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九百九十八章 九冥世界(3)

时间:2018-05-02作者:南宫吟

    ,精彩小说免费!

    可以说,若是这样的手段用在军队里,甚至可以让军队的实力足足提升一倍!

    提升一倍战力的军队,那是怎么样的概念?

    再加上那些强大的盔甲与兵刃,简直是无往而不利!

    欲善其事,先利其器!

    一旦这些都完成,范雪离甚至可以想象到,自己将会拥有一支无坚不摧的雄军!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在这阴阳两仪阵法之前,沉声凝气,恭敬地说:“混沌海世界的纳兰真离,前来拜访越宗师。”

    他的声音激扬,从容不迫,一下子震荡在天地之间,显得堂堂正正。

    这话一出,那山脚下的众人,全部悚然变色!

    混沌海世界的纳兰真离,传闻里的混沌海世界主宰,一击而灭杀蓝海帝王的所在?

    刚才那位少年,竟是这般身份!

    一时间,众人不由更加震撼心惊,甚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之前那左何,甚至嘴唇都在发抖起来。

    他居然把这样的强大人物,误认为是自己的师弟?

    但几乎同时,他猛地为范雪离感觉到无比的心折。

    对方居然从混沌海世界单身一人前来这里,来拜访这里的越宗师,这般心性与果断,让人景仰万分。

    几乎同时,在整个山顶深处,传来一个淡淡而高傲着的声音,赫然是那越秋水的声音:“如今圣冥大阵已经布好,整个九冥世界已经对你设置下天罗地网,你居然敢一个人过来见我?”

    这声音里,带着几分的诧异。

    越秋水也完全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前来这里!

    对方究竟是自信过度,还是有什么依仗不成?

    哪怕范雪离有三头六臂,但这里乃是九冥世界的主场,有着九冥帝王,还有源源不断的军队,岂是蓝海世界能比拟的?

    更何况,她如今乃是军阵之王,动用这流云与通天神柱的神阵,也绝对是范雪离的巨大威胁之一。

    “越宗师乃是人中龙凤,天地灵气所钟,又掌握军阵之道,是以真离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前来见过越宗师。”范雪离语气也同样从容不迫:“哪怕万般兵刃加身,哪怕九冥世界如此敌视,又能奈我何?”

    他的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自信。

    “那么,你是想要招揽我?”越秋水此刻毫不迟疑地问。显然,她也为范雪离的魄力所震荡。

    “不是招揽,而是希望越宗师能与我一同,创立不世之基业,立功而战天下,横扫众多星系。”范雪离娓娓道来:“如今铁匠宗师已经开始动用混沌圣树的树干开始制作神兵与盔甲,而我又习得远古帝术,甚至即将突破时空本源术第二层,若是再得越宗师相助,我混沌海世界,必然会横贯数个星系,所到之处,望风披靡!”

    范雪离说的坦荡无比,但语气里充满了无比的炙热与激情。

    这话一出,越秋水面色也不由大变!

    范雪离折服九冥世界,请回铁匠宗师,她自然是知道的,但她却不知道范雪离可以把混沌圣树的树干剥落,甚至还习得远古帝术,若是这些帝术传承给那些士兵,加上盔甲兵刃,必然是一支无坚不摧的铁军,而一旦范雪离突破时空本源第二成,甚至就可以破开星空,征战其他星系!

    再加上此刻范雪离表现出来的气质,深不可测的力量,竟使得她的芳心忍不住怦然大动。

    圣主!圣兵!大势所在!

    可以想象,一旦成功,这是何等的霸业来!

    她再想到,虽然她被九冥帝王隆重对待,被赐予无双的地位,拥有侯爵之位,但实际上,九冥帝王却对她极其防备,给了她极高的地位,却剥夺了她军权,她如今空有无双的战阵之法,却始终被限制在这里。

    与其说那山下的石碑,是限制别人进入此地,还不如说是暗地里囚禁她!

    而范雪离的诚意,与那九冥帝王截然不同,不由让她暗暗心折。

    可以说,这番话,范雪离给了她太多的承诺。

    她的未来,是在星辰大海,而不是被限制于此地。

    便在这时,范雪离继续说道:“我手里有一卷《阴符经》,记载着一些军事之道,也代表我的诚意,希望能与越宗师多多交流。”

    一时间,范雪离手上一动,那《阴符经》中卷上的文字,如同电闪一般,直接掠到了越秋水的面前。

    只一下,越秋水赫然便感觉到,那阴符经字字珠玑,甚至与她的军阵之道有着极大的弥补,两者融合起来,越让她的军阵之道炉火纯青。

    这般《阴符经》绝对是圣物!

    甚至值得她万金去求!

    要知道到了她这样的境地后,阴符经还能对她有所突破,足见阴符经的重要,哪怕舍弃身边其他珍贵的东西,也在所不惜。

    却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直接把此物送给她!

    何等的气魄!

    这一刻,她完全被范雪离触动了。

    一时间,她忍不住问道:“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你是如何看待的?”

    她最担心一旦成为范雪离的部下,范雪离并不放心她,派来许多人暗中进行限制,那样一来,她的一身军阵之法,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而当初,九冥帝王便是这样的态度。

    听到这里,范雪离毫不迟疑地说:“将为主,既信将,自然不疑。更何况,我的军威军戒里,有着严格的制定,哪怕主将也不能触犯军规,否则当以律法处置,所以我更不需要怀疑!”

    这话一出,越秋水惊呆了!

    用将不疑,疑人不用,许多帝皇都会说这样的话,但三人成虎,而且关键时刻,局面千变万化,横生波澜是正常的事情。

    但关键的是,范雪离说及军威军戒的条令,甚至连主将都可以以律法处置,足见军规的底线,足见军规之严厉!

    而这一条,使得主将既有掌控军队的权力,却没有使得军队反叛的力量!

    军规制约,律法无情,这才是最完好之路。

    足见范雪离对这方面,早就有过谨慎的思考。

    一时间,她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里,不由神光掠动,秋波凝起,满是惊艳。

    也解决了她最大的疑惑与难题。

    此刻,她等于已经被范雪离折服,被范雪离说服了。

    不过此刻,她却没有直接答应下来。

    因为范雪离想要招揽她,必须要度过眼前最大的劫数,度过那圣冥大阵,度过那九冥帝王的对峙!

    否则,若是范雪离陨落在此,一切都是空谈!

    不过对方赠她这样的书卷,她向来有报还报,此刻便毫不迟疑地说:“你远来是客,而且还带来如此隆重的礼物,我身为主人,自然有待客之道,就有请真离主宰进来我府邸。”

    她手上一张,只瞬间,她的府邸打开,里面无数军阵杀伐之气涌动,而在府邸深处,赫然有一个军阵旗帜所在,正是阵眼之处,向着范雪离邀请而来。

    范雪离对她如此坦诚,她也毫不迟疑地把自己的军阵之道向范雪离展开,把军阵里的核心秘密向范雪离展开!

    这乃是她的不传之密,平时从来不示于别人,因为是她的精髓之在,哪怕别人习得一些皮毛,也足以安身立命!

    而如今,她愿意把这军阵展示给范雪离看,第一是因为诚意,第二是因为她得了阴符经后,这军阵有所融合,有所变化,必然会变得更强。

    “多谢越宗师。”

    这一刻,范雪离眼神一动,也变得炙热起来,他毫不迟疑地掠入了那旗帜所在的阵法深处。

    越宗师的军阵之道,乃是不传之谜,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却没有想到,对方愿意给他这样的机缘,他自然不会错过。

    此刻的他,把精神提升到极限,毫无遗漏地感知着周围所有的变化。

    只瞬间,他忽然感觉周围的气息大变!

    如果说,他一直修炼出来的,是修仙,是逆天,但眼前的军阵却截然相反,军阵里演绎着的,并不是逆天,而是顺天,是行道,是遵循流水之意,遵循永恒!

    这越宗师的军阵之道,乃是利用所有人的气运,契合五行之势,契合日月阴阳,在这样的基础之上,进行军气的提炼,提升出道,提升出永恒。

    这样的道,这样的气运,从每一个人身上提炼出来,又反哺到每一个人身上,一来一回,整个军阵里,气息越发浓烈。

    当然,这样做,需要知兵,需要每一个兵都有着虔诚的信念,不能有半丝怀疑,一个军令下,所有士兵甚至都会前仆后继。

    这是军魂的所在。

    这样的军魂,以永恒之势流动,如同流水涛涛,倾泻而下,无法斩断,哪怕军队里损耗一半,这些兵也会死战到底!

    仅仅这般感触,范雪离甚至有着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觉!

    知道这个道理后,宁死也要捍卫下去,这才可以成为圣人之道!

    这军阵之道,乃是立功之道里的关键所在,也是范雪离现在最大的短板。

    而此刻,领悟着这一切,范雪离的眼神涌现着无比透彻的光芒来。

    当然,他现在感知到的,只是静地,只是控阵之道,真正军队演变起来,千变万化,需要的难度,比现在难上何止数百倍!

    这才是越秋水愿意把这军阵核心处展示给他的底气。

    想要修炼,太难,而且至少要经历过无数年的磨砺,这才能契合这军阵之道,这才能掌控这军阵之道,这才能以流水之势随时改变军阵,来应对敌人之道。

    想要修炼,不仅需要大量的时间,还需要天赋,还需要在关键时刻,冷静地判断局面,从而进行应对的手段。

    这需要长年累月、潜移默化的修炼与制定规定,连他自己都不能凭一时冲动,凭着一时灵感与心血来潮,从而来改变。

    实在是太难。

    在见到范雪离的表情后,越秋水脸上随之露出自负着的表情来。

    她乃是军阵家族出身,自幼行军,以军势为己任,甚至荒废了她的修为,荒废了她的神禁术也在所不惜,而且她的天赋比其他人要强上太多,这才能以普通的旁支身份,最后崛起,继承这军阵之道。

    岂是别人一眼就能学会的。

    而后,她与范雪离一同站在这军阵核心处,然后手上挥动着旗帜,令周围的军势开始受她的控制而移动。

    天一长蛇、破天玄阵、一字三元阵、阴阳两仪阵,各种阵法在她的旗帜下随意变幻,每一种都展示其精髓,就那样一览无遗地出现在范雪离面前。

    而在驾驭阵法的时候,这越秋水面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对她来说,这不是展示,这是在生死之斗。

    每一种变阵,倾注着她的心血,甚至真的是把虚空当成敌人来对抗。

    这正是她的独特性格,军阵演练也需要用最大心血去对待,这样的演练,这才能发挥出最大效果来。

    一时间,随着她的演变,她周围的这些军势,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无坚不摧,展示着无匹的霸道之力。

    甚至这些军势里,因为时空本源术而变,可以使得整支军队瞬间掠过十丈距离,猛地出现在敌军的前方,更是展示出高明的细节与战争技巧来。

    几乎让人叹为观止。

    在这样的情况下,足足演绎了半刻钟时间,甚至这越秋水的额头上已经见得汗水,她这才停了下来。

    仅仅半刻的演绎,她的精气神已经消耗大半。

    这便是她目前所处的局限,她的境界修为都不够,她一个人能容纳着的军阵之气也不够。

    否则,若是她足够强大,她甚至可以凭借着普通的一支军队,踏遍整个九冥世界,连九冥帝王也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然后她含笑着说:“纳兰尊主,九冥帝王已经赶至山门处,不妨一见?”

    她虽然信任范雪离,但刚才这一番行为,已经等于弥补了范雪离的《阴符经》之恩,而接下来,面对九冥帝王,范雪离是否能站到最后,是否能破开这圣冥大阵,是否能击溃九冥帝王,一切要看范雪离的造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