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百七十二章 画卷少女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昏黄之夜,室里的紫灵灯散发着清清的光芒,暗淡的光影里,少女盘膝而坐,笔尖游走着,仿佛在做一副绝美的画。

    画里,有她的父母,有她的亲人,有她的未来,有她的另外一半。

    然而不知怎么,一滴眼泪潸然而下,滴落在画上,使得那墨色变得泛黄了出去,破坏了整副画的美感。

    “你敢还哭?岂有此理!”

    在少女对面,一个身穿青衣的弟子,上面赫然有一个“天”字,是北玄之地里著名家族天家族的弟子,原本趾高气扬的态度,因为少女哭的眼泪,而显得更加恼怒。

    “能为我家大人作画,已经是三生有幸。我家主人在北玄之地里无敌,阵法无双,所有的其他门派对他恭恭敬敬,能为他效劳是一件最好的事情,所有人都奉承着做,你居然敢推三阻四,还破坏这画!”

    说到这里,这弟子面色恶狠狠地,然后盯着少女继续说:“怎么?成为我家主人的妾室难道就委屈你了?若不是看在你家还小有家产的份上,我家大人怎么会同意你父母的恳求,把你收为妾室?现在却连一副画都做不好!你是不想活了吧?”

    原来这弟子来自天家族中人,是其族长的贴身书童。天家族在北玄之地里地位不高,只是三流而已,但口气却大得要命。

    而这少女名为云雪妮,因为这天家族族长无意间看中了她的美貌,所以故意动用手段逼迫少女父母。少女父母无奈,为了避免家破人亡,只能前去求饶,并许诺云雪妮成为那族长的妾室,让这书童前来把云雪妮带回去。

    只是这书童收了天家族大夫人的贿赂,希望让这云雪妮受屈辱而自尽,所以此刻故意让云雪妮画画,来找碴。

    现在看到云雪妮哭了,心下欢喜,脸上却装作大怒,杀意压迫而来。

    这时,云雪妮的脸涨得通红,双手拳头猛地捏紧,几乎要爆发,却忍了下来。

    她看出对方这书童有所企图,想要致她于死地,但她却只能忍着,因为她并不是一个人活着,她身上还担着父母的性命。

    “因为自己容貌的原因,毁了一家吗?”云雪妮心忽然揪疼无比。

    然而她只能强忍着痛苦,轻轻地说:“这是晕染法,用眼泪特殊凝住,使得画更加出色。若是您不满意,我可以再画一副。”

    她的声音很轻,却藏着无比沉痛的痛苦。

    她与这书童并没有注意到,在房间外数十丈,一行人停在路边,为首的,赫然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

    少年身后,有两辆华贵的马车,第一辆是载人,第二辆载着沉重的物资,车轮的印迹都极深,可见这物资极重,价值不菲。

    “这里是云雪妮的家了吧?嗯?听声音,似乎有人在欺凌她?”那少年驻足着。

    他正是范雪离。

    这一行他从长山城而来,用特殊驾驭之法催动马车,使得马车变轻,仅仅一日就赶了两日的路程,到了北玄之地的边缘。

    而他残存的记忆里记得,幼时曾有一个玩伴云雪妮,便住在这里。

    母亲来到长山城后,在范雪离出生后曾带着他几次回北玄之地,因此有一些幼时的玩伴,虽然时间并不久,但却建立了一些不薄的感情,而其中,以这位云雪妮为甚。

    云雪妮气质极美,又深通画术,在他们这些玩伴里,受尽尊敬,甚至在范雪离前一世那年幼的灵魂里,把这位云雪妮认为是最好的女子。

    后来他与一位昭云媚的女子订下婚约,但心里想着却是这位少女。

    所以这一刻范雪离特意让马车转到了这边,是想要见见这位身体前身心里思念着的少女,会是怎么样的。

    以及给这份感情画一个句号。

    只是他很快注意到在房间里传来冷漠带着杀意的声音。

    当下,他停下马车,独自一人走进了这木屋。

    而聂秋雨与绛妃、小钰则按照他的要求,与二三十位护卫在马车附近守着母亲的安全,没有范雪离吩咐,谁也不准擅自移动。

    房间里极为简陋,周围用着一些苇席编织而成,可见生活并不富裕。

    不知怎么,这番景象,让范雪离心头生起一丝怜惜。

    记得云雪妮的父母是在一处大家族里担任职务,怎么会流落到这般地步?

    “晕染法?”那书童听了云雪妮所说,一怔,露出茫然之色,他对这画一窍不通,一时间不由找不出碴来,当下便硬着态度冷冷地说:“我可看不懂你的什么晕染法,你重画一遍吧。”

    能多折腾云雪妮一次,希望就大了一分。

    听到这里,云雪妮低下了头,重新摊开一副画卷。

    “另外,不要画什么风景了,画魔兽吧。”那弟子冷冷地说:“越狰狞越好。”

    看这女子气质隽永,只怕入府后必然会被看重,到时候大夫人很可能会失势,而向来亲近大夫人的他,地位就更不妙了,所以他便开始刁难起来。

    一个少女画魔兽的画,必然画不像,同时便失了那种温婉的气息,府主大人很有可能不喜。

    “是。”云雪妮目光痛苦了一下,却依旧忍着,她从来没见过魔兽,笔尖顿在空中,竟是头脑一片空白,怎么都画不下去。

    “怎么?你敢违抗我的意见?”那书童见状,怒气席卷而出,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声音压迫之下,带着杀意,穿透了眼前一切,压迫在少女身上,使得少女面色苍白,如遭重击一般。

    眼看着少女被声音的外放之力压迫到要吐血,天地之间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一个小小的书童,心思却这般歹毒!”

    正是范雪离,在此刻,站立在少女的面前,手上一挥,将对方外放在空中的杀机一扫而空。

    他看出云雪妮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你是什么人?”那书童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居然杀出这么一个少年来,看到对方轻描淡写之间将自己的杀机化解,不由心下打鼓着。

    原本歹毒的他,不知为什么,在看到范雪离的气质,竟是忍不住内心发虚。

    范雪离却丝毫不理会这书童,反而柔声地对云雪妮说:“雪妮,别来无恙?”

    看到少女柔柔弱弱的样子,他生起了几分怜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