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百零五章 众术之秘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众人全部失神了,刚才范雪离说出那些话,众人还以为范雪离是垂死前的挣扎,却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有这般翻云覆雨手段,运筹帷幄,一言之间,谈笑破阵!

    局面再一次逆转!

    范稷更是死也不敢相信,只是他发现无论他催动任何传音入密,都无法召唤那阵法师。

    他正惊疑不定之间,却是见到远处赫然走过来一人,竟是珍药阁阁主,而阁主身后跟着十几个城卫禁军,拖着一个人向这边过来。

    被拖着的那人显然已经死绝,胸口满是血,但其衣服上却分明有一个金色的“阵”字,显然正是刚才那个阵法师。

    而几乎同时,擂台上身影闪烁着,赫然有数十个城卫禁军呼啸而出,把婴涛保护在当中。

    范稷面色瞬间变得苍白,没有想到阵法师居然死了,而且珍药阁阁主也在这里!

    所以他的目光满是不甘心,身体呼啸而出,手凝动天地,竟是握住了怀里的神通圣物,要做最后的绝杀!

    “玲珑子大师,你身为妖族,混淆视听,倾轧人类,蛊惑众人,今日我就用你的血,来祭奠死在妖族的人类!”范稷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吐字,毫不迟疑地施展出无数的火焰光芒,凝动天地,就要施展出神通圣物。

    只要杀死玲珑子,他这一战就不算败,到时候大夫人过来,将玲珑子彻底定为妖人,一个死人又能与他如何对抗?而玲珑子一死,城主连他儿子的师尊都保护不了,日后如何在长山城立足?

    他让阵法师施展阵法,不过是底牌之一,而他最大的底牌,便是这神通圣物!

    此刻,随着范稷的驾驭,整个天地被遮云蔽日一般,无数的火焰从天而落,就要向范雪离扑去。

    神通圣物一出,天地无匹!再加上范稷拥有六重肉身境界,所以他认为杀死范雪离如同屠狗而已!

    而且此刻他与范雪离距离只有五丈,如此神通一出,别人根本来不及救援!

    这一刻,之前投靠范府的那些家族,挺直了腰杆!

    “原来这才是范大公子的真正手段!”

    他们相信这一击而出,玲珑子必死,城主府必然声名大落!

    地动山摇的大阵,是远不及强者的神通之力的!

    而其他人谁也没有想到会忽然发生如此剧变,一时防备不及,而台上的婴涛则是面色大变,远处的吕泗也是面色苍白,只是此刻他们显得是如此地无力。

    “死吧!”范稷的瞳孔里满是杀意,他甚至能感知到再过半个呼吸,范雪离马上就要在他的火焰下,尸骨无存的样子。

    到时候连肉身都没有了,大夫人再说及对方是妖族,还有何人能反抗?

    只是这瞬间,周围忽然雷霆闪过,一头雄狮呼啸而出,挡在天地之间,如同军中战神而出,崩溃天地,乘风破浪,挡在范稷的面前!

    赫然是城主出手了!

    此刻,城主身前出现一头雄狮,竟已经是全身金色,光芒流转,气势比范稷的还要强上一倍,而且召唤出来,竟是横贯天地之势,在速度上更是胜得范稷数分!

    城主施展血狮功数十年,乃是利用体内的神通圣物血狮令而出,其凝出的神通魂魄,最不惧怕烈火,所以范稷的神通火焰对这血狮根本无效。

    而同时,有了之前那五心向上之术,城主施展起这血狮功来,更是得心应手,丝毫没有以前的迟滞。

    所以此刻,无论是力量、速度、持续时间,都远强于范稷。

    这一刻,范稷凝聚在手里正要马上爆发出那神通火焰,但身体忽然僵住了。

    因为他感觉到城主施展出来的力量,远强于他,甚至有一丝让他面对父亲范际飞的感觉!

    城主的境界什么时候突破到了这般地步!

    甚至已经是武道真君!

    武道真君乃是肉身八重,可以碾压肉身七重的存在。

    他面色惨变,若是自己暗中施展神通偷袭或许有希望,但现在如此僵持之下对抗,自己必然重伤,甚至会被反噬之力击破经脉,要休养大半年也不一定。

    此刻他凝在手心的神通,竟是再也不敢发出!

    他目光里满是悔恨。仅仅数日之前,他刚出关之时,何等威风,潜龙榜第一,下一任范氏继承人,甚至想要让长山城成为他的一言堂,然而现在在范雪离步步紧逼,计划接二连三地被打破,甚至连烟市来请来的阵法师也都保不住。

    这位阵法师乃是烟市一位阵法巨头的师弟,而接下来,他如何去交代?

    然而眼前的城主气息,却远在他之上,让他根本不敢动弹分毫。

    但几乎同时,他目光里越发阴冷。哪怕这样到这样的地步,自己也没有输,自己身后站着是范府大夫人,谁能匹敌?

    一旦大夫人出手,他可不信范雪离能逃得性命!

    而且自己拥有神通圣物,乃是自己的底牌,神通一出,天下无双,哪怕城主也不敢轻易与自己交锋。

    所以他冷哼一声,收回了神通圣物,冷冷地对范雪离说:“今日有城主保护得了你,可保护得了你一时,又可保护得了你一世?他日你妖族身份败露,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将袖子一扬,身体一转,收回神通圣物,就要离去。

    看到这个场景,城主与珍药阁的阁主面色不由一怔,显然明白对方只是暂时退缩,但不会善罢甘休。

    而那些家族已经与城主府离心离德,几乎决裂,而对方故意抓住“范雪离是妖”,再大作文章的话,长山城将会成为一片混乱。

    就在这时,范雪离忽然淡淡地出声了:“你既然说我是妖,那今日我就告诉你,我的道法!”

    “所谓道,融于天地,融于自然,与元气浑为一体,是清静无为,不是念咒用符,也不是炼丹服妖,你们所见的种种念咒用符,都是末技,而丹药之法是用来养生,而不是用来突破境界,更何况普通草木会腐朽,金石会销熔,服用草木金石凝练成的丹药,又怎么能成就大道?”

    范雪离说到这里,目光变得清冷,前世里他身边有许多术士,能伸手就取千里距离之外的水,取另外一个大千世界的桂鱼,就仿佛是随身携带,甚至可以召唤天仙来弹琴,召唤玉女唱歌,就好像是奴隶一般,拿着符咒可以轻易地游历数万里,拿出米粒大小的丹,可以点石成金而不受损,但哪怕这样,也挡不住岁月摧残,终究会老去死去。

    所以范雪离的这些话,是出自肺腑之言。

    听到范雪离的这些,其他人不由一凛,竟觉得妙用无穷,一时间全部鸦雀无声,细细体会着。

    范稷也不由面色微变,因为范雪离说的这些微言大义,甚至与父亲教导的极为相像,但说得更加透彻,连他也忍不住仔细地听着,想要知道真正的大道是什么,知道范雪离的道法是什么。

    而在这时,范雪离却负手冷冷地指着鬼媒说:“你能与鬼灵沟通,并不是真的有沟通鬼界之力,而只是摄灵术法而已,这种术法一日最多只能施展一次,所谓五鬼搬运之术,更是利用制作好的摄灵符施展出来的而已,所以你这种鬼媒之道,不过骗骗无知之人罢了。”

    而后他目光转向卜卦师:“什么卜卦出别人身上有妖气,简直荒谬!不过故意用紫来东来丹服用,让头顶会燃烧出紫光,就能让别人以为你真的能断人前途、性命未来?”

    听到范雪离说这些话,那鬼媒与卜卦师面色苍白,甚至几丝汗水从额头上猛地渗透下来,范雪离居然一言就说破了他们最深处的秘密!

    原本他们只是普通的四重肉身武者,故意用这种手段来增加光环,从而来骗吃骗喝,只是却没有想到被范雪离一语说破!

    此刻,看到他们面色苍白的表情,台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这两人根本就是骗子!

    怪不得这般身份,会甘于给范家大公子给手下,要知道若真有这般手段,哪怕是范际飞也要恭敬对他们!

    一时间,众人这才恍然明白,原来眼前这位玲珑子大师,见识竟是渊博到这般地步!

    “至于你……”范雪离冷笑地转向那天祭师:“倒是有点手段,然而你的不惧刀剑,不过是就是铁布衫这门硬功,而飞越天地,凌空不落,则是身上有一尊独特的宝物鹿卢跷,我说的可对?”

    前世范雪离身为太子,身下也有许多的能人异士,还有许多人为了展示各自能力,故意给范雪离逗乐,久而久之,范雪离对这些手段倒有了极为清楚的认知,而眼前这些人用的只是最普通的手段,他如何不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