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七百七十三章 神羿之府(4)

时间:2018-01-11作者:南宫吟

    “水兄说得好!畅快!”这一刻,羿一铠听到范雪离的话,忽然忍不住纵声大笑,笑声响彻云霄,说不出的畅快:“的确,一个蝼蚁般的家伙,趁着我父亲中伏,这才过来耀武扬威,有什么可怕的!”

    显然,他被范雪离的话惊醒了!

    要知道他可是上古羿家的后代,哪怕死又有何妨,天地之间有什么可怕的?更何况,又不是必死之局,只需要撑过一盏茶时间而已!

    所以他的声音里,有着无数的豪情。

    范雪离肯为了他,不远万里而来,他身为主人,什么时候还畏畏缩缩到这般地步?

    “该死的家伙!”剑道真宫副掌教原本就要伸手,取下那千花万龙果,但这一刻,目光不由一寒,冷冷地盯着范雪离与羿一铠说:“既然你们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这一刻,他的力量猛地凝聚而出,如同山压海破,如同月异星斜,何等恐怖,竟有着浩浩荡荡之势,刚一出手,就注定着范雪离的心脏与羿一铠的身体,马上被炸裂!

    这正是死亡领域的手段,在百丈距离里,只需要锁定范雪离的身心,就可以注定范雪离的结局!

    若没有掌握领域的人,面对这样的危机,绝对没有任何可趁之机。

    所以这一刻,剑道真宫副掌教充满了说不出的炙热。

    他要把这个三番两次挑衅他的范雪离,给彻底秒杀!

    只一下,无数的天地之间,化成无数的尘埃,猛地把范雪离笼罩,把范雪离的精神之力给遮掩,给眼眸。

    范雪离的精神之力,瞬间被打散!

    原本可以感知到对方所有破绽的精神之力,乃是范雪离战斗时最重要的宝物,用此物,他这才可以洞悉对方的破绽,料敌机先!然而现在,这精神之力,化成无数的尘埃,再也无法帮上范雪离的忙。

    可以说,看起来范雪离完全陷入了绝境之中。

    而同时,剑道真宫副掌教脸上冷笑的狰狞,也跃然而出。

    “水兄,我与你同生死,共存亡!”羿一铠毫不迟疑地冷喝着,凝聚残存着不多的力量,如同火焰般燃烧出了心头血,猛地冲击而出。

    只是这时,范雪离忽然淡然出声了:“羿兄,不必担心,区区一个伪领域境而已!”

    只瞬间,一颗天星珠被他捏碎,恢复了全身精气神,再一次凝聚出了归一仙术的神通,甚至还消耗了一颗龙元丹,提升了速度与威力,猛地挡在了面前。

    如今的他,修为乃是四重高阶,堪比六重高阶,但这归一仙术乃是自创仙术,功法与他极为契合,几乎可以秒杀六重巅峰的所有神通。

    再加上龙元丹的威力,范雪离自信能与仙境七重初阶,也有一拼之力,更何况对方只是伪七重而已。

    更何况,他手里还有拥有神子令,只要见机不妙,随时可以捏碎,然后发出强大的防御之力,可以把对方的攻击轻易地拦下。

    所以这一刻,在他周身的十五丈距离,出现了无数的火焰光影,同时力量与速度,更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蔓延着。

    只一下,这般攻击力量,就与对方的领域一击,交错在一起。

    “居然还敢硬扛,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死亡的恐怖。”此刻,剑道真宫副掌教冷笑着,有着说不出的得意。

    只是当他得意之后,他惊愕地发现,范雪离的攻击之力,竟比之前的还要强大数分,竟似乎扛住了他的攻击。

    “砰!”

    两道光芒,重重地轰击在一起,发挥出无数强大的光芒来,竟是平分秋色的局面!

    他的领域之力,竟被范雪离那种无孔不入的攻击手段,直接击得支离破碎!

    而后,他甚至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反噬之力涌起,让他面色惨白,甚至剧烈地咳嗽起来,甚至咳出了许多血来。

    一时间,他面色阴沉,失神地说:“这怎么可能?”

    范雪离不仅破解了他的攻击,甚至还动用一丝的反击之力,渗透进他的身体,冲击着他的右边身体。

    他的右边身体,早年受过重伤,经过数年的调息,勉强恢复,但因为没有灵药及时调养,使得他动用攻击的时候,都避免利用腰腹之力。

    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身边任何人都不知道!

    而如今,这一切竟被眼前的范雪离所看破!

    这是巧合,还是对方火眼金睛?

    一时间,他忽然想到,他所有的一切,竟都在范雪离的控制之中,甚至他此刻如此强大的力量,也没有震慑住范雪离,这甚至使得他的心头一冷,升起了一种可怕的感觉。

    他刚才那种杀戮范雪离的因果之力,在进入范雪离十五丈后,就彻底失去了控制,不知道范雪离是如何做到的?

    眼前的范雪离,依旧一副渊渟岳峙的样子,看起来是那么的深不可测,甚至让他为之窒息,让他涌起了一丝恐惧来。

    此刻,他不再迟疑,放弃了再次攻击,猛地身体向前一冲,向着那千花万龙果而去。

    只要夺得此物,他就能得到最后的胜利,若把此物献给主人,他绝对会得到更多的宝物与功法,到时候绝对可以把范雪离碾压。

    然而这瞬间,他却赫然发现体内的那种死亡之力,越来越恐怖,猛地使得他的身体抽搐一下,疼入骨髓。

    “轰!”

    这一刻,他的身体仿佛有某种力量直接被引爆了一般,几乎使得他体内的经脉完全碎裂。

    一个听起来很小的爆炸声,可是却让他整个身体,几乎频临死亡的边缘。

    “疼!”

    他猛地七窍流血!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千花万龙果,却始终无法向前踏上一步。

    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而同时,他更是失神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在他的身后,竟有着一把剑,刺穿着他的心口。

    斜穿身体,刺入他的右边身体,所有经脉,所有过去的那些旧伤,一下子全部爆发。

    这一剑如此毒辣,刺得如此精确!

    一时间,他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身前的范雪离,完全失声。

    他不知道范雪离是怎么做到的。

    他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恳求,一丝绝望。

    因为随着他的心脉被刺,他体内的气息开始疯狂地流失,之前那接近领域境的力量,已经完全不见,甚至他的境界,也跌落到只有仙境六重高阶的地步,而且还在进一步流失。

    “我错了……饶了我吧。”此刻,他的声音听起来如此地凄凉,如此地绝望与无奈。

    便在这时,范雪离淡淡地说:“你在杀戮别人的时候,何曾可怜过别人?”

    “你在压迫别人的时候,何曾想过同情?”

    “你在伤人的时候,何曾想过被伤的痛苦?”

    声音如电一般,震慑天地!

    原本以范雪离的精神之力,之前无法看出对方的破绽,错只错在对方强行进入了领域境,因为刚得到强大的修为,就造成了自身的不协调,所以这才被他看出破绽。

    范雪离向来最拿手的,就是击敌破绽,以最小的消耗,造成最大的伤害。

    他对眼前此人已经没有任何一丝怜悯。

    眼前此人,正是心魔,正如天魔,本性极恶,根本不可能悔悟,杀了这样的人,便是真功德!

    真功德,不是一味地杀戮,而是认识本性。

    天地之间,有着无数的善,需要用这样的杀戮去维护。否则,当寥若晨星的善,被那恒河沙数般的恶所淹没,世界就会陷入真正的死亡黑暗之中。

    这一刻,范雪离的声音如同无数雷电,几乎刺穿了剑道真宫副掌教的耳膜,让他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的侥幸。

    但同时,他厉吼着:“你不过只是一个法相阁的神子而已,你又算得了什么?如今神子之战已经开启,我门下剑万里,乃是举世的天才,当他知道此事,他必然会轻易地斩杀于你!”

    而后,他更是声色俱厉,歇斯底里地吼着:“更何况,我的主人,乃是天地之间,最强的王者,今日你破坏我主人大事,日后,必然要坠入死亡之狱,永世无法超生!”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里仿佛也有了一丝的光彩。

    以他仙境六重巅峰的能力,竟对这主人如此死心塌地,足见强恐怖。

    “是吗?连你的命都保不住,有何足惧?更何况,一个剑万里而已,真以为神子里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人了?”范雪离也不以为意,反手一绞,那一把断剑猛地在对方的身体一绞,把身体体内的经脉、肠道全部绞碎!

    然后力量四溢,在间不容发的瞬间,不仅直接毁灭了对方的肉身,也粉碎了对方的精神,让对方无所隐遁。

    这把凤凰栖梧剑虽然暂时无法动用其神通力量,但其本身的材质,却是坚不可摧之力,毁灭对方易如反掌。

    缩回剑后,范雪离依旧淡如轻风,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而此刻,周围众人完全失神了。

    他们看了热血沸腾,身体甚至都在激动得发抖。

    谁也没有想到,原来必死之局,竟被范雪离一个人生生化解。

    而此刻,当他们从烈一帆口里得知,范雪离刚通过了神子战场,再过七日还要参与圣始世界,却在此刻毅然赶过来时,他们更是对范雪离的眼神,充满了无数的感激。

    神子之战,那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那一位神子不是为了神子之战,而无所不用其极,谁又怎么可能会为一个朋友的一句话,而万里奔波而至,浪费精神,甚至还冒着生命危险?

    而尤其是羿一铠,更是内心完全炸开了。范雪离的成长速度,之前恐怖到那般地步,使得原本身为天之骄子的他,深深地明白到差距,所以这才求救于范雪离,但也只是抱了一丝的希望,但却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真的能把伪领域境的剑道真宫副掌教给击杀!

    这般手段与成长速度,哪怕那些大仙门的核心弟子,也未必能及!

    可以说,他此刻,看向范雪离的眼神,甚至有着一丝看向如同父王般的仰慕了。

    甚至他觉得,若是范雪离幼时也是成长在羿家,拥有与他一样的资源,甚至现在已经横扫整个中仙门,横扫整个神子之战了!

    “水兄,你竟在参与神子之战的途中还赶过来,还救了我等一门,大恩不言谢……”

    所以此刻,面对着范雪离,他深深地对范雪离鞠躬,话刚说了一半,眼眶里已经热泪盈眶。

    不是英雄不落泪,只是未到落泪时。

    “羿兄,你我不必拘礼。”范雪离微微一笑,却是把羿一铠给扶了起来:“更何况,我之前在神子之战已经拿到了神子令,接下来不必担心。”

    他并非是圣人,若非是与他父亲有关的羿家,他是万万不会过来的。当然,这也是羿一铠此人性情极佳的缘故。

    所以为了不给对方增加心理负担,他便随口把神子令说了出来。

    只是这话一出,眼前众人更是如被电触一般,满是不可思议!

    神子令!

    那是只有在十处神子战场上,拿到第一的人,这才有资格拿到的!

    整个中仙门,有多少个天赋绝顶的天才!

    为了这神子之战,他们更是花费了无数的筹备,动用了无数的灵药!

    能进入神子战场上的前十,能有机会进入圣始世界,已经是无数神子梦寐以求的事情!

    然而,范雪离却是拿到了神子战场的第一!

    这一刻,众人看向范雪离的眼神,更加失神了。

    一时间,他们更是明白范雪离前来的分量!

    要知道能拿到神子令,日后进入大仙门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甚至只要不陨落,未来成为大仙门的长老,也是正常的事情。

    这样一个神子,却态度如此从容平和,还与羿一铠如此相交,这般气度,真是让人敬佩三分。

    想到这里,众人更加炙热,尤其是羿一铠,甚至眼神里都有了灿烂的光芒。

    只是这瞬间,一道光芒猛地涌起,赫然正是那千花万龙果,终于直接绽放而出,凝成一颗圆润晶莹的果子,向着地面而跌落。

    这乃是圣果,必须要动用极为精细的取果手段,得用特殊的金玉之物,这才能把它凝聚在其中,免得灵气外散,可是这过程极为繁琐,根本来不及。

    眼看着这圣果就要掉到地上,甚至要融入整个地面里的时候,众人不由大吃一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