现在只希望那羽天昊也失败……”

    不过那羽天昊乃是羽族的天才,说不定有什么特殊的保命手段也不一定。

    此刻,雪子衍的手握住剑柄更加重了,他听到岁月神劫的时候,那满腔的斗志也慢慢开始瓦解,以他的境界,他有自知之明,面对这岁月雷劫,他必败无疑。

    在没有开始战斗的时候,已经是必输的结果吗?而那位玲珑子大师,又会如何?

    此刻,在试炼空间里,另外一处圣山上,羽天昊流露出狂妄的表情来:“果然猜得没错,是岁月雷劫,看来这次度过这次雷劫没什么问题。而对方必输无疑!”

    “愚蠢的人类,就接受这个教训吧!像我这样的人,不是你们随随便便就能比得上的!”

    原来他来之前,已经有羽族高层和他大概提到岁月神劫之事,所以他已经有所准备,而且最关键的是,在试炼空间里度过一次这样的岁月神劫,对于他精神上的磨砺也是极有好处的,也可以使得他的阵法大师境界稳固下来。

    他的笑容显得如此地张狂。

    ********************

    当无数道岁月雷劫击下来的时候,范雪离感觉圣山周围的玄阴阵法瞬间破碎,再也没有任何防御之力。

    而在他旁边的另外一座圣山上,小钰更是连防御之力都没有,被重重击中,直接吐出一口血来,然后被传送了出去。

    之前范雪离还存着一丝侥幸的念头,觉得自己能顺利突破到阵法大师,不仅度过这次天劫,甚至还能有余力帮小钰,所以他便花时间破开另外一座圣山的大阵,让小钰布置出玄阴阵法来。

    结果现在,反而还让小钰受到了伤害。

    虽然说这种精神上的伤害,他可以通过万火印帮小钰化解,但他内心还是藏着一丝对自己的愤怒。

    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修炼突破这么久,然而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吗?

    不甘心!不甘心!

    拼了!

    所谓修炼,就是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不进则退,如果退缩了,那就会步步受限,所需要的代价需要数倍之多。

    范雪离的目光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来。

    无数的智慧之光在脑海里闪烁而过。

    不,自己还有希望。

    不需要动用火龙神通,自己还有希望。

    谁说岁月雷劫,只有阵法大师能对抗?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自己可以尝试!

    他千年之间,见过这样的一个记录:一个动乱的小千世界里,有无数土匪横行霸道,无数人深受其害,一个老人报告了官府,官府因此而把这些土匪给驱散了,结果这些土匪怀恨在心,经常找机会去暗算他,只可惜这老人修为极高,这些土匪无可奈何。

    于是每逢雷闪电鸣时,这些土匪就带着妻子去祷告,为什么上天不击死这个恶人。

    一天,这老人在花园里摘花,见到一个尖嘴巴、遍体生毛的人从空中而降,愤怒地看着他,这老人马上知道这雷公受了土匪的蒙蔽。

    当下他将一个便壶向雷公投掷过去,说:“雷公,我活了五十岁,从未见过你劈死过老虎,却见过耕牛被你击毙。欺负善良的,害怕凶恶的,你为什么要倒行逆施?你若能回答我这个问题,我纵然死了也毫无怨恨。”

    雷公被他问得不敢作声,怒目一闪一闪,像是感到有愧,又因为被便壶污染,坠落到田野里,苦苦地吼叫了三天。

    土匪们都哀叹说:“是我等害了雷公。”于是为雷公摆设香案祭祀,为雷公度,雷公这才得以离去。

    想到连其他小千世界里,面对雷公,都可以以弱胜强,范雪离何惧之有?

    这一刻,范雪离眼神洞明,仔细地凝视着那岁月神劫的样子。

    这是一种带着七色光泽的雷劫,里面带着各种腐蚀之力,仿佛是由天上的酸雨所凝成。

    结合刚的那些记忆,范雪离眼神雪亮,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一般,灿烂无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