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七百八十六章 剑心城(1)

时间:2018-01-17作者:南宫吟

    羽灵在见到他后,情绪忽然有些爆发了,然后眼泪不知怎么,猛地夺眶而出。

    而后她轻轻地走到范雪离身边,低声地说:“水公子,接下来前去剑心城,请多照顾。”

    便在这时,那尼姑庵主则微笑着解释说:“按照这里的卷宗,只怕羽灵的身世,与那剑心城的一个羽家有关,而那剑心城,也是附近最闻名的凶兽之城,有着无数凶兽于其中,十分危险。水公子,我便把她托付给你了。”

    她曾对范雪离说过,那剑心城藏着远古的众多消息,或许其中就藏着范雪离想要知道的消息,而看到羽灵与范雪离同行,她不由松了一口气。

    “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不会让她受半点伤的。”范雪离点了点头,诚挚地说着。

    这三个月里,羽灵对他的心,他如何看不出来?

    但羽灵却从不曾表达,只是深深地印在心里,这使得他对羽灵有着一丝歉疚,所以他更希望能帮羽灵找到她的家族,找到她的归属。

    至于这剑心城,哪怕城主的卷宗上,有着死亡之城的称呼,甚至有着最强屠杀场的存在,有着无限的排外,对他来说,又有何惧?

    只要一剑,当斩之!

    如今的他,实力越来越强,而且他如今已经突破到了第二个至尊境,接下来以战养战,一旦突破的话,不知道他的领域会到怎么样的地步?

    见过众人千种的领域手段,他不由更为期待了。

    ********************

    “丝……”

    死亡恐怖之地里,有着无数的飞羽鸟潜伏在云层之中,发出此起彼伏的声音,仿佛在蓄势以待,等待着猎物。

    这飞羽鸟,乃是剑心城外围,最强大的凶兽之一,以群居为之,虽然境界不高,只有仙境五重,但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极为惊人,一旦出动,就是数万只一起攻击,绝对是剑心城外围最让人头疼的所在。

    所以进入剑心城的修者,几乎没有敢施展飞行之物,或者御天飞行的,那几乎是自讨苦吃,自寻死路。

    此刻,在地面上,则有许多的马车车队在慢慢行驶着,异常的小心。

    剑心城固然可怕,可是却同样存在着许多的契机,正因为有着众多凶兽,也有着众多灵药,甚至还有各种神秘的密地在其中,是无数人探寻着的地方。

    当然,这一路要极为小心,不仅要小心天空、地上的凶兽,也要小心周围的这些人,甚至还有进入剑心城必须要面对着的青啸帮。

    青啸帮乃是守护剑心城外围的所在,凡是要进入剑心城,就必须要向他们缴纳极多的阵法元石,否则不给通行。

    而强行破关着的人,没有青啸帮给的特殊的令牌,必然会遭到里面那些凶兽疯狂的吞噬。

    在几次惨战之下,向青啸帮低头,更成为了所有人约定俗成的规矩,所以众人此刻都凝重着心神,极为小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忽然发现,遥远的天空之上多了一个黑点。

    那赫然是一座飞鲨神阁船!

    居然有人有这样的胆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此进入。

    那些飞羽鸟,可是有数日没有饱餐一顿了,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那些马车里的人,都是露出了一丝同情的表情,但同时又有一丝嘲讽。既然要进入此地,连这里的情况都不了解,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是咎由自取啊。

    而后,那飞鲨神阁船越来越近了,而他们也很快地发现,那神阁船里,似乎能见到一位少年与一位少女正站立着,那一脸青涩着的样子,极为分明。

    “只怕是一些刚入门试炼着的大门派弟子吧?不过这个世界太多陨落着的天才了……”有些人越是摇头。

    有些眼力锐利的人,赫然已经注意到,那飞阁上的少女,整个人有着泽润的气息,青丝垂在身前,一副绝世美人的容貌,姿势端庄秀丽,让人心头猛地一震!

    而那少年,更是气度非凡,整个人的肌肤凝练,如同万古青天一般高悬,甚至让人感觉到深不可测。

    这样的一对金童玉女,不由让他们一阵叹息起来,甚至恨不得想要提醒他们。

    然而这瞬间,那漫天的飞羽鸟,已经冲击而下,猛地向着那神阁船扑去。

    近万只的飞羽鸟,融合起来,如同天罗地网一般,哪怕是仙境六重巅峰的人,只怕也要瞬间被吞噬成碎片残渣。

    众人皆以为这两人就要死于非命。

    但这瞬间,他们瞳孔猛地收缩。

    因为他们赫然发现,那少年忽然右手一动,捏了一道手决,于是那飞阁船上,出现了一个强大的迷幻阵法,挡在面前,以不可思议的手段,竟把这种恐怖的一击给挡住了。

    近万只飞羽鸟,好像彻底都被迷幻了,然后击了一个空,彼此相撞之下,在空中挤压无数,互相残杀,竟对那神阁船视而不见,眼睁睁地看着神阁船从容而去。

    一时间,众人全部失神了。

    那少年捏动手决的姿势,彻底地映入他们的脑海里,再也无法挥去。

    “好强的阵法手段!”

    “弹指之间,一切灰飞烟灭,好强大啊!还以为他们是自寻死路,没有想到,拥有如此的自信。”

    “不过哪怕他们再强,面对那青啸帮的话,也要低头吧……那青啸帮固然不强大,但却有着强大的御兽术,若是惹怒了这青啸帮,只怕结果不堪设想,哪怕他们阵法再强,也挡不住无数凶兽这样的冲击啊……”

    想到这里,众人不由苦笑摇头,目光看着远处,仿佛带着一丝期待。

    若是这深不可测的少年,将那青啸帮彻底灭杀,使得他们免受青啸帮的剥削,那该多好?

    不过他们马上摇了摇头——青啸帮根深蒂固,哪是那么容易被击溃的?

    而此刻,夹杂在马车之中,一辆极为华丽,雕刻着凤凰式样的马车里,两个女子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她们容貌绝代,丝毫不亚于那空中的女子,竟是半凤门的两位仙子。

    此刻她们不由低声叹息着说:“水俊浩的气息越来越强大了,一念成阵,竟完全无视这些飞羽鸟。而我们两人都已经是仙境七重,彼此领域联手也这才堪堪到达这样的地步,但他只是随手一弹,还有着众多压轴的手段没有施展……看来我们接下来要加速了……”

    她们一路横扫而来,三个月杀戮了众多的凶兽,两人配合,拿到了极多的分数,但凶兽并不多见,两人加起来也不过才三四百分,所以她们觉得积累太慢,便来到这里,希望能寻到密地,却没有想到,在此见到了范雪离。

    虽然不知道范雪离身边的那女子是谁,但她们却涌起了一丝强大的危机,不想落后于范雪离,当下很快驾驭着马车,开始加速进入剑心城了。

    ********************

    剑心城外数十里之地,一处大峡谷的所在,仿佛如同骷髅头一般,带着无边森严的杀意。

    周围的地面,更是万地干枯,地表裂缝,寸草不生。

    此刻,那空中的范雪离与羽灵,已经收回了神阁船,落到了地面上。

    范雪离的面色,依旧是从容淡定。

    对这剑心城,他们所知道的,远比别人多,因为他们拥有城主府的众多消息,也知道了飞羽鸟并不为惧。

    只是让范雪离微微在意的是,整个剑心城,如今已经是一片荒漠,彻底断绝了生机。

    而剑心城原来的那些家族,都已经彻底消失,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据说,这些家族的传承,便在这剑心城里的密地之中,只可惜,这密地极为罕见,几乎没什么人,探得到其真正的密地所在。

    一时间,他向羽灵望去,希望羽灵不要那么颓废。

    只是这瞬间,他却赫然发现,羽灵整个人从里到外,仿佛有着一种特殊的光亮光泽涌现,说不出的美丽,仿佛是接近故乡的那种灿烂,就仿佛儿时的那种喜悦一般。

    一时间,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无论是荒废的故土还是繁华的故土,对羽灵来说,这便是她的家,哪怕这家是破旧的,是荒芜的,那也是家,这便足够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由轻轻地拉着羽灵的手,向着剑心城边缘而去。

    这一刻,他感觉到羽灵的身体猛地僵硬一下,而后忽然脸上飞起红云,手上一软,甚至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一般,那仿佛是比刚才还要强烈的炙热。

    而后,羽灵就乖巧地任由范雪离牵着手,进入了眼前的世界所在。

    “嘿。”

    此刻,天地之间原本万分寂静,可是却忽然传来一个犀利的刺耳的声音,显得极为尖锐。

    远处一个中年男子,身体佝偻,看起来如同老人一般,脸上带着讥讽着的表情,冷冷地说:“青啸帮在此,两位再恩爱,也请留下买路钱。”

    青啸帮在此百年,立下了诺大的名头,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想要瞒过青啸帮进入此地的人,结果只有一个字:死。

    然而,若仅仅是少额的买路钱,那也就罢了,并不会引得天怨人怒,但青啸帮的买路钱极高,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而且还因人而异,甚至还会提诸多理由,这才让青啸帮的名头被无数人所诟病和痛恨。

    所以这中年男子在目光一转,从羽灵的脸上,落到范雪离的脸上,露出垂涎欲滴的表情,竟是直勾勾地盯着范雪离,说:“不过若是你们满足我一个要求,我就放了你们。”

    从他的表情上,他对范雪离有着无比的渴望。

    这人竟有着邪恶的癖好。

    而后,这人啧啧露出笑声,对着范雪离说:“好美的身躯。若是你愿意听从我,我愿意给你这剑心城里最详细的资料,让你去那有密地希望的所在,而且我还会给你包一个大红包,如何?”

    他竟要给范雪离大红包。

    这足见对方的渴望,到了何等的地步。

    这一刻,远处的半凤女两仙子的马车,也分明赶至了,同时也见到了这一幕,脸上露出了厌恶之极的表情,谁也没有想到,这男子竟是兔子,邪恶如此,让人作呕。

    一时间,她们期待着范雪离能瞬间出手,将对方秒杀着的场景。

    一旦范雪离惹怒了这青啸帮,就等于要遭遇这里无数的凶兽,到时候看看范雪离如何收场。

    然而这一刻,面对着这样的癖好,范雪离却只是紧紧地抓紧羽灵的手,径自向前而行,丝毫不理会眼前的这中年男子,仿佛视这中年男子为无物一般。

    而后,径自向前飞掠了近一里之地,很快到了一处残垣之地。

    上面有着标志,赫然是“剑心城”三个字,而同时,这里有着许多的残破的石壁石碑,记录着各种奇特的文字与符纹,仿佛埋没在荒烟之下已经数百年。

    便在这时,范雪离停了下来,然后手轻轻地抚摸在这符纹上,在感知着什么。

    按照城主府卷宗里记载着,这里的符纹,乃是剑心城一处很关键的所在,甚至等于一幅剑心城的地图。

    只要通过细腻的感知,以及立体的思维,就能推断出剑心城的地图,从而确认其密地的位置。

    可以说,这里很有可能,不只一处密地,因为在这里,曾有无数的强大家族,被埋没在此。

    据说当年,这里鼎盛无比,只可惜不知什么原因,一夜之间,竟直接化成了黄沙之地,成为这里最大的不解之谜,震惊整个地狱世界。

    在这样的感知里,范雪离很快理解了这些符纹的变化,理解了其中的阵法,很快地把整个地图推断出来了。

    而此刻,他也注意到,身边的羽灵,站在整个符纹之间,仿佛有一种强大的气息,与符纹进行契合,就仿佛她是进入此地的一处密钥一般。

    这种感觉,让范雪离不由一怔,不由露出一丝笑容来。若是这样的话,那这里果然是羽灵的家族所在了。

    便在这时,见到范雪离与羽灵对他置之不理,那中年男子赶了上来,目光里阴冷不定。

    对于范雪离此刻领悟符纹与阵法的表现,他眼里露出一丝惊艳,但越是这样,他对范雪离的炙热之心就越强。

    所以此刻,他终于忍不住,冷冷地挡在范雪离的面前:“阁下,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