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八章 割肉燃灯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免费读!

    范雪离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住所。

    推开了门,范雪离发现母亲一脸安宁地躺在床头,虽然晕迷,却面色平静。相反,旁边的小钰却是一脸疲倦萎靡,似乎是透支的样子。

    他不由问小钰:“小钰,你怎么了?”

    怎么母亲没事,反倒是小钰面色苍白之极,而且似乎身上有一种烤焦的气息?

    小钰摇摇头,强撑着笑容说:“哥,我没事,只是娘一直没有醒过来……”她看向母亲,眼里满是担心。

    “母亲的魂魄受伤了,不过我有办法能治好,你放心。”范雪离轻轻地说着,便走到外面的房间,想要开始炼药。

    手里的不离草,闪烁着幽香透彻的气息,有一种不即不离的暖香之意。

    便在这时,他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轻呼,声音很急促,却有一种凄然痛楚之意。

    是小钰的声音。

    范雪离心头一惊,猛地冲进了房间里。

    这一刻,他赫然看到,小钰正点着炉火,而在她的手臂上,血肉淋漓,已割下了一片肉来,放在灯里燃烧。

    小钰则强忍痛楚,在不断地祈祷着。

    居然是割肉燃灯!怪不得小钰身上有烤焦的气息。

    古时有舍身饲虎之事,两位王子游赏山谷,见到一虎生下七子,七日未得饮食,羸弱将死。大王子认为饿虎饥饿所逼,必吃其子。而二王子寻思,众生只是爱恋自己的身体,唯有大智大悲之人,才能利他济物而舍身忘死。然后他到了饿虎身边,脱去衣服,委身而卧。

    那饿虎慑于王子的壮举,呆立原地不动,王子以为饿虎虚弱无力,便用竹刺将自己脖颈刺出血来,饿虎这才将王子血肉全部吞噬。几乎同时,诸天雨花,大地震动,王子因而成圣。

    而割肉燃灯与舍身饲虎一般,舍己救人,被许多人所传颂。

    但同样,也有许多人认为这是一种愚昧、被欺哄的办法,从来不曾见效。

    此刻在小院里的一棵树上,明娜和香奴正站立着,见到这一幕,满是震惊。

    香奴诧异地:“公主,他的妹妹疯了吗?这种方式,根本不可能有效果。”她根本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

    明娜摇摇头,凝重地说:“我觉得她是知道这一点的。”她面上已经动容。

    “啊?那她为什么还这么做?”香奴满是失神与不解。

    明娜却不说话,只是深深地凝视着那小钰,目光里闪烁着炙热的气息。

    此刻,小钰身体虚弱,躺在范雪离怀里,轻轻地说:“哥,我撑得住。”

    只是说到这里,她慢慢晕迷了过去。

    范雪离心如刀割,然后他把小钰轻轻地放在旁边的床上,忽然心下一酸。

    她并不是愚昧,她是在尽她所能。据说因为愚笨才真诚,反而有那么一丝希望感动鬼神。

    这样的妹妹,何等的伟大。

    此刻范雪离的目光凝重,他肩负着妹妹的使命,一定要最快的速度把不离草给炼制出神魂丹出来。

    就在这时,之前的那小狐狸忽然跳到范雪离的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它手里已经拿着一把匕首,指着它自己的心口,目光向范雪离示意着。

    它显然也被小钰所感动了,所以这一刻,它希望范雪离能取出它的心头血,来治疗范雪离母亲。

    范雪离摇了摇头,九灵狐之血固然珍贵,可是神魂若失,九灵狐之血也只能起到延缓的作用。妹妹已经如此,他怎么忍心其他生灵再受到伤害。

    便在这时,门忽然开了。

    一位慈祥的老儒者,手里执着发出袅袅气息的墨香,走了进来。

    他行走无声,整个人气质非凡,似乎有着强大的力量,有着俯视周围的气息。

    他目光在狐狸手上的匕首上停留了一下,这才转到范雪离脸上说,冷冷地说:“一己私欲,却要取灵狐的精血,可悲可叹!”

    他一路跟踪狐狸到此,发现范雪离要取狐狸心头血的样子,已是生起了怒意。这狐狸乃是他最宠爱的生灵,怎么容许别人伤害?

    这时,那狐狸支支吾吾,似乎见了这儒者极为惧怕,躲到范雪离身后去了。

    范雪离面色一冷,说:“阁下什么人?”他身上杀气闪烁着,对方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态度已经引得他内心的一丝怒火。更何况救治母亲当前,怎容被其他人阻挡?

    老儒者淡淡地说:“你称呼我方大师即可。卢溪原本是我的仆人,偷盗了我一本残缺的阵法,行伤天害理之事,你母亲一事,原本是我的过失,我自然会治疗她。而你要取狐狸心头血的事,我回头再和你算账。”他向来受尽尊崇,所以此刻说话之间,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息,哪怕说的是自己的过失,却如若等闲。

    然后他把手里的墨香高高举起,里面墨香袅袅,很快就注入到躺在床上的范雪离母亲身上。

    整个房间,似乎温暖了许多。

    这一刻,注意到这儒者,那树上的明娜与香奴满脸讶然!

    而同时,她们脸上露出了无限的惊喜来。

    居然是方师!

    这可是一位炼药大师!

    哪怕她们小圣宫的圣王,也对这方师恭敬有加,她们小圣宫几次邀请对方治疗母后,却一直没有找到对方的踪迹,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在这里。

    而明娜不过才初品炼药师,距离这方师境界是天差地别。

    此刻这方师手里的那墨香,更是一种独特的药方,价值连城!

    一旦他出手,几乎是药到病除,绝无后患。

    “前辈要治疗我母亲,却并不得法。这墨香是药性至宝,有安魂作用,但五行属木,而我母亲五行属土,反而被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范雪离忽然出声了,目光里满是凝重。

    他看出对方是真心要救自己母亲,所以怒气为之一敛。但看到对方治疗不得法,忍不住脱口而出。

    他的眼光,自然比对方要高出许多。

    对方能持有这墨香,只怕有炼药大师的水准。但他是炼药宗师,比对方的境界,高出一个境界。

    虽然只差一个字,却是云泥之别。

    普通炼药师耗上三四十年提升炼药手法,只要机缘巧合能独创出药方,终究能成为一代大师,但炼药宗师,则可以开山立派,亘古罕见。

    方师没想到眼前一个小小的少年居然敢质疑他,目光不由变得不善,冷冷地说:“你不信我?”

    炼药大师的地位,高不可攀,常人根本无法想象。一言定生死,谁敢辱之?

    他猛地吐气发声,如同响雷劈过,天空上的天地星辰瞬间射下无数星光,将他全身包围,融入一个七星八卦阵法之中,涛涛星辰之光,与那墨香融合起来,光芒万丈!

    而这些光芒尽数地渗透进范雪离母亲的身体里。

    天地之间,仿佛沐浴在无数的星辰光芒之中,说不出的舒爽!

    此刻,那明娜与香奴头脑里一片空白,死死地看着眼前的场景,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居然是失传的星辰阵法!”

    这一刻,明娜公主固然震惊,但更震惊的却是香奴。她身为初品炼药师,对于这星辰阵法知道得更加深刻,此阵不仅可以清心淬体,甚至还可以召唤鬼神!

    而且此阵有着强大的反噬之力,哪怕是炼药大师,在施展之后一段时间里也会精神不振,等闲不会施展出来的。

    香奴忍不住摇了摇头,这范公子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在这样的一位炼药大师面前大放厥词,他根本就不知道如此施展会带来强大的反噬。

    她此刻目不转睛地看着这星辰阵法的手印,只觉得复杂无比,根本无从学习,真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内心满是膜拜。

    她相信这星辰阵法一出,范雪离母亲之病必然马上痊愈!

    然而眼前的一切却出乎她们的意料,哪怕这样浩瀚的星光之力全部渗透,躺在床上的范雪离母亲却依旧没醒,似乎毫无所觉。

    显然,这星辰阵法与墨香之力,失败了。

    方师的目光闪烁着一丝精光,显然对眼前的场景感觉到愕然。

    他手到擒来的这阵法,怎么会失败?

    要知道他刚才施展出来的星辰阵法,有一种妙若巅峰的感觉,甚至发挥出星辰阵法的全部力量,不应该失败啊?

    此时方师的面色非常难看,他不由摇了摇头,连他出手也没有救回这位女子,只怕当真是回天无力了,他不由叹息一声说:“这位公子,恕老朽无能为力。”

    他的声音也苍老了许多。原本他高高在上,是觉得必然能手到擒来,现在此事因他而起,但他却无能为力,心下便开始觉得愧疚。

    炼药师,做任何事都要无愧于心,否则根本炼不出上佳的灵性丹药来,这是本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