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七百九十四章 洞天世界(4)

时间:2018-01-21作者:南宫吟

    “轰!”

    而后,随着金将军一声爆喝,天地之间,忽然变得暗淡下来。

    天地之间,整个洞天世界,仿佛化成了金将军的世界,猛地以不可思议的力量,凝聚成一尊巨人,笼罩天地!

    如果说,仙境七重的力量乃是领域,那么,八重的力量,便是神域!

    超乎领域之上的,乃是领域到达极限的手段!

    所谓领域,一般就在以自身为中心,蔓延出去,周围一定空间的规则,都受到自己的影响。

    比如模仿领域,就是在百丈里,任何人的攻击防御手段,都会被他所模仿到完全一致的地步。

    比如重力领域,就在在百丈里,可以让对方的身体失衡,受到强大的重力影响,无论是行走还是战斗,施展神通,都受到极大的限制。

    诸如此类。

    但神域,却是一种极限。

    比如重力神域,那便是只要自己所能感知的一切,超出了距离的限制,依旧能达到的地步。

    千丈、万丈,都不是问题。

    而眼前金将军赫然把整个洞天世界,化成他的神域,猛地朝范雪离镇压而下!

    这种力量,如此澎湃,杀气十足,逆天而行。

    明明这金将军可以动用实力,瞬间秒杀范雪离,可是偏偏用这种最强的手段,慢慢蓄势,实际上,就是他想要用这种手段,逼迫范雪离就范,让范雪离求饶,让羽灵看出范雪离的真面目。

    这种方式,平时他施展出来,几乎是无往而不利。

    但这一刻,面对这样的攻击,范雪离却只是淡淡地说:“人贵在自己的品格。若是因为这种的攻击力量,我屈服了,那岂不是和尊夫人一样,永远遭受着不幸福的悲剧?若是我连阁下的这点手段都屈服,岂不是被天下人都瞧轻了?”

    可以说,这一刻,对于眼前的金将军,范雪离的确充满了极度的嘲讽与鄙视。

    对方只会杀杀杀,这样的人,脑子就一根筋,虽然不像是太昊国的奸细,但这般心态这般性情,却让范雪离难以对他的遭遇产生半点同情。

    这一切乃是对方咎由自取。

    力量终究不是全部,终究不是一切。

    “你……”此刻,金将军的怒意也提升到极限。

    他根本没有想到,范雪离依旧不屈服!

    明明这样的攻击,绝对可以把范雪离压成肉酱,可是却得到了范雪离那种云淡风轻的嘲讽,甚至是一种从骨子里冒出来的强烈的不屑。

    他身为执法者,何曾受过这样的不屑的表情?

    一时间,他毫不迟疑施展出强大的威势,猛地向下一压。

    他要把范雪离碎尸万段!

    哪怕让羽灵后悔一辈子,他也在所不惜!

    一瞬间,他仿佛站在虚空之中,成为世界之皇,天地之间,以他为中心,闪烁着无数的波澜,而后他凝聚出神域之力,把范雪离笼罩,然后瞬间把神域之力猛地缩小!

    只需要半息,范雪离就会化成血肉之泥。

    谁敢挑衅他的尊严,这就是后果!

    “来的好!”此刻,面对着这强大的神域之力,范雪离把精气神凝练到极限。

    他的精神从来没有运转得如此之快!

    眼前这一击,仅次于当初太岳仙祖的那一击,但太岳仙祖受着世界局限,威力有所限制,而现在,他却是与金将军真身距离极近,所以这种恐怖的威势更甚。

    所以他必须要竭尽一切手段,这才能逃出生天!

    这一刻,他的至尊境,第一时间凝聚在身上,使得自己的身体如同黄金镀过一般,有着无数坚韧的防御。

    然后精气神消耗一空,归一仙术挡在面前,形成了强大的龟壳,保护着自己。

    手里还死死地捏着神子令,随时准备捏碎。

    在这样的情况下,至尊境与归一仙术融合起来,甚至在天地碰间,形成了一种远古的吟唱一般,如此地灿烂。

    仿佛他整个人就是圣兽,面对着万年前的灾难,矢志不渝,拼战到底!

    只瞬间,范雪离的防御,第一息就遭遇上了对方的神域压迫!

    龟壳瞬间猛地破碎!

    上面的无数阵法、符咒防御,也轰然崩塌,连半息都没有挡住!

    而后,范雪离的至尊境的黄金之身,也遭遇着无数的刀割,遭遇了死亡般的压迫,仿佛身体被恒河沙数的力量碾压成无数的碎片,再也无法重祖!

    如此,才一息不到!

    如今范雪离的实力不过堪比仙境七重初阶,与对方足足差距了一个大境界,如何能挡?能挡住半息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了!

    但这一刻,范雪离的眼神一亮,早就凝好的手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翻转,瞬间凝出了一道火焰,燃烧着三种药草,挡在面前。

    三种药草,女莞、爵床、石韦猛地绽放,然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抽取了远在十丈之外空中飞旋着的那颗四成药性加成的丹药,取其射日功法之力,使得范雪离的黄金至尊之身,在最后关头,忽然振奋起来,撑住了最后一波!

    第一息时间,终于度过!

    一时间,周围众人失神了,尤其是那羿将军,满是不可思议,谁也没有想到,居然只瞬间,范雪离与那四成药性加成的丹药,建立了如此联系,居然可以借用他凝聚在丹药里的射日之力,刚好抵消了这次的攻击。

    但这样做,不仅是要对丹药有着极深的造诣,甚至还需要了解射日功法,这怎么可能?

    对方怎么可能拥有射日功法的传承?

    而随着第一息时间度过,范雪离毫不迟疑地捏碎一颗天星珠,恢复了精气神,瞬间把力量再一次翻转施展!

    第二息时间,因此而挡过!

    这一刻,那金将军的攻击,以不可思议的力量冲击而下,仿佛凝聚万千的领域手段,千千万万,冲击而出,要把范雪离碾压成碎片,到了最后一息的攻击时间。

    但范雪离再一次消耗了一颗天星珠,前后两颗使得他还剩余四十九颗天星珠,仿佛是天地九变,竟是把远处那四成药性加成的丹药完全融合吸取,仿佛变得身轻如燕,整个人与烈日融合,如同夸父追日一般,终于挡住了最后一击。

    神域的这一击,居然被他挡住了!

    但这一刻,范雪离的精神之力,却已经到了枯萎的地步,那体内原本如同海浪般的存在,竟是完全见底了,甚至短时间里,再也无法催动天星珠了。

    当精神世界消耗到一定的地步,哪怕仙石也无济于事,必须要一段时间这才能恢复。

    刚才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仙石毕竟不是万能的。

    但这一刻,哪怕这样,眼前的众人,也是动容了。

    神域的一击,居然被挡住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眼前的少年,不仅施展出了自创的仙功,甚至凝聚出了至尊境的手段!

    此刻范雪离身上的黄金之身,是如此地灿烂,虽然上面充满了无数碎裂,但却让他们心头震撼!

    能进入至尊境,日后只要不陨落,必然会是仙境十重的存在!

    整个中千世界,几乎很少有至尊境的存在,哪怕是大千世界,能出一两个,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

    一时间,他们深深地为眼前少年的天赋所震惊。

    甚至如临大敌!

    这样的敌人,若是不清除,若是与其为敌的话,只怕终生都会不安!

    这样的天赋,必须要尽早地将其扼杀!

    “原来有如此手段,怪不得能有如此底气!但你挡得住我一式,能挡得住我第二式吗?”此刻,惊愕之后,那金将军瞬间恢复了冷静,而后毫不迟疑地再一次动用神域冲击而出。

    他已经看出范雪离是强弩之末!

    而且范雪离的天赋让他涌起了一丝的不安。

    尤其是刚才范雪离的那些话,让他忽然感觉整个人好像赤身裸体在范雪离面前,毫无保留,全身冰冷的可怕!

    他才不管范雪离是什么人,是如何知道这个秘密的,他只知道,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此刻,他更是把恐怖的神域之力冲击而下,再一次要粉碎范雪离的身体。

    “给我挡!”

    此刻,面对着这一击,范雪离明白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他毫不迟疑地把神子令给捏碎了!

    神子令瞬间化成无数的终结之道,仿佛如同新的一处神域产生,如同诸神黄昏,猛地挡在范雪离的面前,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不可思议的方位,硬生生地抵抗着眼前的攻击。

    挡住了!

    险而险之地挡住了。

    可以说,两者的力量几乎是一样的,几乎是彼此抵消的地步!

    而且神子令破碎时,释放出来的光芒源源不断,甚至出现诸多远古文字,仿佛在诉说着某一种远古法则,远古功法一般。

    “神子令!原来阁下果然不是我太昊国中人,而是神子,每一年一次试炼的神子!阁下是外域中人!”这一刻,那金将军冷笑着,语气里说不出的霸道与轻蔑:“而阁下知道我的身份,知道诸多秘密,必然是那清夕国派来的,如今杀了你这样有天赋的人,我要让你清夕女王知道心痛的滋味!”

    随着这些话说完,金将军更是加大了攻击的力量,甚至动用仙石在恢复身体,源源不断地施展力量,把范雪离夹在其中,要让范雪离逃无可逃,准备一直坚持到神子令消耗殆尽,然后再将范雪离一击必杀。

    “荒谬!他只是一个试炼的神子而已,怎么可能是清夕女王派来的?老金,你昏了头了!你身为执法者,居然以一己私欲来判断一切,连证据都没有!”这一刻,那羿将军显然也怒了。

    此刻,随着范雪离施展出各种神通,甚至包括对射日功的理解,甚至使羿将军涌起了一个奇特的念头来——或许眼前的公子,与太昊国陛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射日功的传承,除了他直系血脉之下,唯独只有陛下的血脉可以继承!

    而眼前这人,与陛下的气息如此之像,说不定便是陛下转世!

    正因为如此,这才会拥有进入至尊境,拥有自创仙功的手段!否则诸多大千世界,怎么可能会有人生而知之,理解天地法则到这般地步!

    然而,他却不能把这话说出来!

    因为这推测实在是太过惊人!

    尤其是眼前洞天世界里还并不稳定,甚至还不知道是否有内奸,一旦范雪离的身份暴露,结果不堪设想!说不定整个太昊国的唯一传承,就因此而断绝!

    太昊国的陛下之前虽然也被贬到这洞天世界里,可是却凭着惊艳的手段离开这里,最后不知所终。虽然不知道陛下去了哪里,但无论如何,陛下一定会想尽办法来拯救他们!

    只有他们全部人凝成一股绳,这才有机会对抗那清夕国,对抗那清夕女王!

    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守护住眼前这公子。

    所以在这时,他出手了。

    隐匿已久的气息猛地爆发,而后,羿将军赫然也施展出仙境八重的神域力量,射日之力,冲天而起,源源不断地消耗着金将军的力量!

    “羿将军,你居然敢挡我?”这一刻,发现自己的力量被直接抵消,金将军脸上露出了震怒着的表情。

    “不错,你如今黑白不分,我有权以太上将军的身份质疑你,暂时取消你的执法者身份!”羿将军毫不示弱,表现出与之前完全不一样的威严。

    他故意封禁自己的修为数百年,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你故意隐瞒修为,只怕便是那清夕国的内奸吧?如今见到有清夕国中人过来,终于忍不住露了马脚了吧?”金将军冷笑着,力量丝毫没歇:“既然这样,那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厉害,看看你能否护住这个小家伙吧!”

    他此刻竟是动用心头血之力,加大了所有的攻击,把羿将军与范雪离、羽灵全部笼罩在攻击里。

    这种攻击,已经是不分敌我了。

    一时间,周围那些人,已经吓得面色惨白,疯狂地向后退,谁也不想遭遇池鱼之殃。

    眼前的金将军已经彻底失控了。

    眼前的局面也彻底失控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