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百章 范稷的阴谋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阁主对魏藻摆了摆手说:“不过哪怕再老,我身子骨还能动动,若是有人想要对无辜之人下手,我拼了老命也会保护的。这段时间,我就在这里,当当玲珑子大师的守门神吧。”他自嘲地说:“虽然我已老,也无法动用珍药阁的力量,但其他人看在我是阁主的份上,还是会给我一些面子的。”

    听到这里,魏藻不由如释重负,而同时城主也与阁主相视一笑。

    刚才这些话,就已经决定了他们暂时形成了统一的联盟战线,甚至要决心对范府进行抵制了。

    范府最近数年明显有坐大之势,甚至与烟市有所合作,若是再发展下去,只怕长山城就真的要成为他们的一言堂了,而城主与珍药阁都是孤掌难鸣,只能勉强自保,又没有契机能结合起来,此刻范雪离的这功法,就等于帮他们下了最后的决心。

    “好,如此就多谢诸位了。”当下范雪离毫不迟疑地将五心向上等等的三生火焰决一字一顿地传授了下来。

    听完范雪离两盏茶时间的解说,此刻众人这才明白,原来不仅是五心向上,还有种种其他的功法应用更加神奇,只是每一种应用都极为简单,却藏着极深的道理。

    而他们以往修炼过程里的一些疑惑,也得到了解决。

    越是这样,他们越是对这门功法震撼,这绝对不是青品的功法,而是一门银品的功法,甚至修炼到极限,甚至还有窥探更高的存在!如此功法,绝对可以当成镇派之宝,是无数家族倾尽家产也愿意去换的。

    婴然与婴涛学习印法之中,更是屡屡发现其中的精髓,而婴然举一反三,修炼速度最快,甚至也能开始引动天地气息,出现昙香君与绛妃刚才的异状了!

    就这样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众人这才把这门功法完全记忆在脑海里,接下来就是持之以恒的修炼了。

    而此刻,城主、阁主看向范雪离的目光里,更是亲近之极。

    这时,却是有城卫来报:“城主大人,长山城大会的决赛就要开始了。”

    城主点了点头,对范雪离说:“潜龙榜昨日已经决出了前十,今日是最后的排位赛,决定前三个前往昆仑之虚的名额。玲珑子大师要不要去观看?”

    他已知珍药阁阁主把去昆仑之虚的名额给了范雪离,所以就没再提名额之事。

    “恭敬不如从命。”范雪离点点头,沉声对昙香君等人说:“你们继续修炼,不得懈怠!”

    这一次的长山城大会既然有范稷的参与,只怕其昨日与各大家族讨好,必有阴谋,而范雪离要做的,就是破其阴谋,断其根基。

    当下他手上脸上一揉,瞬间改变了另外一副普通的容貌,再动用敛息术,与城主向城主大厅走去。

    他这般巧夺天工的手段,让城主、阁主全部一惊,而婴涛则越加佩服了。

    随后,珍药阁阁主与魏藻一起继续呆在此地,既然答应了范雪离要保护范雪离母亲与妹妹周全,他们已经决心很长一段时间都暗中保护在周近了。

    婴涛无奈地跟在城主身后,因为这一次的长山城大会,他也参加了,甚至侥幸还拿下了前十,不过他知道自己也技尽于此了,倒还不如在这里多加修炼。

    婴然则已经修炼出了兴致,依旧修炼着。

    她昨夜一直在修炼那银品魂魄功法,加上今日又是阴天,已经开始不受周围环境影响,自然心性更加透彻,对范雪离更加感恩,修行起来更加认真。

    而注意着婴然的容貌,昙香君的眼神里满是惊艳,没有想到长山城会有如此女子,气质还在她之上。

    她不由起了一丝不甘示弱之意,修炼起来,更是身上异彩连连、光芒耀眼。

    ********************

    长山城的圣会祭台,城主正在进行焚香燃心的仪式,周围肃静一片。

    这种香拥有旭日祭炼之力,象征着风调雨顺,象征着平安幸福,几乎是长山城的传统。

    只是在东面角落上,却有不少范稷身边的方士露出嗤之以鼻的态度。

    这些方士都是身穿紫色貂皮大衣,极其华丽,有炼药师、卜卦师、天祭师、鬼媒,几乎万象齐罗,而最当中的正是一位阵法师,手里拿着一株红色植株,似乎整个人就代表着天地星辰的气息,极为强大,似乎是众方士之首。

    焚香燃心仪式一结束,这些方士们更加活跃起来,彼此奉承着,都说成为仙君指日可待,而且每个人说话之间,甚至有着异彩闪烁着,似乎都有着言灵之力,颇为灵验。而有这些人在身边,范稷的面色就显得更加得意与嘲讽了。

    参加这次长山城大会,拿下第一,成为潜龙榜第一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他带他的全部得力手下前来,却是为了煞城主的威风,反客为主,利用刚拉拢的各大家族来对抗城主!

    “养这些术士花了大量钱,今日就看他们的了,等我顺利拿下第一后,到时候他们搅乱整个长山城大会的秩序,城主这一次必然声誉大跌,而我就迎刃而起。”想到这里,范稷的嘴角里不由更加泛出冰冷的笑容来。

    他原本以为会因为拍卖会一事得罪玲珑子,被会范大夫人惩罚,但知道大夫人已经有了完整对付城主府的手段,并不在意时,他更是对玲珑子恨之入骨,而这一次,他不仅要让城主府惨败,也要好好教训玲珑子。

    便在这时,范雪离却是一个人独自地走到圣会祭台前的最后几排位置上,一处靠近梅花的位置上坐下。

    昨日听烟暗王座说,范稷联络了各大家族,而且他现在注意到范稷与这些家族族长眉目之间似乎有沟通某种信号,他心下便留了意。

    范稷所图非浅,自己要尽早破坏其计划。

    这时,范雪离身边的有一个公子,拿着青木扇,忽然轻轻地拍了拍范雪离的肩膀说:“兄台眼光不错,选择了这个地方,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诸多家族的核心弟子往往都会坐在最前面,而这个公子气息跳脱,虽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但目光却一直盯着前方看。显然他不在核心之中,却又自恃几分才能,似有孤高和寡之心,又有怀才不遇之念。

    范雪离微微一笑,说:“我名为今龙,你称呼我今兄即可。我看兄台气血凝动,似乎新炼就了一部功法,锋芒毕露,颇不简单啊。”对方气血外露,掌握的这门应该是半门神通的级别,相当不简单了。

    “噫?你居然看出我体内气血的变化,好眼力!”这公子忍不住多看了范雪离几眼,大升知己之感,虽然看出范雪离肉身境界才三层,整个人气质普通,但他却没有半点轻视,然后指着台上的众人说:“若不是因为修炼错过了时间,这前十名,必有我吕泗的一席之地。”

    他语气里有着激昂壮阔、指点江山的气息,但说完后,语气忽然变得消沉起来:“只是哪又如何?家族只顾注重直系血亲,哪有旁系的生存之地,哪怕名扬一时,也会被打压……”

    今日不知怎么,他看到范雪离气度非凡,眼力高明,便把范雪离当成了知己,倒是把真心话给说了出来。

    “原来是吕家,吕家乃是长山城四大家族之一,失敬。”范雪离微微一笑,说:“吕泗兄何必在意庸人的目光?当有一日你乘风破浪,以更高的地位再来看这长山城,看吕家,这些竞争不过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

    “说的好!为这话就当浮三大白!”吕泗脸上笑容更加灿烂,忽然他生起了一个炙热的念头,这位今兄只怕也是旁系,修为不高,自己若有机会,一定要帮他好好提升修为。

    他脑海里闪过自己最近得到的一些不错的功法,然后选定了两套,一套是轻灵术的轻功,还有一套是水波纹功,只要勤学苦练,这位今兄日后当能提升到肉身四境,足以让今兄在其家族立足脚跟。

    就在他正要对范雪离说的时候,忽然听到台上城主说:“今日将决出十强,用的是循环赛,每一轮战斗限时一盏茶时间,当中休息时间也是一盏茶时间。现在正式开始。”

    循环赛有对时间的限制,所以拼的并不是生死之争,而是对耐力、修为的平均分配。

    顿时整个祭台下面一阵炙热喧哗。那些十强之人,都是目光凛然,而下面之人,则是满怀期待。

    五个擂台位置,各分出五对对手,其中范稷则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而最后一个走上去的婴涛,却让其他人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婴涛的运气也实在太好了,最后两轮他的对手都是因为惨败在范稷下,从而几乎是躺着进入十强赛,所有人都认为,婴涛的好运到此为止了,九次比赛里,他绝对不可能会赢下任何一场。

    毕竟婴涛数十日前,只是一个经脉被限制的城主二公子,连修炼功法都做不到,最近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破茧成蝶,但就十日时间,又能修炼到什么地步?

    而比起来,范稷的境界已经是肉身六重,比别人至少多上一重,几乎是碾压式的胜利,只怕他的对手都会弃权为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