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百五十六章 断意之境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原来是刑法队!如今整个范府都被大夫人所掌控,父亲范际飞向来不管事,所以这刑法队便是大夫人的人!”范雪离心头这才恍然,目光却更加冰冷。??

    而这时,殿外,范伯灿冷冷地说:“四夫人如今已经身受重伤,尔等竟还要逼迫如此,难道真当范府上下是范大夫人一手遮天,为所欲为吗?信不信我血祭一出,神魂敲动圣殿,惊醒范族族长范际飞?”

    范伯灿乃是当初范雪离在旭日祭炼大会上遇到的帮他的长老,当时这范伯灿同样极为公正,帮了范雪离许多的大忙。

    “你……”那刑法队之人大怒,冷冷地说:“刑法队行事,你敢抗命?”

    风声之中,这些刑法队竟是冷然出手,显然要占据先机,不让范伯灿有机会施展出血祭,要把范伯灿拿下!

    杀意四溅!

    范雪离心头一惊,注意到那刑法队竟是组成了死亡之阵,力量加强了数倍,十尊刑法队护卫的水准起来,形成的大阵,甚至可以将肉身七重击成碎片。

    显然,他们要将范伯灿碎尸万段。

    “轰!”

    就在这些刑法队出手的瞬间,从范伯灿身上爆出恐怖的光芒来,横扫四方,竟是轻易地把刑法队的阵法破成碎片,而十尊刑法队之人每个人都挨了一记耳光,脸上满是血,马上浮肿起来,摔在了一边。

    范伯灿这一击,度之快,堪称恐怖,最关键的是,他的境界,竟是已经从以前的肉身六重,突破到现在的肉身七重巅峰!

    一时间,这些刑法队完全懵住了!

    他们用怨恨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范伯灿,却连动也不敢动了。

    连阵法合一都无法奈何,再战斗下去,就更要吃大亏了。

    “还不给我滚!你们不过是刑法队的替补而已,没有族长的命令,你们哪有资格在府里为所欲为?这里是四夫人府!虽然她刚被大夫人所伤,但她还不是你们有资格碰的!滚!”范伯灿冷冷地说着,杀意四溢。

    他的境界原本就极高,这段时间记得范雪离在旭日祭炼大会上告诉给他的诗文,破开境界后,修为一日千里,这才到了如今的地步。如今他的修为,在范府里已经是前十之数,这些零零散散的刑法队侍卫,又岂能奈何他?更何况眼前这些人,还不算是真正的刑法队之人。

    一时间,这些刑法队恶狠狠地盯着范伯灿,内心几乎想要把范伯灿杀成碎片,但他们终究面面相觑,然后同时恨恨地向远处而去,他们要最快时间把此事告诉给大夫人,到时候只要大夫人一声下令,这范伯灿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到时候看他怎么求饶!

    而这时,范伯灿待那刑法队离去之后,当下一掌抵在四夫人的后背上,无数的力量涌出,慢慢地使得四夫人苏醒过来。

    这一刻,四夫人睁眼一望,见到范伯灿,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惨然的表情说:“灿弟,你来了。”

    这范伯灿竟是四夫人的弟弟!

    范伯灿沉声说:“你现在气息紊乱,还需要多加调养,我多帮你运气一盏茶时间,就可以稳住你的伤势。”

    四夫人摇了摇头说:“如今范府大乱,范大夫人想要胁迫我,我执意不从,才有这般重伤,如今只有惊醒闭关里的族长,才能制止此乱。”说到族长之时,她双眼里流露出一丝希望来。

    范伯灿却是摇了摇头,沉声说:“清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范际飞的为人吗?他一心学道,境界已经突破到肉身十重,近于天人,已到了断意之境,断绝所有的念头,他曾对我说,假如对世上事有所闻见,则心中必有是非感,必然有所爱恨,起起伏伏,就会消耗精气,形体也会凋敝了,更不可能求取长生之道。”

    说到这里,他仿佛记得范际飞说这些话时那脸上的冷淡,是渗透到骨子里的。

    然后他继续说:“范族长如今只想着突破肉身十重之境,阳寿早就突破两百年,如今任何阴谋、胜败得失,哪怕天下兴亡,对他而言也如同泡影,在他眼里,我等迟早会化成腐朽,如同过眼烟云一般,所以……”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摇了摇头:“所以如今范府如何,对他已经不再重要,清姐若是继续在这里,难免会再遭大夫人戕害!不妨跟我出府吧。”

    听到这里,暗处的范雪离面色不由一变。

    断意之境!

    肉身十重境界后,接下来就要突破凡人之境,是真正的修仙成道之人,做出种种常人难以想象之事,真正做到以道御物,一掌更改日月星辰位置,瞬间万里取物遁形,弹指间,花开花谢,可大可小,自己踩着自己的足尖,轻易地在空中漫步,可以凝出无数的身外化身,天地任逍遥。

    而想要做到这一切,就需要道意自然,就需要断绝人间种种情感。

    断意之境,正是一种修心之法门!

    前世里,范雪离因为肉身局限,并没有到达这般地步,所以哪怕身为太子,他的境界也被无数人诟病嘲讽,最后也被清夕夫人轻易虏获!

    所以这断意之境,极为重要!

    而他没有想到这范际飞已经到了这般地步。

    在整个大夏国里,能达到这般地步的,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怪不得连大夏国国王都封为郡王,若是范际飞在大夏国国都,只怕会被封为国师也不一定。

    范雪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好在这一次的战斗,并不是与父亲作对。

    不过越是这样,他内心对范大夫人的战意也越强烈。既然父亲置身事外,那这一战就属于自己与范大夫人的博弈了。

    战!范雪离的目光里满是战意。

    这时,那四夫人摇了摇头说:“此刻若是离府,只怕更会遭遇大夫人的压迫与清算,她原本想要胁迫我一起对付城主府,我不同意,她动用这般手段,只是震慑其他人而已。不过经此一事,我获得了一些残存的机会,暂时静观其变。”她说到这里,又咳嗽了几下,吐出血来。

    显然她对大夫人对抗城主府并不认同。

    看到这里,范雪离面色一怔,没有想到这四夫人目光如此犀利,心思如此睿智。

    不过他同时也看出四夫人的目光里藏着一丝冰冷的杀意,显然今日遭遇这样的屈辱,对她来说,是一生难以磨灭的恨。

    四夫人的身份地位原本脱,并不亚于大夫人,何曾受过如此的压迫屈辱?

    “四夫人,若是大夫人力压城主府,主宰整个长山城,静观其变的你,只怕马上就会第一个处死。”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一袭白衣如雪般的少年,从远处走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