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四十章 逆反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免费读!

    声音霸道,凌天而起,甚至整个长山城都震慑了一半。

    而后,所有人惊惧地分开,然后见得一位将军,一身银龙甲、九天赤金盔,手托着一把重近百斤的封天刀,有着一种霸然绝代的气息,他走了过来,单单那身上的杀气,就足以让所有人都失神了。

    一时间,有人心头诧异,什么人不知死活,居然敢对婴大公子这样说话,只是当注意到来者的容貌时,他们所有人都面色苍白,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眼前这人,赫然是城主府的刑法堂的叶将军,铁面无私,被誉为军中铁将,执掌城主府所有的军队!

    一时间,那卓振江面色惨白,额头上甚至有汗水滴落,原本他距离范雪离已经近在咫尺,可是现在,他甚至连半步都不敢动了。

    他不由强笑着说:“叶将军,此事怎劳您亲自动手?您误会了……”他的眼珠在不断转动着,想着脱身之道。

    “卓振江,你是自己撤下你的盔甲军令,随我去刑法堂,还是我亲自动手?”叶将军不为所动,目光里满是杀气。

    他向来军令严格,出了这等事情,怎么可能纵容?

    听到这里,卓振江这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但他依旧抱着一丝的希望,指着范雪离说:“叶将军,这小子是婴涛那家伙带来的,您看……”

    叶将军听到对方还在狡辩,再不迟疑,封天刀逆天而起,凌空而下,猛地刺破风声,如同惊雷一般,飞劈而来。

    这一击速度极快,甚至让周围的所有人生起了挡无可挡的念头。

    卓振江还没反应过来,那封天刀已经压在他的肩膀上。

    他身体一软,猛地跪了下去,额头上渗出冷汗来。

    他目光向婴维望去,如今婴维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是因为婴维而出头的,现在也只有婴维能救他。

    便在这时,婴维的内心几乎要绷紧了,他没有想到叶将军只一出场,就把卓振江拿下了,刚才他还得意到天上去,结果下一瞬间,他被打到了地狱里一般。

    他忍不住低声地说:“叶叔叔,明明是这位公子诱惑聂家小姐,还出言不逊,蔑视我们整个城主府,所以卓将军刚才才会恐吓他……还望叶叔叔明察秋毫。”

    他在做最后的挣扎。

    “胡说八道!这位公子根本没有诱惑我,而且也没有出言不逊,一直都是婴维公子在编织罪名,而且刚才卓将军分明是要将这位公子到大牢里用大刑严惩!”聂秋雨忍不住大声地说道。

    说到这里,聂秋雨内心的一口愤怒之气,这才发泄了出来。

    叶将军点点头,沉声说:“把卓振江给押下去!此事我必然会给聂小姐一个公道!”

    他身边的几个亲卫气势汹汹,早拿出金色锁链把卓振江整个人给封住。

    而同时,叶将军也不理会婴维,转身恭敬地对范雪离说:“您就是玲珑子大师吗?让您受惊了。”他昨天招待那些炼药师,一直守在门口,自然对玲珑子涌起了深深的敬畏,连魏藻都对这位玲珑子如此推崇,这玲珑子的身份至少与魏藻平起平坐。

    如今祭天大会刚结束,他听婴涛说玲珑子大师已经在外面等候,便最快速度赶了过来,刚听婴涛说玲珑子大师是一个年轻人,他内心还满是不信,但现在看到范雪离身上那种仙风道骨的脱俗气息,他却是信了七分。

    范雪离淡淡一笑,说:“叶将军铁面无私,在下是佩服的,不过刚才这位婴维公子与卓振江将军,把城主府当成他们的一言堂,混淆黑白,若不加以惩治,只怕城主府以后威信全无,又有谁敢与城主府合作?”

    有婴维在,想要让他与城主府和解,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你……”婴维面色大怒,内心的怒火猛地涌了起来,冷冷地说:“我们城主府的事,由城主做主,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要挟城主府?”

    他这么多年来,被无数人尊崇奉承,何曾被别人这样奚落过?

    “那我能不能做主?”便在这时,一道虎腰熊背的人走了过来,如同狂狮冲天,每走一步,整个城主府几乎为之动荡。

    军中战神之气,傲然九天。

    “你又算是哪根葱?”婴维忍不住应了声,只是他的面色瞬间变得惨白,整个人深深地低下了头:“父亲,您的祭天礼仪好了?”

    来者正是城主。

    这一刻,周围人更是哗然,当下全部行礼,恭敬地说:“见过城主。”

    城主率着一众人等走了过来,对范雪离说:“玲珑子大师,刚才涛儿过来通报了,我因为祭天礼仪没办法分身,见谅。”他脸上露出了歉意,若今日玲珑子被下到大牢,只怕他想与对方挽回关系,就难如登天了。

    而听到城主的话,周围人全部失神了!

    如果说刚才叶将军出马,震慑卓振江,被他们看成是对军律的一种整治,但现在,城主如此以平等的礼仪对待范雪离,还恭敬地称呼大师,这少年究竟是何等身份?

    这时,婴维的面色彻底苍白,此刻他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他忽然想起昨日那与自己向来交好的供奉,忽然不告而别,临走前留了几个字:“小心玲珑子大师。”

    而当看到此刻城主身后的婴涛,一副经脉恢复、意气飞扬的样子,他更是明白,一切可能都是拜这为玲珑子大师所致。

    他此刻内心存着最后一丝的侥幸,说:“父亲,孩儿顽劣,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这位玲珑子大师,心甘情愿地向玲珑子大师赔罪。”

    说到这里,他脸上涨得通红,以他如今的地位,何曾做到这般卑微的地步,迟早有一日,自己要把今日所受的屈辱,以后全盘回报!

    城主冷冷地说:“你今日的行为,何止是顽劣能表示,不顾全大局,轻易出入祭祀大会,而为了一己私欲,栽赃陷害别人,甚至唆使卓振江作乱。若卓振江是恶,你便是罪大恶极!”说到这里,城主面上满是铁青:“我原本还以为你身为大公子,能以身作则,这才放权给你,结果你竟放纵到这般地步,而且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心甘情愿地赔罪?这等罪恶之事,你居然想用如此轻巧之话就一举掩盖而过?真当城主府是你的一言堂,是一个摆设?来人,把他给我关入刑法堂,好好审问!”

    他显然是动了真怒,声音如同雷霆炸响!

    这一刻,周围人听了,不由心头震惊失神,谁也没有想到城主居然能刚直不阿到这般地步,看来只怕婴维很有可能要被废了。

    “父亲……”婴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一刻,他低着头,拳头抓得死死的,内心涌起不安,同时也涌起了一丝愤怒,为了一个普通的公子,父亲居然要对自己动手?此刻他脑海里满是自己如今能驾驭的那半支军队,以及那些兵刃盔甲,若是父亲无礼,就不要怪我无义!

    然后他狠狠地把手一摔,对两个就要把他束缚住的士兵击倒在地:“刑法堂我自己会走!”

    城主见状,不由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却是有一个紫金侍卫匆促地走到城主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听完后,城主脸上勃然大怒,忽然手上一动,一道灰金锁链封在婴维的身上,将婴维的经脉封住,让婴维无法动用一丝气息,让婴维直接倒地被困住。

    这乃是城主府最强的锁穴锁链,甚至是一样青器。

    这个举措让所有人失神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便在这时,所有人都听到城主怒声说:“原来你早就包藏祸心!你内府大量的军用盔甲与兵器,怎么来的?城主府的钱粮账目上亏空的数目,怎么会出现在你内府里?给我拿下!”

    原来他听了婴然的话,今日对婴维突查,却发现婴维居然有拥兵作乱的痕迹,怎能不怒?

    众精甲士杀气腾腾,抢冲上前,把婴维死死地按在地上。

    这一刻,婴维身体无力,瘫软在地上,不再挣扎,他压根儿没想到城主会突查自己的内府。

    他喃喃着说:“成王败寇,我愿赌服输!”然后他勉强把头抬起来,看着范雪离失神地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范雪离淡淡地说:“多行不义必自毙,既知现在,何必当初。”他转过头,不再看婴维一眼,径自地走到聂秋雨身边,微微一笑说:“聂小姐若想解开心中谜团,跟着我便是。”

    以他的格局,这小小的婴维并不算什么。而刚才在卓振江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至少有七八种方式反败为胜,制住对方,若是一旦危险,万火印施展出来,绝对可以突围而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