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百一十九章 犬子年幼无知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一路上,杨真唤忍不住问父亲:“父亲,不知那位大师什么名号?”他此刻已经猜到范雪离极不简单。

    杨潮观摇了摇头,说:“娇儿说等会见了就知道了,我也好奇究竟是何方人物,能把娇儿的五心向上的掌法**到这般地步,竟不下为父了。”

    原来刚才在书房里,杨娇皎只向他展示了那一套掌法,他就失神了,而听杨娇皎说那位大师才传授了没多久,他便坐不住了,主动前来拜访。毕竟这套掌法他感觉到有许多的迟滞,运转起来,甚至还没有杨娇皎自如。

    而听到这里,杨真唤不由完全失神了,这怎么可能?那可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子哥们啊,看气息那么弱,竟能传授小妹掌法?

    但他知道父亲从来不会有虚言,不由暗暗凛然。看来他都走眼了,难道这位大师真有什么手段不成?

    不过那杨飞倒是撇撇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可不信那少年公子真是什么大师。

    四人一行很快到了范雪离的房间门口,只是正要进去之时,忽然一阵劲风呼啸而起!

    整个房门忽然暴裂,而后一尊人形被飞速地从里向外撞出来,撞飞了门,撞在院子里的花坛里,几乎一鼓作气将地十几处植株全部砸碎,而那人也晕迷了过去。

    赫然是杨飞刚才派出去的术士天竹大师!

    这个变故,让众人吃了一惊。

    杨潮观面色一沉,冷冷地对杨飞说:“回头再和你算账。”他看出那术士,必然是奉了杨飞之命。

    杨飞面色一僵,而后连忙赶上去,将那天竹大师扶起,发现他虽然受了不少伤,但只是外伤,暂时晕迷过去而已,他不由松了一口气,正要对父亲说话。

    只是这时,房门里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几位请进。”

    正是范雪离的声音,淡如文雅,说不出的飘逸。

    “冒昧打扰大师了。”杨潮观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慢慢地走了进去。

    之前练武之时他见过范雪离,却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普通修为的少年如此高深莫测,使得他变得更加慎重。

    走进了房间后,见到范雪离后,他便带着一丝尊敬之色说:“小女多承大师指点,老夫感激不尽。想问一下大师法号?”

    天竹大师在杨府里地位极高,实力极强,被如此轻易地击晕,这少年比他们想象的都要强。

    范雪离点了点头,心下微微讶然,没有想到这杨娇皎竟是没有泄漏自己的名号。

    当下凝视了对方一眼,他这才说:“名号不足挂齿,不过我对五心向上小有研究,杨族长你心性如铁、五行属金,若是想要把五心向上修炼到骨子里,就需要在金星奎上多运转气息,这样你的攻击之力就会有所增加。”

    他看出对方诚于枪,诚于掌法,这样专注的人,心性便有君子之风,加上不知自己名号还如此恭敬,自然是可交之人,所以他毫不吝啬地指出对方修炼的破绽。

    “嗯?”杨潮观吃了一惊,仔细回想着范雪离的指点,忽然沉默了下来,然后整个人沉浸在某种境界里,竟是面色越来越凝重,眼神越来越惊讶,对周围的事情不管不问,完全沉浸在范雪离说的这一点之中。

    他修炼功法这么久,遇到极大的迟滞,还以为是传承的这套掌法有缺陷,结果没有想到,从五行相生相克上去运转,似乎有着神奇的力量,让他体会到这套掌法的真髓。

    一时间,他完全沉迷了。

    痴于武、以武为终生使命的他,内心的某一根弦被触动了。

    而注意到这一幕,其他两个公子不由相顾骇然,范雪离的话听起来简简单单,怎么对父亲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他们可是知道父亲心性如铁,几乎很难被影响到!

    “难道是妖族不成?”杨飞忍不住喃喃着,能轻易动摇父亲、妹妹的心念,将那天竹大师轻易击飞,年龄还如此之轻,除了妖族外,怎么会有人类能做到?

    妖族往往经历数十年的修炼,这才化成人形,而且化成人形后容貌不改,所以他们认为眼前的范雪离看似年轻,实际上很可能是修炼多年的老妖怪。

    杨飞越想越觉得没错,便在这时,他听到远处传来咳嗽的声音,回头一看,发现那天竹大师正清醒过来,不由扶起天竹大师说:“天竹大师,刚才是怎么回事?”

    那天竹大师远远地看了范雪离一眼,惊恐地说:“公子小心,那人是妖怪!”

    他生性多疑自负,刚进来此地,对范雪离这个普通少年原本就不屑一顾,而后要动用术法将范雪离制住,逼迫范雪离,可是术法刚一发出,就瞬间被击晕。所以他内心满是羞愧,同时又满是愤怒,以他的境界,尚且如此被击败,对方不是妖是什么?

    而听到这里,那杨飞面色一冷,再无迟疑,猛地高声喝起,身体如龙,杨家枪法狂暴而出,猛地向范雪离刺去:“妖族受死!”

    天竹大师这样一说,印证了他的判断,加上他此刻担心父亲,自然狂暴而出。

    便在这时,杨娇皎不由急声说:“二哥不要!”她身体连忙挡在范雪离面前。

    若是范雪离在这里受了损伤,她内心会有一万个歉疚。

    就在这时,当杨飞就要扑到范雪离面前,忽然身边一种力量涌起,将他轻易挡住。

    赫然是杨潮观出手,竟是刚才的五心向上,衬托日月,凝练天地,融于一掌,横空而出。

    这一掌一出,杨飞感觉自己手上的枪法落了空,身体失控,竟是被父亲一掌打得胸口气血不宁,一口气上不了,向后倒了好几步,差点晕迷了过去。

    杨飞顿时大吃一惊,要知道他与父亲一般,痴于武,刚才父亲那一掌明明并没有用多少力量,可是如此一出,竟是把自己打得差点晕迷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那一掌?

    竟是父亲刚学的五心向上。

    明明昨日的威力还不到现在的一半!

    这一刻,杨潮观一掌逼退杨飞,同时也为自己的这一掌而震惊了一下,这才回身对范雪离说:“犬子无礼,年幼无知,还望大师恕罪。”

    听到这里,杨飞几乎要吐血,父亲说自己年幼无知,可是眼前这个少年年龄比自己还要小!

    一时间,他心下生起愤愤不平之意,高傲之意大起,若不是父亲这一拦,自己一定要让这家伙露出真身来!

    范雪离淡淡地说:“这掌你领悟得如何了?”他看出杨潮观的这一掌,已经将其威力发挥出了八成,进度极快,不愧是痴于武的杨家族长。

    “已有八成,多谢大师指点迷津。”杨潮观认真地向范雪离行了一礼,而后严肃地说:“杨某再次请教大师法号!”

    范雪离能有这般修为,轻易指点他,只怕境界深不可测,他见多识广,自然知道许多天赋之人都拥有这样的境界,绝非妖族,所以此刻他的语气里满是恭敬。

    “你既得了这掌法精髓,难道还猜不出我是谁吗?”范雪离淡淡一笑。

    刚才不说,是给对方反差,现在出示名号,则是最好的时机了。

    “你……”杨潮观动容,整个人瞳孔一缩,竟是不可思议地说:“阁下难道是玲珑子大师?这套掌法的创始人?”

    这一刻,他这才想到那昆仑之虚说及这位玲珑子大师年仅弱冠,他还以为是昆仑之虚里的一位年少高手,却从来不曾想过会是眼前这少年,但现在,他感觉一切豁然开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