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百二十五章 替死鬼道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替死鬼道?”范雪离心头一怔,这是什么含意?

    不过哪怕眼前是黄泉路,他也只能前行,不能有半丝退缩。?

    而同时他更能确认此物的珍贵,一般的神通圣物,最多两重试炼,但这一次居然是三次,只怕难度要比其他神通圣物要高很多。

    所以他越小心,踏入了庙宇之中。

    刚踏入其中,他便听到了墙角传来一个声音:“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施主赶紧离开吧。”

    说话的是墙角的一个衣服破旧的和尚,一脸苍白,脸上没有任何生气。

    而这和尚声音刚落,远处就传来无数的狼嚎之声,此起彼伏,极为恐怖。

    若是普通人听了,只怕会心神大乱、失了分寸。

    范雪离却是对那和尚微微行了一个礼,说:“多谢大师,只是不知大师为何一个人在这里?”他此刻脑海里所想的便是刚才所见的螭虎纹玉犀琥,既是隐匿融合的能力,为什么考验鬼道?

    揣摩人心、揣摩试炼的主题,这是至关重要的。

    这时,那和尚见到范雪离行礼慎重,也回礼说:“佛家不打诳语,我其实是吊死鬼,在这里等替身。”他说的时候,却是一面念动着佛号,一心虔诚的意思。

    范雪离讶然,这次的考核乃是替死鬼道,难道说的就是眼前这和尚吗?这究竟是怎么样的考核?

    看到范雪离失神,这和尚苦笑着摇摇头说:“只可惜我在这里已经百年,却一直无法度,也无法离开这里……”

    这一刻,他脸上露出痛苦之色,甚至血脉倒流,肌肤就像要断裂成一寸一寸的,疼得如同被割碎一般,胸腹里,好像有烈火在燃烧,不可忍受,就这样苦苦支撑着,足足过了十刻钟的时间。

    疼过之后,他整个人完全虚脱了,眼神里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凶残之意,目光盯着范雪离:“施主,要不你替我去死吧,你帮我在这里当替死鬼,让我早点脱,离开这里吧!”

    说话之间,他的眼神里有狼的凶残,有虎的杀意!

    这和尚竟瞬间如同虎狼一般,一步步向范雪离逼迫而来。

    显然下一刻就要把范雪离撕成碎片。

    “原来这就是试炼了。”范雪离心下恍然,身体一侧,避开了这和尚的一扑,掠到旁边,淡淡地说:“大师,你真的认为你杀了我,你就可以脱吗?”

    “当然!”这和尚冷冷地说:“我在这里受了数百年的苦,只为了寻找一具替身,你若不愿,就让我来帮你动手!”

    他的身体忽然猛地弓起,向前一踏,整个大地震颤了一下,庙宇外的无数野狼忽然冲破了庙门,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这些饿狼们满是凶残血腥的眼神,与那和尚一模一样,显然下一刻,就要把范雪离撕成血块!

    不要说范雪离在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书生,哪怕就是一个将军的修为,在这里也必死无疑。

    而且此地乃是荒山,根本没有半点人烟,不可能有别人来施救。

    这和尚相信范雪离必然吓得惊慌失措。

    只是出乎这和尚的意料,范雪离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甚至视这些饿狼为无物一般,似笑非笑地看着和尚。

    和尚心下更加恼怒,猛地身体一弓,出虎豹般的声音,向范雪离扑去。

    他要把范雪离杀死,把范雪离的肉身让这些饿狼吞噬,而他夺取范雪离的灵魂,从而得道成仙,永远远离此地,他再也受不了这里的枯燥生活了。

    便在这瞬间,范雪离反手一闪,竟是间不容地避开这一击,反而将和尚顺手一丢,丢进了那饿狼群里。

    其度之快,让人震惊失神。

    和尚落在地上,挣扎了几下,现身上已经是血,他不由更加恼怒,当下他呼喝一声,就要控制这些饿狼向范雪离扑去。

    只是这时,范雪离却是冷哼一声说:“你以为杀死我,你就可以得到替身吗?”

    他的声音如同雷劈而下,震颤于天地之间,有着洪吕大钟之音:“若是忠臣尽忠、节妇尽节,虽然是横死,但与寿终而死是一样的,而有些人因为情势所迫,没有求生之路而上呆,阎王会核查他的生平,同情其不得已,而同意其转生,但若是有一线生机,却因一口气咽不下,借此嫁祸于人,逞一时暴戾之气轻率地自杀,这就违背了天地创造万物的本意,所以这才需要寻找替身!”

    范雪离的话,如同闪电一般,响彻于天地之间,万物都为之颤栗,那些饿狼听了后,竟是一动也不敢动,仿佛被某种天道所束缚住了一般。

    这些话是他前世里听那些术士所说,此刻瞬间记了起来。

    这一刻,和尚听了这些话,忽然想起自己前生经历,因为受了压迫委屈,一口气咽不下,结果含恨吊死,让妻子父母悔恨终生。

    往事历历,涌上心头,和范雪离说的一样,他明明有求生之道,却只是因为体内的暴戾之气咽不下的缘故!

    一时间,他惊得魂魄颤栗!

    但他心性已经在这数百年已经完全被这里污化了,所以一个回神,再一次向范雪离扑去。

    “哪怕你说对了又如何,我现在只需要一个替身就可以解放!而你,就是最好的替身!”

    这瞬间,范雪离向前踏了一步,声音如同雷霆而下,冷冷地说:“为忠义而死,其魂魄是从头顶上升而去,死得很快。而为愤怒嫉恨而死,魂魄从心中往下降,死得很慢,就如同你刚才所受的痛苦一般,每日都要受到这样的煎熬,想要摆脱这种痛苦,只有一条出路。”

    对方哪怕再冥顽不灵,他也一点并不畏惧。

    听到范雪离这些话,这和尚失神了,为范雪离的话完全震惊了,然后他收回身形,问:“是什么路?”

    他已经不再想尝试这种痛苦了。

    “尽力求生!天地之间,无论是人、鬼,都有一线生机,你若真心忏悔,便可奋力求生!这里的饿狼、虎豹都是你内心之物所化,他们代表着颓废、凶残、认命,但若是你真心求取生机,这里便是你的阳光大道!”

    范雪离说话之间,整个人像是有佛光万丈一般。

    很显然,他的这些话触动了天机,触动了这里的禁制,触动了考核!

    一时间,和尚静坐在地,体会着范雪离的话,默默吟诵着,慢慢地,他一阵阵恍然,范雪离的话如同晨钟暮鼓一般,荡涤着他的灵魂,让他感觉自己的眼前道路豁然开朗,困他百年的禁锢,终于打开了希望之光。

    “多谢大师相告,贫僧感激不尽!”

    他感激地对范雪离虔诚下跪而拜,连续三拜后,忽然心神通明,猛地痛哭,忏悔之泪不绝落下。

    慢慢之间,天地之间变成了无数的白昼,灿烂光明,而后,那和尚也慢慢消失不见。

    随着和尚的消失,范雪离感觉自己的心神变得坚韧无比。

    前世里术士并没有指出解决替死之道的方式,而这些是属于他的感悟,尽力求生,但凡有一线生机,从不放弃,而这也正是他之所以在清夕夫人的压迫之下而不死、苟延残喘之下,终于获得这次重生的机会。

    这些话,对他同样也是一个巨大的激励。

    而同时,范雪离感觉到随着这一次试炼的结束,自己的修为也好像突破了一个新的境界,原本的十三牛之力,竟是一下子突破到了十四牛之力,虽然依旧是肉身五重巅峰,但范雪离现,自己已经隐约探到了第六重肉身的关卡了。

    这时,范雪离不由心下一喜。

    而这一刻,他感觉眼前光芒一闪,天道之间,传来声音:“第一重考核过关,折字过关!第二重考核开始!”

    不知为什么,范雪离感觉对方的声音语气变得和缓很多,甚至带着一丝的希冀。

    “这器灵拥有自主的意识不成?还是我陷入了幻觉?”范雪离心下大为诧异。

    要知道试炼之中,器灵是会自动解说各种规则,但他们的语气、表情从来都是固定的。

    难道是因为范雪离这一关通过得太过出色,得到了最高的“折”字,从而使这器灵改变态度不成?

    范雪离一念未毕,却现眼前化成了另外一个景致。

    这是一处小镇,他是当地的县令。

    而他碰到了一件极为棘手的案件。

    这个案件,竟比他所经历的各种事情,还要离奇的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