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八十四章 地下黑市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而几乎同时,昙香君的心几乎要炸开,她一开始还无数次的担心,悔恨自己害了范雪离,却没有想到范雪离依旧是一切成竹在胸,杀这火嬷嬷如同杀鸡宰牛一般轻易简单,而且翻云覆雨之间,在施展万火印后,居然没有一点反噬之力,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比起上一次来,范雪离更多了一丝云淡风轻,更多了一份自信,使得她此刻终于生出与她师尊一样的念头:范雪离依然还有所恃,而火嬷嬷没有把范雪离逼到危境,根本没有让范雪离动用底牌。

    这个念头让她感觉到一丝的震惊,看向范雪离的眼神,与之前的又不一样了。如果说先前是一些膜拜、愤怒、不服,以及一丝的好奇,现在就是深深的好奇,甚至还带着迷醉。

    眼前的范雪离,在夜色中闪光灿烂着,便得如此动人。

    范雪离对她说的那些话,“生生死死之中,渡来仙筏,以**空空之界,唤出迷津”,在她心目里也慢慢清晰起来。

    范雪离此刻静静地走到躺倒在地上的绛妃身边,把她扶起,然后目光一扫那些被捆绑着的采药人,淡淡地说:“你们这些人,之前见到我身具财富,内心想着杀人夺物,眼神里何等的觊觎,现在怎么不敢了?”

    那些采药人被范雪离这么一看,吓得魂不附体,深深地为他们之前的想法而绝望,连火嬷嬷这般恐怖的存在,居然被范雪离轻易杀了,而且这个年轻的少年公子还拥有一尊神通圣物,他们哪敢生出半丝犹豫,哪怕身体被绑着,也拼命地磕头跪下,满是求饶之声:“真神在上,饶小的一命……”

    此刻哪怕范雪离要剥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他们也没办法反抗的勇气。而范雪离刚才那杀戮的样子,超过了他们心中所想,甚至是他们见过的生平最强的武神存在。

    最可怕的是范雪离那种淡然从容的态度,就让他们心底满是寒意。

    而这一刻,绛妃被范雪离扶起,眼神却依旧是茫然,刚才的一切都在她眼里,可是却没有进入她的脑海记忆,因为她此刻,已经是心丧如死。

    因为仅仅半个时辰前,她的妹妹、父亲眼睁睁地死在火嬷嬷的手上,只是为了逼迫她说出她能与花沟通的秘密。

    然而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我害了她们……”她喃喃着。

    一阵风过来,她单薄的身体满是血迹,更是忍不住打了寒颤,疼痛至骨,几乎晕迷过去。

    “昙小姐,帮她治疗吧,她只怕撑不住了。”范雪离回身向远处的昙香君说道,心下倒是对绛妃生起了许多怜惜,这个少女如此年轻就拥有了花语,却遭此剧变,当真是命运造化。

    而后他回身,走到帐篷的面前,看着依旧还有一口气息的金衣侍女,杀气犹在指间,冷冷地说:“你为虎作伥,杀人无数,若不杀你,那金钻邪阵里的死亡气息永远无法瞑目,借你一命,留你全尸。”他手上一动,一掌重重地劈去。

    最后这一刻,金衣侍女惨然地看着范雪离,刚才的一切她全然看在眼里,她没有想到连火嬷嬷施展全部手段,竟是半分也无法奈何范雪离,难怪对方今日进帐篷之时,面对火嬷嬷要夺他侍女,他全然不惧,难怪他手持那么多的财宝,却随意挥洒,这人的修为,何等恐怖,甚至堪比范氏的大公子了。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临死之际,闪过自己做过的那么多杀戮之事,内心满是懊悔。

    而在懊悔之中,她的身体被劈成碎片,她的魂魄之力也被范雪离掠了出来,放置在金钻邪阵所凝聚的烟雾之中。

    慢慢地,那些烟雾在消散,那些死去的诸多灵魂,也得到了解脱,仿佛有着无数的灵魂各自飞起,向范雪离深深地行礼,然后消失在天地之间。

    这是他们最美好的归宿。

    见到范雪离对那长相极美的金衣侍女毫不留情,那些采药人更是吓得魂飞魄散,他们知道,眼前这少年看起来从容淡然,但却心志坚定,心性果断,根本不是他们能左右的,这种少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少年,甚至有着王者之尊、上位之势的恐怖存在。

    他们更加懊悔自己怎么会对这样的人心存觊觎!

    而他们更加忐忑范雪离会不会对他们下杀手。

    范雪离却不理会这些采药人,走到帐篷的当中,将那藏在宝阁深处的那些药草全部取了出来。

    这一刻,当所有药草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那些采药人哪怕不知性命前途如何,但见到这些药草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这些药草,都是珍稀之物,每一种都是他们采药人梦寐以求的,他们今日所卖的草药,药性连这任何一株药草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而这些药草,居然有足足五六十份之多!

    药草分为普通、青品、银品、金品,青品药材就是他们所能得到的极限,而且多是残缺的,但现在,眼前每一株药草多有着银品的级别,哪怕是青品,也是青品里的至尊,让人动容。

    普通的一株青品,多是一百两白银到五百两白银,而银品的价值则是从一千两白银到五千两白银不等。

    也就是说,这里的价值按照最低价算至少是五万两白银,而按正常价的三千两白银计算来说,就是近一万五千两黄金。

    最关键的是,这些药草极为珍惜,哪怕有钱找遍周近所有的拍卖所,也未必能找到。

    而除开这些,银票也被找到近一万两白银。

    不过想到范雪离之前拥有的那些珍珠价值就堪比这些药草,这些人一句话也就不敢说出来了。

    “不错、不错!”范雪离凝视着这些药草,赫然发现其中的大部分药草都能用来炼制二成药性加成的丹药,不由心下大喜,自己原本就想着借用三昧真火快速凝练丹药来稳固境界,这些药草几乎如同及时雨一般。

    同时想到范氏家族忽然没了这么多药草,虽然不会伤及筋骨,但也必然会让他们痛心失首,范雪离不由心下一阵畅快。

    “只是范氏不是炼药世家,要这么多的草药做什么?”范雪离眉头一凝,便让烟暗王座去探火嬷嬷的尸首。或许火嬷嬷身上会有一些密信什么的。

    果不出范雪离意料,烟暗王座从火嬷嬷的怀里掏出了几份密信来。

    范雪离打开一看,却是讶然了。

    而最上面的一份,赫然是关于银品上阶的烈性魂魄功法!

    这是火嬷嬷灭杀附近一个家族后搜索出来的,甚至封禁了好几层,显然是她最为珍贵之物。仅仅此物,就价值一万两黄金,接近这些药草的总价值了。

    范雪离不由心下一喜,自己之前受城主之女婴然的恩惠,救了自己以及母亲、妹妹,还想着不知如何报答,结果反而得到了此物。此物对婴然的身体魂魄之力,正是最佳之法,拥有此法,绝对可以让她恢复正常之身,不必限制于阳光之下,乃是她梦寐以求的。

    范雪离当下将这烈性魂魄功法仔细收好,而后打开了其他的密信。

    这些密信不少是与地下烟市的阵法师有关,而最后一封才是关于这些药草的。

    原来这些药草,火嬷嬷是奉范族大公子范稷所令,偷偷搜罗的,是为了献给地下烟市的一个阵法师所用。

    其原因是因为最近地下烟市即将拍卖出一尊神通圣物,甚至必须要用珍惜的灵丹才有交易的资格,而这位阵法师正想要这么多的药草凝出他所需要的圣丹,从而买下这神通圣物。

    “地下烟市?神通圣物?范氏大公子范稷?”范雪离的目光变得冰冷。

    每每想及这位范族大公子范稷,他的怒火就忍不住为之一凝。

    迄今依旧让他刻骨铭心的是,这具身体十年之前,原本是范氏家族里极为出色的天才,虽然才五六岁,就已经是肉身一境,击败了范氏大公子范稷。结果那范稷不服,暗中让大夫人作手脚,后来不知怎么,几次战斗后,他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境界就止步不前,而后他与他母亲受到打压,只怕全是范稷从中作梗。

    现在想来,当初很可能是被他们下了散功粉的缘故。

    范氏大夫人罪不可赦,但这范氏大公子更是罪恶涛天!

    “范稷吗?很快的,我会让你深深后悔昔日你所做的一切!”范雪离目光一寒,对昙香君传音入密说了什么,当下身体凌空掠起,向远处而飞。烟暗王座则紧跟在范雪离身后,只一瞬间,便消失不见。

    如今虽然杀死火嬷嬷,但他想及火嬷嬷的阴毒手段,担心对方已经将消息发出去,让那阵法师对自己母亲妹妹不利,所以他必须马不停蹄赶向长山城。

    这里的事情,则由昙香君与聂秋雨全部处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