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七百七十章 神羿之府(1)

时间:2018-01-09作者:南宫吟

    要知道,那位公子身上,只散发出仙境四重的境界而已!这般地步,哪怕是神子,也是最弱的啊。

    但此刻,之前说话那人吓得面色惊变,失声说:“神子令!刚才那少年拿出了神子令!他是这次前十的所在,而看起来修为极为普通的,绝对是那位水俊浩!甚至把半凤门的两个圣女都击败的水俊浩!”

    只一下,众人顿时噤若寒蝉,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水俊浩之名,已经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响彻在整个城府,不到半日,几乎是家喻户晓了。

    而此刻,范雪离被几个护卫迎入城主府,很快到了城主大厅。

    此刻,他赫然发现,青衣裁决者已经迎在门口,而对方旁边,还有一个全身紫袍的老者,看起来气息威严,身上披着金龙盔甲,仿佛如同沙场上的神将一般,气息无双,显然有六重巅峰的实力。

    但同时,范雪离心头一怔。

    对方是军中之人?可是自己分明不认识对方?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竟能让裁决者来找自己?

    但此刻,范雪离面色始终如定,仿佛如同烈日横空一般,光芒万丈,锋芒无匹。

    哪怕对方身份再高,也无法奈何他一分。

    他以他心,凝仙术,从不受别人影响。

    这便是他的道。

    而此刻,那金龙盔甲的将军迎接范雪离进内,寒暄后,一并入座,然后对范雪离拱手说:“本将烈一帆,前去法相阁寻找水公子,遍寻不至,赶到这里,终于见到水公子了,果然气质非凡。”

    他显然心下有着焦急之事,但却态度行礼不急不躁,一幅异常沉稳的样子。

    范雪离却是越发诧异了。烈一帆这个名字,他并没有听说过,对方还去法相阁找自己,还赶到这里来,究竟所谓何事?

    当下他也点了点头,说:“烈将军身上有伤在身,却一路匆促而来,只怕是急事,还望将军说明。”

    这话一出,那烈一帆面色不由一变,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他的内伤,他强行压制,哪怕眼前这位相熟着的青衣裁决者也没有看出来,范雪离居然一言道破?

    当下,他点头满是赞赏地说:“大公子说的果然没错,水公子眼力高明,真不愧是法相阁的神子!”然后他语气一正,露出诚挚之意说:“本将正是奉大公子羿一铠前来,向水公子求救,如今羿府处在极为危急的地步,大公子说过,非水公子不能相救!”

    这话一出,范雪离面上这才恍然。

    原来对方居然是羿府的将军!

    他第一次与羿一铠见面,就感知到对方那种龙行虎步的气息,像极了千年前跟随父王的羿家将军,而且羿一铠此人性格豪迈,也是值得一交。

    只是据他了解,羿府实力强大,甚至不亚于中仙门的存在,接近大仙门,怎么会处在如此危急的地步,非自己不能救?

    此刻,这烈一帆仿佛看出了范雪离的疑惑,补充说明说:“如今我们羿府的府主忽然失踪,很有可能是因为被别人设置圈套而封禁在某一处地方,而如今有三四个中仙门联手,正齐力压迫整个羿府,逼迫大公子要把羿府里的宝物全部取出,否则府主就会遭遇飞来横祸!”

    说到这里,烈一帆的嘴角带着一丝苦涩。他原本以为这范雪离乃是神子,地位高贵,可是如今一见,发现范雪离仅仅只有四重高阶,又如何能与几个中仙门对抗?无异是以卵击石而已。

    大公子看来是把这位水俊浩给夸大了!

    而且以对方的修为,只怕遇到这种事情,会第一时间就拒绝吧!据说羿一铠只是与这位水公子有过几面之缘,如何肯为羿一铠而卖命?

    更何况,现在还是神子之战的期间。

    便在这时,他赫然听到范雪离点头说:“好,那我们即刻出发。另外,麒麟飞船前去羿府,需要多久?”

    他失神地说:“不远,三个时辰够了……”不知怎么,他内心忽然对范雪离涌起了一丝敬意来!

    他根本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真的会帮忙,甚至毫不迟疑!

    而此刻,那蓝衣裁决者也点了点头,对范雪离说:“那你记得要在七日里之内赶回来,圣始世界开始时间,乃是七日之后,切不要有任何闪失。”

    而听到这里,这烈一帆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他原本还以为神子之战还没有开始,但此刻,他却是明白,眼前这位公子,已经通过了神子战场,甚至拥有进入圣始世界的资格!

    这位公子竟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还主动愿意帮忙,何等的光风霁月。

    一时间,他眼神不由灿烂起来——若是这样,更显得对方的诚意,说不定还有一丝希望。

    而后,他更是第一时间带范雪离去了附近的麒麟飞船,第一时间向着数万公里外的神羿之府而去。

    毕竟他出来之时,那几个中仙门之人已经逼迫到极限,他出来已经足足六个时辰,不知道此次赶回去,还来不来得及?

    ********************

    神麒麟飞车一路东行,千百座山峰在脚下缭绕,何等壮阔。

    而神羿之府,便是处在东面的一处神仑山之中,壮阔无匹,被周近誉为近神之山,据说真正的传承,一箭可射烈日,何等强大,几乎无人敢惹。

    烈一帆身为神羿之府的将军,地位至高无上,原本横扫无匹,此刻却是一幅对神仑山深深皱眉的样子,然后他很快地将羿府里的大部分事情都和范雪离进行了沟通。

    羿府固然名气强大,可是真正强大的,却只有府主一人,但府主强大到什么地步,甚至连烈一帆都不知道,不过应该至少在八重之上。而府主的几个孩子,大公子羿一铠是第二出色的,境界却不高,同时府中有三四位将军,都曾在无数沙场上进行过喋血战斗,实力都是六重巅峰。

    六重的显形到七重的领域,难度如同天高,不是普通人能跨越的,因为要经历重大的劫数。

    听明白了这些,范雪离这才明白,府主的失踪,对于整个羿府来说,几乎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那么,府主只是失踪而已,其他中仙门为什么有胆气进攻呢?”范雪离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传闻里,府主拥有射日之力,只怕境界至少是在八重以上,根本不是中仙门能对付的。

    “因为……”烈一帆顿了顿,语气显得异常的沉重:“因为府上有着千花万龙果,可以生死人,肉白骨,能帮助六重突破七重之时,提升三成的机率,而府主栽种十年,这是第一次结果,只结成一颗,原本准备是给我们四位将军中的一位服下,却不知怎么,被别人感知到了此物……”

    “除开千花万龙果之外,还有府主的射日传承,也是足可以让无数人铤而走险的。而且我更怀疑的是,这些人的背后,有着极大的势力,而这次对府主动手,便与对方背后的势力脱不开关系,所以此刻他们这才敢如此大胆!”说到这里,烈一帆的目光射出一团怒火:“我来之前,府里的镇府之阵已经摇摇欲坠,不知如今如何了!只恨不能与这些人决一死战!”

    听到这里,范雪离这才恍然。

    对于对方背后的势力,也不由心头一阵警惕。

    前世里的羿将军,乃是超越仙境十重之上的存在,而且拥有千年以上的阳寿。现在流传千年下来的传承,府主只有仙境八重,必然不是以前的那羿将军,但或多或少会知道关于父王的一些消息。

    而连仙境八重的存在,都被对方禁锢,足以对方背后势力之强。

    自己必须要小心警惕才行。

    在这样的情况下,麒麟飞船很快到了羿府所在的神仑山之中。

    此山巍峨树立,仿佛其山顶,便是穹顶,有着横跨烈日,足顶青天之势。

    比范雪离以往所见过的山,都要高,甚至是险。

    而山里缭绕着无数的千月之雾,乃是一种强大毒性之雾,若没有仙境六重以上的修为,想要穿过那些雾是根本很难达到的事情。

    此刻,面对这些千月之雾,烈一帆手上一动,在山脚的附近触动了几个石块,而后分阴阳八形走动了数十步,眼前这才出现一个通道,里面深不见底,然后他自行走在面前,领着范雪离进入其中。

    这乃是入山最方便之路,也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

    见着这破阵之道,范雪离心下暗暗点头,以他之能,自然能看出眼前这阵法极为深奥,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破阵之道似乎是因为季节、阳光、时间而分,千变万变,若是自己记住了这一次的破阵之道,而在下次模仿施展,必然会带来阵法的反噬而重伤。

    连范雪离这样的眼力,此刻都无法看出这阵法的变幻核心,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在通道里一路直行,很快就到了山顶。

    到了山顶,推开一处阵门,眼前的一切跃入纸上,赫然正是那羿府。

    此刻,那烈一帆正带着炙热的心,想要看看如今的羿府如何,只是当推开阵门的瞬间,他却是听到附近传来一个尖锐的讥讽笑声。

    发出笑声的,赫然是一个全身蒙在黑纱里的老者,大刺刺地站在羿府的当中,脸上带着深深的鄙夷之色,向着烈一帆看来:“一个区区羿府小阵,真以为能挡得住我们?而且你们辛辛苦苦去求救,带回来的,就是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

    这黑纱的老者,实力不浅,只怕至少有六境高阶,而全身蒙在黑纱里,没有带任何一丝身份的印迹,而且声音也故作沙哑,显然是要隐匿自己的身份。

    毕竟杀入羿府,对他们来说,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

    这一刻,范雪离却把目光向周围望去,很快注意到,整个羿府带来一种书香之气,同时周围的小筑,显得极为优雅,而且有着几分简朴的姿势,所用的材质,都是最简单的,只一望之下,就让人心生好感。

    而周围除了黑纱老者,别无他人。

    只怕其他人,都在羿府的密室所在,保护着那珍宝而战,而对方这老者,只怕是用来放风戒备的。

    “速战速决。”那烈一帆目光一冷,猛地冲击而出,整个人笼罩在一团烈云之中,仿佛有神弓凝起,弯弓射日一般,带着一团火焰,冲击无限。

    他的六重巅峰手段全部凝出,半门神通之术,更是羿府的顶级功法,相信瞬间就可以秒杀对方。

    “想要杀我,哪有这么容易!”那黑纱老者冷笑,显然早有防备,手上一动,竟是整个人隐入到一团黑云之中,气息瞬间消失,使得烈一帆根本无法锁定对方的身形。

    只一下,烈一帆的攻击,在中途之时,失去了方向,半门神通只能径自消失在风中。

    “该死的!”烈一帆勃然大怒:“鼠头鼠耳的家伙,敢不敢和我正面对决!”

    他急不可耐,可不愿意与对方缠斗,但对方的这种手段,专门针对他精神力不够强大的情况,使得他接下来只能与对方持久战,这是他所不愿意的。

    只是他怒喝出声后,却发现对方似乎已经彻底消失了,不知在什么地方,但隐约之中,那一股杀意却一直潜伏着,随时准备一击,让他明白,对方是在蓄势。

    这种感觉,极不舒服。

    此刻,在羿府的深处,赫然有七八个同样打扮的黑纱老者,彼此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来:“那烈一帆回来了,从灵二的消息传过来,他居然带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看来不足为惧。”

    众黑纱老者中,唯一一个金纱老者也点头说:“以灵二的手段,仅次于我,至少可以将那烈一帆拖延住一盏茶时间,而现在,距离那灵果绽放着的时间,半盏茶时间足矣!大势已在手,这回我们可以从容地完成任务,帮主人立下大功了。”

    这些人,乃是附近的几处中仙门的顶级强者,却赫然只是仆从,奉了主人之令前来,不知其主人,究竟到了怎么样的地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