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四章 蛟龙出海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免费读!

    “拼了!”

    范雪离的目光闪烁着坚韧,此刻的他手上赫然施展出一个奇特的手印,仿佛天地星辰都融合其中,甚至有着万朵火焰闪烁。

    以自身为鼎炉,以天地星辰为眼,这手印,是炼药师奉为圣印的万火印!

    范雪离目前的境界不过肉身二境,施展这万火印会带着强大的反噬之力,但范雪离依旧坚持着。

    这是一种意志上的较量。

    时间悄然而逝。

    慢慢到了黄昏。

    范雪离就这样强自支撑着,感觉自己的经脉已经是摇摇欲坠,甚至自己的意识都模糊了。

    若是其他人,只怕早就放弃了。

    然而范雪离依旧在奋斗着,不曾松懈。

    慢慢地,他忽然发现眼前的酒龙之涎有了一丝松懈的痕迹。

    范雪离不由大喜,当下倾力而上,所有的力量猛地冲击而出,渗透进酒龙之涎之中。

    一时间,那酒龙之涎的封禁终于被破,化成香甜的津液,被他吞入体内。

    呼吸之间,满是香气。

    这瞬间,范雪离感觉到自己的肉身仿佛经过脱胎换骨一般,就好像沐浴在最温暖的温水之中,从来没有如此舒泰过。

    所有的经脉全部重新凝聚,而且变得异常地坚韧,比之前强大了一倍之多。

    而后,他一掌击出,骨节里产生了奇特的碎裂之声,在他的身前,五六米的地方,地面的青砖顿时被劈成两半。

    “肉身第三重练骨境大成!”

    范雪离不由一喜,修炼了这么久,终于进入了肉身第三境练骨境。

    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凝向远处,大管家的庄园所在。

    明日便是祭炼大会,而自己想要在祭炼大会上夺得名次,必须得从大管家手里抢回自己的天悟剑。

    大管家,你如此欺凌我母亲,肆意夺走天悟剑的时候,就该知道,你当付出血的代价!

    大丈夫有怒,当含怒一击,如蛟龙出海,无坚不摧!

    天地之生材,乃是补救气数;身握事权,束手而委命,天地何必生我?

    而后,他的身体凌空而飞,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大管家的庄园掠去。

    ********************

    初夜。硕大的庄园,周近有着众多奴仆,满身铁甲,杀气腾腾,只是让人诧异的是,这些奴仆都是张不能言之人。

    人为地被炮制成哑巴,使得他们目光里更带着一丝阴冷之意。

    在庄园的大厅之中,大管家卢溪正在摆弄着七个龟甲,使其成为七星之状,而当中赫然有一个全身雪色的小狐狸被绑着,眼珠转动着,露出哀求之色。

    它似乎拥有灵性,虽然不能说话,却能表达出喜怒哀乐来。

    卢溪取了一把匕首,在自己的手掌里摩擦了一下,嘿嘿冷笑着,对着小狐狸说:“你拥有罕见的九灵血脉,只要取了你的心头血,再用卜卦大阵,就可以凝练出九灵丹,使我的修为水涨船高,到时候连你的老师,也救不了你!”

    这时,小狐狸吓得全身颤栗,想要挣脱,却被那七片龟甲集中的力量封锁了,连动也无法动弹。

    无助、恐慌、绝望的感觉,慢慢涌上小狐狸的心头。

    就在卢溪拿着匕首慢慢走近小狐狸的时候,大厅外匆匆走进来了一个奴仆,然后跪在卢溪面前,比手划脚着,似乎在禀报着什么。

    “嗯?七公子范雪离拜访?”卢溪的目光里忽然露出阴冷之色:“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行。昨日害你不成,今日此地便是你的绝地!带他进来。”

    他大刺刺地坐在大厅的檀木椅上,毫不顾忌那在阵法之中的小狐狸,在他眼里,范雪离不过是一个死人而已,哪怕让范雪离知道这个秘密又如何?

    范雪离跟随着那哑巴仆从进了庄园,这一刻,他感知到周围有一种阴测测的气息,死气腾腾,似乎庄园里有着无数的残魂。

    身为炼药宗师的他,自然知道,这都是惨死之人,死后连灵魂也不得超生,被困在此地,从而产生的死气。

    范雪离很快到了大厅,然后看到了大厅正中,那一脸浮肿、煞气沉沉的卢溪。

    对方看起来年迈衰老,体内气息极为衰弱,只怕是修炼不得法,看来便是通过杀戮人类,得到残魂里的气息来延寿。

    这种手段,极为阴毒。

    便在这时,卢溪阴邪一笑,说:“七公子上门拜访,不知是什么缘故?”

    他已经探知,在范雪离的身后,并没有其他人,当真是遂了他的心意。

    范雪离淡淡地说:“把天悟剑交出来,然后我再把你带回我府邸,向我母亲赔罪。”

    他心性果断,勇猛向前,却并非嗜杀之人,若是敌人存心悔过,依旧会留给对方一条生路。

    卢溪听到这里,纵声大笑,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范雪离:“范七公子,你脑子进水了?居然敢跑到我府邸来耀武扬威?既然这样,我就让你死之前,做一个明白鬼。”

    既然知道范雪离是孤身一人,他自然百无禁忌,早就决定范雪离的死期。

    然后他拍了拍手掌,顿时有十几个全身盔甲的奴仆将范雪离的后路挡住,而其中,赫然有一个祭祀神殿的守卫,昨日赫然是他把范雪离击得晕迷,若非重生,范雪离只怕已经身遭厄运。

    范雪离瞳孔猛地收缩,对卢溪说:“你奉了谁的命令,要置我于死地?”

    他心下已经产生了一丝杀意。

    “我想要杀谁,谁就要死。”卢溪露出傲然的表情,然后施展出一个手印,周围的帘幕自动拉开,能看到庭院外的梨花树上,有着几具血淋淋的尸体,身体分成三四截,还有血液正不断滴落下来,显然刚死不久。

    而在旁边还有几处大酒瓮,里面赫然腌渍着不少人头,目光里都藏有怒意,却有冤而不能伸的样子。

    看到这样,范雪离面色一寒,根本没有想到,对方视人命为草芥,卑劣至此!

    他原本还心存仁慈,但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活着的必要?

    卢溪随后嘿嘿冷笑着:“至于那天悟剑,已经被送到三公子那里,等待明日祭炼大会上大展光芒,你若想要,就去地狱阎王那里拿吧!”

    这瞬间,他全身光芒闪烁着,吐气发声,如同响雷炸开,整个人被一种阴云笼罩,完全包围其中,甚至有无数的厉鬼嗡鸣呼啸,这些厉鬼之中,甚至大部分都是范氏家族的仆人。

    而一阵阴风吹来,他整个人的影子慢慢地变长,扭曲着,显得如此地狰狞。

    这赫然是卜卦阵法的应用,可以将对方完全困在其中,心魂被制,根本无法动弹。之前那小狐狸空有九灵血脉,却被困在其中,便是这样的卜卦阵法。

    这瞬间,大厅里那些仆从的目光瞪得大大的,眼神里满是恐惧,而那小狐狸的目光里满是黯淡。

    他们仿佛都看到了范雪离在阵法里,失去神智被控制的绝望样子。

    然而这瞬间,出乎他们的意料,范雪离却是临危不惧,手法一动,施展了一个手印出来。

    这个手印一转,那些鬼魂围绕着范雪离旋转,却无法接近范雪离半丈距离。

    这是炼药宗师的手印之一,在炼药时用来去邪的,要知道很多的丹药之中,藏有大量的阴邪之力,非这样的手印不可。

    当然,以卢溪的眼界,自然是认不出来的。

    “这是什么手印?”卢溪的目光里露出贪婪之色,显然看出了范雪离的手印非凡,看来范雪离敢独身一人前来,原来是有一些底牌的。

    但范雪离的境界不过是肉身二境,哪怕有这样的底牌,又有什么用?

    卢溪随后嘲笑着说:“若是你把手印告诉我,我就饶你的母亲魂魄。否则……”

    听到这里,范雪离的内心猛地如同烈日爆炸震荡一般,语气冰冷地说:“你对我母亲动手了?”

    怪不得母亲气息恢复,却没有清醒。

    母亲乃是他的逆鳞!

    范雪离是真怒了!

    “不错,她的灵魂极为纯净,我已经夺走她的一魂,如今她昏迷不醒,假以时日,这魂将会成我阵法里的驾驭者,统御众厉鬼!”卢溪的声音里极尽阴狠与得意,显然他是想用这种话语来夺范雪离的心魂,让范雪离失神。

    当别人愤怒而绝望之时,便是最容易乘虚而入之时。

    便在这瞬间,范雪离目光里闪烁出炙热之光,内心无明业火高冲万丈,身体猛地向前一踏,倾全身力量,疯狂呼啸而来。

    “来得好!”卢溪嘿嘿冷笑,全身黑光尽出,身体的骨骼闪烁出黑色光芒,也是劈出一掌。

    他劈出这掌之时,甚至有着骨节错位的声音,这样的力量一旦攻去,哪怕一只猛虎,也要被击伤制服!

    这可不是普通的练骨境,而是练骨大成!

    这乃是他的依仗,而范雪离不过才肉身第二境练膜,这一击之下,必然会胸口破出一个大洞,然后其灵魂甚至被他一掌从心脏处抽出!

    卢溪的目光里满是嘲讽与不屑。哪怕是范家公子,到了他的府邸,也不过是死路一条。

    这一刻,周围的那些仆从对范雪离充满了嗤笑。以范雪离的境界,哪怕再修炼个两三年,也挡不住这样的一击,这位身份尊贵的范七公子,只怕马上要垂死挣扎地求饶救命了。

    (ps:南宫17年重磅筹备的新书终于发布了,希望大家能用力支持,明天开始,每天保证两章,上午八点,下午六点,风雨无阻。联赛票、推荐票,请大家用力地砸过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