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九十五章 天转手印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免费读!

    “不错,你猜得没错,正是银品上阶的烈性魂魄功法。这次我去莱霞里侥幸得到的。”范雪离微微一笑,显然看出了婴然已经猜到了事实,当下便云淡风轻地说了出来。

    这话一出,两个贴身侍女忍不住惊呼了出来:“银品上阶的烈性魂魄功法?”

    她们自然知道范雪离提及此功法是治疗婴然的最好途径,只是这些时日里,城主府全力探索,勉强听说有一家族有一份银品初阶的魂魄功法,可是那家族却开出了十万两白银的价格!

    后来因为对方的魂魄功法是寒性的,否则城主府必然已经买了下来。

    足可见这种功法是珍贵无比,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最后退而求其次,她们这才前来购买这九青罂粟花。

    而现在,范雪离居然把这样的功法当成礼物送给了婴然。

    这份恩情,何等深重!

    婴然哪怕向来孤冷,哪怕明明猜到了事实真相,但听到范雪离承认的同时,依旧忍不住动容色变!

    这份礼物,可以说是她这辈子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

    不止是其价值,更多的还是雪中送炭。

    她知道若是服用下九青罂粟花,她的身体经脉就会被伤害,甚至一生修为再也难以寸进,而在这样绝望的时候,范雪离却给她带来了天大的惊喜。

    十日之前,她第一次救得范雪离,只是把他当成她救过的那些小猫小狗,当他送出那些淬体丹给城主之时,她还只是把范雪离当成一个独特的炼药师,而现在范雪离随手凝练一成药性的淬体丹,给她送出这等珍贵的功法,她终于明白,她救了一尊何等强大的少年俊杰!

    明明只是顺手而为,却反而给自己带来了一个春天。

    这么多年来,被黑暗密室囚禁,整个人孤灯夜冷,忍受痛苦煎熬,而现在,这一切似乎到了尽头,从今以后,她将不再受阳光所束缚!

    这是何等的恩情!

    她再也忍不住了,婷婷下跪,拜道:“蒙大师恩德,婴然此生此世,感激不尽。”

    她虽然不知道范雪离去莱霞里做了什么,但却想到范雪离为了此物必然付出了无数的代价。

    而其他两个侍女更是失神,刚才她们还拼命要去拒绝范雪离,挡开范雪离,结果没有想到范雪离有这般手段,是真心为了婴然好,她们内心不由满是羞愧,同时也一起跪下,说:“请大师原谅我们刚才冒犯之罪。”

    范雪离早身体一转,把三人前后扶起,微微一笑说:“你们不必如此感激,我取此物不过是顺手之劳罢了。”

    当下他淡淡地将此次回来后,杀死那火嬷嬷,夺取对方的药草以及这份功法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原本只是想用此事让她们没有那么多的感恩负罪感,结果却不知这些话说出来后,婴然与两个侍女看向他的眼神更加炙热惊叹。

    “那位火嬷嬷作恶多端,但修为极为强大,而且拥有恶念鬼影、金钻邪阵,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暗杀她却失败,玲珑子前辈居然轻易挥斩!”一个侍女眼神里满是灿烂的光芒。

    另外一个侍女听得惊心动魄,双掌捏得紧紧的,最后听到那火嬷嬷已死,终于长长地发出释然的欢呼。

    而此刻,婴然看着范雪离从容淡定,却斩杀那火嬷嬷于谈笑之间的气息,眼里忽然涌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她从来没有为男子撼动的心神,猛地泛起一丝涟漪,荡漾开来。

    ********************

    长山城城主府,魏藻炙热地等待着范雪离的回来。

    这段时间里,他在范雪离的帮助下掌握了七星古阵的真貌,炼药技术再次有所突破,甚至已经摸到了上品炼药师的门槛,而同时他在整个长山城里名气远扬,甚至被珍药阁定为副阁主,一时春风得意。

    不过他却没有忘本,想及这些都是因为范雪离的功劳,当下便尽力地收集了许多的珍稀药草,听说范雪离刚回到城主府,便赶了过来。

    “多谢魏前辈了。”聂秋雨婷婷地作了一个福,感激地对魏藻说,毕竟魏藻拿过来的这些药草,极为珍贵,足见用心。

    “些许小事罢了。应该的。”魏藻心下倒有些自得。

    对于聂秋雨,五日前聂秋雨激活炼药师血脉,使得七星古阵光芒大放,他倒是有些佩服,聂秋雨初学丹药就能到这般地步,绝对不简单。

    只是当注意到聂秋雨身上的气息时,他不由惊异了一下,分明发现聂秋雨身上的气息与五日前已经不同了,竟直接跳过了药童的地步,已经到了初品炼药师的等级。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要知道无数人至少要经历七八年的药童,这才有资格成为炼药师。

    “你这么快就成为初品炼药师,也是这么多年你积累的蓬发,日后长山城炼药师便是你的这一代了。”他马上回神过来,赞赏着说。

    不过他也知道范雪离炼药出神入化,在范雪离的指导下,拥有炼药师血脉的聂秋雨一日千里,并不奇怪。

    聂秋雨听到这里,却是惭愧地说:“我的天赋比起玲珑子大师的其他两位药童差多了。”她把手指指向远处庭园里正在炼丹的两个女子,正是昙香君与绛妃。

    听到这里,魏藻并不以为意,认为聂秋雨只是谦词,他不由也把目光向那边看去,注意到那白衣女子绛妃正在学习一个晦涩的手印时,忍不住说:“这手印似乎是天转手印,难度极高,用起来极为苛刻啊。”

    他心下忍不住摇了摇头,这般手印用起来限制极大,并没有学习的必要。

    听出魏藻的语气,聂秋雨轻轻地说:“那是因为玲珑子大师要求严格,要求她打好最扎实的基础,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学习炼药术。”她初见昙香君教导绛妃这个手印时也极为讶然,要知道幼时这个手印她学了半年也没有学成功,后来知道炼药一万次也未必能用上这个手印,便弃学了。

    魏藻失神,不由摇了摇头说:“第一天学习炼药术,居然就学习这天转手印,这是本末倒置吧!”

    他没有想到这个少女第一天学习炼药术,就学习这个手印,内心顿时有数万只飞鹰飞过,差点骂了出来,这何止是拔苗助长,简直就是造一道天堑,在摧残这少女的自信!

    这种手印,他足足掌握了三年的炼药师的基本手印,这才开始学的,还足足花了半个月,而这种进度还被珍药阁阁主夸赞了!

    “以她的资质,或许真有希望呢。”聂秋雨忍不住说着,她可是见过刚才绛妃学习其他手印的速度,知道绛妃学习手印的神速与天赋。

    听到这里,魏藻不由眉头一凝。

    这时,庭园里,昙香君眼神一动,二十丈距离外魏藻与聂秋雨的对话清晰在她耳边响起。

    她拥有独特的探知能力,哪怕百丈都不在话下,这些距离并不算什么,而她也分明听出了魏藻的质疑来。

    她心性直爽,看出魏藻的境界有限,对于她来说不过是凡人而已,又怎么知道什么是天才炼药师?

    所以她有心要让魏藻知道厉害。当下她沉声对绛妃说:“学了两盏茶时间,你自己试验一下吧。若不成功,今日就不要学其他手印了。”

    她语气里极为苛刻,要知道她学习这天转手印之时,只是用了四盏茶时间而已,不过她相信绛妃的潜力在她之上。

    在昙香君锋锐的眼神下,绛妃的手指有一些颤抖,她没有想到昙香君忽然如此严厉起来,心下有一些心虚,好半天,这才咬一咬牙,开始慢慢地施展出这手印来。

    她担心施展失败,于是施展这手印极为缓慢,就好像笨拙的初学者一般。

    看到这样,远处的魏藻倒是微微点了点头,看起来动作还算正规,初学者能有这个地步已经算是不错了,他不由想起他第一次学习这手印之时,甚至连这个都不如呢。

    当然,这种手印只是施展出一个基本动作来,并没有与炼药融合速度也不够快,而且没有动用气息,倒是不难。

    聂秋雨倒是诧异,怎么绛妃才施展出这个地步来,这可是大失水准啊?

    “嗯?就这样?这种手印能派上实战?”昙香君冷冷地说着,看着聂秋雨如此慢的速度施展一遍下来,面色变得更加冰冷了:“再施展一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