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十二章 黑暗神座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免费读!

    长山城,时值寒冬腊月,冰雪纷飞,极为寒冷,甚至能见到许多受冻的乞丐瑟瑟发抖着,躲在墙角。

    看他们衣衫褴褛的样子,只怕很难熬过这个寒冬。

    范雪离慢慢踩在雪地上,目光凝视过这些乞丐,忽然轻轻地叹息一声。

    千年前,他的父王胸怀天下,甚至有“愿天下人共寒”的誓愿,在当时被无数人尊崇。

    所谓共寒,不是一起贫寒,而是让天下人摆脱贫寒。

    只可惜父王已逝。

    范雪离的目光里闪烁出一丝清光,自己一定尽力变得强大,从而剑指清夕,重振当年父皇风采。

    而这一切,就从这一次的旭日祭炼大会开始!

    昨夜他盘膝调息,那青玉扇坠里的螭龙气息,对他恢复极快,也让他体会到银器的强大之处。

    他一路走过,距离太一阁越来越近。

    太一阁乃是旭日祭炼大会举办之地,也是长山城最为庄重肃穆的地方,乃是一处连天狮、接地龙之势,是长山城的修炼圣地,凡是祭天礼仪,或者是祭炼大会,都会在太一阁举办。

    只是这时,范雪离却忽然顿足,目光一寒,盯向街道的远处。

    “让开!”

    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声音里极尽嚣张,傲气十足。

    却见三四头烈马呼啸而过,首马的青年头戴着狮子盔,全身铁叶铠甲,手里持着钢枪,杀气腾腾。

    路上不多的行人惊吓得闪避,但一时间,脚下打滑,许多人甚至摔倒在地。

    看到这一幕,那青年肆无忌惮狂声大笑。

    此人正是范氏家族的三公子范荫文,是范雪离的三哥。而他的身后便是他的贴身侍卫,全身精甲干练,显然都是死士。

    范荫文乃是二夫人之子,排名第三,却自持极高,认为自己乃是范氏家族里最杰出的俊杰,平时顽劣之极,经常以羞辱别人为乐,但因为有大量的资源培养,境界很早就到了肉身第四境练筋,在家族年轻一代里仅次于大公子。

    这瞬间,他早就瞧见了在远处一袭寒衣的范雪离,不由露出一抹嘲笑之色。

    对方不过是小妾之子,身份低微,境界又低,修炼这么久才不过肉身二境,这种人,怎么配是范氏子弟?怎么有资格与自己竞争?

    更何况,连那天悟剑都到了自己手里,范雪离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说不定还是这次祭炼大会最垫底的。

    他忍不住高声嘲讽说:“七弟,要不要我让身边的侍卫借一匹马给你?看你的样子,冷得东倒西歪,不要连太一阁都到不了,就晕过去了!”

    原本以范氏家族的养气修身之道,他这样说绝对是犯了戒条,但他此刻新得到天悟剑,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时忘乎所以。

    范雪离却是冷冷地盯着对方,目光里射出一丝寒意来。这三公子以前多番羞辱他,极为垂涎那天悟剑,只怕这次大管家与对方脱不了关系。

    他看出对方的身上肉身松垮,显然肉身淬练并不到家,虽然境界乃是肉身四境,但却有着许多破绽,想要击败对方,并不困难。

    但范雪离却微微垂下了眼帘,闭目不语。对他来说,眼前的范荫文并不值得重视。更何况范氏家族禁止兄弟倪墙,哪怕在外面私下打斗都算是犯了律法。

    看到范雪离似乎退缩了,范荫文的嘴角的嘲笑之色更浓,然后他嘿嘿一笑,得意地重重一拍他身前的烈马。

    马匹受惊,高高扬蹄,向前狂奔,却是几乎要踩中卧在旁边的一个乞丐。

    这个乞丐已经冻得晕过去,双足蜷曲不能伸直,旁边还有几个肘印,显然走路是用肘来代替腿,撑地而行。

    这一刻,范荫文哈哈大笑,若是把这乞丐踩死,更等于是给范雪离下马威。

    范雪离目光冰寒,黑炎闪烁,这瞬间他手指一动,一道劲风呼啸而出!

    力量如同龙虎扑出,凛然无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击中了数丈外的马蹄!

    砰!

    那烈马被巨大的劲风击中马蹄,猛地嘶叫一声,重心向后,整匹马翻滚落下,以一种巨大的冲击力呼啸而去,顺着乞丐的边缘飞了出去!

    范荫文被强大的分震之力震得气血不稳,在空中勉强翻了两个身子,这才踉跄倒地,但一口血几乎喷了出来。

    他气得恼羞成怒,没有想到这马这么不中用,连站都站不稳,猛地重重一脚把那受伤的马踢了一下。

    烈马惨叫一声,当场倒毙。

    他并没有怀疑到是范雪离动手,毕竟这一击,至少需要肉身三境才能施展出来的。

    而他怒火未消,甚至把目光盯向卧在地上的那乞丐,目光里凶意闪烁。

    便在这时,范雪离忽然高声喝道:“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意图踩伤行人,已是犯了长山城律法,三哥还当众**生灵,可敢与我去长山城城府走一趟?”

    范氏族规严厉,但长山城律法更严厉!

    范雪离这一喝,几乎等于断了他的后路。

    范荫文不由面色大变,气息一滞,气得全身发抖,却无可奈何,他恼怒地盯了范雪离一眼,不怒反笑说:“我训诫自己的马,关你何事?有本事,祭炼大会上见真章!”

    他跨上另外一匹马,扬鞭而去,鞭子抽得那匹马背上连续几道血印。

    范雪离看到那范荫文的行为,眼里不由有一丝寒意。

    然后他走到那乞丐面前,把一块二两的碎银放在乞丐怀里,这才继续前行。

    一直到范雪离走远,那乞丐这才微微张开眼睛,凝视着范雪离的背影,目光里有一种难以想象的复杂。

    他用手肘撑着,向前边爬去,想要去河边喝水。

    这时,乞丐不远处的一个孩子在痛哭流涕,声嘶力竭着,喃喃自语:“母亲,对不起!是我不好,把银子弄丢了!”

    孩子哭了许久,身体慢慢虚脱了,双眼无神,就要向河里跳去。

    这时,乞丐艰难地伸出手,拉住了孩子的脚,然后他把那块碎银子递过去,说:“拿着。”

    他并不在意这碎银子。

    孩子拿着银子在手,欣喜若狂,要把乞丐扶起,请他到家里去。

    乞丐摇了摇头,说:“我身体残废,是上天的惩罚,违背了将会有大祸。”他说的时候,目光深邃,似乎藏着某种天大的隐秘。

    孩子疑惑不解,终于远去了。

    不多久后,忽然有一个醉酒的人踉踉跄跄地走了过来,摔倒在地,刚好砸在乞丐的腿上。

    乞丐痛不可忍,叫出声来,但几乎同时,他发现自己的腿已经能伸直,原本圈住腿的一个黑色印圈赫然不见了。

    乞丐不可思议地看向天:“十年黑暗封印,终是解脱了。本座居然有重生的这一日。范际飞,你等着!”

    这瞬间,他全身气息浩荡,所向无匹。

    范际飞,正是范氏家族的族长,长山城的武道神君,范雪离的父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