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八百零七章 传承宫(1)

时间:2018-01-29作者:南宫吟

    他的三昧真火的根基,阳性功的根基,终于彻底稳固下来。

    甚至他可以开始随时进行三昧真火的修炼与突破。

    这种感觉,极为微妙。

    而后,范雪离认真地抬起头,深深地凝视着依旧在大殿上讲座着的柴长老,眼神里露出了感激的表情。

    这是对方释放给他的一个善缘。

    所以,他在无数认真聆听着的众人之中,忽然微微对着台上的柴长老鞠躬,表示感激。

    周围的其他弟子,沉浸在讲座之中,并没有人注意到范雪离的异样。

    唯独台上的那位柴长老,嘴角忽然泛起一丝轻轻的笑容,仿佛极为满意一般。

    而在这时,整个天空之上,几道身影与神念猛地交织起来,似乎极为畅快,在开怀大笑一般地在交谈。

    “真没有想到,这小子天赋如此惊人,居然真的领悟了悬空冰法!”

    “这种顿悟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从昨天的突破,到今天根基的扎实,他几乎是打下最完美的基础啊。”

    “他的心志过人,观察力也是敏锐之极,只怕昨天第一时间就觉察出我们的存在,看刚才对老柴的礼仪,只怕也明白了老柴的苦心。真不枉费老柴昨天晚上苦思一夜,这才想到用悬空冰法来引入九种至高的冰寒功法来啊!”

    “不错,而且这种变异类型的悬空冰法,也唯独只有他能这么快掌握到精髓了……”

    这些人的境界,都是长老级别,实力何等强大,自然轻易地看出范雪离目前的精神世界来,而且也判断出范雪离的潜力,甚至拥有突破到十重仙境的可能。

    毕竟范雪离可是自创仙功、领悟至尊境、领悟秩序领域的存在。

    当然,他们这等于暗中再试探了范雪离一次,确认了范雪离足够成为他们真传弟子的资格。

    而接下来,便是他们如何动用各显神通,争得范雪离能拜入他们门下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次的传承很快结束了。

    而那柴长老也没有继续说什么话,身体一闪,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继而,由一位裁决者吩咐众人:“今日的功法传承结束。而接下来,请诸位新入门的弟子跟我来,去传承宫领取神子之战的奖励。”

    范雪离等人,很快跟着裁决者向着东南山脉而去。

    而原地上,那些弟子却是眼神交错着,有些弟子想到了旧时的规矩,想到了往往老生都会故意磨砺新生,迟疑了一下,但终究没有上去挑衅。

    今日的柴长老出现得太过奇怪,没有任何征召,让他们总觉得隐约有一种不安,仿佛有人在故意照顾这些新弟子一般。

    而且最关键的是,柴长老讲述的功法,让他们有着豁然开朗的感觉,恨不得第一时间就赶回去修炼。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众人也很快散去了。

    而此刻,昨日那对寺庙的巫鹤鸣老者进行压迫着的那些人,却是什么也不敢说。尤其是那位传功长老的侄子,重伤之后,被传功长老带回去治疗,却严禁他报复,使得他满头不解。要知道他叔叔极为护内,何曾有过这样忍气吞声却还没有一丝怒意的场景。

    而今日,在看到居然是柴长老主动出来进行传功,他彻底懵了。

    想到范雪离很有可能已经受到这位柴长老的青睐,他就一阵冷汗,再也不敢打任何主意了。

    昨日那位洁白色衣裙的少女罗灵,心神再一次被范雪离撼动了。

    今日,只有极少数像她这样的人,会暗中观察范雪离,同时她也赫然发现,那位柴长老,的确是在帮范雪离凝练功法的样子,这使得她明白,或许整个门派如今的隐匿,便是为了范雪离。

    只怕这范雪离有着更强的底牌是她不知道的,并没有展示出来!

    因为她感觉到柴长老之后,或许还有更惊异的事情会发生。

    一时间,她看向那传承宫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炙热,看向范雪离的眼神,也满是炙热。

    可以说,范雪离的未来无限,若是她能伴随在范雪离身边,或许便有机会,真的能直达大道,从而摆脱她目前的困境。

    若是目前那位圣子彻底撕破脸皮,要对她用强的话,此刻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而这时,她忽然听到身后有一个弟子低声地传音入密对她说:“罗灵,戴恒圣子请你去一次恒府。”

    这话一出,她的面色瞬间变得煞白,再也没有一丝血色。

    天空之上,云鹤飞转,见得底面山川如画,气吞万里如虎,然而红尘万丈,终究比不上这圣山之险、圣地之美。

    那裁决者带着一干新弟子,凌空飞掠,仿佛在云间穿梭一般,行走自如,很快地到了一处极高的山峰。

    “这里乃是天才阁主峰,周围有着无数的山峰,除了主峰外,其他的山峰都是圣子所居住……”裁决者态度与以往不一样,出奇地炙热,耐心地为这些新弟子解说着,同时他把手指向山峰交汇之地,蔓延出去,有着众多山峰,每一尊山峰都有着数百个阁楼,里面的灵气,甚至比起众人所居的阁楼还要强上许多。

    “原来圣子拥有独处山峰的机会啊……”此刻,众神子看了不由暗暗眼红不已。

    这山峰,瀑布溪泉,美轮美奂,灵气十足,是圣子居住,代表着强大的身份地位,乃是这天才阁里真正的天才,都是从各大大仙门里崛起,日后至少是大仙门的长老级别,甚至有些天才,日后便会执掌一方,成为仙界的大仙门掌教,凌驾整个紫雪世界的巅峰。

    所以这些神子固然炙热,但却还是都暗暗摇了摇头,知道他们与圣子的差距。

    他们这些神子固然出色,可是这般天赋与境界,若是在大仙门里,不要说前十,甚至前百都算不上。不过因为他们能在中仙门崛起,所以能进入天才阁,算是给他们的特殊恩惠。

    想到这里,他们自然不会期待太多。

    同时也暗暗告诉自己,千万不要与这些圣子作对。

    毕竟这些圣子,每一位身后都代表着是大仙门,而一尊大仙门,甚至超过百个中仙门的资源,如何是他们能比拟的?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见到,远处传来一个风铃之声。

    一个全身白衣的女子,洁白无暇,美不胜收,气质如画,脸上却带着哀怨之意,被一个弟子引着,走向那仙峰的分叉口,一处名为“恒府”的山峰处。

    女子的脸上几番挣扎,几番想要逃跑,可是身上却被一种强大的压迫之力,仿佛来自地狱的力量限制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女子眼看着就要被带入恒府之中,

    但这一刻,那女子忽然顿住了身体,无论那弟子怎么引领,都不肯向前一步。

    一时间,这弟子面色微动,沉声说:“你乃是独特的雪月之体,修炼的功法极为特殊,哪怕传承宫里也未必都有。所以你的修炼,只能用各种灵药草注入,这才能弥补。整个天才阁里,有如此财力与炼药丹的,恒府便是其中之一。你难道不想要更进一层?”

    他谆谆诱导着,语气里带着极大的诱惑,但声音冰冷机械,仿佛这些话是已经背过的,就显得极为生硬。

    “我……”此刻,这女子脸上迟疑犹豫着,目光微微向范雪离等神子望了过来,露出一丝凄然哀怨的表情。

    看到这女子依旧不从,这弟子面色慢慢寒了下来,冷冷地说:“我已经把话说到尽头了!我如今代表的可是恒府,恒府的一句话,足以把你们这些外门弟子直接碾压,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听到这里,这女子顿时花容变色。

    而同时,那些神子们也都用灵念彼此交谈:“恒府是什么?”

    有些知情的神子却是凝重地说:“恒府乃是一位恒圣子的山峰,名叫戴恒,甚至在圣子之中,地位也是极高,据说最喜欢虐待女子,但对女子又极为豪爽,所以这才有许多人飞蛾扑火……据说这恒圣子看重的女子,没有谁能逃得掉的,看来这女子在劫难逃了……”

    他们分明看出这女子气质万千,修为也不弱,然而对方可是恒圣子,他们也爱莫能助了。

    而同时,有不少神子也暗暗期待起来,若有一日能像这位恒圣子一般有如此权势,那何等潇洒……

    他们大部分人,根本不在意这女子的命运。

    听到这里,那女子见到周围那些神子们无动于衷,终于咬牙对那位弟子说:“这位师兄,我不知恒圣子找我何事,如今我尚需要去传承宫的长老学习功法,恕我无法同行。”

    这是拒绝恒圣子了。

    据说这位恒圣子不断地利诱其他女子,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还把女子当成鼎炉,这是她接受不了的。

    “不知死活!我家主人恒圣子的身份,如何是那些传承宫的长老比拟的!这些长老已经年迈,而我家主人才是整个天才阁未来的希望!”此刻,这弟子勃然大怒。

    恒圣子点名要这女子,若是他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有什么资格继续当恒圣子的仆从?

    所以此刻,他甚至已经决心要动武。

    以他的境界,碾压眼前这女子的境界,易如反掌。

    哪怕用强,恒圣子也不会在意的。

    “等等。”

    便在他要动手的时候,远处忽然一道紫光掠过,一阵仙音缭绕,而后一个身穿龙袍的男子,从天空降落,而他的身后,却有着数十个女子跪地伏拜,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仿佛把这男子当成圣帝一般。

    这男子极大的排场,而且整个人带着一种龙气肆虐,竟有着仙境七重巅峰的境界,锋芒在天,让人不得不从。

    一时间,之前那弟子直接转头跪在地上:“见过恒圣子。”满是恭敬。

    而带领众多神子的裁决者,则也是露出一丝惊色,没有想到恒圣子会下来,当下也是行礼说:“见过恒圣子。”

    这一刻,这男子随意地对裁决者摆了摆手,态度如同对待下人一般,然后转头对那女子说:“罗灵,你的胆量不错,我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胆色的人,居然三番两次地拒绝我恒圣子。”

    被这男子如此对待,裁决者的身体僵住,没有想到对方如此排场,自己根本不在对方的眼里,但此刻他却也只能暗暗忍着怒,毕竟对方可是圣子,代表着一尊大仙门,身后更有万古世家,如何是他能比拟的?

    听到这里,那罗灵的面色更是大变,低声说:“小女子并非有意冒犯,只是小女子与恒圣子素来没有交往,不知恒圣子召唤我所谓何事?”

    “哈哈……”此时,那男子的笑容一敛,冷冷地说:“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我戴恒做事,何曾讲究过原由,我不过是看你长得可口,又处在境界瓶颈期,想要帮你一帮而已,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物,可以拿捏别人了?”

    显然,他的耐性有限。

    这一刻,那男子身边的仆从弟子,也是赶紧补充说:“我家恒圣子做事,谁敢抵抗?今日你若是拒绝我家主人,明日你便会被天才阁逐出,废除修为,收回一切宝物,甚至诸大仙门,没有谁敢收你!”

    这显然是把恒圣子的话当成金口律令!

    但这样一说,那裁决者以及众多神子,虽然面色苍白,但却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出声打扰。

    “我……”这一刻,罗灵彻底绝望了,看着周围众人噤若寒蝉的样子,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悲惨的命运。

    此刻的她,眼神忍不住向范雪离望去。

    若是跟了如此蛮横的恒圣子,她的下场可想而知。而现在,她唯独只有把希望寄托在这位昨日引动天才阁,收服七重巅峰的巫妖老者的天才身上。

    只是这时,看到了范雪离依旧一副面色淡然,全然不为她所动的态度,她的心猛地沉到深渊底下了。

    此刻,她连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抓不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