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一千一十三章 狮山天险(1)

时间:2018-05-07作者:南宫吟

    而此刻,包括越秋水等将军也同样认同了范雪离的举动。

    对他们来说,这一战他们虽然取得胜利,但却陷入了一个死局里。一旦回去血兽世界,这南明世界马上就会被对方夺去,便失去了战争的意义,而若是固守此地,与对方陷入持久战,则不利于长远的发展。

    所以尽快征战天狮世界是势在必得之局。

    尤其是对方还没有防备,对他们军队也没有太多的认知,而这个时候,哪怕他们有所防备,也是防备相对松懈的时候!

    而只要把天狮世界攻占下来,把南明帝王灭杀,这样才算是彻底征服了这两个世界,从而可以以这两个世界为基地,征战的更远。

    毕竟这两个世界的资源比血兽世界要多数十倍,而且到时候以天狮世界为基地,进可攻退可守,等于在整个血兽星系里,立足了脚跟!

    而在军备筹备之中,范雪离却没有放弃修炼。

    得到整个南明世界的大量资源,这样的倾国资源,完全被他所主宰,他此刻若想要利用这些资源提升自身的修为,已经是易如反掌。

    甚至他可以轻易地把五重高阶的实力,直接堆到六重巅峰。

    而且这样消耗的资源,根本不消耗国库。

    甚至还可以把整个军队的所有士兵实力,都往上继续提升一大阶。

    这便是战斗所带来的好处,一旦胜利,所带来的收益,是恐怖无双的。

    不过范雪离却并没有这样做。

    如今的他,筹备至尊境,每一个境界都需要用无数心血磨砺才行。

    他之前刚突破到五重高阶不久,原本气血不稳,而经历过这一次与南明帝王的战斗,经历了与整个南明禁卫军厮杀着的情况,这使得他的气息彻底稳固下来。

    甚至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精神,仿佛完全凝成一块洁白无暇的美玉一般,浩瀚而凝聚。

    这样一来,哪怕不动用药草,他也触碰到五重巅峰境界的瓶颈。

    “啊!”

    便在范雪离试探着要动用自身修为去突破五重巅峰的时候,他赫然感觉到,身体的经脉感觉到无穷无尽的痛苦。

    就好像全身撕裂一般。

    原来之前把药龙之珠捏碎后,虽然把其中的气息散给了周围的军士,但大部分的药龙之气却渗透进他的身体里,开始滋养着他的身体,把他的气息变得更加圆润。但这些药龙之气终究乃是外界之物,带着龙气,桀骜不驯,此刻见到范雪离气血不稳,一下子就开始发作了。

    一时间,药龙之气在范雪离的身体里,开始四处喷射,横扫无忌,几乎要把范雪离的经脉全部毁于一旦。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药龙之气赫然发现,范雪离体内的经脉,竟出奇的坚韧,如同圣铁一般,哪怕残破,也能很快地修复。

    这是肉身修炼到了极限的表现,哪怕就是远古帝术的肉身,也未必有范雪离这样的强大。

    当然,这药龙之气并不知道,范雪离修炼着的正是远古帝术,而动用磨砺着的手段,则是三昧真火,再加上重生一世,每一境界都是打下最扎实的基础,这样的情况下,终于到了井喷的时候。

    所以在经脉不住地错乱下,这些药龙之气慢慢地被范雪离的肉身、经脉所吸取,化成身体的一部分。

    固然没有提升范雪离的境界,但却让范雪离的肉身跨越了一个恐怖的境界。

    这样的情况下,范雪离毫无迟滞地突破到了神国五重巅峰,甚至肉身也变得无比的扎实,已经做了进入至尊境的筹备!

    感知到这样,范雪离松了一口气,这才站立了起来,走出军阵。

    此刻,在黎明晨曦之下,在他的面前,数万军队已经齐备,正在进行整军,每一个士兵脸上都有着光芒万丈的朝气,以及战气。

    而这便是属于范雪离现在的军队。

    一时间,范雪离甚至有着气吞万里如虎的感觉。

    而后,他沉声喝道:“整军完毕,出发!”

    没有血祭,没有阵前鼓舞,但仅仅是如此简单的几个字,却激发了所有士兵的那种血战之气。

    他们跟随着大呼着:“出发!出发!出发!”

    他们的声音冲飞了天际。

    此刻的他们,没有强大肉身的修炼,没有最高功法的支持,但他们此刻精神与肉身合一,气血沸腾,甚至自身的战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远超过比他们修为更高的存在。

    这是整个军气带来的,也是范雪离给他们带来的!

    他们甚至知道,这一战将会是他们参战以来,最艰难的一战,但他们毫无畏惧,毫不在乎。

    因为他们相信范雪离会给他们带来最后的胜利。

    而此刻,范雪离在万军之前,很快齐聚众军进入了各处飞船之中。

    军气如此,让他不由极为满足,但此刻当他的目光停留在飞船主舱里那幅关于天狮世界的地图时,他的目光微微凝了起来,变得慎重无比。

    那是天狮世界的险地,呈一尊狮子的形状,其骨骼粗大密实,蹄爪无比的锋利,全身甚至紧缩,仿佛把自身的防御凝到极限,而周围的边缘,甚至有着无数的死亡时空隧道,一旦踏入那些死亡时空隧道,哪怕以范雪离的修为,也只能陨落。

    而唯一的入口,则是天狮的头部。

    但在那里,有着无数的金色符咒之纹路,那赫然是传闻里的“圣狮九绝秘纹!”

    圣狮九绝秘纹,集日月星辰于一体,笼阴阳水火之精华,里面有着无数的时空碎缝,据说里面藏着九绝大阵,连范雪离的父皇,也曾对此阵忌惮不已。

    而九绝大阵加上强大的死亡时空隧道,哪怕就是派普通的军队防御,守住生门,甚至可以抵百万军!

    怪不得天狮世界被誉为天险!

    不过几乎同时,范雪离的眼神里闪烁出灿烂的光芒来。

    哪怕是天险,他也要踏之!

    前世里,父皇经历过无数的凶险,比这九绝大阵的凶险多了数倍,最后也凭借着智慧与力量突围而出,哪怕忌惮,也无法挡住父皇前进的动力。

    而现在,就是真正考验自己的时刻了!

    ********************

    圣狮天峰,乃是整个天狮世界的核心之地,有着无数的飞鹤流云,看起来无比的灿烂,而从龙椅上向外望去,下面山川如画,万里如云,鳞次栉比,整个世界一览山下,尽收眼里。

    “我天狮世界,据天险而守之,哪怕有十倍力量攻击,也未必能破开,这种天险,这才铸就了我天狮世界的美名与这些年的安稳。六千府地,三千城池,每一处都是物资雄厚,天材地宝应有尽有。贤侄既然来了,这次就好好在这边养伤。”

    说这话的人,语气傲然,赫然正是天狮世界的主人天狮王,从容地坐在龙椅之上,淡淡地对眼前的南明圣王说着。

    眼前的南明圣王已身负重伤,狼狈不堪地来到这里,主动恳求天狮王出手,去攻击南明世界,夺回南明世界,却遇到了这样一番说辞。

    一时间,南明圣王不由怒不可遏。

    但此刻,身上的伤势,以及残缺着的护卫,让他猛地清醒,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当初的南明王了。

    而且过去一段时间,他因为天狮王身上修为有残缺,所以经常在对方面前耀武扬威,视对方为无物,而现在,终于遭到了这样的报应。

    这一刻,他的嘴角满是苦涩。

    但他依旧不甘心,说着:“天狮圣王,那血兽世界的统帅,虽然年轻,但修为极高,而且乃是血将,如同杀神一般,以一抵万,这样的人,绝对不可小觑,若是再给对方一段时间发现,他的境界甚至有可能突破到神国八重。”

    此刻,他希望天狮王尽快出军,夺回南明世界,这样他在南明世界的那些资源这才有机会得以保全,他这才有机会东山再起。

    “突破到神国八重?据我所知,对方也不过只是一介少年而已,哪有那么的根基与底蕴。若是他强行突破,只怕天劫也不会放过他。”天狮王哈哈大笑:“贤侄放心,我必会与之一战,夺回整个南明世界。你且去安心休养吧。”

    天狮王说完后,整个身体甚至有一种雄狮般的霸道之意,语气里不容别人有半丝拒绝。

    迟暮之年,但却有着无双的傲然自信之意。

    在这样的情况下,南明帝王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圣狮天峰,眼眸里满是暗淡。

    看得出来,天狮王根本没有为他夺回南明帝国的念头。

    甚至是要借这个机会,故意晾自己一晾。

    而且天狮王据天险而待,若是冒然出军,反而会陷入被动。

    失去天险,智者所不取也。

    一时间,南明帝王内心的不甘情绪越发浓了:“若非自己当初太过大意,怎么会被那竖子所趁?结果那竖子如今占据南明国,大势已成,现在已经更难对付了……”

    想到范雪离那在杀伐之中表现出来的圣战之意来,他不由打了一个寒噤,竟有一种不愿意面对范雪离的感觉,甚至有一种不战而被屈服着的念头来。

    他已经真的被范雪离打怕了,吓怕了。

    他以那样强大的禁卫军,尚且被范雪离打得落花流水,而如今范雪离齐聚众军,如何是他能抵抗的?

    好在天狮世界占有天险,那范雪离哪怕有再强兵力,也攻不过来。

    想到天狮世界的天险,他不由微微放下心来。

    而后,他再想及那天狮王,嘴角不由泛起一丝冷笑来:“什么迟早会与对方一战?明显是没有魄力的表现,这位天狮王太过老迈,迟早我会取而代之!若是什么时候,天狮王被那纳兰真离派人暗杀的话……或许,我可以派人暗中出手……”

    一时间,他的眼眸里杀意十足,此刻的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迅速恢复修为了。

    在这狮山天险面前,范雪离根本不足为惧,而此刻,在一次战败之后,他经过调息,一旦安稳下来,那种毒辣的心性也涌了出来。

    ********************

    天狮天险的狮头所在位置,有着时空黑洞、九绝阵法以及各种铭文脉络在防御着。

    整个空间里,满是危险,而只要派人守住在狮口,足可以做到以一敌千。

    而在这里,则有着天狮世界的常备军团,足足有上万人,几乎是十二时辰从不间断地进行防御。

    此地乃是狮山天险的关键所在,哪怕这么多年一直平安,但这里的士兵也从来不敢有任何懈怠,毕竟在整个血兽世界里,没有永远的朋友,随时可能会遇到突袭,更何况,有可能会遇到一些凶兽冒失地冲击而来。

    尤其是最近整个南明世界被一个少年所夺,这消息传出来后,这狮头所在的时空山脉位置,更增加了数重禁制。

    清晨起来,石国旭打了长长的呵欠,感觉到全身疲倦到极限,但却只能强撑着身子,去换岗。

    一阵阴风吹来,让他皮肤打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穿上盔甲,在盔甲上涂上特殊的防御磷光,让整个盔甲变得暗淡,与石缝一样的颜色,在做完这些后,他动用气息在掌心里运转,等到手热了后,这才持起龙狮长枪,有了一丝活过来的感觉。

    远处的大营里传来喝酒着的声音,觥筹交错,那是这里的主帅又在寻欢作乐了,更显得他的身形孤单与萧瑟。

    走到换岗的地方,这一波千人的士兵的换岗刚好到了尾声。

    而石国旭与这千人士兵一起,各自走上自己的岗位,然后埋伏起来,把身体缩到最紧,确认了前方并没有异样,众人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千人士兵,每一队守护一个时辰,连续不断地换岗,这便是他们的日常工作。

    枯燥、无聊、郁闷、压抑。

    最关键的是,他们这样辛苦着的守卫,而这里的大帅却整日地喝酒取乐。

    毕竟有这样的防卫,哪怕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这么数百年下来,有倦怠也是正常的。

    不过让石国旭郁闷的是,南明世界刚陨落,这个时候此地的风险加大,主帅多做一些应付工作,这是最起码的吧?

    但可惜的是,辛苦着的,一直是他们这些底层的士兵。重生之万界主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