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百一十二章 阵法原石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看到腥蚺蛇精收回了杀意,袁澜当下便沉声对众人说:“小女如今病重三日,每况愈下,各位可前到床榻边来探视。”

    他说话之间,连看都不看范雪离一眼,委实因为范雪离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

    而后,他身边的几个侍童取出了一个托盘,上面有着金光闪闪的五十个阵法原石,光芒动人,照射四方。

    这些阵法原石乃是由水胆玛瑙制成,呈现波纹状,瑰丽典雅,本身的材质就极为稀有,只有附近被誉为阵法之祖地的北玄地有产,其珍稀程度,不亚于一成药性加成的淬体丹。

    这些阵法原石,每一颗都价值超过一万两白银,极为珍贵,上面雕刻着一些特殊的阵法,关键时刻一旦将这些阵法原师捏碎,甚至会直接形成阵法,有着极大的防御之力。

    看到这些阵法原石,那些术士都不由动容了,满是垂涎之色。

    五十颗阵法原石,价格就超过五十万两白银,若是得到这些,对明天的竞拍大会就会多一丝把握。

    这时,众术士很快就跟了进去,

    只是众人走到床榻附近,不由面色一皱。

    躺在床上的一个少女,面色枯萎,如同鲜花凋谢一般,看起来憔悴到极限,甚至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呼吸。

    甚至疑心她甚至已经死去。

    这种的场景,众多术士不由为之一凛。

    却有一些术士很快走上前去,仔细凝视着,把着脉,面色不由大变,连连摇头走了下去,显然认为回天无力了。

    “一些废物。”腥蚺蛇精冷冷地嘲讽出声了:“就凭你们这些眼力,也能当术士?让我来吧。”他大咧咧地分开众人,向床榻走去,一路上,满是他身上的恶臭。

    那些术士面色难看之极,不由怒目相视。

    所谓的术士,就是能利用各种术法护法防身,包括阵法师、观星师、鬼媒、降头师、云雨师等等,有些术士修炼不到家,只能利用符咒来施展,所以术士的含义极为广泛,哪怕一些拥有半门神通的人,也可以自称是术士。

    这些术士里算是极为出众与自信的,对于回生之术都有一些的了解,可是眼前这少女奄奄一息,生机似乎已经断绝,让他们感知不到任何希望。

    这时,腥蚺蛇精到了少女面前,仔细地盯着,猛地身体闪烁着,出现了一道红光,将少女整个人包围起来。

    一时间,少女的面色变得红晕起来。

    “这是回春换寿法?”有人惊呼出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术士之法千变万化,却百变不离其宗,都是一些半门神通的演变,比如说点石成金,是缩银术的运用,比如不吃饭,用的是避谷丹,比如能进入地府,用的是茉莉根等等。但这回春换寿法是极为高明的术法,通过术法交易两人的寿命,可以把原本拥有一百年阳寿的人,转到另外一个人身上,可以使得对方凭空增加一个月的阳寿。

    这种换寿法消耗极大,而且极为阴毒,对施展之人本身损害也极大,所以便被列为禁法,却没有想到腥蚺蛇精居然能掌握。

    “原来这腥蚺蛇精刚才托着三个女子的尸体,便是为了这回春换寿法!”有人面色大变,满是垂涎。

    一时间,众人看向腥蚺蛇精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了,充满了敬仰与膜拜。这等术法,远超出他们的想象,与他们不是同一个量级的。

    那腥蚺蛇精也更加得意,目光又扫过远处的范雪离一眼,嘴角满是阴森的杀意。

    这时,那床上的少女轻轻**了一下,然后清醒过来,露出茫然的表情,看了一眼袁澜,说:“父亲……”只是她头疼欲裂,很快就又昏迷过去。

    “翠翠?”袁澜不由一惊,连忙去把少女的脉,可是却发现少女的脉更加虚弱,显然刚才那一丝只是回光返照。

    没有想到连这等术法都无济于事!

    而腥蚺蛇精探了下那少女的脉,不由冷漠地摇了摇头:“生机已绝了。”

    他的话让众人不由一阵凛然,没有想到腥蚺蛇精都说出了这样的话,一时间他们再也不抱希望了。

    而听到这里,袁澜脸上满是惨然。

    然后他回头对众人说:“你们谁还有办法治疗?我愿付两倍价格!”

    一百颗阵法原石,对所有人有着强大的吸引力,甚至许多的术士都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是此刻,所有术士都不由摇了摇头,显然都知道,以他们的能耐,根本治疗不了。

    连换寿法都无济于事,他们还拿什么去尝试?那岂不是丢脸?

    看到众人的表情,袁澜就好像苍老了数十岁了一般,整个人心气都泄了,挥挥手对众人说:“多谢各位前来探视小女,恕我就不远送了。”

    他看到这些人已经是回天无力,便下了逐客令了。

    这些术士不由也都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腥蚺蛇精忽然说:“且慢!还有一位术士,看样子只怕已经是成竹在胸了,是不是?”他把目光赫然投向了范雪离。

    显然,他是故意借这个机会,要对范雪离动手了。

    众人不由看了范雪离一眼,脸上露出更加嘲讽的笑容,这少女身上的气息已经腐化,他们感知不到少女的生机,这么一个少年,又能做什么?

    袁澜面色不由一冷,瞥向腥蚺蛇精里带着一丝怒火,他分明看出对方的用意,是要借这个时候想对范雪离要生事。

    “我的女儿如今重病,你却……”他的怒火几乎就要呼啸而出,向腥蚺蛇精冲去。

    便在这时,所有人忽然听到范雪离淡淡地说:“依我来看,这位少女身上根本没有病。”

    以他的炼药宗师的眼光,这个少女气息虽然衰弱,但却像是被某种明器附体了!而且他注意到房间周围的白绫、墙角的桌上有灵位都有一些异样。

    而听到范雪离的话,袁澜不由一阵哑然,满是不可思议。

    “胡说八道!”那些术士忍不住呵斥出声,目光里满是冰冷。

    他们都是附近里比较有名的术士,不是普通动用符咒的那些术士能比拟的,虽然不比腥蚺蛇精,却各有手段,治疗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数百,以他们的眼力,自然看出这少女的病已经无救!

    结果这个少年居然如此大言不惭,好大的口气!若是她没有病,难道自己这些人都有病不成?

    “若是她没有病,那为什么我的术法给她续命也失败了?阁下空口白话,若拿不出证据来,今天就别怪我无礼了!”腥蚺蛇精冷冷地喝道,满是奚落。

    这一刻,范雪离却已经走到少女的面前,把着少女的脉,而后转头对袁澜说:“阁下可曾听说过明器?”

    他这般诊脉,越发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什么?你说是明器?”袁澜听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神,猛地抓住范雪离的胳膊。

    此刻,有些智慧过人的术士甚至想到了什么,一脸震撼,而其他术士则茫然地看着范雪离,等待着范雪离的解释。

    “天地之间,灵气精气凝聚,万物都可以成形。万物可化成妖,人的精气没有散去时也会成为鬼。比如给冥界的人烧纸人,纸人上有着精气,火焰将纸人烧成残渣,却把精气留下,凝聚于幽冥之中,就会成为鬼奴。而明器就是其中之一。”范雪离侃侃而谈。

    而有些术士则点了点头,这些道理听起来玄奥,但一旦理解进去,就会觉得非常易懂,只是这些与少女又有什么关系?

    此刻,范雪离继续说:“所以很简单,这个少女,是被明器附体而已。你们感觉到的气息颓败,是发自于明器上的,而不是从这个少女身上发出来的。”

    听到这里,腥蚺蛇精失神地盯着范雪离,根本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知晓得如此之多、如此渊博,远超出他的想象。

    这一刻,众多术士不由面面相觑,满是震惊!

    若是这样的话,眼前这少女根本就没有死,依旧还有希望!

    他们原本如此轻视范雪离,却没有想到这少年有如此见识,深藏不露,如此不简单!

    这一刻,袁澜身体几乎颤抖着,声音带着颤抖地说:“请问,若是小女被明器附体的话,该如何治疗?”

    这也是不少术士都想问的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