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百三十八章 路漫漫其修远兮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圣山山顶,人鱼先祖闭关之地,万光不入,极为隐秘。

    若没有人鱼先祖应允,想要进入此地的,必然要通过其中的大殿禁制,而这种禁制极难,这些年来,除了昙香君曾通过外,也只有范雪离拿了一个“折”字。

    所以在山顶大殿的后院,人鱼先祖安静地在调养着。

    只是他的面色比雪还白,脸上的肌肉急速地抽搐着。

    初入肉身十重,破开圣山禁制,终于能翱翔天下,前段时间他的心跳脱到极限,灿烂无比,说不出的自由,所以便自行离开人鱼族,四处游历,结果却没有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

    好在虽然经脉受伤,但本源不破,只是这种伤极难处理,哪怕天天用天合香来恢复,也至少要数个月的时间才能彻底痊愈。

    不过他的目光则闪烁一丝不甘来,而这种不甘,在这凄清之地,被风一吹,就显得更浓了。

    不知怎么,此刻他忽然怀念起昙香君来,昙香君虽然高傲,但对他却极有孝心,哪怕能看到她那温馨关怀的眼神,他也会觉得好一些。然而现在,却感觉一阵阵孤独。

    而这样的日子,只怕要持续三四个月以上吧……

    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大殿一阵光芒闪烁,赫然是有人闯了进来。

    人鱼先祖不由面色一变,目光冰冷地盯向大殿。

    总不会是那人乘虚而入,逼迫而来吧?若是那样,哪怕他拼着本源受伤,也要与对方再好好大战一场,不让对方得逞!

    那人更加近了,听脚步声极为急促,在大殿上找了一圈,像是没找到人,很快地向后院而来了。

    一时间,人鱼先祖的杀意更加泛滥,手里凝动着,力量蓄势着,随时准备爆发。

    “言兄,我是玲珑子,您可在这里?”有人推门进来,赫然是范雪离。

    一袭白衣,灿烂无匹,然而范雪离的脸上带着几丝焦急,显然是担心人鱼先祖的病情。

    看到范雪离,人鱼先祖不由一阵大喜过望,他只一下就感觉到范雪离身上那种温暖的气息,确认是范雪离无疑,当下不由哈哈大笑说:“你怎么来了?”

    刚才那种孤单,忽然一下子全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温暖。

    年龄大了,哪怕修为再高,有时候病了的时候,特别需要格外的温暖。

    不过他刚这样一说,就忍不住咳嗽了几下,这一下动弹让他体内的经脉更加错乱,不由眉头紧紧得皱了起来。

    “言兄,我看你经脉受损极为严重,且让我来吧。”范雪离凝视在人鱼先祖的体内,感觉到里面的经脉已经错乱到极限,若是再不动手,只怕就容易伤到本源。

    不过他内心更加疑惑,以人鱼先祖的修为,还有谁能伤到他?难道是?

    想到那唯一的可能性,范雪离的心猛地向下一沉。

    人鱼先祖欲言又止,显然是有话要和范雪离说,但看到范雪离一脸郑重的样子,当下便沉声凝气,盘膝着,任由范雪离用手掌抵在他的后背上。

    这瞬间,范雪离心无旁骛,瞬间点燃了数根天合香,同时施展出万火印凝在人鱼先祖的体内。

    上一次他让聂秋雨等人炼制了近二十根天合香,一直放在身边,每每施展万火印后,都会动用此物,加快恢复体内修为。

    这一次的万火印,足足施展了一盏茶时间,范雪离前后动用了三根天合香,用了三次万火印,终于把人鱼先祖体内的经脉给捋顺。

    虽然没有马上痊愈,但这样一来,人鱼先祖只需要三日时间,就可以恢复行动能力。

    范雪离也不由松了一口气,这才收回手掌,慢慢调息运功。

    过了半刻钟,范雪离的气息调匀到最佳,这才问道:“伤言兄的,可是范氏族长范际飞?”

    整个长山城附近,能伤到人鱼先祖的,也唯独只有范际飞一人。

    “不错,正是他。”人鱼先祖长长叹息了一声:“我生性好武,又听说你在长山城与范府作对,所以我便想去与范际飞一会,结果没几次交手,他动用神通圣物,就将我击伤。不过,我的半门神通反击,也不是那么好受的!”他语气里有一种虽败犹荣的态度,极为乐观。

    范雪离不由哑然,良久这才感动地说:“多谢言兄,若不是因为我……”他知道人鱼先祖热心,虽然有时候行为古怪,但更多的是想要自由,所以他此刻对人鱼先祖充满了敬重。

    而同时他内心闪烁出一丝愤怒,果然是范际飞!要知道肉身十重之间,一招而出,动辄震荡山脉,破开海洋,再加上神通圣物,威力通天。而范际飞与人鱼先祖无冤无仇,竟是动用这神通圣物,只怕不只是普通的切磋,甚至还带着杀戮之意。

    不过他很快把愤怒压了下来,如今以他的修为,面对范际飞根本是九牛一毛。

    修为!哪怕拥有神通圣物,但没有相应的修为,一切依旧是空谈!

    范雪离知道固然自己能力压肉身七重,但若是肉身八重的武道真君,就根本不是自己能抵抗的,所以他知道自己修炼的路还极为漫长。

    “些许小事罢了,不足挂齿!更何况你不是帮我治疗了伤吗?看来你的万火印越来越出色了,真不知你的炼药境界到了何等地步?”人鱼先祖正赞叹着,只是这时,他忽然耳朵一侧,说:“人鱼众族长已经到了大殿门口求见了,倒是要让这些小家伙们安安心了,那就见见他们吧。”

    他随手一拂,远在百丈外的大殿门口禁制顿时消失。

    而后,那些人鱼族长一起涌了进来。

    当他们看到人鱼族长此刻一脸红润、气息灿烂的样子,忍不住心头大喜,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里满是恭敬。

    他们原本只是希望范雪离能帮上一点忙,一路上赶过来,内心依旧存着极大的担心,毕竟人鱼先祖是他们整个人鱼族的支柱。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范雪离给他们带来了一个春天,居然让人鱼先祖这么快就恢复了经脉。

    他们对范雪离不由充满了感激,先是向人鱼先祖行礼,而后再向范雪离行礼的时候,态度同样的恭敬。

    人鱼先祖看着他们的动作,不由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范雪离说:“对了,玲珑子,你这次前来人鱼族,只怕有要事,既然如今我需要静养,你就暂时帮我执掌人鱼族吧。”他看出范雪离此刻心境没有以前的淡然,只怕是有事需要人鱼族帮忙,当下便直接吩咐说。

    他相信范雪离的人品,必然不会做出损害人鱼族的事情。

    此刻听到人鱼先祖的话,众多人鱼族长不由面色一凛,庆幸刚才幸好没有得罪范雪离。而那被押着的金衣王子更是一颗心沉到海底。

    一时间,金衣王子猛地跪在地上,大声说:“人鱼先祖、玲珑子大师,我一时愚昧,做出如此错事,还望重重处罚。”然后他转头对范雪离说:“玲珑子大事既然有事,还望吩咐,我金衣王子必然动用一切之力,帮大师披荆斩棘,还望大师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不过他虽然这样说,眼珠子却转动不定,眼皮直跳。

    此刻,在众人瞩目的情况下,范雪离淡淡地看向金衣王子,说:“攘外必先安内,既然如今我身为执掌者,就必须要为人鱼族立下规矩,不得奸淫,不得同族自相残杀,你身为金衣王子,手下沾染了不知多少人鱼的血,倾之不尽,你这样的人,留着将会是人鱼族最大的祸害!”

    这一刻,范雪离毫不迟疑,万火印呼啸而出,压迫日月,如同倾城一般,向金衣王子杀掠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