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二十六章 鬼运术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免费读!

    让情绪兴奋的母亲与妹妹去休息后,范雪离盘膝坐在床上,不断调息着,任由淡薄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身上。

    他内心有着一种危机感。

    仅仅施展一次三昧真火,足足晕迷了三日时间,黑暗王座如今乃是鬼魂之身,根本无法搬动他,若非城主女儿婴然救了他,只怕他现在很可能已经在范府的天刑台上。

    自己刚得到宿命金光,却被范族如此对待,背后没有大夫人的推动,谁信?

    而如今,在如今长云城满城戒备的情况下,自己还要守护母亲与妹妹,如何能与范府对抗?

    长云城的武道神君范际飞!以及范族的大夫人!

    “当前之计,就是尽快变得强大,摆脱施展三昧真火后出现的昏迷状态,同时还要把黑暗神座凝出新的肉身来!”

    范雪离知道藏在城主府并不是长久之计,若是身份被发现,范府前来要人,城主府是很难阻挡的,所以他有着强烈的紧迫感。

    想到这里,范雪离沉声对窗户边的黑暗王座魂魄问道:“三日已过,那大鼋精可曾前来送草药?”他与那大鼋精有过三日之约,若是能得到大鼋精送的那些淬体丹药,自己的境界便能稳固下来,甚至更上一层。

    黑暗王座魂魄恭声说:“我昨日已见过那大鼋精,命令他今日子时前来此地。”

    这些日子里,他原本还担心自己遇人不淑,但看到刚才范雪离对母亲与妹妹真情流露,不由庆幸不已。能孝顺之人,心性就不会坏到哪里去。

    如今他已经与范雪离一荣俱荣,是不可能背叛的。

    “很好。”范雪离看了看天色,已经接近子时,当下披了衣衫起来,径自走到庭园里。

    他极为期待那大鼋精能给他带来什么惊喜。

    ********************

    几乎在范雪离走到庭园里的时候,远处趴在那里的婴涛不由眉头一轩,手上一动,一道鬼影慢慢出现在面前。

    之前在房间里他只听到“天灵穴”后,还真以为范雪离是大医师,但走了出来,却不由大怒。

    因为范雪离继天灵之后说的中汇穴、九转穴,他甚至听都没有听过。

    一个胡说八道的卑劣家伙!

    他内心愤怒之极,几乎想要马上找范雪离算账。

    所以这一刻,他用手印施展出了鬼运术!

    一个月前,他无意里修炼了术法,赫然发现自己有鬼运术的天赋。

    所谓鬼运术,是专门驯养一只特殊的小鬼,可以利用月光之力壮大,在凝练肉身前有五境,分为显形、搬运、强体、日行、驱物,而他在短时间里已经达到第一境显形,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那小鬼受了婴涛的命令,当下一摇一摆地向范雪离走去,黑暗里,能看到一道黑影闪过,虽然速度不快,但越来越接近范雪离。

    婴涛这时嘴角满是嘲讽的笑容,只要等小鬼到了范雪离跟前,再动用显形,绝对可以将这个废材给吓得魂飞魄散。

    这些年来,若不是他姐姐婴然暗中相帮,只怕他在城主府里已经闯出了无数祸事,早就被驱逐出去。

    所以对他来说,范雪离横空出世,被大姐给带回闺房养伤,触碰到了他的底限!

    他绝对不能让婴然受半点蒙骗。

    只是便在这小鬼就要到范雪离身后一丈的距离时,那小鬼忽然如同触电般地怔住了,就那样呆立在原地,连动也不敢动,甚至身体都在拼命地颤抖。

    不要说显形吓唬范雪离,甚至连后退一步,也变得战战兢兢了。

    婴涛大惑不解,此刻他连续施展了自己的术法,却发现那小鬼身上传来一种恐惧的念头回馈过来。

    这种恐惧的念头,是如此地深,甚至让他整个面色都变得苍白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婴涛再也忍不住了,忍住内心的恐惧与不安,向那边抬起了头,然后他看到了一幅让他失神震惊的景象。

    此刻在他的面前,他赫然看到三个精怪,正恭恭敬敬地站在范雪离面前。

    有蟒精、虎精,甚至还有恐怖的大鼋精。

    这些精怪的境界,到了让他仰视的地步,甚至只要对他轻轻挥手,就可以灭杀他的小鬼于无形。

    要知道这些精怪,早就过了那五境,甚至超过凝练肉身的地步,而且凝练的肉身气血强大,很有可能已经修炼上百年!

    修炼上百年的精怪,想想都觉得可怕。

    而这些恐怖的精怪,居然对范雪离恭恭敬敬,甚至还把许多的宝物、药草递给范雪离。

    范雪离俨然是这些精怪的首领!

    婴涛震惊了,难道范雪离是一只披了人皮的精怪王?或者是这些精怪里的少主?

    对方到城主府里来,究竟要做什么事?

    他脸上一阵煞白,涌起了绝望的感觉。

    此刻他想要偷偷摸摸地溜走,赶紧去禀报城主父亲,但这瞬间,他赫然发现不仅小鬼被震慑在原地无法动弹,而自己的身体也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压迫到窒息。

    他看到远处的范雪离目光微微向这边瞥了一眼,又径自对那些精怪说了什么,那些精怪当下唯唯诺诺,甚至那大鼋精还把放置草药药娄的铁勾递给了范雪离。

    那铁勾精光闪闪,杀意十足!

    婴涛敢肯定,范雪离绝对注意到了他,甚至还准备要用这铁勾来取了他的心脏来吃!

    他身体冰冷透骨。

    便在这时,他听到了那大鼋精带着杀机说:“范大师,那边有一个凡人在偷窥,要不要我等把他抓过来?”

    那满溢的杀意,汹涌澎湃。

    听到这里,婴涛彻底绝望了。

    但在这时,他却看到了范雪离摆了摆手说:“不必了,你们去吧。”

    那三只精怪这才闪烁而去,而随着他们离去后,刚才那种震慑之力便消失了,婴涛发现自己也恢复了行动能力。

    这一刻,婴涛有一种绝境逢生的感觉。

    就在他正想要落荒而逃的时候,他正发现范雪离一步步向他走来,而几乎同时,范雪离身边有一只魂魄,在他们面前现形了。

    那是一尊藏在黑暗里的魂魄,全身气息凛然,霸气十足,似乎只要轻轻一动,就可以碾压他身边的小鬼。

    这一刻,婴涛面色满是惊惧。这样的一个精怪王,被自己看穿了真面目,会不会杀了自己?

    他的牙齿上下在打着寒颤。

    范雪离显然看出对方的惊惧来,不过他在意的倒是对方身边的小鬼,这等驯鬼之法,倒是有取之处。

    不过当仔细凝视着那小鬼身上的气息,范雪离不由摇了摇头,这小鬼用的吸取月光之法固然不错,长久下来,日积月累迟早能凝练人身,但却需要数十年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看到范雪离摇头的样子,婴涛的面色非常难看。他仿佛感觉自己就好像被生剥的一只虾一般,被范雪离来回盯着,似乎考虑是红烧还是糖醋。总不会是想吃了自己吧?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范雪离问他:“二公子,你可知你姐姐为什么会救我?”

    他更是背上满是汗水,因为他此刻想到了范雪离会不会是想要对他姐姐下手?

    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他挣扎着,抵死不从,然后声音僵硬地说:“你问我也没用。”

    哪怕死,也不会让对方得逞的。

    看到对方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范雪离不由心下微微点了点头,这二公子固然纨绔,但总算有点胆色。

    而且看起来,这二公子并不知道他姐姐带自己回来的原因所在。真不知自己与他姐姐非亲非故,对方为什么要如此帮他?

    心思顿了顿,范雪离这才问道:“你可知长山城哪里有出售炼丹的上等鼎炉?”原来他想起如今刚得到众多淬体丹药,若是配合鼎炉,炼制出淬体丹的效果自然更佳。而若要炼出他所需要的淬体丹,绝对要顶级的鼎炉不可。

    这婴涛既然是二少城主,对长山城必极为熟悉。

    “东城珍药阁的秘地就有。”婴涛毫不迟疑地说了出来,生怕说慢了一拍。

    东城珍药阁乃是长山城里的炼药盛地,里面有着许多的炼药师经常在进行交流,里面藏宝无数,自然也有最强的鼎炉,不过想要进这珍药阁秘地,至少要有不凡的身份。

    “若你明天能带我前去,我就不怪你动用小鬼之罪,到时候你表现不错的话,我会考虑治好你身上的隐疾。”范雪离淡淡地说着,想要治疗婴涛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投足之事尔。

    “真的?”这一刻,婴涛磕磕碰碰地说着,内心满是惊喜,对方不仅不杀他,甚至还会帮他治疗隐疾?

    此刻的他,已经看出范雪离的身份背景极强,说出来的那些穴道只怕是真的,而自己孤陋寡闻,这才误解了。

    “怎么,你怀疑我?”范雪离淡淡地哼了一声,目光凝视在刚才从大鼋精拿过来的那铁钩上。

    那铁钩锋利无比,在夜色中闪着寒光。

    “不敢不敢!”婴涛吓得魂飞魄散,此刻他已经看出范雪离气度非凡,有着上位者的气息,更是不敢有任何违抗。

    “那你去吧,明日清晨便来找我。”范雪离挥了挥手,对婴涛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把心神停留在那铁钩上。

    刚才那大鼋精用这铁钩来钩药篓,却又怎么知道,这看起来普通的铁钩,其价值就超过那药篓里所有药草?

    “是……”婴涛唯唯诺诺地说着,如释重负地退了出去。

    就这样,诚惶诚恐地回到了住所,他感觉自己背上全是冷汗,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

    挥退侍卫,此刻的他内心面临着两难的选择。父亲与大姐明日才会回来,他要不要提早禀报此事?

    看对方样子,似乎没有怪罪他的意思,甚至还真有可能治好自己的病!

    而若是自己惹怒了范雪离,只怕这个机会就再也没有了。

    婴涛知道自己在城主父亲的眼里观感极差,远不如大哥,不要说继承权了,甚至连普通的军务都不会给他,但若是他能破开修行的瓶颈的话,会不会是一个改变?

    但他同时又产生了一丝疑虑,那范雪离乃是精怪之身,会不会范雪离说的那些穴道,与人的身体不一样?若是那样的话,自己的隐疾根本不可能治好。

    辗转反侧之间,他一夜未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