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七百九十五章 洞天世界(5)

时间:2018-01-22作者:南宫吟

    可以说,他们这些人,此刻根本无法制住眼前的局面,甚至他们也分不清是非黑白,分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整个洞天世界里,陛下数百年前失踪,一切以金将军的执法堂为最强,而羿将军次之,如今两者拼死对战,他们自然不知道帮谁好。

    而这一刻,谁也没有注意到,在这般攻击之下,范雪离却是盘膝在那里,不断地记忆着神子令破碎之后,产生的诸多文字来。

    这些文字,乃是一种紫雪世界的特殊法则。

    而且这种远古文字表现出来的神域手段,与他体内的至尊境有着强烈的契合,甚至让他的至尊境都隐约有着突破之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争分夺秒,开始领悟着其中的法则。

    这一次是处在生死之间,他对自己的所有功法进行重组整合的一个过程。

    他的心灵从来没有如此地清晰过,他的眼神洞察一切,甚至开创了生死之间的一种真谛。

    归一仙术,死即是生,生即是死。

    在不断地推演之下,归一仙术不仅融合了射日功法,甚至还把眼前这神子令的全部一切都记忆在心。

    神子令乃是通过强大的圣物师所凝,其中代表着圣物师本身的精髓,而神子令的这种以文字符咒凝聚强大的防御之力,更是圣物师的心血所在,等于紫雪世界里,最强的传承。

    所以这一刻,在这样的情况下,归一仙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猛地突破到了第三重的地步!

    第三重,大成境界!

    第一重为领悟,第二重为小成,第三重则为真正的大成!

    可以说,范雪离现在已经等于一代宗师,所以这本归一仙术若是传扬出去,会被无数人奉为经典,膜拜为神。

    在这样的情况下,范雪离此刻甚至把自己的身体,与整个归一仙术都融合起来,使得自己的身绽放出无数的光泽,甚至拥有传奇一般的光芒。

    然后,他的体内力量,竟是瞬间突破到了仙境五重初阶,同时堪比七重中阶!

    至尊境再一次被突破。

    甚至范雪离在感知天地之间的气息,已经不只是原来的力量,而是一种新的境界,新的元素的组合。仿佛弹指之间,就可以运转天地星辰,运转各种气息,进行排列,从而以最强的手段发挥出最强的力量。

    这种力量,甚至超过了领域,已经达到了神域的手段。

    这一刻范雪离明白了。

    领域是对自己身体周围力量进行影响,进行加持,从而影响周围。

    但神域,却是感悟天地之间最基本的元素运用,所以一眼望去,天地之间,皆为自己的心神控制,只需要心神一动,使得元气重新排列,就可以演化出自己所出现的形状。比如龙卷风,比如海啸,比如雷鸣等等。

    不过这种感觉极为微弱,而且持续不是很久,就直接消失了。

    毕竟这是归一仙术忽然突破、至尊境忽然突破给范雪离带来的顿悟,持续不了太久。

    但却让范雪离明白了真正的道路是怎么走的。

    想到这里,范雪离的心神再一次灿烂无比。

    看来至尊境的突破,自己接下来的境界,必然会更加水涨船高、水到渠成。

    等日后他到了更高的地步,无论是领悟还是施展功法,都会有惊人的速度提升,让无数人为他震撼。

    而此刻,他再次用心眼去观察眼前羿将军与金将军的对峙时,他忽然对他们的功法运转有了更深的更直觉的感知。

    可以说,眼前这两人对于神域境的领悟,已经到了极为精深的地步,气机的运转,都到了巅峰的地步,让范雪离对照着内心刚才的感悟,大有所悟。

    但同样,对方在规则的运转之下,却出现了一丝小小的瑕疵。

    对基本元素的感悟,只是处在一种朦胧的状态,只是靠心神强行控制,而非理解本能地去施展。这样一来,无论是攻击的速度,还是攻击的效果,都会大打折扣。

    一点点小小的差池,就会带来强大的后果。

    想到这里,范雪离毫不迟疑地利用自己刚领悟着的一些规则,强行帮羿将军身上的元气进行凝聚。

    重组对方周身上的各种元气,使其更加完美,更加坚固,更加容易被引导施展。

    只一下,那羿将军忽然感觉身轻如燕,感觉周围的元气,仿佛变得格外的轻灵与欢快。

    这是他进入仙境八重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这让他不由心神一分。

    而后他瞬间注意到,远处的范雪离盘膝而坐,在那百息的防御光芒里,不断地施展手势,每一道手势都如此地完美,在契合着自己周围的天地元气,帮这些天地元气变得凝练!

    这一刻,羿将军猛地洞彻一切!

    范雪离此刻是在帮他!

    所以这瞬间,他毫不迟疑地把天地元气之力凝聚到极限,极域之力,以不可思议的力量,翻天而下,直接向着金将军镇压过去。

    “轰!”

    这一刻,金将军面色震惊失神,他原本以为,他对仙境八重的领悟已经到了巅峰的地步,同境界中人,根本不可能撼动自己,要知道他原本的境界,乃是仙境十重更高。

    可是现在,他却赫然发现,自己的力量,竟被羿将军忽然施展出来的某种手段所压迫!

    而后,他的神域之力,慢慢地被撼动,最后仅仅十息之后,他的所有力量,瞬间土崩瓦解,而后他整个人也被羿将军的神域之力,猛地震飞,整个人翻滚在地上,吐出几口血来,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怎么可能?要知道他以前的境界就比羿将军高,无数次战斗之中,他与羿将军彼此了解,却从不曾见到羿将军对天地元气有这样强大的感悟。

    所以此刻,他忍不住向着光芒之中的范雪离望去。

    这一刻,他赫然也见到了范雪离手势凝动着的样子!

    此刻,他豁然明白了!

    他竟是败在范雪离的手里!

    这个天才少年,竟瞬间领悟了神域之上更高的境界,以一种高屋建瓴的手段,帮羿将军开悟,帮羿将军提升攻击速度与力量,最后居然击败了他。

    想到这里,他内心忽然涌起了一丝苍茫,有了一丝衰老的感觉。

    竟有一些力不从心了。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严厉,管辖着整个洞天世界,可以说,在圣帝失踪后,他就是一言堂,没有人能忤逆他。但现在,他感觉到了深深的挫折。

    “或许……到了应该退去的时候了……”此刻,金将军不再看向羿将军,因为他明白,如今拥有天地元气加成的羿将军,境界已经比他强,而且随着对方的领悟,到了最后对方的力量甚至会慢慢碾压自己。

    所以,他用一种苍凉的目光,看着远处在范雪离身后的那位少女。

    那是自己的骨肉啊。

    为了这女儿,自己曾愿意付出一切,曾为之疯狂。

    而今,她便在自己的面前,可是刚才,自己却用那种压制的手段去对付她,只怕她现在已经对自己失望了吧?

    但这一刻,他还是向少女羽灵望去,说:“你是叫羽灵吗?到我身边来。”

    眼前羽灵的样子,仔细凝视之下,与她的母亲真的很相像,在这样看之下,让他忍不住心头碰碰一跳。

    而此刻,那羽灵却只是静静地呆在范雪离身边,甚至对他面色漠然,淡淡地看都不看他一眼。

    此刻百息已过,那神子令带来的光芒已经消逝,而范雪离则依旧盘膝在那里,而羽灵则守护在他的身边,担心这金将军再度暗算,所以眼神里,带着一丝愤怒。

    “羽灵?”这一刻,金将军原本的威严一下子涌了上来。

    这些年来,他身为执掌者,身为刑法者,无论是语气气质,都有一种上位者的尊严,何曾被这样冒犯过?

    所以他面色微沉,便有一种帝王之势,凛然而出。

    若是其他人听到他这样的语气,见到他这样的表情,便只能乖乖地听命,谁也不敢挡其锋锐。

    可是这一刻,羽灵分明瞧见了这一切,却依旧视如等闲,终于冷冷地说:“我的名字,不是你能叫的!”

    刚才金将军对水公子如此压迫,已经让她心灰意冷,对眼前的父亲失去了希望。

    她想要的,不是这样的父亲。

    而在寻找过程里,她甚至感知到,她其实想要找的,就是跟随在范雪离身边的感觉。

    范雪离,才是她的未来。而眼前的父亲,只是她的过去。

    “你!”这一刻,金将军怒意大渗,再也忍不住了,重重地喝了一声,杀气猛地涌出。

    他要把眼前的范雪离给彻底镇压,他要让羽灵知道他父亲的威严!

    可是这一刻,面对这样的杀机,范雪离只是淡淡地凝视着他,手势凝聚,仿佛天地元气都在变化,有了一种相抗衡的趋势,而旁边的羿将军也第一时间赶到范雪离身边,进行守护。

    一旦继续战斗,金将军绝对占不到上风,甚至还会被击败。

    此刻,金将军忽然感觉身心一凉。

    他所引以为豪的修为,他所凝聚出来的权威,瞬间毁于一旦。

    此刻,他忽然感觉到有一种苦涩之感。

    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被一个少年逼迫到这般地步!

    原本在他眼里,范雪离固然天才,可是力量终究有限,但现在对方却能引动羿将军的气息,就远远超出他的意料了。

    而且对方如今有破出至尊境的趋势,只要随着时间的提升,能领悟出领域之道,就会越来越强。

    整个紫雪世界的天才纵然多,但能领悟到至尊境的,已经是绝无仅有。只有在那种天地灵气异常旺盛强大的情况下,这才会出现。但眼前的这少年,却是一个特例。

    一时间,他僵硬在原地,竟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想要走,可是几十年的执念,只为寻找女儿,如今却无法相认!

    这一刻,那羿将军终于出声了:“老金,几十年了,你难道始终都不肯放下?这不是放下尊严,不是放下全部,这是原本就应该有的情感——难道你为了律法,连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了?若是这样,你还配当什么父亲?若是这样,就是我看错你了,你本质上,压根儿就不想认这个女儿吧?”

    这话极为诛心,语气里带着激将法之意甚浓。

    “老羿,谁说我不想认这个女儿的!”金将军情急之下,忍不住脱口而出,怒目相视。

    “如果你想认,为什么一点温情都没有?女儿千里迢迢来找你,受这位少年的保护,而你一见面之下,就大喊大杀,这是身为一个父亲的职责?”羿将军冷冷地说:“这少年并没有做错什么,他能进来此地,自然有着适合此地的规则,你连证据都没有,凭什么如此污蔑他?”

    说到这里,羿将军的语气里,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我……”此刻,金将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一刻,他忽然想明白,原来之前的那种感觉,甚至是一种嫉妒。

    自己的女儿第一次见面,竟丝毫没有维护自己,反而维护身边的少年,让他心里有一种难受的气息。

    所以他想要借此发泄。

    但此刻,他忽然明白,自己的想法,是何曾的可悲。

    范雪离千里迢迢护送女儿过来,自己竟连一点感激都没有,在没有证据下对对方污蔑!

    身为一个父亲,自己配吗?

    想到数十年前,与女儿失散着的场景,自己宁愿付出一切,也要找到女儿,可是如今呢?

    一时间,他茫然。

    然后,再一次凝视着眼前的羽灵,仿佛看到了与母亲一模一样的轮廓与容貌,但也有着如同她母亲一样的坚韧。

    她的母亲,当年就是与自己相爱,结果被所在的家族压迫,一负气之下,与自己流浪天涯,与家族断裂,这与现在的情况,何等相似?

    无论如何,他绝对不能让悲剧再一次上演。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终于低下了头,叹息一声,然后对着范雪离说:“小友,恕我因为见到小女而情绪失控,从而冒昧,不分青红皂白,还望阁下见谅。”

    只这话一出,周围众人全部失神了。

    什么时候,这位金将军竟会低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