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二十九章 七星鼎炉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免费读!

    范雪离也不理睬婴涛,走近了这鼎炉。

    以他的境界,可以说这里所有的鼎炉他都瞧不上眼,但不知怎么,这尊旧鼎炉上刻的那斑驳的阵法,极为奇特,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在这尊鼎炉身边,深深地吸了一口,眼神闪烁出光芒。

    “原来是这样,这一尊鼎炉居然内藏七星阵,与天地星辰对应,只是这阵法有些破旧,被尘封其中,只有深通阵法者,才能发挥出这尊鼎炉的全部丹气之力。”范雪离暗暗道,知道阵法对于炼丹极为重要,正如方师的星辰阵法,可以极大加成鼎炉的药性,非同凡响。

    这样一尊鼎炉,算是能初步满足他的需求了。

    这一刻,看到远处那洪一帆嘲讽的目光,他也不理会,径自对婴涛说:“这一尊要了。”

    婴涛真没有想到范雪离会选择这尊鼎炉,但他见到范雪离选定,便知道范雪离有他的道理。

    当下他便对不远处的一个黄衣女子说:“把这一尊抬到城主府的马车上。”

    他毫不迟疑地把一叠银票递给了黄衣女子,这一尊鼎炉不贵,也就一千两,但他却主动替范雪离付了。

    一夜未眠,今日起来,他终于想通了,他以后不想成为所有人眼里的废材,不想一辈子托庇在大姐的羽翼之下。

    哪怕有万一的机会,他也要去搏一搏,也要从范雪离口里得知如何改善他的功法。

    那黄衣女子恭敬地点头,接过婴涛给过的银票,便吩咐旁边的卫士将这一尊鼎炉封盖起来。

    “哈哈,婴二公子居然选择了这么便宜的一尊鼎炉,真是意想不到啊。”洪一帆哈哈大笑,故意装作不屑地摇了摇头,走了上来:“从来没听过婴二公子会炼丹,最近忽然有了兴趣不成?我倒是认识一些炼丹师,不妨我替婴二公子介绍一下?”

    他声音极大,故意用这种方式让婴涛出丑。

    “你……”婴涛勃然大怒,以他的性子,平时要是听到这样话里藏锋、夹刀带枪的话,只怕一定打破对方的头。

    但忽然想起昨日范雪离随意驾驭那些大鼋精的场景,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比起来,这样的一尊人物,绝对可以秒杀他数万次,而他注意到范雪离此刻一幅宠辱不惊的样子,当下便定住了神。

    所以他此刻只是冷冷地瞥了洪一帆一眼,便径自跟在范雪离的身后。

    此仇,留着以后慢慢算。

    “恩?”洪一帆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平时一撩拨就会失去理智的婴二公子吗?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整个珍药阁响起了钟声,如同晨钟暮鼓一般,振人心魂。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客人都向一楼涌去,一幅争先恐后的样子,显然十日一次的拍卖会马上开始。

    那洪一帆不再理会婴涛,径自赶下楼去,他来珍药阁的目的便是为此。

    而这时,婴涛低声向范雪离请示说:“范大师,要不要去看看拍卖会?”

    历来拍卖会,也是一次淘金会,据说有无数人浪里淘沙,找出别人遗漏的宝物,以低价购得,成为无数人的美谈。

    范雪离点了点头,虽然说那鼎炉尚可,但若是能在拍卖会上找到更好的鼎炉,是最好不过的,而且他也想拍得一些凝成肉身之物,用来给黑暗王座凝体。

    当下他与婴涛便到了一楼的拍卖会场。

    此刻在拍卖会场的金色展览柜里,赫然摆放着数百尊各式各样的宝物,不过都有一些古旧的气息。

    而许多人围着展览柜,目光在这些宝物里不断挑选着,蠢蠢欲动。

    婴涛低声解释说:“这里是拍卖会的预热之地,往往会挑一些鉴宝师看不准的宝物放在这里,任由其他人购买。”

    婴涛正低声说着,却发现范雪离忽然把目光投向最当中的一个青铜鼎炉。

    这一尊青铜鼎炉看起来极为古朴,闪烁着青光,不像范雪离刚才挑选的鼎炉那样破旧,但奇特的是,这青铜鼎炉,只有正常鼎炉的一半大小。

    所谓鼎炉的构造已经经过数百年炼药师的定论,改成了最标准的格式,炼药师所学的阵法、控火之术,都是以此延伸出来的,而这一尊大小相差这么大,所以根本没人挑选。

    但这一刻,范雪离的目光里闪烁着炙热的火焰,甚至失神了一下,在无人觉察的情况下,他对婴涛点了点头。

    婴涛心下一颤,从昨日开始到现在,范雪离一直云淡风轻,这还是范雪离第一次露出这般的表情,这一刻,他的心猛地砰砰跳了起来。

    此物绝对很珍贵!

    无论如何,他也要为范雪离拿下此物。

    当下他到了这鼎炉面前,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随后在鼎炉旁边的金色光环前,标出了一个普通的价格。

    一盏茶时间里,若没有人出得更高,这一尊鼎炉就归他所有。

    便在这时,婴涛身后传来一个嘲讽的声音:“居然又买了一个鼎炉,之前那么破旧,现在居然选不一样的规格,婴二公子真是慧眼独具。既然这样,那我就帮你加点价格吧。”

    这是洪一帆的声音。

    此刻洪一帆看到了婴涛居然又选了一尊鼎炉,忍不住阴声怪气地叫了出来,然后加了一点点的价格标了上去。

    婴涛是所有人里第一个出价格的,原本他的举措还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但这样一来,其他人不由都摇了摇头,窃窃私语道:“原来是城主府的纨绔二公子!”

    “又来败家了!他的修为又差,品行又差,真是想不通,城主那么正直的人,怎么容忍他如此败坏门风?”

    听到这些话,婴涛整张脸涨得通红,此刻的他,已经到了怒火的边缘,差一点失控了。

    他没想到洪一帆在关键的时刻居然坏他事情。

    “聒噪!”人群里忽然响起了冷冷的声音,赫然是范雪离说出来的。

    这声音直冲着洪一帆而去,有一种振聋发聩之力,竟是肉身四重的特殊功法劲气外放,凝音成力,震荡这洪一帆的耳膜。

    这一刻,洪一帆感觉整个头几乎要炸了,疼痛欲裂!

    原本他的境界也有肉身四重,但却没有想到,对方能做到这种劲风外放之法,甚至能凝音成力,直接攻击,一时间,他整个人浑浑噩噩着,猛地后退了一步。

    然后他涨红着脸,愤怒地盯着范雪离!

    范雪离淡淡地说:“婴二公子乃是少城主,岂容你们在这说三道四不成?”

    声音虽轻,却有振聋发聩之力。

    其他人这才懵了,此刻他们赫然想起,这乃是城主的家务事,而且婴涛终究是二少城主,甚至有一天会继承城主之位也不一定。

    一时间,他们全部噤声。

    而那洪一帆气得面色铁青,但也只敢拿愤怒的目光盯着范雪离,满是恨恨的眼神。

    看到这样,婴涛感觉大爽,感觉一口恶气都出了,然后他标了更多一点的价格,目光斜睨地看着那洪一帆,满是傲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