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十章 潜龙于野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免费读!

    “万火印?天啊!”香奴此刻整个人几乎都要炸了起来,内心疯狂如同狂涛汹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而方师刚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一直在颤抖着。

    眼前这人,施展的是炼药手法里传世的万火印,此印复杂晦涩,但可以集万火于一身,不仅可以用来炼药,甚至还可以用来防身,乃是无数炼药师梦寐以求的。

    而且此印修行极难,至少要炼药大师的水准,还要机缘巧合下才能修炼成功!

    种种的一切,都表示,眼前这少年,已经是可以与他比肩的炼药大师!

    如此年轻的炼药大师!

    掌握万火印的炼药大师!

    这一刻,他哪怕再不敢相信,也终于被眼前的一切震慑了。最后,他终于以一种平等的目光看着范雪离,回忆起范雪离之前说的那些话,也终于明白,原来范雪离并不是狂妄,而是平等地地位在与他探讨。

    他不由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自己倚老卖老,却不知天外有天。眼前少年如此年轻就有如此境界,只怕潜力无限,风云一起便成龙,未来成就绝对远强于他!

    而这时,香奴面色失神,脑海里仿佛完全抽空一般。

    这少年居然是与方师身份堪匹敌的炼药大师!

    比起来,自己的那萤火之光,居然还曾如此质疑这样一位炼药大师!

    想起之前范雪离那淡然的样子,她这才明白对方的底气所在。

    但越是这样,越让她感觉到震撼!这么年轻的一位炼药大师,是怎么修炼出来的?他的师门会是什么?

    想到这里,她忽然背上出了一阵冷汗,自己之前一直对他出言不逊,这是何等之罪?

    此刻,明娜脸上则露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她早就觉得这范公子有古怪,对方渊博的知识让她深深感觉到对方的不凡,但却没有想到深藏不露到这般地步。

    想到刚才那璀璨的手印,不离草的神光,她的嘴角却泛起无比欣慰的表情。

    这样一来,这位范公子的母亲,必然能丹成病除吧!

    在众人的注视下,范雪离手间光芒闪烁着,那不离草集合众药草,慢慢融成了一颗丹药。

    然后他把丹药放进了母亲的嘴里。

    他注意到刚才别人的那些表情,但并不在意,对于他来说,治疗母亲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母亲,他宁愿不惜一切代价。

    此刻,那方师面色慎重,退出了房间去,走到庭园外,在外面站立,静静守候着。

    他内心有着无数疑问想要问范雪离。

    范雪离此时则专心地用气息抵在母亲的背后,替母亲维持着心脉。

    过了一会儿,母亲终于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范雪离在一边帮她调息,不由迟疑地说:“离儿?”

    仿佛做了一场大梦一般,梦里经历了无数的生死。

    “娘,您醒来了?”看到母亲面色红润,范雪离这才收了手,松了一口气。

    而随着凝魂丹药效的发作,母亲体内的气息浩瀚流动,甚至在身体表面上形成一种强大的保护,清心健体,以后很难被病魔所侵袭。

    不过他知道母亲大病初愈,不适合多说话,当下轻轻地说:“娘,您先好生休养。”只是说完后,他忽然发现母亲脸上竟有两行泪水落下,不由一惊:“娘,您怎么了?”

    “这些日子,娘虽然躺在床上,可是意识却陆陆续续清醒着……这些日子,让你与钰儿受苦受累了……”母亲潸然泪下,想要去拉范雪离的手,却身体虚脱动弹不得,支撑了几次,这才把范雪离的手攥在手里。

    她知道天悟剑之事,知道小钰割肉燃灯之事,内心感动莫明,却又何等的不忍。

    “娘,您不是一直教我,福祸在天,但无论什么祸,我们都要尽力守护住身边的人吗?”范雪离认真地说着:“如今我已经成长了,已经突破到肉身第三境,拥有属于自己的力量,明日可以去参加祭炼大会,夺回我们曾失去的一切。”

    他知道祭炼大会是母亲的痛。一年前,母亲便是在祭炼大会上被那大夫人羞辱,骂得吐血,最后生了一场重病,一病不起的。

    母亲曾多么渴望自己在祭炼大会上夺得第一,被父亲重视,从而成为九霄之龙,跃然天地之间。

    “祭炼大会?”这一刻,母亲忽然面色大变。

    她面色凝重,欲言又止,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最后终于还是说了出来:“明日的祭炼大会,你千万要小心他。”

    范雪离一怔,他很少见到母亲露出如此复杂的表情,忍不住问道:“小心谁?”

    “你父亲。”母亲一字一顿地说完,仿佛因为这句话,把她全身的力量都抽空了。

    “父亲?为什么?”范雪离面色一惊,他听出了母亲对父亲深深的戒备之意,就仿佛父亲带着一种杀意一般。

    在他印象里,父亲虽然冷漠,却不至于虎毒食子。

    母亲摇摇头,脸上有一丝痛苦的神色说:“你明日务必要小心。无论怎么样,你要记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她紧紧捏着范雪离的手,又是激动又是悲伤,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已咳嗽连连。

    范雪离扶着她躺下,不一会儿,她好像卸去了一个千斤的重担一般,沉沉睡去了。

    而范雪离的脑海里满是疑惑。

    但他的目光马上坚定起来,无论怎么样,明日一见他印象里的这位父亲,一切就能见分晓了。

    然后他走出门去。

    门外,赫然是方师,明娜以及一副恭恭敬敬样子的香奴。

    ********************

    范雪离还没有说话,却是那小狐狸忽然一溜烟地一窜,跳到了范雪离的怀里。

    它脸上有一种喜不自禁的表情,目光里满是炙热,忍不住摸了摸范雪离的手,又摸了摸范雪离的胸,似乎想要知道范雪离究竟是怎么修炼成炼药大师的。

    被这么一只可爱的小狐狸上下其手,范雪离也不由晕了,不过想及刚才危境里,小狐狸自动要剖心取血的样子,他心下一阵温暖,不由轻轻地抚摸在小狐狸的绒毛上。

    看到范雪离对小狐狸的态度,方师更是明白其中的缘故,心下惭愧不已,原来自己先入为主,误会了对方。

    而旁边的明娜与香奴则是一脸拘谨,尤其是那香奴,内心满是后怕。

    如此年轻的炼药大师,居然潜龙于野!

    这等身份,只怕她们圣王也要对范雪离毕恭毕敬,而自己却对范雪离冷嘲热讽。

    范雪离此刻对明娜微微一笑:“明娜公主,你天性纯良,一路跟踪过来,只怕是知道我母亲失魂一事,想要暗中帮助,多谢你了。”

    一个炼药宗师的感激,一语即出,日后必会有浩大的恩情回馈。对明娜,乃至对小圣宫都有着巨大的裨益。

    听到这里,甚至连方师都向明娜侧目而望,不由心头一动,高看了几眼。

    明娜却是认真地对范雪离行礼说:“范大师,您之前已经告诉我治疗母后的药方,已经是最大的恩情了,明娜并不奢求其他。”

    她口中所说,便是心里所想,而且脸上满是尊敬之色。

    范雪离不由微微一笑,对方既然没有认出自己炼药宗师的身份,只以为他是炼药大师,使得他心下一松。

    如今他身负千年奇怨,在自己实力强大之前,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然后他微微一笑,转头对方师说:“方前辈气量与天高,之前误以为我掳走了小狐狸,还能为我母亲救治,这般恩情,范某感激不尽。”

    对方之前尽心尽力,一饮一啄,他自然记得这份恩情。

    方师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如此豁达和重情,面上不由一喜,然后含笑说:“炼药一道,达者为师,学无先后,我痴长几岁,你我师兄弟相称如何?不知范师弟师出何门?”

    这不仅是他的疑问,也是明娜等人内心疑惑的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