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七十九章 火嬷嬷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

    “老师,我回来了。”就在众人震惊的同时,巨浪船舱里走出一个女子来,眼神里藏着一丝坚韧说着,赫然是聂秋雨。

    这些日子她被范雪离留在灰衣人鱼族里苦修,竟是在短时间里境界大为提升,炼药水准提升,已经接近了初品炼药师的水准。

    而听说了范雪离这次前来的经过、最后还被封为郡王,她更是对范雪离崇拜得无以复加。

    范雪离看了她一眼,不由微微点了点头:“炼药水平提升得很快,争取尽快成为初品炼药师,好帮上我的忙。”

    若是聂秋雨能成为初品炼药师,一些普通的丹药,就不需要他亲力亲为了。

    “是,老师。对了,我昨日在山里采药,找到了十株接近万蚁蛊香气息的药草,不知可否派上用场?”聂秋雨想了想,从怀里取出几株闪烁着奇特药香的药草。

    “不错。”范雪离点头赞赏地说:“这药草叫万转厥草,多多益善。”

    这些药草,对于接下来炼制两成药性加成的淬体丹,绝对是珍稀之物,不过这些还远远不够。

    聂秋雨不由一喜,没有想到自己能得到老师的称赞,这可比她的炼药境界疯狂突破更让她喜悦。

    听到这里,昙香君心神一动,想道:原来他缺这样的药草?

    不过她马上皱起了眉头来,人鱼一族虽然是炼药世家,但此地却极为贫瘠,像聂秋雨刚找到的这些药草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自己很难在这方面做功夫。

    “咯。”

    这瞬间,远处天边传来一个声音,赫然是一只飞鸽飞到了昙香君的掌心,飞鸽的脚上还绑着一些纸卷。

    一旦人鱼族里遇到急报,就会以这样的方式来传达。

    昙香君打开了纸卷,凝视在上面,面色微变。

    但几乎同时,她想到了什么,转身对范雪离说:“郡王大人,若是您还需要类似的草药,这条消息可以派上用处,而我也可以作为向导,引您前去。”

    她说得极为果断认真。

    范雪离一怔,接过纸卷,目光一扫上面的文字,不由面色一怔。

    上面赫然写着:“猴妖王的淬体丹乃是范氏大夫人派火嬷嬷所送。如今火嬷嬷驾驭马车,已运送着大量珍稀药草要回范府。途中会经历大鼋精地界、九封城地界、青远山地界,需要一日时间。”

    范雪离面色一冷,火嬷嬷乃是范氏大夫人的得力助手,甚至在范族中,一言九鼎,地位极高,不亚于长老之位,而当初陷害自己母亲的,也有这火嬷嬷的参与。

    这条消息里,最重要的是确认了猴妖王与范氏大夫人的关系。而同时还提到了如今正押送珍稀的草药。

    “这些草药,我非取不可!而火嬷嬷的命,我也收下了!”范雪离的目光闪烁着一丝炙热,然后他对昙香君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就请昙小姐来指路了。”

    昙香君熟悉附近地界,肉身修为不低,有她在旁边,能起到极佳的辅助。

    看到范雪离的表情,昙香君点了点头,目光里闪过一丝炙热。

    据说这位火嬷嬷修为境界极高,不仅是肉身六重的修为,而且是一名出色的阵法师,不知到时候是否能逼出范雪离的真正手段来?

    ********************

    江华镇,药草大镇,乃是长山城偏远地带的存在,与莱霞里接壤,平时素来有些萧瑟。

    这一日,江华镇难得震动起来,却是据说范氏家族的人,正在高价大肆地收购珍稀的药草,一时间,熙来攘往,无数人前往范氏家族的临时营帐。

    黄昏光景,营帐前,忽然有一个俊俏的少年公子,带着一个紫衣素服的女子,夹在人流里,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这少年公子气度从容,但是身上气息稀薄,一看就只有肉身二三境的修为,而他身边的女子,虽然是素颜,但气质过人,让人一望就忍不住多瞧几眼。

    他们正是范雪离与昙香君,而聂秋雨因为修为不高,范雪离让她在远处作为接应。

    “就这么一个毛头孩子,也来凑热闹不成?他怎么有资格带这么美艳的侍女?”

    “这范氏收药要求极为苛刻,我看这少年卖药不成,反而还把这个侍女给赔进去也不一定……”

    帐篷外一些人议论纷纷着,都是一些采药之人,只是他们的药没有被瞧上,所以心生怨意,忍不住议论起范雪离来。

    听到这些嘲讽的话,范雪离淡淡一笑,全不以为意。

    而旁边的昙香君则微微皱起了眉头,她认为趁着夜色暗中偷袭便是,但范雪离居然易了容,扮成卖药人的样子,并让她转成人型一起前来,使得她心下诧异。

    她可是知道这火嬷嬷的修为不低,到时候范雪离又该如何脱生?

    在众人的议论中,范雪离踏进了营帐。

    营帐非常之大,极为空旷,南边站立着二三十个采药人,而东面是营帐的核心,有七八个范氏家族的侍女站立,为首的一个神态妖娆的金衣侍女,目光巡视着眼前的这些卖药人,一边分辨着这些人给上的药,一面报出极高的价格,使得那些卖药人兴奋得脸都涨得通红了。

    范雪离不由一怔,这等价格,只怕范府要亏本吧?

    不过他马上注意到这金衣侍女的目光里带着一丝不屑,看向这些卖药人的眼神就看向死人一般,他这才明白了。

    “范氏一族,飞扬成性、放纵任性,只怕今夜会对这些采药人下手,这些采药人自以为赚了便宜,却活不过今日!”范雪离不由心头一冷。

    这时,那金衣侍女目光瞄了范雪离一眼,然后落在昙香君身上,露出一丝觊觎之色,轻轻对她身边的侍女说了什么,那身边的侍女便偷偷向营帐后面走去。

    她说的虽然轻,但范雪离如今可以凝气外放,瞬间听到了她的话:“找到一个不错的货色,请火嬷嬷大人过来。”

    听到对方把昙香君当成一个货物,范雪离的目光不由更冷,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平复下去。

    范氏一族的这些人,当真是自取其死。

    乘着火嬷嬷还没来,他观察着四周,却是发现在帐篷的西北角,有一处牢笼,一个全身白衣服的少女被锁链扣住,动也无法移动,而两个范族侍女在她旁边,正威逼利诱着。

    其中一个侍女冷冷地说:“听说你是什么花神绛妃?可以与花沟通?只怕是作假的吧?”她用力拉扯着锁链,使得白衣少女疼痛得发出哼声,只是因为嘴巴被捂住,无法大声地喊出来。

    另外一个侍女则轻轻一笑说:“若是你肯听从我家大人火嬷嬷的话,把你驯花的密方交出来,就不需要受这些苦头了,是不是?”

    她仿佛在说着家常一般,笑容里说不出的灿烂,好像是邻家姐姐在安慰小妹妹一般,但语气里带的杀机,反而更盛。

    听到这里,那白衣少女绛妃面色苍白,身体颤抖着。

    她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贵气,明眸善睐,但身体娇弱,显然刚才那连锁的一拉,已经让她有些撑不住了。

    看到白衣少女娇弱的神态,之前的那侍女不由又是轻轻一笑,说:“你若是不从,还不是多受罪?我家大人是不会心慈手软的,你听说过范氏一族的七公子吗?他身份高贵,但就因为恶了大夫人,结果现在被通缉,而且我们最近还发现了他母亲与妹妹的藏身之所,这一行正准备把她们给绑回来,带回范氏家族呢。”

    说到这里,她的目光里有着一丝轻蔑:“所以你以为这样强撑着,能挡住多久?若是从了,日后有着说不出的荣华富贵,不是挺好的吗?”

    白衣少女绛妃听到这里,身体忍不住瘫软了,她此刻如同即将枯萎的花叶一般,甚至失去了她的心气。

    她原本生活得很幸福,然而却因为她掌握了花语,就使得一家遭遇这样的悲哀,她内心则痛恨自己为什么拥有这般能力。

    “交出你驯花的密方,不仅是你,还有你父亲、你妹妹,都可以免于一死。你仔细想想,你现在风华正茂,你妹妹也是花月年华,若是红颜就这样凋谢了,你父亲一个烟发人,何等可怜?”那侍女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我答应你们……”

    这一刻,绛妃眼神空洞,已经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轻声呢喃着说着。

    “很好,那我现在就带你去见火嬷嬷大人。”侍女脸上灿烂无比。

    只是这时,不远处传来冷冷的声音:“她根本没做错什么,却遭遇来这无妄之灾,你们人类肆狂无忌、威逼利诱,真是卑劣!”

    注意到这两个侍女得意洋洋的高傲样子,昙香君实在是忍不住了,冷冷地踏前一步,说道。

    她身为人鱼族,一直被告知人类卑劣无耻、无恶不作,在见到范雪离后,她的态度有所改变,却想不到见到了这两个侍女这般手段,她内心的怒火就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可恶之人?

    她有着天生侠骨,面对这样场景,涌起了一种宁死不屈的态度。

    “啪啪啪!”

    一阵掌声响起,却是帐篷正中掀开,一个面色苍老、满头银发的老婆子走了出来,她的身体极小,整个人似乎与她身后的阴影融合为一,显得极为阴冷。

    她正是火嬷嬷,范氏大夫人的得力助手,在范府里有着极高的地位,此时她正鼓掌不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