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七百九十二章 洞天世界(2)

时间:2018-01-20作者:南宫吟

    而此刻,那些人的争执还在继续,依旧是那羿将军的声音,豪迈无比:“我射日功法,可以射下烈日,乃是众多火焰的克星,我的功法如何不能炼药?你若是不服,就找金将军来评评理吧!”

    对方的声音也是冷笑着:“我早就派人通知金将军过来了。不过他乃是执法者,日理万机的,哪会这么快到……”他的语气也是对那金将军极为推崇。

    听到这里,范雪离心头一怔,因为他记得那位金将军,前世里也是执法者,却是最不近人情的那个,对亲情漠然,从来都是一张死板着的脸,甚至他在被清夕女皇关押后,甚至还怀疑过对方乃是内奸。

    不过后来这金将军全家都被处斩,而他也与羿将军一共被封禁起来,这才让范雪离打消了怀疑。

    但哪怕这样,对于金将军,范雪离还是有所疑虑的。

    便在这时,羽灵低声传音入密对范雪离说:“水公子,按照你来看,他们炼药的缺陷在哪里?”

    显然,对于这丹药,她有着强烈的好奇。

    “所有的四成药性加成,甚至都是以一种独特的规律凝成。炼药宗师之所以是宗师,超过半步宗师,便是在炼药的法则上,领悟得更高。而且可以一法通,万法通,洞彻一切。”范雪离侃侃而谈,传音入密继续分析着:“眼前的丹药,成色不足,不过其核心有一个五色金玉的标志,应该是那位羿将军误打误撞,射日功法与内心的内核融合所致。但这是妙手天然,无法量化,所以这种手段,能勉强凝聚出四成药性,已经是运气,已经是极限了。”

    听到这里,羽灵的眼神更加灿烂了。

    如果说,范雪离一开始的解释是一种高瞻远瞩的手段,只是让她如同处在山中之雾一般,只知道规则,而随后范雪离的解释,却让她如同拨云见日一般,豁然开朗。

    而有这般眼力,眼前的公子,究竟高深莫测到怎么样的地步?

    一时间,她的眼睛眯成月牙型,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里,满是膜拜。

    “咦?那两人是谁?”这一刻,人群之中,终于有人注意到范雪离与羽灵,不由失声地叫了出来:“来者何人?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们?你们如何通过那玄月帝蛇湖泊的?”

    他们视玄月帝蛇湖泊为圣地,认为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能进入此地,所以对范雪离满是疑虑。

    而其他人也是瞬间拿出兵刃,以合围之势把范雪离包围住了,冷冷地说:“阁下难道是圣始世界中人?或者是清夕帝国之人?”

    清夕女皇创立清夕国,取代太昊国已经千年,而清夕国这个称呼,乃是所有人的痛。所以这一刻,众人的眼里,满是刻骨铭心的仇恨与怒意,恨不得把范雪离斩杀。

    这一刻,人群分开,最当中的两位将军也走了出来,一个满头白发,但鹤发童颜,赫然正是那羿将军,另外一个老者,胸甲上有着龙狮的标志,气质俨然,身份地位似乎逊色羿将军一些,错开半步在羿将军身后,不过眼神里却有着一种桀骜不驯的表情。

    这一刻,那羿将军凝视着范雪离,不知怎么,被眼前的少年气质所震,仿佛感觉到某种熟悉的气息一般,而后,他伸手虚抬,把众人的怒意压下,然后仔细打量着范雪离,说:“小友,此处乃是禁地,你并没有太昊国的气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乃是专门放逐太昊国中人的所在,而范雪离的出现,乃是一次例外。

    此刻,见到果然是这羿将军,与记忆里的一模一样,不知怎么,范雪离心下有着一丝微微的撼动。

    真的是他!

    当年的那种温情,还历历在目。

    这才是最熟悉的家,最温馨的家。

    他身为一个太子,固然震撼天下,但终究是在父王的羽翼之下成长的,是在这羿将军等人的羽翼之下成长的,所以见到他们,他忽然内心有着千言万语要说。

    不过这种失态只是瞬间,经过多年的磨砺,他显然明白,如今的一切,已经不一样了,眼前的这些人已经老了,而接下来真正扛起希望的,则是自己。

    所以此刻,他反而指着远处空中的那丹药说:“再过十息,若是你们再不稳固气息,只怕这丹药就要爆炸了……”

    “嗯?”众人看到范雪离面色微变,还以为范雪离被眼前的羿将军气息所震慑,所以也没有想太多,但听到范雪离的话,不由脸上露出不服的表情,满是轻视:“信口雌黄,那可是好不容易凝聚出来的四成药性加成的丹药,哪怕你再活一百年,也未必有资格见到。说什么胡话呢你……”

    就在这时,范雪离却是径自对羿将军说:“ 羿将军,你的射日功法,固然可以使得药性凝练到极限,甚至出现异变,但射日功法并非专门的炼药手段,过则不及,火性过盛,就会造成内部动荡,乃至于从中间破碎而开……”

    这瞬间,随着范雪离的话结束,十息时间也过去了,而后,众人所守护当中的那四成药性加成的丹药,正如范雪离所说,以中间为核心,径自向周围裂去。

    只瞬间,丹药开始皴裂!

    “不好!”众人不由一阵失神,谁也没有想到,居然真的会如同范雪离所说,造成了强烈的异变。

    当下,不仅是众人,连羿将军也毫不迟疑地冲到面前,手势一动,施展出柔和的力量,将整个丹药给托住,免得其皴裂越来越大。

    一时间,想到范雪离刚才的话,众人不由失神,难道眼前这少年的眼力如此厉害,远远超过他们?

    若是这样,倒可以向范雪离请教丹药之术,请教这皴裂该如何解决?

    但几乎同时,却有一个弟子猛地大声说:“卑劣的小人!一定是你动用某种特殊手段,强行破害丹药,然后故意一语惊人!否则以你的年纪与炼药手段,怎么可能如此强大?”

    听到这里,众人这才恍然过来——的确,以范雪离的年纪,必然不可能是炼药半步宗师,哪有资格判断出来,这必然是范雪离动用某种卑劣的手段,要耸人听闻。

    所以只瞬间,众人对范雪离充满了警惕与杀意。

    但这一刻,唯独只有羿将军沉着地凝视着丹药,然后对众人沉喝道:“你们做不到,就坐井观天不成?以一己私欲,强行揣度,我都替你们羞耻!”

    只这话一出,众人不由脸上涨红,却是鸦雀无声,再也没有敢反驳的,显然,羿将军的话,猛地惊醒了他们。

    他们什么都不懂,有什么资格去评判别人?只是因为嫉妒,就对别人生起杀意?

    便在这时,那羿将军则向范雪离拱拱手,说:“小友刚才说的话,颇有见地。不知如今这丹药,是否还有解决的办法?”

    “我试试吧。”范雪离见到羿将军诚恳的样子,忽然想到了千年之间,自己在羿将军面前,从来都是被训斥的份,毕竟当年羿将军的身份与见识都比他强过数倍,然而时过境迁,竟轮到眼前的羿将军向他讨教了。

    不是他变强了,而是羿将军变老了。

    所以这一刻,他毫不迟疑地手上一动,一捏手势,凝出光芒,猛地渗透出一道灵光,施展在那丹药之上。

    “嗯?”这一刻,之前那些被训斥着的众人,都把目光死死地盯着范雪离,担心范雪离在做怪。

    显然,刚才羿将军的训斥让他们感觉到惭愧,但范雪离却并不值得他们信服。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赫然发现,范雪离瞬间手势转动,瞬间变幻了数十种手法。

    九转手法、天旋手法、日月手法……这些常见的手法,在范雪离的手里,竟显得如此惊艳,如此轻易融合,显得天衣无缝。

    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只一见之下,他们就明白,眼前这少年,只怕拥有半步炼药宗师的地步,远超众人。

    一时间,众人不由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仔细地揣摩与记忆着范雪离的这些手势。

    而这时,范雪离手里的归一火焰,也瞬间燃烧起来,不仅融合了万火佛印,甚至还融合了种种天丹地火,甚至凝出千手,以千般手段,对丹药进行融合与提炼。

    “这……”众人瞬间失神了。

    因为他们已经看得眼花缭乱,根本无法分辨范雪离的手段,但范雪离却轻易之极,心神分成千种,前后协调。

    这种手段,甚至见都没有见过。

    此刻,连羿将军,也是瞳孔收缩,眼神里露出一抹惊艳来。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足足有二十息时间,众人一直在屏息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范雪离则在二十息里,甚至施展了近千种手势,而后以不可思议的手段,竟使得那丹药的纹路重新凝聚,使得那皴裂之势消失,恢复了之前的圆润!

    “哇!”这一刻,在见到丹药完成的瞬间,众人失神地惊叹出声,满是赞叹!

    谁也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真的成功了!

    这位少年的天赋,见所未见,绝对是半步炼药宗师的手段!

    他们的眼神既炙热,又是惭愧,想到之前对范雪离百般嘲讽,他们更是明白羿将军话的重要性,若非羿将军,只怕他们就要与眼前这少年失之交臂,也与这四成药性加成的丹药失之交臂了。

    而此刻,羿将军则认真地打量着眼前的少年,见到少年脸上依旧温和从容,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忍不住出声说:“好!好!”

    无论是辨识眼力,还是炼丹手段,也包括态度气质,眼前少年,几乎让他联想到太昊圣帝当年幼时的样子。

    气质何等之像!

    唯独只是面容不一样罢了。

    他越看对方,心下越是欣赏,忍不住问道:“小友不知如何称呼?从何处而来?”

    可以说,眼前的范雪离,不仅帮忙凝聚了一颗四成药性的丹药,甚至还帮他打开了炼药的一道大门。

    “妖言惑众,一派胡言!羿将军不要被这小子给骗了!”便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冷厉的声音。

    如同雷鸣而过,震荡整个天空,甚至有着力量从九天银河之上倾泻下来,说不出的霸道之气。

    这般手段,甚至不仅是领域境界,还远远超出了,只怕来者的修为,至少是在仙境八重!

    要知道这里的洞天世界,乃是一处贬斥之地,一旦从大千世界被贬斥到这里,修为就会随着整个世界规则而大幅度减弱,而能依旧拥有仙境八重的修为,足见不凡了。

    而随着声音过后,周围众人的眼神不由炙热起来,甚至双手都规矩地下垂,露出一丝膜拜,也带着一种深深的敬畏。

    这种敬畏,是长年累月之下形成的!

    然后他们同时恭敬地说:“见过金将军!”

    而后,众星拱月之间,远处有一行人,把一个金衣老者直接烘托了出来。

    那金衣老者身上有着无数的华光,只一出现,甚至力量就横扫一切,甚至把羿将军的气势完全镇压了下去。

    这金衣老者,赫然是与羿将军地位并立的金将军,是半步炼药宗师,还是执法者,执掌着整个洞天世界里的律法。

    一言而决天下,无人可匹敌!

    而后,金衣老者走到前面,冷冷地说:“一个外来者的话,你们也能信?此人必然是清夕国的奸细,还不乖乖地给我跪下?”

    这一刻,金衣老者身后的二三十人,更是齐齐把律法剑举了起来,力量撑天动地,把范雪离包围,齐声喝道:“跪下!”

    这瞬间,那羿将军迟疑了一下,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的确,范雪离外来者的身份,太过诡异。

    整个洞天世界,据说一直有奸细存在,却一直没有探查出来,是众人心里的一根隐刺,而如今范雪离的出现,让他们把矛头直接一起针对向外!

    若是把范雪离拿下,仔细动用精神之力探索,甚至就能从中发现端倪,消除洞天世界最大的隐患。

    这可是洞天世界里最重要的事情。

    哪怕错怪了范雪离,到时候再对范雪离赔礼也成。

    想到这里,羿将军的眼神有着一丝迟疑,有着一丝叹息,有着一丝不忍,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来。重生之万界主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