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七百六十七章 神子令

时间:2018-01-09作者:南宫吟

    众人的体会,她们也都明白,而且她们距离更近,看得更清楚。

    “既然这样……那就期待着圣始世界里,好好相遇吧!在那圣始世界里,不仅考验实力,甚至还考验生存能力,那可是一个独立的世界,都是三千世界里,众多被流放的罪犯的世界,想要生存,哪有那么容易!”

    “只有生存到最后的天才,这才叫天才!当中陨落的,从来不算什么。”想到这里,两个女子彼此对视了一眼,咬着嘴唇,收敛了脸上的沮丧之意,而后也破空而去。

    这一刻,那蓝衣裁决者也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这水俊浩的能力,绝对排在前三甲。不过他有他的机缘,其他几个神子战场,也有顶级的天才,甚至已经被几个大仙门预订为核心弟子的存在,也绝对不可小觑,到时候谁能拿下这次圣始世界的第一,那就拭目以待了。”

    而此刻,在这样的(情qing)况下,自然不会再有人要对范雪离动手,范雪离也很快到了入口,彻底完成了这次的神子战场考核,拿下了第一。

    一时间,他看到了周围无数神子那种仰慕而失神的感觉,甚至大部分神子都不敢抬头正视范雪离,毕竟之前他们是那样的羞辱范雪离,现在如何放得下面子来。

    但范雪离的名声,却如同响雷一般,很快在整个神子战场上扬名起来。

    几乎第一时间,所有人都知道,范雪离击败了那两个半凤门的女子,货真价实地拿到了第一!

    只一下,范雪离的名气就进入整个战场的前三甲之列!

    仅仅数个月前,法相阁还是微不足道的中仙门,但一下子却进入了所有人的视野,甚至这次圣始世界只要范雪离不陨落,必然会被无数的大仙门以高待遇来邀请。

    可以说一步登天。

    当然,除开范雪离之外,其他几处战场,也同样有着惊世骇俗的那些绝代天骄出现,论手段与惊艳,甚至不在范雪离之下。但无论怎么样,范雪离此刻已经赢得了所有人的认可。

    而此刻,范雪离很快地被那蓝衣裁决者带入了天上的金轮之上,而后意味深长地凝视着范雪离,这才说:“水俊浩,这次你让我夸目相看了,希望你能在圣始世界里能继续脱颖而出。而现在我带你过来,便是要告诉你一些关于圣始世界的事(情qing)。”

    说到这里,他的面色慢慢变得严肃起来,显然因为圣始世界,而感觉到凝重。

    听到这里,范雪离的心神变得认真起来。因为他明白这是每个战场第一名的特权,是其他人所无法企及的,若是他能先一步知道关于圣始世界的资料,就能做万全的准备,希望绝对会比其他人大。

    这时,这蓝衣裁决者手上一动,一个绿色的虫子猛地出现在一个金玉桌上。

    那是坚韧无比的金玉桌,可以抵抗腐蚀、抵抗毒(性xing),有着强烈的防御之力。

    然而仅仅数息,那绿色的虫子所到之处,金玉桌竟化成一摊碎片,所有的金玉之物,都被它吞噬进入,最后使得绿色虫子慢慢分裂成了两只,然后陷入了沉睡之中。

    见到这样,范雪离也不由面色微微动容。

    如此强大的吞噬力量,还有分裂手段,真是见所未见。哪怕以他皇子的(身shen)份,也明白眼前这虫子是极其稀有之物。

    只是他不明白,这虫子与圣始世界有什么关系?

    而此刻,蓝衣裁决者点点头说:“接下来,你小心看好了。”

    他手上一动,凝出了一份金色的令牌,上面有着龙飞的图案,写着“神子”两字,仿佛神在天,人在地,(日ri)月在其中,有着浩瀚如海洋的气息。

    而后,他把金色令牌放在两尊虫子面前,又动用特殊力量,让两尊虫子苏醒。

    “嘶!”

    这次,两尊虫子只一下,就吓得向后退,仿佛那金色令牌有强大的力量可以镇压它们,只瞬间,它们就奔到了金轮空间的最边角。

    “呼!”

    此刻,蓝衣裁决者则把金色神子令牌拿起,直接压在两尊虫子之上,这瞬间,两尊虫子一下子被金色令牌发出来的淡淡光芒所渗透,最后竟是直接枯萎,化成了两滩水。

    这个场景,也让范雪离心头一凛,明白这神子令牌的强大之处。

    “此物乃是第一名的奖励,神子令牌,拥有驱邪的力量,甚至在关键时刻捏碎,可以凝出仙境八重的防御阵法,持续百息,保你一命。”蓝衣裁决者把这令牌递给了范雪离:“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奖励。”

    接过这令牌,范雪离的心神不由一阵炙(热re)。

    这令牌竟珍贵如斯!不仅驱邪,甚至还可以保命!

    足可见,这圣始世界里,自己比别人多了一条(性xing)命!

    但同时,也更见得这圣始世界之难。

    所以此刻,范雪离忍不住问道:“不知裁决者大人,之前那虫子,是来自圣始世界的吗?”

    想要得到神子第一的奖励,想要得到仙气之液,甚至从中知道关于父亲的消息,他自然要全力以赴,得知越多的消息越好。

    蓝衣裁决者赞赏地点了点头说:“不错,那是在里面滋长的最常见的虫子。你千万记得,在里面无论任何东西都极为危险,不可半点小觑。”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补充说:“而且你拥有神子令牌,也会引起其他神子的垂涎,人与人之间的争斗,甚至是更危险的。”

    范雪离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然后他看到了蓝衣裁决者坐下,拿着一杯茶自饮了一下,显然有送客的意思,当即明白,这已经是对方能告知的全部了,随后便直接行了一个礼,告辞远去。

    一直到范雪离走后很远,蓝衣裁决者这才轻轻叹息了一下:“神子令牌,哪是那么好拿的。所有人都以为拿到第一,必然能永远比别人优先的优势,但实际上,历年来拥有神子令牌的这些人,受到的考验也是最严格的。正如千百年前,不知多少神子,埋没在那圣始世界里,无法出来,甚至只能成为里面那些罪犯的一员……”

    ********************

    神子之城。

    依旧是一样的神子之城,但此刻,却显得比之前要炙(热re)许多倍,因为这是所有的商铺都迎来大丰收的时刻。

    在之前的神子战场上,有无数神子遭遇重伤,失去了兵刃,而这些失败着的神子想要回去,哪怕有门派里的强者护送,也难免会有风险,所以需要进行购买顶级的恢复丹田与随(身shen)兵刃,而一些通过考核的神子,有一些更是消耗殆尽,所以更需要补充。

    一时间,神子之城变得熙来攘往。

    当然,那些通过考核着的神子,也变得越发嚣张跋扈,尤其因为在神子战场上遭遇了各种战斗,使得他们积累了许多的负面(情qing)绪,神子之间彼此寻仇,在这里也是非常正常的。

    正如范雪离之前所住宿着的客栈里,此刻却有一个摆着谱的神子,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谈笑风声,在二楼雅座上,点最好的菜,要最好最多的舞女,显然他刚通过了这次的考核,想要在这里放纵一下。

    此刻,他喝了许多的酒,眼神甚至变得迷离起来,同时也注意到,刚有一个小女孩拿着浅色玉箫,小心翼翼地走到那些酒客的旁边,低声地说:“几位大爷,想要点唱吗?”

    这显然是一个卖艺女,年纪只有十三四,看起来极为青涩,但整个人却是一副美人胚胎的样子。

    “不需要……”那些酒客挥了挥手,但眼神却在小女孩的容貌掠过,显然有着几分惊艳。

    不过这些酒客只是凡人,虽然起了惊艳之心,但却不敢有任何异动,毕竟这里乃是神子的世界,随手一砸,甚至就可以砸出一个神子来,他们如何敢放纵自己的**?

    “过来过来!”这一刻,这摆谱着的神子,不由大喜过望,对着小女孩重重喝道,而后随手一丢,丢出去一锭十两重的金子,然后说:“唱得好,本神子会赏赐得更多!”

    显然,他最喜欢这种青涩着的小女孩,见到这样的(情qing)况,真是恰到好处。

    便几乎在同个瞬间,范雪离从门外走了进来。

    此刻的他,依旧是一副普通书生打扮的青衣,看起来平常,整个人的气息内敛,虽然与天地合道,但没有极强眼力之人,根本看不出来。

    而他第一时间也注意到了那小女孩(身shen)上。

    只一下就皱起了眉头来。

    他见过许多受过磨难着的小女孩,见过形形*遭到各种羞辱着的小女孩,但却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女孩,眼神里仿佛有一种奇灵精怪气息的存在。

    这个小女孩,似乎并不简单,并非是人类。

    但却拥有着奇特的幻化之术,极不简单。

    一时间,范雪离不由好奇起来,随意在一楼选了一桌,点了一些酒菜,便自饮起来,同时暗暗在观察着周围的(情qing)况。

    不仅是那女孩,还有周围形形*的各色人等,都是范雪离所留意的。

    这乃是整个神子之城最大的客栈酒店,也是消息传递最多的地方,在这里吃酒,或许能听到一些与圣始世界相关的消息也不一定。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在这样的(情qing)况下,那小女孩看着手里的十两金锭,眼神迟疑而失神,最终还是咬了咬牙,上了雅座,然后轻声地对那神子说:“神子大人,不知道您想要听什么曲子?”

    这一刻,那神子哈哈大笑,说:“我想要听的是吟夜之曲,花月之曲,不知道你这个小女孩是否能演绎出来?”

    只听这神子嚣张的态度,一下子就让整个客栈为之一静,许多的客人,甚至目光一寒,露出一丝杀意来,尤其是几个隐匿气质的人,赫然也是神子(身shen)份,面色也皱了起来,显然若是再继续下去,他们也必然会出手。

    神子之城有独特的规矩,而对方公然破坏规矩,这是在与整个神子之城为难。

    听到这里,小女孩失声惊慌地说:“公子,我不懂,还望公子饶命。”她一下子(身shen)体抖动着,整个人跪在地上。

    这一刻,这神子忽然冷笑着说:“你不懂?我且问你,你的名字,是不是叫清玉若?”这一刻,他刚才那种纨绔的姿态忽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漠的杀意。

    “清玉若?”小女孩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qing),低声地说:“那是谁?神子大人您是不是认错了?”

    “挫骨扬灰我都记得……去年之时,便是你,欺骗了我的一个兄弟,最后害得他(身shen)上财物全部被你欺骗一空,这才导致他回去的路上,没有防御之物,被人所暗算!”这神子语气里有着冰冷之意:“今(日ri),又是这样的场景,你便又来了……你说,这是不是很巧?”

    只这话一出,其他人全部面色怔住了。

    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

    但几乎同时,任何人也都对这小女孩涌起了一丝愤怒之(情qing),没有想到这小女孩连神子都敢欺骗。

    “神子大人,您真的认错了,小女子名为花雪兰,根本不知道那什么清玉若!”此刻,小女孩(身shen)体缩成一团,颤抖着,声音都在抽搐着。

    “花雪兰?这名字,和清玉若同出一辙,怎么这么像啊?今(日ri),我便把你带到裁决者大人那里,让他来做个评判吧。”此刻,神子猛地站起来,眼神里露出一丝戏谑:“到时候就自然可见分晓,如何?”

    “我……”小女孩吓得连忙(挺ting)(身shen),然后站起(身shen),一步步向后退,目光惨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就一直退到了雅堂的窗户之上。

    此刻,范雪离在一楼却是微微凝住了眼神。

    因为这瞬间,他赫然发现,小女孩瞳孔在变得发青,甚至展示出她(身shen)为妖族的气息来,居然是罕见的紫雪玉的花妖。

    紫雪玉花妖,乃是一种拥有强大(诱you)惑妖术的手段,而且气息极强大,只要成长起来,就很快能突破到仙境五重巅峰,其等级与那七色鸾鸟并不逊色太多。

    只是这小女孩(身shen)上的气息却极为稚嫩,显然其紫雪玉之力完全没有动用过的痕迹!

    所以眼前这女孩固然是妖怪,但绝非对方说的什么清玉若,绝对是蛊惑他人的妖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