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章 清夕女皇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免费读!

    “杀、杀、杀!小姨,我视你如母亲,你为什么要如此囚禁我?”

    范雪离厉吼着,目光如血,如同战斧一般犀利,猛地坐了起来。

    只是这时,他发现自己身上遍体鳞伤,满是血,疼得不由身体一抽。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处祭祀神殿外。

    这里是小千世界大夏国长山城里的祭祀神殿。

    原来那不过是梦境一场,范雪离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那千年前的囚禁生活、每天鞭子加身、万蚁噬身的可怕,哪怕过去如此之久,却历历在目,又怎么会是一个梦?

    一千年前,范雪离原本是三千世界核心太昊国的太子,他天资聪颖,有望成为圣药师,接掌圣帝之位。

    他的小姨清夕夫人,在圣帝四处征战时,曾不止一次救下圣帝和范雪离的性命,但却没有想到,清夕夫人的这一切付出,只是为了夺得圣帝的信任,以及得到范雪离的纯正血脉!

    在圣帝失踪之后,清夕夫人囚禁范雪离,为了修炼至高的功法,她抽干范雪离的全部血液,抽出范雪离的筋骨,把范雪离的四肢斩断,把骨头磨成粉!

    在反复折磨范雪离的时候,她一直吊着范雪离的命。

    最后,她功法大成,接掌了太昊国,以一己之力平定天下,统一了三千世界。

    而在这时,她这才想要对范雪离动手,没想到范雪离忽然消失了!

    当范雪离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重生到了千年之后,名为大夏国的小千世界里,一个同名同姓的少年身上。

    此时,清夕夫人依旧是世界的主宰,是三千世界里的君王。

    “清夕夫人,我绝对不会饶了你!”范雪离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刺入肉中。

    他不甘心!这一世重生,自己一定要夺回原本所有的一切,要知道千年前他父亲失踪的真相,要剑指清夕,让她为自己而战栗惊惧,要报这一切之仇。

    便在这时,范雪离面色微变,因为他想起了现在的身份和处境来。

    他所在的是大夏国长山城的范氏家族。这一世他的母亲是一个小妾,所谓一发妻、二平妻、四小妾,地位非常之低,甚至吃饭的时候,也要像婢女一样站着。所以范雪离才华出众,在家族里却备受欺凌。

    当地县宰曾极为器重他,但好景不长,县宰重病而亡,而其家属流落无法还乡,他念及县宰之赏识,便倾所有财产把县宰的灵柩与家属送回其老家。当地文士极为敬重他,但却惹来了家族大夫人的愤恨。

    家族大夫人有着对权力的把控欲望,曾与县宰交恶,据说县宰重病死去乃是她暗中所为,范雪离帮了县宰,等于打了她的脸,她如何能忍?

    所以家族中人对范雪离百般欺凌,各种刁难。

    在一次家族聚会上,不知怎么,范雪离的母亲却中了毒,连续吐血,最后一病不起。

    明明知道是那家族大夫人下手,却没有证据,范雪离只能独自前来这祭祀神殿来求解毒丹。

    结果那范氏家族大夫人却暗中买通了那神殿守卫,将他殴打至死!

    却没有想到范雪离因此而重生!

    便在这时,范雪离的目光里闪烁着炙热的光芒来:“既然我活着,我一定要守护好我身边的人,而大夫人、暗中伤害我母亲的人,以及清夕夫人,我将成为你们的噩梦!”

    他以最快的速度向家的方向飞奔,哪怕他此刻全身几乎脱力,走路都跌跌撞撞。

    ********************

    范雪离奔向家门的那一瞬间,看到了门口祭祀牌前,正双掌合十祈祷着的妹妹小钰。

    蜂蜜般的肩膀,柔嫩的背部,青色的头发,她仿佛如同神话中的公主一般,虽然脸上有一些黑痣,身体还很稚嫩,却越发惹人怜惜。

    但她脸上流着泪,全身黑不溜秋,双手满是泥土,甚至有被割伤的痕迹,指甲里也都渗满血,显然是去附近的黑泥林挖草药所致。

    “哥……”她半转身看着范雪离,失声大喊:“你一天一夜都没有回来,去哪里了?娘她快不行了……”

    范雪离拉起小钰,抢进竹屋,一边说:“娘怎么样了?”

    只是他马上看到了外屋的地上,满是散落的物品,十分狼藉。

    三个最常用着的有豁口的碗,已经碎成了两半,而母亲时时虔诚翻阅的《礼经》,书页已经彻底被撕碎,像被糟蹋过一般全部散落地掉在房间各个角落。

    “这是怎么回事?”范雪离面色大变。

    家里怎么会如此场景?就好像被强盗所洗劫一空一般。

    小钰低低地啜泣着:“半天前,大管家过来,说有人举报娘这里私藏邪物,结果把家里的一切都翻了,最后还把族长给的一把青器天悟剑给抢走了……”

    “为什么!”范雪离目光里露出一丝杀意,目光森严的可怕。

    大管家正是大夫人之人,却没有想到居然如此蛮横卑劣。

    然后他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母亲,一脸苍白却慈祥着,沉沉入睡。

    只是在母亲的脉上一把,他发现母亲体内的气息如同游蛇般散乱,在体内四下横走,而且似乎有要经脉破损的趋势。

    “阴寒蛇毒!居然是阴寒蛇毒!”范雪离的目光闪烁着冰寒来。

    前世里,他母亲曾受病魔折腾而死,是他心中难以释怀的愧疚,所以他后来万般想要成为圣药师,是因为圣药师可以逆天转命。然而他固然没有成为圣药师,却成为了次一级的炼药宗师,被无数人尊崇。

    所以这一刻,他只一探脉,便知道这乃是绝毒,是用七步毒蛇液在冰雪下埋九十九日,再用其他四种奇毒融合而成,看起来如同普通的寒症,但却是必杀之毒!

    范雪离的目光闪烁出一丝怒意来,但马上深深地转成平静,哪怕是无药可医,却是有法可治。而炼药宗师被无数人景仰,甚至达到生死人、肉白骨的地步,又岂是凡人可以比拟的?

    看到范雪离的表情凝重至极,小钰的身体几乎僵硬起来,就那样失神地等着,手心里满是汗水。

    她看出母亲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了!

    范雪离此刻毫不迟疑,点了烛火,催动功法施展出范氏的烈阳火焰功法,渗透进了母亲的百厥穴。

    别人以为百厥穴不过是普通的穴道,但范雪离却知道,这乃是去邪之穴。而烈阳火焰虽然不强,在范氏家族的功法里乃是最弱,却有着去邪去毒的功效。

    火焰渗透而出,分阴阳,冲进了母亲的体内,猛地让母亲猛地吐出了一口血来,溅满了被褥。

    “怎么会这样?”这一刻,小钰的眼眶全是泪水,人已经接近绝望:“哥,你不要再治疗了,求求你了……”

    谁知,她发现母亲的脸上莫名有了一丝红润,她露出了失神的表情来:“恩?”

    要知道母亲这病用任何丹药都不见效,但范雪离现在居然有如此治疗效果,使得她内心猛地振动起来:哥哥是怎么做到的?

    范雪离继续帮母亲把脉着,一面说:“脉象平稳,毒性渐消,刚才母亲吐出的是淤血。”

    他松了一口气,只要淤血去除,接下来只要调养一段时间,即可慢慢恢复。

    而他的目光也闪烁着一种黑炎般的自信来,若不能用普通功法治疗天下奇毒,他又怎么配称为炼药宗师?

    “真的吗?太好了!”这一瞬间,小钰的脸满是惊喜、兴奋,一直以来的担心终于如释重负,她死死地抓住范雪离的手。

    母亲这病找了附近最好的大夫也束手无策,却没有想到哥哥如此轻而易举!

    范雪离摇头不语,轻轻拍了拍小钰的头:“现在娘的气息平稳了,已经没有大碍了,我得赶去修炼了,有什么事情你去醴泉寺找我。”

    醴泉寺是附近的一处荒僻之寺,几乎没什么人,是范雪离经常修炼的地方。

    他必须要争分夺秒地进行修炼,要为母亲报这个仇,要把大管家夺走的宝物,要把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全部夺回来。

    既然重生了,不仅要守护身边所有的人,而且绝对不能留下半点遗憾。

    然后他走出门去,这一刻,他才觉得有一种浓浓的疲惫涌上身体——奔跑不息回来,已经让他疲惫到极限了。

    看着远处哥哥的身体打了一个趔趄,小钰的眼泪忽然夺眶而出,她虽然不知道哥哥用了何等了不起的治疗方式,但至少知道,哥哥为了母亲已经是殚精竭虑了。

    “哥哥,我会照顾好母亲的。你一定要平安。”

    她双手合掌,闭上双眼虔诚地祈祷着。

    她全然不知道,她祈祷的时候,如同圣女一般,眉心之间,有一道香气闪烁而出,慢慢渗透进母亲的身体里,使得母亲脸上的神情,变得舒缓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