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五十一章 万蚁蛊香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免费读!

    这是一种静默手印,以分筋错骨的手段,让对方完全失去战斗能力,而同时让对方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这少年,自然是范雪离了。他一路潜行,没找多久,就看到了这一幕,便赶了过来。

    这青年被范雪离这一击,顿时感觉身体有无数的蚂蚁啃噬,甚至身体都要崩溃了,但哪怕他歇斯底里地怒吼,却始终无法发出声音。

    他惊恐到极限,躺在那里哀嚎,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此刻,聂秋雨失神地看着眼前这个气质洁白如玉的范雪离出现在她面前,她内心几乎爆炸了。

    她想要扑到范雪离身前,去用力抱住范雪离,但她忍住了。

    对她来说,范雪离的身份尊贵,她不过只是一个药童而已。

    但她的眼泪已经潸然而下。

    这是辛酸的眼泪,又是感动的眼泪。

    范雪离走到她身边,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说:“一切都过去了,没事的。”他能体会到刚才聂秋雨的那种绝境感。

    “谢谢。”聂秋雨轻轻地说着,拭去了眼泪,脸上露出坚强的表情,一如往昔。

    范雪离心下不由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沉声说:“你盘膝坐下,我来看看有什么治疗方法。”

    那小人鱼说及人类在这里都会失去修为,甚至再过一段时间会失去在这里的记忆,他必须要尽快行事。

    “居然是万蚁蛊香!”当范雪离探在聂秋雨背上,感知到对方体内的气息时,不由面色一变。

    万蚁蛊香是一种忘情之香,所谓太上忘情,不被情感所动,天之至私,用之至公,这种万蚁蛊香正是取远古忘情谷之水,用蛊毒的形式慢慢渗透人的心脏,过了三日,其中的忘情水气息发作,就会遗忘这三日来的事情。而同时,那万蚁在体内啃噬,阻塞经脉,自然无法运转气息。

    怪不得前来这里的人,出去之后,无论如何都回忆不起这里的事情。

    幸好当初范雪离屏住呼吸,否则现在面对这样的情况,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但让范雪离惊诧的是,这万蚁蛊香极为珍贵,极为珍稀,乃是炼药的顶级药草,怎么会夹在这香风之中?

    “聂秋雨,你现在稳住经脉,我用印法解你毒气。”范雪离说着,手上印法流转,赫然是炼药宗师的九转金印。

    万蚁蛊香固然可怕,但又怎么难得住他这位炼药宗师。而这九转金印乃是去蛊之毒,并不会消耗太多力量。

    就在这时,忽然远处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什么人,居然敢对聂秋雨无礼,还敢伤我聂家子弟?”

    一个面色**的中年男子,从远处冷冷地走了过来,其胸口衣服有着一个炼药师的鼎炉标志,看样子甚至是中品炼药师,身份极为华贵,而他身后,则有数十人满脸怒意,向范雪离围了过来。

    这为首的中年男子,自然便是聂族的族长聂穆了。

    范雪离依旧在施展印法,连头都懒得抬起,他刚才已经听到族长想要把聂秋雨献给人鱼族的事,心中对这族长已经是鄙视到极点。

    同时,那些聂族中人见到范雪离,不由皱起了眉头:“这家伙是谁?”

    “他与聂秋雨认识?看样子,似乎是在替聂秋雨解毒的样子?”有些人注意到范雪离似乎是在解毒,内心不由涌起一丝希望。

    “胡说八道,这毒我们研究了一日,发现这是传闻里的万蚁蛊毒,怎么可能解开?做梦!”有个初品炼药师忍不住冷冷地道。

    “原来是这样,那这人还如此接近聂秋雨,其心可诛!”看到范雪离与聂秋雨亲密,许多聂府的人不由眼红了。

    要知道聂秋雨可是聂府的第一美女,气质过人,不知有多少人对她怀有情意。

    “你没听到我们族长的话吗?”有一个聂府中人忍不住大喝出声,然后他转头对聂秋雨说:“聂秋雨,你还不赶紧过来,还和这个杀人凶手在一起?”

    看到众人不断用言语如此逼迫,聂秋雨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清冷:“我自问,我聂秋雨并没有做错什么,前前后后为聂府找到了四种丹药新法,结果聂府要逼我嫁给婴维,而在这死亡谷里,你们为了想要逃命,还想要把我送给人鱼族,你们如此视我为货物,自今日起,我与聂府再无瓜葛,一刀两断!”

    听到这里,众人不由一阵哗然,谁也没有想到,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众人把目光迟疑地投向族长。毕竟他们之间,还有许多不知情的人。

    聂穆面色铁青,冷冷地说:“怎么?我聂府养你到现在,关键时刻要让你为聂府做一些牺牲,难道不行吗?何为家族?何为牺牲精神?若是你们只顾全自己,不顾全家族,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聂府的人,在这里死光不成?”

    他说完,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聂府中人,目光狠毒,杀机四溢。

    一时间,所有的聂府中人全部垂下头,是啊,在生死之前,他们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若是有一线生机,谁不愿意去争取?

    “卑劣到这般地步,如此厚颜无耻,当真是少见。”便在这时,范雪离收回了手印,淡淡地说。

    他的九转金印乃是去邪去蛊之印,极为对症,加上聂秋雨中的万蚁蛊毒并不多,所以并不消耗多少时间。

    聂穆冷冷地说:“乳臭未干的小子,看你生得一幅好皮囊,只怕是你蛊惑聂秋雨的吧?若是我杀了你,我看聂秋雨还会不会一意孤行?”

    他何曾被人当面这样责骂,显然已经动了杀机。

    “那也要你有资格杀了我。”范雪离说到这里,目光忽然一动。

    因为他看到在黑暗之处,黑暗王座正护卫着,而黑暗王座身上的气息,显然并没有受万蚁蛊毒的影响。

    甚至只要范雪离一声令下,黑暗王座就可以斩杀对方于无形。

    范雪离嘴角不由泛起了一丝笑意,有黑暗王座在侧,对方的后路也就被封死了。

    看到范雪离此刻气度如常、全然不惧,这聂穆凝住了心神,沉声问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眼前这人凭空冒出来,这般凛然不惧,让他不由生起一丝忌惮。

    “我乃玲珑子,只怕你并不认识。”范雪离淡淡地说。

    “原来是你!”聂穆露出讶然的表情,而后说:“聂秋雨和我说起你。一个上品炼药师,甚至是城主二公子的师尊,能扳倒大公子,还能解开聂秋雨身上多年的禁锢,使得聂秋雨重开炼药师血脉,绝对是人之龙凤,但是!”聂穆马上傲然地说:“但是这里是这人鱼之地,所有的外力都无法施展,哪怕你背景再强大,你又能怎么样?你不过是孤家寡人,而我身后则是一个大家族,只要我一声令下,现在就可以马上灭杀你!”

    他今日刚询问过聂秋雨,自然也知道了范雪离之事,原本他对范雪离还颇有一些好奇与疑惑,但后来面对生死存亡,他第一时间选择把聂秋雨送出去。而如今范雪离哪怕真是上品炼药师,但与他同样修为全无,其身后有炼药世家又能如何?此刻只要他一声令下,范雪离还不是尸骨无存!

    而听到这里,其他的聂族人不由心神一震,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是上品炼药师。

    若是平时,只怕他们必然巴结得不行。但此刻他们已经是骑虎难下,为了活命,什么也顾不得了。

    所以他们此刻的目光里不由带上了凶意。

    “以为你们人多吗?”范雪离淡淡一笑,不要说眼前这些人修为全无,哪怕对方修为犹在,也挡不住在黑暗王座。

    “看来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聂穆嘲笑着说:“你可知,我聂家是何等的存在?当初我祖上,一门三大炼药大师,名震天下!而利用聂家的藏宝图,我等终于来到这里,而且借用这里的气息,我已经修成上品炼药师,甚至有机会踏入炼药大师的境界,只要我能离开这里,聂府从此将会扶摇直上,现在做一些牺牲又何妨?”

    说到这里,聂穆用一种轻视的目光看着范雪离:“人与人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你今日若是能说服聂秋雨,我以后让你同样得到聂府的祖上传承,让你有机会成为万人瞩目的炼药大师!”

    他相信他把生命、炼药大师加在一起的诱惑摆在范雪离的面前,范雪离必然会屈服。情欲终究有尽,但面对更光明的前途时,自然会屈服。

    只要度过了这一关,到时候想要把范雪离暗中杀了,还不是小事一桩。

    看到这里,其他的聂府中人,不由满是得意,他们这一行收获颇多,炼药技术大有提高,只要逃离此地,就是海阔天空。这样的聂府,以后有谁可挡?

    他们不由把目光蔑视地看向范雪离,相信范雪离必然会在这样的诱惑下,像趴儿狗一般地奉承他们,最后轻易地被他们所用!

    面对未来的大业,一个女子又算得了什么?

    他们同时把目光看向聂秋雨,仅存的一丝情感,也被心中的贪念所诱导,日后若是聂府重振门威,想要什么样的女子会没有?

    若不是生怕惊扰了那人鱼族,只怕他们现在早就鲁莽地冲了过去,把聂秋雨与范雪离都捆绑了起来。

    这时,黑暗王者身体一凝,杀意瞬间蓄到了极限,只要这些人冲过来,他会第一时间将眼前人全部诛杀。而他内心忍不住摇了摇头,对方居然用可能成为炼药大师来诱惑范雪离,真是可笑之极,要知道范雪离早就已经是炼药大师的身份了。

    范雪离淡淡一笑,没有理会聂族人,反而对聂秋雨微微一笑,说:“你与这样的聂府一刀两断,这是你人生里做得最英明的决定了。”然后他心神向黑暗王座一凝,传出了心灵感应,命令说:“将聂穆拿下!”

    擒贼先擒王,对方如此小觑于他,刚好可以借此机会将对方轻易拿下,甚至不会惊扰了那外面的人鱼族。

    黑暗王座气息一转,杀气如同龙腾,呼啸而上,冲向聂穆。

    这一击之下,黑暗王座有十成的把握,能轻易地将其擒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