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七百九十三章 洞天世界(3)

时间:2018-01-21作者:南宫吟

    “你们……”

    这一刻,面对着金将军的忽然出现,听到对方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地要把自己拿下,羽灵猛地心头涌起了一丝怒意来。

    所以此刻,她身上的九色羽翼猛地绽放而出,如同圣树一般,挡在范雪离的面前,一副拼死的战斗姿态。

    她此刻身上的九色羽翼,每一片羽翼都有着凤凰气息,蕴藏着玄妙的力量,乃是羽翼之极品,无论是攻击与防御之力,都是各种羽翼里的强者,这样一挡之下,竟有着遮天蔽日的力量。

    “一个凤凰的血脉传承而已,也敢在老夫面前嚣张?”那金将军毫不在意,沉喝一声,声音如同虚空里的战鼓响动之声,杀意冲天,闪烁着无数光芒,冲击而下。

    他乃是执法者,最痛恨别人违法,所以无论如何,他要给眼前这少女一个教训。

    一瞬间,他的虚空战鼓之音,冲击而下,生生地撞击在那羽翼之上,其速度之快,甚至连范雪离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仙境八重的力量,已经超出了领域,超出了音速,超出了反应速度,一瞬间秒杀万千!

    只一下,羽灵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僵硬,自己的羽翼仿佛被撕裂撕碎了一般,痛不欲生,甚至感觉到,自己忽然陷入了一个冰冷的死亡世界,被无数的深渊之水包围!

    痛苦、绝望、悲恸!

    但几乎同时,她猛地一咬牙,再一次拼死而战!

    这些日子里,她受到范雪离无数的照顾,受过范雪离无数的恩情,甚至她明白这次前来这里,也是范雪离想要帮她寻找身世的关键,若是因为她而让范雪离受到任何损伤,都是她绝对不愿意见到的。

    而她能为范雪离付出的,便是她的真诚,便是她的生命!

    只瞬间,她催动体内的心头血,使得九色羽翼以不可思议的力量,猛地浴火燃烧起来!

    天地之间,磅礴的力量冲天而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明力量,展示着无边的光芒!

    这瞬间,仿佛有一种神明之力因而觉醒,使得眼前这些冰封她的力量,变得如此地渺小,被她一击而破!

    只一下,那虚空的战鼓之音,忽然被她的反击之力,瞬间打断!

    而后,眼前的金将军,竟是看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场景一般,脸色震惊,如同胸口上被重重锤了一下,完全失神了。

    这位仙境八重的神君,在刚才见到范雪离那般手段,也依然施展律法无视范雪离的天赋,连羿将军也不卖半点面子,身为执法者,甚至见过无数情况,但却从不曾如此动容失神!

    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而几乎同时,旁边的羿将军,忽然也是瞪大眼睛,喃喃着:“这怎么可能……这居然是……”

    便在这时,金将军身后的那些执法弟子,也是瞠目结舌,看着羽灵瞬间施展出来的神明光芒,虽然微弱,但却如此清晰,不由都震撼了,脱口而出:“这是羽衣霓裳的传承!天啊,羽衣霓裳,那可是金将军的妻子的能力啊!”

    金将军的妻子,生前拥有羽翼霓裳类似的神明气息,而这种手段,整个大千世界,只此一门,除非至亲,否则根本不可能继承这种手段传承。

    而眼前少女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必然是金将军失散多年的女儿!

    当初被贬斥到此地后,金将军的妻子就重病,苦力支撑了数百年后,终于不支,最后逝世。但在最后,他的妻子却留下了一个女儿。

    只可惜因为整个洞天世界的特殊规则,新出生的孩子被这规则所排斥,硬生生地被此处空间排斥而出!

    金将军悲痛欲绝,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骨肉分离,看着女儿从洞天世界被排斥到圣始世界,生死不知。

    他动用了无数手段,都无法离开这里,而最后,他终于对一切都绝望了,所以他变成只专心律法,更加严厉。

    结果却在这一刻,感知到了妻子的血脉传承,便在眼前!

    自己的女儿,竟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所以此刻,他如何不震撼,如何不惊呆!

    一时间,他在极度震惊后,失声地说:“女儿!”

    声音虽轻,但却代表着他的炙热内心。

    此刻,他深吸一口气,控制住强烈颤抖的身体,慢慢恢复了正常,然后依旧是一副执法者的威严模样,吩咐周围:“把他们都带到囚禁室去,我要好好审问他们。”

    哪怕女儿在前,他也不会违反律法,这乃是他的天性。

    而且他对眼前一切充满了疑虑,这忽然冒出来的血脉,让他反而横生戒备。

    “金将军,律法无情人有情。”此刻,羿将军忍不住摆了摆手说:“这两人远来是客,把他们带到囚禁室,于法不妥。若是圣皇还在的话,绝对不会认可的。”

    他对范雪离充满了喜爱,再加上眼前这少女与金将军有着特殊的关系,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眼前这两人受了委屈。

    失踪多年的亲人相见,哪怕有天大的事情,也要暂时放在一边。律法再大,却乃是人所执。

    听到这里,这金将军却是负手冷冷地说:“这两人既然能从容进来,甚至没有引动玄月帝蛇的在意,这就说明我们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此地乃是我们最后的战场,若是再被清夕女王渗透,我等其罪当诛!”

    虽然他对羽灵眼神里带着一丝宠溺,但此刻看向范雪离却如同看向死人一般。

    在他眼里,眼前这少年一定是故意把羽灵蛊惑到此,绑架到此,想要用尽卑劣的手段渗透这里,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把眼前少年重重封禁!

    他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了怀疑。

    这一刻,面对着眼前众人的纷争,羽灵却是毫不在意对方说的话。

    因为这瞬间,她体会到在那无数危机之前,范雪离挡在她面前的勇气与力量。

    如果说,眼前这金将军与她有着什么血脉的关系,但她现在却已经淡了。自己千里为了寻找身世而来,对方却如此冰冷,已经让她完全失去了那种温情。

    此刻,对她来说,她唯一在乎的,便是身边的范雪离。

    所以她郑重地盯着范雪离说:“水公子,我们一起杀出去吧。我对这里已经没有半点期待,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哪怕战死,我也不在乎。”

    这话,便是她对眼前这所谓的父亲的抨击!

    对方想要囚禁她?休想,哪怕战死,她也不会屈服的!

    这瞬间,她身上的神明光芒,更一步灿烂,仿佛有着羽翼霓裳之光,光耀天地,显得圣洁无比,让眼前的无数人,看得心神动荡,心旌摇曳。

    何等绝美的女子,却如此地坚韧要死战到底!

    这使得众人忍不住退了一步,竟不敢与羽灵正面对视,更不要说动手了。

    “羽灵,有我在,没事的。”范雪离淡淡一笑,眼神依旧是从容淡定的样子,刚才那金将军的一击固然强大,让他无法反应过来,但他却依旧没有任何怯然,反而轻轻拍了拍羽灵的肩膀,说:“这些人既然不容我们,那我们就杀个天翻地覆吧。”

    “是。”羽灵被范雪离那样温馨的一拍,忍不住脸上露出灿烂的笑靥,说不出的温存,然后身体一退,与范雪离并立,似乎是一副依偎在范雪离身边的样子,满是炙热。

    哪怕战死,那又何妨?

    然而这一刻,她从那绝代的威严,忽然化成小女孩的温馨的变化,使得众人猛地心神一惊。

    谁也没有想到,这羽灵居然对范雪离言听计从到这般地步。

    当下有许多弟子心生无数的嫉妒之意,有一个执法弟子忍不住了,大声说:“大胆!居然敢蛊惑金将军的女儿,敢蛊惑圣女,其罪当诛,等会要把你的全身肌肤都切断,看你还敢不敢如此嚣张!”

    而这一刻,金将军也是面色一沉,冷冷地瞥了羽灵一眼,而后凝视在范雪离身上:“阁下居然还死不认输?若是我出手,只怕你瞬间尸骨无存!”

    他此刻没有出手的原因,却是发现羽灵把身体侧拦着范雪离,若是他出手,难免会伤到羽灵。

    而这发现,让他内心恼怒无比。

    这一刻,羽灵却是抬起头,对着金将军冷冷一笑,说:“这什么羽翼霓裳凤凰血脉,不要也罢。但若是水公子少了一根毫毛,日后我必然追杀你们千里万里,死战到底!”

    这话一出,众人失神。

    尤其是金将军,更是愤怒得脸色都涨得通红!

    自己竟是比不过范雪离的一根毫毛!

    对方连血脉身世一点都不在意!

    一瞬间,他几乎就要爆炸了。

    这一刻,却是那羿将军猛地转身,对金将军说:“老金,他们两人,千里迢迢从外界进来,只怕经过无数的波折与变故,但你只顾律法,一见面就打打杀杀,你究竟是在维护什么?维护你那莫须有的威严吗?”

    “哼,她不是说了吗?我都不及这位水公子的一根毫毛,我又算得什么?”金将军冷笑着:“既然这样,那就让我见识见识,所谓羽翼霓裳究竟是何等的强大吧!”

    此刻,他赫然准备对羽灵动手!毫不留情!

    这一刻,周围顿时一片剑拔弩张!

    甚至周围所有的弟子,都心生不忍,同时都把死亡般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范雪离,在他们眼里,若不是范雪离,就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所以一定要把范雪离拿下,把范雪离千斩万斩,这才消得心头之恨!

    更关键的是,眼前圣女心系这位水公子,让他们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你们……唉……”此刻,羿将军想要阻止,可是却变得有心无力,苦笑一声,竟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不过同时,他的射日功法凝聚,准备要在关键时刻,保住范雪离与羽灵不受重伤。

    这一刻,面对着这无边的杀机,范雪离忽然淡淡一笑。

    笑容很轻,很淡。

    仿佛视万千的危机于无形。

    仿佛眼前的一切皆是蝼蚁!

    “你笑什么?”此刻,金将军冷冷地说着。他可没有想到,眼前这少年居然还会如此露出笑容,而他也想要揭破范雪离的真面目。

    “我算是明白了,金将军的性情了。千年之前,对血羽族的女子百般纠缠,哪怕对方不愿意,也是百般压迫,最后圣陛下看在你诚心为国的份上,勉为其难地帮你说情,这才让你娶得心爱的女子,然而那之后,却从来没见过尊夫人笑过!”说到这里,范雪离的笑容猛地一敛,慢慢转冷:“她等于是带着遗憾过一生,而如今,你对你女儿也是这般,可以说,你枉为丈夫,枉为父亲!这样的你,还配当什么执法者,真是可笑!”

    千年之前的事情,他自然最为清楚不过,甚至知道,那位血羽族的女子,有喜欢的另一半,结果却因为家族问题,牺牲了所有,哪怕婚后,也一直不曾幸福!

    这样的金将军,配当什么父亲?

    这样的金将军,不认也罢!

    这一刻,范雪离这话一出,所有人全部安静下来,鸦雀无声,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甚至表情都僵在那里,良久无法出声!

    而后,在短暂的安静之后,无数人哗然!

    这等事情,他们从来没有听过!

    眼前这少年究竟是如何知道的?

    “他都是瞎编乱造的吧!”

    “实在是太嚣张了,编织这样的事情!还敢指责金将军!以金将军的身份,又岂是他能胡说八道的!”

    “就因为有圣女在旁边,就如此编造,这人其心可诛啊!”

    众人都冷冷地摇头,满是不屑之意。在金将军的仙境八重之前,眼前这少年,根本什么都不算!

    想要蹂躏对方,不过只是一弹指罢了。

    结果对方还敢信口雌黄,这是不想活了吧?

    然而这一刻,众人都分明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羿将军,一副震惊着的样子!

    他们更没有注意到,这金将军的身体猛地僵硬,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