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千二十四章 太昊新军(5)

时间:2018-05-11作者:南宫吟

    随后,他瞬间命令身后的军队,大声说:“给我施展一字长蛇阵,给我斩!”

    此刻,纳兰曼希已经进入了王者战场,但这时,甚至她连位置都没有站稳,而唐良居然已经发动了攻击!

    这于理不合!

    这是竞技场,而不是唐良一言堂的地方,甚至连范雪离都还没有宣布战斗开始!

    但唐良已经顾不得了,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怒火,他已经彻底忍耐不住了。

    众人不由哗然,更为纳兰曼希感觉到不公平。

    众兵都把目光向范雪离望去,希望范雪离能给予公平,只是他们却赫然发现,范雪离只是平静地站着,目光仿佛带着一丝欣赏着的看着纳兰曼希,有着万分的信心一般。

    这般信任着的眼神,以及范雪离脸上那如沐春风着的笑容,让众人不由一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说,范雪离相信纳兰曼希能胜,而且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这一刻,在军队还立足未稳之时,面对敌军的冲击,面对一字长蛇阵,纳兰曼希直接发出了命令,显然已经是成竹在胸:“九转玄阵,齐列!盾军在前,枪兵在后,弓箭兵仰射,骑兵千转,以九转玄宫阵法,乱对方军心,切对方后路!”

    一时间,她的命令一下,她的那些军队以惊人的速度,以纯熟着的手法,直接结成了大阵,而后瞬间挡向了对方的第一波攻击。

    只一下,那唐良着的精兵,动用最强的冲击,动用长枪长戟,发出撕裂空气的声音,破开眼前的一切,刺入了眼前的圆盾军里。

    但哪怕刺出几个缺口,但对方的圆盾军不断进行着变化,竟是直接恢复缺口,变成了完好无损。

    而唐良着的军队,还在疯狂地冲击着,但他们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深入,哪怕动用长蛇摆动,前后两兵反复交错,但依旧无法破开对方的防御。

    对方的防御简直是固若金汤。

    一时间,唐良也发现了这点,面色变得异常难看——这可是他凝聚出来的最强攻击军阵,动用一字长蛇,前后摇摆,一气呵成,专门用来破解这圆盾军的。

    “我不信!一定有什么缘故!”这一刻,唐良毫不迟疑地冲到整个一字长蛇军的最前面,动用他手里长达一丈长的长枪,崩紧后,以劈天之势向前破去!

    “砰!”

    这瞬间,他如愿以偿地把眼前的圆盾军破开,破开一个巨大的缺口来。

    但他却赫然发现,眼前的圆盾军居然没有一丝溃败,只是小小的后退了几步,又是一种九门旋转之道,前面的圆盾军转到面前,然后重新凝成了新的防御阵法来。

    仅仅后退了几步,却仿佛柳暗花明一般,防御之力更强了!

    “该死的家伙!给我破!”

    唐良继续不信邪,疯狂地冲击着,同时呵斥着身后的大军继续冲杀。

    他分明也看到了对方的骑兵已经绕到他的身后,在机动地进行骚扰,但他并不在乎,因为他只要把眼前的圆盾军破开,就可以直取对方的首级,对方的大军核心一破,那些骑兵又算得了什么?

    他前段时间挑选精兵,特意把那些骑兵给排斥了出去,因为在整个战场上,试炼着的空间有限,轻骑兵无法且战且退,起不到机动的作用,他自然弃之不用。

    至于重骑兵,整个军队里还没有这样的装备。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这一击里,甚至把所有的军气凝聚起来,从中融合了他的神禁术,以心头血凝在那长枪上,使得长枪仿佛如同恶魔出世,开始把万千的力量全部吞噬其中。

    死亡吞噬术,这可是一门极为阴暗,但却有着恐怖杀意着的手段!

    “居然是死亡吞噬术,这不是禁术吗?这种禁术,施展出来强大无比,甚至对自身也有巨大的反噬,往往只是在与生死大仇的敌人面前施展,这唐良居然对同僚施展这样的手段,太恶毒了!”周围那些偏将里不乏有眼力高明之辈,瞬间看了出来,眼神里不由涌起一丝愤怒来。

    “吞吞吞!”动用着这死亡吞噬术,唐良的杀意更强,甚至如同狂涛巨浪一般,震荡不停。

    他仿佛看到纳兰曼希绝望着的表情。

    但这一刻,当他这样强大的力量冲击到前面的圆盾军之时,赫然发现,在他的面前,有着一道圣门的光芒闪烁。

    仿佛是可以容纳万象之门,看不出来是什么门,但那门上有着远古印记,有着远古帝皇着的气息。

    仿佛代表着太明,代表着昊天!

    一时间,那死亡吞噬术的力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接被那圣门消耗一空!

    “这不可能!”这一刻,唐良的眼神变得凝住,面色难看至极,他分明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已经施展到极限,但却根本无法撼动对方。

    而且他的力量也被消耗极多,同时那种死亡吞噬术的反噬之力,使得他身体被冲击,有一些摇摇欲坠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一字长蛇阵被对方所克。

    他更没有想过,他动用了军气,又动用了神禁术,竟又被对方挡住了!

    他的手下不是最强的精兵吗?他的实力,不是可以碾压对方这个如同小白脸着的家伙吗?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一时间,他忽然感觉到,他所攻击出去的力量,好像如同势如破竹一般,把眼前的一个圆盾军破开,打出一个巨大的缺口来。

    “原来对方黔驴技穷,已经后续无力了!”他不由大喜过望,连忙动用全部力量进行冲击。

    “砰!”

    但这瞬间,他赫然发现,因为他的临时破开阵法,他一下子与身后的军队被割裂开来,陷入了对方的军阵里,而借用这个时候,眼前的纳兰曼希忽然爆发出更强的力量,一下子穿过他的防御,直接击在他的头上!

    只一下,他整个头部被打得头破血流,昏天暗地,差点晕迷过去。

    这一刻,他忽然涌出了恐怖的念头,满是后怕:“对方是以退为进,明明可以挡住自己的攻击,却故意诱自己深入,把自己与军队割开!”

    与军队分开,就失去了军气的弥补,他的力量甚至只有原先的七成!

    这样的情况下,他更是发现,眼前的纳兰曼希没有迟疑,直接一掌重重地击向他的心口。

    先是头部重击,而后心口被雷霆一般的一击,他猛地吐出一口血来,体内的经脉如同翻江倒海,整个人彻底飞了出去。

    他已经失控了,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甚至感觉到身体冰冷麻布,动弹不得。

    不仅仅是受了重伤,甚至还破了他的经脉,破了他的潜能之力!

    这代表着,他的筋骨尽断,日后再也难以恢复与突破!

    而同时,当他飞落在地上,把他身后的众军砸出一个大坑的时候,眼前的纳兰曼希更是借势催动前面的盾军冲击,弓箭手连射,破开一条血路。

    而那些骑兵,更是以九玄宫阵的手段,不断地进行绞杀,专门破那一字长蛇阵的阵眼,让对方无法汇聚。

    这样的情况下,纳兰曼希可以说把每一个军种的力量施展到极限。

    一时间,失去了统帅着的这支军队,固然是百战之兵,固然还有那些校尉在垂死征战,但军气上被压制,阵法上被气势,主帅的重伤又损了军气,如何能敌?

    只一个回合,他们抵抗了三息,就溃不成军!

    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士兵全部跪地求饶,再也没有一丝军心。

    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他们自诩乃是最强的精兵,甚至不少是范雪离的先锋军的士兵,以五军合一,心想必然能所向无敌,但却没有想到,竟溃败到这样的地步。

    无论是军队的战术、军气都有所不及。

    他们主帅的力量固然没有取得优势,主帅着的军阵被克制,也没有因势而变阵是最大的破绽,从而导致他们的溃败,但最关键的是,他们发现在单兵实力上,他们也远不如眼前的这支军队。

    眼前这支军队的实力,每一个人都有着五重巅峰的力量。

    原本在一个月前,他们还嘲笑对方这样的军队,空有力量而无军势,只是如同散沙一般,但现在,对方的军阵与军势、军气,已经完全不弱于他们。

    可以说,他们败得不冤!

    哪怕再战十次,他们有这样的主帅,注定都会是溃败!

    所以此刻,他们彻底服气了。

    而同时,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

    从一开始那主帅唐良着的嚣张,空口白话,意指第一,自认为无敌,结果在对方翻转指尖之时,一下子逆转乾坤,这等反差,让他们如此不羞愧?

    而同时,在纳兰曼希身后的那些士兵,见到如此轻易地取到大胜,一时间,涌起了无数炙热的感觉来。

    一个月前,他们的确还是散兵,没有军气,不会合作,甚至在半个月前,当纳兰曼希遭到对方的羞辱时,哪怕把对方喝退,他们内心也始终藏着一口怒气,而这口怒气到今天这才得以发泄!

    说不出的畅快!

    但同时,还有一股炙热着的情绪在上涌!

    有将如此,夫复何撼!

    内心炙热着的在燃烧!

    原来这一日,他们已经变得这么强了。

    他们甚至有一种永远追随在纳兰曼希身后,为纳兰曼希而战着的感觉。

    在一个月前的不认识这位希偏将,到因为对方有些像女人而轻视,而到今日,他们彻底臣服了。重生之万界主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