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九十四章 九青罂粟花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走出天易阁的时候,正是午时,炙阳当空。

    范雪离注意到,婴然身后跟着的几个青衣侍女,连忙给婴然披上一件遮光的大氅,把她整个人都包裹起来。

    那是一件青羽莲花制成的大氅,可以将阳光完全隔绝。然而哪怕是这样,婴然在乍被阳光照射的瞬间,身体有些发晕,嘴唇发青,面色惨白。

    一直到了马车后,这才微微缓了过来。

    见到这样,范雪离不由心头一怔,这才明白原来婴然受的限制极其严重,而同时他内心闪过一丝疑惑来,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婴然还在白天前来天易阁呢?

    马车慢慢行驶了,这时,婴然这才缓过神来,盘膝而坐,指间的那梅花悄然凋谢,而后她整个人也慢慢恢复了光泽,眼神里恢复一贯的清冷。

    然后她对范雪离歉然一笑说:“我因身体缘故,让大师见笑了。”

    “无妨,反倒是我应该要感谢你呢,这段时间,我母亲与小钰多承你照顾了。”范雪离认真地说道。他今日上午看到妹妹与母亲房间都布置得极为精致温馨,而且无论是被褥还是衣服,都是极为珍贵的轻珑丝所制,极为保暖,显然是新做的。

    “小钰妹妹性情温和,这些日子虽然担心你,却深藏心里,从不表现出来,不愿意给别人带来麻烦,是一个好人呢。”听到小钰,婴然的眼神里没来由一阵温馨,甚至连先前的孤冷都完全不见了,甚至眼神都生动起来,轻轻地说道。

    这些日子里,她接明娜的信,更是知道小钰割肉燃灯的事情,对小钰也变得敬重起来。

    而于此,更是知道范府大夫人以及范稷迫害范雪离一家的事情,所以之前范雪离用传音入密叫她的时候,她瞬间就远离了范稷。

    “这段时间,她担尽了压力,吃够了苦,不过以后我会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再受任何伤害了。”范雪离眉目之间闪烁着坚毅之色。

    经过莱霞里这次的历练,他无论是修为、身上宝物都提升了一个档次,算是真正拥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而今,就是他主动对范稷以及范府大夫人动手的时机了。

    看着范雪离气质越发灿烂,婴然忽然极为好奇,范雪离去莱霞里到底经历了什么,能蜕变成这般地步。

    不过同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一凝,认真地问道:“对了,玲珑子大师,不知此次您前来找我有什么事?”

    她单刀直入,眼神就那样盯在范雪离脸上。

    原来刚才出来之时,她发现远处有婴涛的身形闪烁,她故意走近了些,便听到了婴涛的传音入密。

    范雪离不由微微一笑,说:“这次我去莱霞里,带了些东西送给你。”刚才婴涛的小动作他早瞧在眼里,却不说破。

    当下他把那藏有银品上阶的烈性魂魄功法的信封递给了婴然。

    此物珍贵无比,不过他却说得轻描淡写,没有半点居功的意思。

    “多谢大师。”婴然接过信封,露出讶然的表情,她根本没有想到范雪离会带礼物给她,甚至还是一个信封。握着这信封在手,她的心忽然有些沉甸甸的,不知是马上拆开还是回去再拆。

    而同时,她想到刚才弟弟说的那些话,内心依旧有震慑之意。范雪离刚才那拍出十万两白银的淬体丹,居然是他一个上午轻轻松松就炼制出来的!

    范雪离的境界怎么会提升到这般地步?

    她聪颖无比,智慧无双,马上明白范雪离举重若轻,除开他之外,其他人根本做不到这般地步,如此可见范雪离的炼药水平,很可能已经到了炼药大师的地步。

    而这般炼药大师专门为寻她,为她赠送之物,又会是怎么样的?

    她内心的疑惑越来越多。

    就在这时,她忽然身体一阵虚脱,胸口一阵疼痛,感觉身体几乎抽空了一般,刚才动用慧智之力耗了心神,此刻顿时反噬上来,使的她整个人晕晕沉沉的,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而她整个人则栽倒在范雪离怀里。

    听到这声音,那赶马车的侍女连忙停车,上来见状,不由一阵惊心,说:“大小姐体内的反噬之力又上来了,赶紧取丹来。”

    另外一个侍女连忙取出一个药瓶,打开取出一颗红彤彤的丹药,上面散发着各种花粉气息,就要给婴然喂下。

    只是这时,范雪离却制止了她们,沉声说:“这是什么药?”

    他只这么一闻,就闻到了一股罂粟花的气息。

    这罂粟花乃是一种上瘾的毒花,虽然拥有止痛作用,但服用后却对身体有着极大的损害。

    “这是九青罂粟花,是刚才拍卖会拍到的。大小姐正是听说有此丹出售,这才赶过来的。”那侍女看着躺在范雪离怀里的婴然,焦急地说道,显然担心之极。

    婴然的身体有缺陷,她们作为贴身侍女是知道的,一直以来,婴然都用三青罂粟花用来压制病情,然而随着年龄渐长,三青罂粟花已经不起作用,所以只能选择药性更强数倍的九青罂粟花。

    范雪离这才恍然,原来婴然前来天易阁是这个原因。

    当下他摆了摆手说:“此丹治标不治本,对婴然有极大的损害,不能再服用了。”

    说完后,他毫不迟疑,从婴然的手上拿回那个信封,径自打开,看着上面的信纸,开始着。

    “玲珑子大师?”那侍女失神着,根本没有想到范雪离会做出这样的举措,难道就这样置大小姐于不顾?

    看着范雪离就那样一直着信封,她的内心越发紧迫,心中惊疑,却慑于范雪离的威严而不敢说话。

    而这时,婴然又是吐出了第二口血出来,人已经接近晕迷,全身乏力了。

    只是这时,范雪离依旧镇定着,在不断着。

    “大师,小姐快撑不住了。”那侍女猛一咬牙,再也忍不下去了,走到婴然面前,拿起那丹药,就要去喂婴然。

    她知道发病时的痛苦,而且最关键的是,若没有这种丹药,婴然甚至会性命垂危!

    哪怕对身体有害,总要先熬过当下的难关。

    “没事,她的身体无碍,让我来吧。”范雪离忽然出声了,手掌一动,分开侍女,而后扶婴然盘膝而坐,一掌击在婴然的后背。

    在侍女震惊失神的眼神里,范雪离的手印翻转,如同鱼龙蜕变,无数的火焰从他指间里闪烁而出,甚至带着一种驾驭魂魄之力,竟使得婴然的面色从苍白一下子转成了红晕!

    原来这瞬间,范雪离临时学习了这烈性魂魄功法,在关键时刻派上了大用场,使得婴然转危为安。

    婴然此刻也恢复了神智,而这时,她震惊地发现,自己体内气息的反噬居然减轻大半!

    要知道平时哪怕服用下这罂粟花丹,也只能勉强止疼,让她不至于晕迷,但这种反噬每一次发作,至少会持续一日一夜,而且最近发作得越来越频繁。

    然而现在,范雪离只这般手印,居然达出的这般效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注意到范雪离是现学的功法手印,而且是从那信封之上,她脑海里一阵灵光闪烁着,失神地说:“玲珑子大师,那信上是?”

    她想到了什么,声音都在颤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