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五百四十章 上古鹰氏

时间:2017-10-16作者:南宫吟

    “很简单,那位佛家的年轻长老,绝对不简单。 w.vo.com”青衣男子目光里射出一道精光来:“若是有机会,我倒想会一会他。只可惜,这一次我们四大宗都只是炮灰,一旦那远古家族出手,甚至是婉家出手,我们不过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罢了。”说到这里,男子的语气也变得极为无奈。

    听到这里,蓝衣女子的情绪也一下子变得低迷了下去。

    这时,佛香山众人把已经簇拥在当,目光怒视着眼前这位紫衣少年,杀意丛生。

    而那紫衣少年见状,更加嚣张,仿佛在故意激怒着佛香山众人,再一次说道:“怎么,佛家已经退化到这般地步,连战也都不敢,那还不如把四宗之首,乖乖地让给我们画宗吧。”

    这话一出,这紫衣少年身的气息忽然变得锋芒齐出!

    众人皆是哑然,这才明白了这紫衣少年的真正目的。

    对方能搭桥使得画宗成为古鹰氏的附庸,绝对不简单,而现在,此人那阴冷的杀机咄咄逼人,已经置佛宗于两难的地步。

    不战,失去四宗之首的地位,佛宗地位一落千丈,而战,姑且不管能不能赢,其结果便是与古鹰氏作对,结果可想而知。

    一时间,佛香山众人面色惨白如雪。

    只是这时,却是传来范雪离的声音:“你的意思,是要战一场?一战定胜负?”

    此刻,范雪离语气从容,从众人之间走出,整个人一副光风霁月的样子,虽然看起来只是少年长老,但气质极不一般。

    “不错。”紫衣少年见是范雪离出手,不由微微一喜,自信这一战必胜,而后更是嚣张跋扈:“若是你输了,今后四宗之首,让我我们画宗,而你们以后见到我后,乖乖地恭敬鞠躬!”

    而后,紫衣少年语气顿了顿说:“看你衣着,只是一个长老身份,而我是副宗主,这样吧,我让你三招如何?”他满是奚落之意,显然这一次是要把佛宗彻底*。

    “让三招?不用了。”范雪离淡淡地说:“其实不过是一招的事情,何必这么麻烦?”

    这瞬间,范雪离的手猛地凌空而出,席卷出无数的光影,大自在境界如龙在天,如鱼在水,猛地轰鸣而出。

    这瞬间,紫衣少年忽然感觉到一种恐怖的力量席卷而来,而后身寒意大冒,背瞬间满是冷汗,仿佛自己已经被眼前的恐怖力量撕成无数的碎片一般。

    紫衣少年猛地身体后退,身体凝成一副画卷,如临大敌,身体飞快倒退。

    嘶!

    只是这时,范雪离的速度更快,在紫衣少年刚做出翻身的动作时,范雪离的手已经触到对方的胸口,猛地用力一击。

    大自在境界,身在天涯,心在世界,追求自由与渴望,灭杀一切的深渊之力。

    杀敌,不受天地拘束,方是自在。

    范雪离把大自在的境界,发挥到一个极限来。

    轰!

    而后,那紫衣少年的胸口猛地炸开,化成了无数的碎片,整个身体更是出现一个大血口,整个人直接肉身死亡,而灵魂更是被范雪离反手一抓,劈成碎片。

    一招,灵肉俱灭!

    而刚才,这紫衣少年还大言不惭,说要让范雪离三招,却没有想到,仅仅下一个瞬间,这位画宗的副宗主,竟这样死了。

    而后,范雪离淡淡一笑,说:“佛宗如今是我所主掌,又岂是这种宵小之辈能冒犯的?”此刻,范雪离的语气好像做了一件最简单、最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径自往前走。

    而他身后的那佛香山众人,身体震惊,但同时涌起了无数的炙热来,甚至内心有一种狂热的情绪几乎要爆炸出来,如此地灿烂。

    那紫衣少年如此可恶,可是终究是画宗副宗主,而且与古鹰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范雪离会出手,而且还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甚至还肆无忌惮地把对方给杀死。

    但越是这样,他们内心越是畅快,对范雪离的眼神满是恭敬。

    而周围众人身体冰冷,那儒、道两宗之人,头脑里也一片空白,看向范雪离的眼神满是不可思议!

    那紫衣少年固然修为低劣,但却因为与古鹰家的关系,而成为画宗副宗主,这般身份,范雪离竟敢杀他,没有任何一丝顾忌!

    之前那青衣男子,原本还想找机会会一会范雪离,此刻已经是面色大变,知道无论是心志、修为,自己都远远落了范雪离下风。

    范雪离这一出手,虽然等于惹怒了古鹰家,但却让其他家族对佛家开始有了畏惧之心。

    最关键的是,范雪离这一出手,如同天马行空,从容淡定,如同泼墨山水画流畅而下,信手掂来,有着深藏不露之息,让人根本看不出范雪离的深浅来。

    这时,青衣男子忍不住把目光向山峰的深处望去。

    他知道,那古鹰家,必然与其他古家族早到了,刚才那紫衣少年的行为,只怕是在古鹰家的指使之下,而范雪离等于折了古鹰家的面子,古鹰家必然会出来,甚至会把在场的佛香山一干人全部诛杀干净来泄恨。而眼前这少年长老敢杀这画宗副宗主,只怕是成竹在胸,不知又是会用怎么样的方式来对待?或者同样也有底牌?

    一时间,青衣男子变得期待起来。

    果然,当青衣男子与其他人都把目光向山峰深处望去的时候,在山峰深处猛地传出来一个冷漠的声音:“好生胆量,居然敢在我古鹰家面前如此嚣张!你们佛尊见了我尚且要恭敬行礼,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一个俊美的男子,脸带着阴邪之意,气质如同高山一般,一步步走了过来,每走一步,整个大地都震荡着。

    而不仅是这男子,在山峰深处,竟是陆续出现了数十道身影,每一道气息都如同利剑,穿刺天地,修为甚至都拥有肉身十重初阶的地步,而且年纪都十分年轻,一看知道是远古家族的真传弟子。

    而这些人,更是站立在远处,戏谑地朝范雪离看来,显然是在看热闹。

    一时间,儒、道两家人,不由面色一变,向周围四散而去,生怕被余波蔓延到。

    眼前这男子,乃是古鹰氏里极为有名的鹰长空,受鹰氏掌教的欣赏,虽然只是一个外门弟子,但却已经被一位长老看,收为关门弟子,假以时日,必然会成为鹰氏新一代的出色人物。

    而且此人生性毒辣,会挑弄事端,谁也不愿意与这样的人打照面。

    而这一刻,那佛香山众人被这样的一尊鹰氏弟子盯着,忍不住紧张起来,面色难看,不过他们想到刚才范雪离出手的风采,忍不住站直了身体,挺立在原地,丝毫不退。

    有这样的范雪离为他们的宗主,他们誓死也会保护好范雪离。

    此刻,面对鹰长空嚣张的态度与语气,范雪离却是云淡风轻,淡淡地说:“古鹰氏名扬天下,我佛尊之前恭敬,是敬畏你们的先人,却不是像你这样修为低微、心志卑劣的人能理解的。”

    对范雪离来说,对方的修为是肉身十重初阶,而且眉头发青,体内气息紊乱,只怕是动用了一些特殊方式这才勉强破境,却留下了极大的后遗症,这样的人,在范雪离的眼里,只能算是修为低微了。

    范雪离这话一出,众人皆是哗然。

    尤其是那古鹰氏人的脸,更是变得铁青起来。

    这鹰长空行为低劣,在鹰氏里是共知的,但被范雪离这样说出来,等于公然地打脸!

    这一刻,那鹰长空顿时变得怒不可遏,几乎恨不得把眼前的范雪离撕成无数的碎片,不过他却猛地沉吸一口气,将杀机收了回来,眼神变得阴狠,向前踏了一步,天地之间,风云变色,冷冷地说:“古鹰氏,岂是你这般人能诋毁的!”

    鹰长空如此怒吼一声,声音震慑云霄,而后继续说:“我如今乃是古鹰氏的真传弟子,能成为真传弟子,不仅需要绝代修为,甚至在心志也要远强于别人。鹰氏的四关五门,难度都如同登天,全部通过后才会成为真传弟子,若是你前去,只怕第一关也通不过吧!你所谓的修为低微,难道不是指你自己吗?”

    说到这里,他整个人猛地如同圣鹰飞翔于天,整个空气都撕裂着,甚至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带着鹰啸长空之意,无坚不摧。

    在这样的压迫之下,周围的那些儒、道家弟子,更是身体冰冷,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鹰氏冲击之力呼啸而来,让他们连续暴退不已。

    而在范雪离身边的一些佛门弟子,甚至嘴角已经溢出血来,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太强了!这鹰长空,竟已经把古鹰氏的这半门神通鹰啸之法,学得炉火纯青!要知道我在肉身十重初阶的时候,根本做不到这一步……看来此人境界,很有可能已经在初阶的瓶颈,随时可能会突破到阶……”人群之,一些古家族人,微微有一些失神地说了出来。

    显然,这鹰长空毕竟还是有一些真材实学。

    这般境界,足见不凡。

    ://..///39/397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