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百一十三章 明器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明器,冥也,千年之间上古之人制作明器,多是一些术士墓葬时在一些器皿上刻录符咒之气而成,但也有一些墓棺里的东西自发地形成,比如金缸、春条等。这些明器久在其中,寂寞难忍,便在夜里行,甚至会出来害人,而据说一旦被这种明器上身的话,很难驱除。

    范雪离淡淡地说:“阳盛则阴消,所以只需要动用至阳之物就可以。但是……”说到这里,他不由眉头微皱。

    “但是什么?”袁澜连忙追问。

    “但是首先要知道是什么明器附在她身上,一般的明器都是深藏不露、无迹可寻。”范雪离沉思着,想着前世里关于明器的知识。

    他前世里对明器并不感兴趣,只是略微了解过,却知道明器最难的一点,就是附身后很难被找到。

    这些明器往往外表如同麒麟凤凰一般,实则体内都是鬼蜮,隐藏深处,稍有不慎,反而会伤到自身。

    听到这里,众多术士不由沉默下来,范雪离寥寥几句,就点出了明器的特征,使得他们大开眼界、心神洞明,但同时也让他们感觉到极为棘手。

    他们不由皱紧了眉头来。

    而他们看向那少女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怜悯。

    一时间,连袁澜也不由面色惨然,郑重地向范雪离说:“先生,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他一生所爱都在女儿身上,寄托着自己所有的希望,想要女儿平平安安地生活,却没有想到他如此呵护,女儿最终却只能无力地在床榻上挣扎,而他束手无策,这种感觉何等的渺小、悲惨。

    此刻,范雪离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我试试吧……”范雪离目光凝住,仔细观察着少女。

    他看出这袁澜对女儿是真性情,不由生起了一丝帮忙的念头。

    他前世曾前去阴间经历了众多的生死磨难,算是见过不少明器,而他本身是炼药宗师,术法与炼药之法本身又有些相近,所谓一法通、万法通,一时间,明器的规则运转之意,在他脑海里慢慢清明起来。

    “阁下不要再花言巧语、装腔作势了……”这时,腥蚺蛇精冷笑一声,挡在的范雪离面前说道:“在场之人,唯独只有你感觉出明器的气息,我等都看不出,为什么?据说只有阴界之人,才能闻出明器的气息,难道阁下是来自阴界之人不成!”

    他见到范雪离居然有如此眼界,如此不简单,不由动了要杀死范雪离的念头,而他身后托着的三个女子尸体已经化成肉泥落到一边,气息全部被他吸收一光,气息猛地凝住,杀意爆发。

    听到这里,众人不由大惊,看向范雪离的目光里满是不解,同时也生出一丝戒备。

    阴阳不相通,人鬼殊途。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而以这少年的修为,见识也不应该高到这般地步,难道对方真是来自阴间?

    阴阳不互通,若是强行破界,就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若是如此,这少年还真有可能藏着极大的阴谋!

    一时间,整个房间顿时剑拔弩张,杀气腾腾,甚至整个空气里都充满了阴冷之气。

    就在这时,范雪离猛地向前踏了一步,对腥蚺蛇精冷冷地说:“你挡住我了。”

    在腥蚺蛇精忿忿的表情下,在袁澜希冀的眼神里,他手上一动,光芒耀眼,赫然一道手印横空而出,立在空中,形成一面镜子,照耀四方。

    凡是镜子照耀之地,周围纤毫毕现,没有一丝灰尘能隐藏。

    哪怕是人的肉身被照到,甚至心神里的邪念也会浮现在镜子上,显得污秽之极。

    而在镜子面前,范雪离依旧是一副人类的躯壳,并非来自阴间,但那腥蚺蛇精则显示出烟色的血丝,其本体赫然是一尊蛇精,狰狞至极。

    这正是范雪离利用炼药宗师的知识,运用手印来模拟千年前的一种术法。

    腥蚺蛇精惊得连退三步,满脸不可思议。

    看到这般异状,有人惊声呼道:“观心术法!这是上品术法师的观心镜啊。”

    观心镜早已失传多年。

    对于观心镜,众人只知道一个传说,在千古之前,有许多人作奸犯科,多方接纳恶人,百般钻营,杀人无数,但表面上道貌岸然,别人根本无从看破,而后一尊真人从南面而来,手持观心镜,只一照,就可以区分人心,从而分辨。

    而这观心镜也分境界高低,修炼到大成者,甚至不限于善恶,还可以从中看出人的细微情感,可谓神通广大。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范雪离,内心不由生起一丝敬畏的念头。

    而这时,范雪离分开众人,拿着这观心镜对床上的少女一照,分明照出在她的衣服袖子里,有一个虫子幻化成纽扣的样子,藏在其中。

    “居然是血虫!”众术士顿时恍然。

    这是来自阴间的血虫,吞噬人的血肉为主,拥有强大的藏匿之法,化成纽扣几乎无人察觉,而一旦人的气血被他吞噬一空,他就会去寻找下一任的人类去吞噬。

    阴间里这等血虫数不胜数,却没有想到会跑到人间来。

    见到这样,袁澜毫不迟疑地一道阵法劈出,将那血虫给包围其中,直接控制住后,同时劈出数十道金色雷霆,将那血虫劈得血肉无存。

    一时间,那床榻上的少女面色慢慢从苍白转到了血色,而刚才那颓废萎靡的气息,则慢慢消失了。

    几乎是肉眼可见地在恢复,这个异状,让在场的所有人完全动容了。

    而那袁澜更是热泪盈眶,紧紧地握着少女的手,心神满是激荡。

    这一刻,那些术士们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里满是炙热。他们原本如此轻视这个稀松普通的少年,认为范雪离不过是浑水摸鱼来的,在范雪离说出明器后,他们的态度这才有所改变,却不认为范雪离能驱除,但当范雪离施展出观心境这门术法来,并展示出范雪离乃是人身,他们的心神一下子就颤栗起来。

    他们向来高傲无双,然而此刻面色激动,甚至都失态了。

    这观心镜乃是上品术法师的特殊术法,传承极难,甚至据说都失传了,但却在范雪离的随手拂动之间施展出来,让他们大开眼界。

    而与这门术法对照,他们想及自己师承的一些功法,与其对比,更是醍醐灌顶,以往的种种不解迎刃而解,而同时对于阴间的气息运转,也开始清晰明了起来。

    他们对范雪离不由产生了由衷地敬意,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深藏不露,是一尊高人。

    比起来,他们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只是这强大的术法少年,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而其中以一个青衣少年最为激动,他甚至以一种古代术法师的礼仪对范雪离恭敬地行礼,恭敬地说:“前辈的观心镜,体现天地昭昭,洞彻人心,甚至开启了我的慧心之术,多谢前辈的指点。”

    他修的似乎就是术法里的心镜术,而刚才在范雪离的展示下,更是激发了他的睿智,从而突破成功,一时间,手舞足蹈,说不出的兴奋。

    范雪离淡淡一笑,说:“不客气。”

    他看出这青衣少年说话之间,甚至带着娇气,而看其气质形态,只怕是一个少女假冒而成,不过他也不说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