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七百九十一章 洞天世界(1)

时间:2018-01-20作者:南宫吟

    一时间,他们面色失神,眉头凝重到极限,全神贯注其中,进行不断地推演与开解。

    而后,他们终于到上面的文字。

    随后,他们的脸上,露出了与之前那位裁决者一模一样的表情,几乎同个时间,所有人都决心开启炙天紧急之令,要强行进入。

    这一刻,这些裁决者彼此面面相觑,终于明白众人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对于这次的目的,他们已经是心知肚明。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面色凝重,毫不迟疑地开启了进入圣始世界的特殊通道。

    可以说,以他们对圣始世界的了解,他们可以通过各种通道入口,最快时间到达最想要去的位置,速度可谓瞬息即至。

    他们所有人的目的,便是去阻挡范雪离!

    因为按照之前的异象,只怕范雪离得到了了不起的宝物,甚至与里面的洞天世界有关!

    那可是圣始世界最大的隐秘!

    也是绝对不允许外人去接触的存在!

    据说,在洞天世界里,有着来自九天之上尊敬的神灵,有着来自太昊国的强者存在,都被一种特殊的方式,层层封印在洞天世界里!

    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与他们接触!

    否则就列为最大的罪犯,杀无赦!

    所以他们绝对要在范雪离之前,把范雪离挡在洞天世界之外!

    否则,哪怕范雪离成为神子第一,哪怕成为至尊境,其结果,将会是凄然而绝望的,再也没有办法逆转!

    只是当他们第一时间赶到了剑心城后,却发现范雪离早就失踪了。

    一场大雨过后,范雪离的痕迹彻底消失。

    而哪怕他们如何审问之前密地里的赤龙涉虫,他们也得不到任何线索。

    范雪离就那样失踪了。

    彻底地失踪在整个圣始世界之中,再也没有任何气息能探索到范雪离的存在!

    要知道他们的感应方式,记录着每一个神子的气息,无论神子身在何方,他们都会感知到。

    然而现在,他们确认,范雪离已经不在这个圣始世界里,甚至已经可能踏入了洞天世界!

    这让他们失神震惊!

    一时间,他们猛地想起,里面的时间与外面的时间是十比一,他们在外面等飞雁传信等了一个时辰,里面却已经过了足足十个时辰,而十个时辰,足以让范雪离去任何地方了!

    一时间,他们毫不迟疑地离开了这圣始世界,而后开始把此事第一时间上告,把范雪离列为危险人物,同时还用地毯式的手段,开始排查所有的一切,争取尽快地感知到那洞天世界的下落!

    这洞天世界若是出现问题,只怕整个紫雪世界,就会崩塌,毁于一旦,乃至于成为整个三千世界的关注重心了。

    那样的后果,是他们根本无法能承受的。

    所以他们只希望,范雪离能尽快地出来!尽快地不要给整个圣始世界惹出大麻烦来!

    否则,范雪离固然要成为整个紫雪世界敌对的焦点,他们也是遭遇池鱼之殃,其罪难逃!

    所以这一刻,他们众人如临大敌。

    而没过多久,也有仙门里的众多执法堂护法等人,悉数过来,封锁了这圣始世界的入口,对整个圣始世界形成围杀之势!

    事关重大,关乎到整个紫雪世界的存在,绝对不容小觑!

    不可放过任何一个神子!

    哪怕错杀,也在所不惜!

    一定要确认范雪离究竟是如何失踪的,怎么失踪的,是否真的与那洞天世界有关,而那洞天世界里,是否真的有那些远古神灵,乃至于太昊国千年前的神帝神君存在!

    可以说,局面风云逆转了!

    当然,也有一些大仙门对范雪离还抱着一丝侥幸,毕竟范雪离并非是故意而为之,所以虽然这次犯了大错,但情有可原,若是没有引得整个圣始世界动乱,甚至没有通过洞天世界的初始试炼而进入其中,那范雪离便是无罪!

    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便有可能会招揽到范雪离这位未来仙境十重的存在!

    可以说,此刻众人是各怀鬼胎,深深期待着接下来的情况。

    ********************

    酸雨,击打在洞天世界的土壤之上,使得土壤被腐蚀,发出丝丝的腐烂气息。

    洞天世界,传闻里乃是洞天福地的所在,然而在这里,却是一片荒芜,生存环境恶劣到极限。

    若非在洞天世界的入口处,有一具天龙神锁,时刻散发着神龙血液的气息,只怕这里的土地,甚至会被深深地腐蚀到地壳里,甚至慢慢毁掉整个洞天世界的一切。

    整个洞天世界并不大,甚至只有原来太昊国的皇城大小,不过这一日,虽然是酸雨天气,但整个洞天世界里,却呈现了一片*肃穆着的场景。

    这是洞天世界一年一度的祭祖大典。

    可以说,这是接近太昊国千年前的一个大典,当初太昊国横扫万千,到了祭祖大典,无数的大千世界中人前来庆贺,先天神通圣物多如海去。

    可以说,那是真正繁盛的场景,也不会有任何人去阻挡这祭祖大典。

    而便在这时,便有两道人影,从洞天世界的入口而来,隐匿在黑暗之中,以强大的隐匿手段,很快地混入到洞天世界里。

    这两人正是范雪离与羽灵。

    虚空之中,仿佛无数的晶莹光芒,重凝了范雪离的身体一般,显得灿烂无匹。进入这圣始世界没多久,随着范雪离气息的凝练,这具身体表现出更强大的气息,每一处肌肤都完美到了极限。

    而这时,范雪离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终于赶在那裁决者醒悟之前,自己进入了这洞天世界里。

    自从自己之前得到金色卷轴以及地图后,他就动用金色卷轴的气息,强行把头顶上空的镜象给驱除,这才在那些裁决者没有在意的情况下,通过三个时辰的飞行,到了洞天世界入口,并花了足足五个时辰进行破阵,终于破开了这足足有三千多个恐怖阵法组合的禁锢,进入了此地。

    进入这洞天世界,乃是此次范雪离进入圣始世界的目的,为了寻找他的亲人,他宁愿付出一切代价。

    当然,他也知道随着他的失踪,必然会引发那些裁决者与大仙门的反弹,很有可能把自己定为罪犯杀无赦,所以他提早布局,施展出了至尊境的手段,加大自己的筹码。

    这样一来,他便给自己留下了一条后路,从而从容地进入此地。

    只是进来之后,眼前的一切出乎他的意料。

    这个洞天世界的环境居然恶劣到这般的地步。

    就如同一个大囚笼一般。

    而后,他便带着羽灵,向着洞天世界的中心走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发现洞天世界的城池周围都是湖泊包围,而那在湖泊之上,时而飞腾着的巨蟒,竟是玄月帝蛇,隐约有着龙的威势!

    玄月帝蛇,全身上下都是宝贝,无论是骨、角、皮、血,几乎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一旦得到一条玄月帝蛇的尸体,甚至足足可以把修为提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可以武装数百人的装备!

    “怪不得此地没有戒备,原来有玄月帝蛇,别人根本不可能进入……”此刻,见到一尊玄月帝蛇猛地吐着巨大的血舌,死死地盯着自己,范雪离心头暗道。

    而此刻,羽灵甚至已经吓得身体冰冷了。

    这玄月帝蛇的力量,深不可测,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存在,这甚至已经不只是中千世界的境界了!

    能被称为帝蛇,只怕境界至少是在仙境八重之上了。

    只是这一刻,面对着这玄月帝蛇的压迫,范雪离只是淡淡一笑,手指一弹,一道赤芝与女莞丹药草融合起来,炼药手段凝出,火焰升腾之间,一股温馨的气息涌起,渗透进眼前玄月帝蛇的身体里。

    只瞬间,那玄月帝蛇先是迟疑,而后露出了一丝失神的表情,再一次盯着范雪离,终究是身体一错,分开了一条水路来。

    那是迎接范雪离进入的意思。

    这一幕场景,看得羽灵完全失神了。

    身边的这位公子究竟是何等人,居然拥有驯服这帝蛇的能力?

    只是这时,范雪离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曾记得千年之间,太昊国有几具玄月帝蛇,与他极为亲昵,最喜欢赤芝与完莞丹药融合,但现在,对方却只有震惊,只是露出玄月帝蛇的本能反应,只怕与之前的那些并不一样。

    这样一来,眼前这地方,究竟是否与太昊国的旧人有关系,就值得商榷了。

    想到这里,范雪离的心头涌起了一丝警惕。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与羽灵很快地踏水而行,径自踏入了当中的城池所在。

    很快地,他忽然发现,在城池的城门外,却有着许多人围在一起,在一处丹鼎里在彼此探讨着什么,争执着什么,几乎是争执得面红耳赤。

    那最当中的丹鼎,被一股七色云霞所托,半飘浮在空中,上面有着许多的丹药在旋转着,里面有着牡丹、王孙等药草的气息,丹药本身也是四种颜色,居然是罕见的四成药性加成的丹药。

    四成药性加成的丹药,只有炼药宗师这才有机会炼制出来!

    这让范雪离不由一惊。

    不过在仔细注意之下,却发现,这四成药性加成的丹药上,有着许多的缝隙,看来其中存在着极大的缺陷,使得丹药本身药性冲突,只怕是无意间炼成的。

    而此刻,在人群的最当中,有一个老者的声音猛地吼了起来:“天水阵法连环,但此地的天水之气不够,哪怕你用横火手印,再用九转手印,也无法达到完美的地步,所以之前这四成药性加成的丹药,根本不是你炼制出来的!”

    这老者的声音,有着一种军中豪迈着的气息,霸气十足,听着不知怎么,让范雪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而此刻,另外一个老者的声音也响了起来:“那又怎么样?难道你以为就凭你的射日功法,就是凝聚成四成药性加成丹药的奠基?开玩笑,你羿家什么时候懂得丹药之术了?”

    显然,这丹药是众人通过合力凝聚出来的,是妙手偶得之而已,接下来几次试炼都失败了,而为了确认原因,众人不断争执,几乎是争得面红耳赤。

    听到这里,范雪离脸上不由一怔——羿家?

    难道这熟悉着的老者的声音,乃是来自羿家的那位先祖,来自当年守护在自己父亲身边的羿将军不成?

    一时间,他忽然心神猛地一动,一阵阵温馨,记得当年他在幼时,就喜欢给羿家将军捣乱,拔对方的胡子,把对方都气糊涂了。

    时过境迁,这一切已经都不在了。

    如今的他,以不一样的身份出现,甚至都无法与对方相认!

    毕竟若是身份暴露,一旦泄漏出去,必然会迎来灭天之灾,到时候千年前的情况,将会再次出现!

    在没有绝对的实力面前,他必须要隐匿这一切。

    毕竟,千年之前的那些人,还有几个人可信,他都不知道。

    哪怕知道,也不能露出一丝端倪,毕竟这里,完全可能会有清夕女皇的耳目。

    想到这里,他不由低低地叹息一声。

    这是一种近乡情怯的感情了。

    只是这时,这叹息听在羽灵耳朵里,羽灵还以为范雪离并不认同这炼丹之术,不由传音对范雪离说:“水公子,那是四成药性加成的丹药,只有炼药宗师才能炼制出来的吗?”

    听到这里,范雪离哑然失笑,淡淡地传音入密说:“那并不是真正的四成丹药。上面的纹路,极为残破,只怕支撑不了多久,丹药就会自发化成碎片。这些人此刻在彼此争执丹药原因,却不曾在丹药上仔细观察下功夫,便是走错了路。”

    对于身边的羽灵,他隐约感觉到,她身上的血脉,只怕与太昊国的家族传承也有着关系,这样一来,他不由与她亲近了不少,所以也愿意告诉她这一切的本源。

    听到这样,羽灵的脸上露出赞叹的表情,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里满是膜拜。

    只从这一番话,就足见范雪离的见识,比那些人强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