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七百六十三章 李代桃僵

时间:2018-01-06作者:南宫吟

    所以这些身为大仙门弟子的裁决者,也对这两位弟子态度和悦,毕竟对方只要成为大仙门,以对方的身份,就远远高过他们。

    所以这样的半凤门,却是拥有特权,同时拥有两位神子。

    而知道了这两个女子的身份,其他的弟子,更是眼神里嫉妒之意沸腾!

    显然,同样身为中仙门,他们绝不甘落后,若是有机会把这两个女子拉下马,他们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毕竟中仙门提升为大仙门的名额有限,若是能把这两个神子狙击在这里,回去之后,他们必然会被门派所嘉奖!

    中仙门之间,存在着的,是数不清的纷争。

    见到群情沸腾的情况后,裁决者对视一眼,当下直接宣布神子战场开始。

    而十个战场,对应着众多名额,以一种特殊的飞雁传信直接掠到了每一个弟子的手上。

    接过这飞雁传信,范雪离发现,自己所在的,乃是第一处神子战场。

    同时,他的眼神闪烁出一丝炙热来。

    每一处神子战场的第一,都拥有特殊的资格,能在随后的圣始世界里占据优势,这也是鼓励整个战场所有人都全力以赴的目的。

    而范雪离也对这第一,拥有了炙热的念头来。

    在邪书世界里拼命修炼了十年,今日当是他展威的时刻!

    ********************

    第一神子战场。

    天空之上,有着一尊神轮飞舞,光芒万丈,仿佛如同永恒不灭的烈日一般,将整个神子战场映照得透彻,没有一丝阴影。

    这神轮乃是一尊宝物,也是裁决者用来监视各种场景的存在。

    一旦有弟子陷入重伤无力再战,或者是发出了退出的讯号,这神轮会第一时间将这些神子保护住,然后把他们带到神轮来。

    当然,那样就代表着,他们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

    哪怕驯服了最强的神兽,但如果无法安然而离开,被别人重伤,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自身的安全这才是关键,如果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就根本不可能再谈什么资格。

    光影一闪之后,范雪离等人也很快出现了这神子战场之上。

    而同时,他们每一个人头顶上空,都会有着所在的门派标志,这是为了以防有些神子鱼目混珠,让其他人来代替。

    所以范雪离头顶的“法相阁”字眼,极为鲜明。

    只一下,众人的眼神就注意到范雪离身上,一时间,有人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我来之前,明明看过众多名单,我分明记得,法相阁神子并不是这家伙啊……”

    “是假冒的吗?还是李代桃僵?赶紧汇报吧……”

    为了知彼知己,有些人专门记忆过这些神子的名字,而且成为神子是无法被取代的,除非那神子在关键时刻出了什么意外,不过这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一时间,便有人直接对头顶上空神轮之上的裁决者汇报此事。

    毕竟若是涉及到李代桃僵,这是他们绝对不允许的。

    一时间,范雪离也成为了无数人瞩目的焦点。

    不过很快地,蓝衣裁决者点点头,目光复杂非常地看了范雪离一眼,然后对这第一神子战场上的其他人说:“这位法相阁神子水俊浩,是在七日前成为新的神子,并没有错漏之处,诸位不必担心。”

    但这话一出,众人全部哗然!

    临时取代之前的那位神子,这是什么情况?

    神子之位,地位高不可攀,甚至在一些极端的门派里,神子就是掌教之下第一人,怎么可能会轻易废除?

    更何况,眼前这人的修为境界实在是低得可怜!

    只瞬间,众人目光看向范雪离的眼神,满是嘲讽。

    必然是这家伙动用了某种卑劣的手段,这才达到这样的地步。

    所以这一瞬间,众人更是丝毫不把范雪离放在眼里,眼神里满是轻蔑。

    “居然也有这样的人,真是大千世界,千奇百怪,无一不有啊……”更有人的声音,如同阴邪的毒蛇一般,响彻在众人的耳边,让不少人失笑了出来。

    此刻,却是那蓝衣裁决者,仔细地凝视着范雪离,想要看看范雪离有所反应。

    所有人之中,只有他知道范雪离的真正境界,非同小可,绝对不是纨绔,只是当遇到这样的情况,他如何能改变局面?

    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范雪离却只是云淡风轻,老神自在,对那些话熟视无睹,甚至眼神里,带着一丝万古星空般的灿烂,只看向远处。

    远处,赫然有着两尊女子飞掠而来,竟是半凤门的那两个女子!

    只瞬间,周围这些人很快也注意到这一点,脸色变得尤其的难看!

    对这两个女子,他们有着天生的愤怒之意,而且对方的高高在上,让他们的自尊心仿佛受到了某大的羞辱一般。

    想到之前有过联合行动的手段,当下数十尊神子在彼此神念交流之后,却是气势凝聚而起,跃跃欲试,似乎有围杀那两个女子之势。

    “第一战场的神子之战,开始。”便在这时,那裁决者确认过了这次的名单没有问题,然后便沉声对在场的百名神子说道。

    而后那神轮,更是冲飞到很远的天空之上,看起来遥不可及。

    “杀!”

    几乎同个时间,便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响彻入耳,而后激起了所有人的血腥之气!

    直接已经有人忍不住,对身边的人出手了!

    偷袭是最好最方便的手段,错开这一次,之后就很难了。

    毕竟他们要获得这次比赛的胜利,证明自己比别人优秀,这是唯一的手段,也是最快捷的手段。

    在他们眼里,驯兽那终究只是下乘,真正有实力能从这里拼杀而出的,才是真正的王者!

    所以,一瞬间,这里便成为了杀戮的战场,席卷了所有人。

    当然,其中也有许多人暗中结队,形成阵势,借用杀戮之时,不断地向那两个女子而去。

    见到这样,范雪离此刻竟成为了众人之中唯一的意外。

    没有一个人向他杀来。

    所有人都对他熟视无睹。

    毕竟像范雪离这样低劣的修为,根本对他们造不成任何威胁,他们如何会把有限的时间消耗在范雪离身上。

    更何况能成为神子,就拥有强大的保命手段,不可能一击而被击杀,绝对要经历持久的战斗才行,所以他们的精神,只注意到最身边的敌人了。

    而此刻,范雪离淡定地走到一边,反而盘膝而坐,开始默默运转气息。

    之前五日的修炼,堪比十年,几乎是没有休息过一个晚上,可以说是殚精竭虑,终于让归一仙术隐约触碰到大成的边缘,而在修炼过程里,范雪离的修为也到了水涨满溢的地步。

    在这瞬间,见着众人激斗着的场景,范雪离却是脑海里不断地记忆着这些人的战斗手段,从中与归一仙术进行印证。

    这里的每一尊存在,都是门派里得到资源最多,拥有最强功法的存在,所以他们展示出来的功法,自然都是一个中仙门最深奥最精华的功法,也对范雪离最有启发。

    可以说,范雪离的精神之力蔓延之下,百多人的战斗手段,全部被他记忆在心。

    从中再剔除掉一些多余累赘的术法,慢慢地,他所得到的功法,虽然是支鳞片甲,但却是极为出色。

    慢慢地,范雪离的手势也随之舞起,开始揣摩着这些手段,几乎同时,他的身体竟是起了一些惊人的变化,膜、骨、精气神,甚至也有了特殊的变化。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不如战千万场,便是这个道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范雪离赫然发现,不仅是归一仙术更加完善,甚至自己的修为,竟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接突破到了仙境四重高阶!

    只一下,他的境界突飞猛进!

    如今的他,可谓堪比六重高阶,再加上归一仙术神通的运用,可以瞬间出其不意地消除别人的仙术,甚至短时间的爆发力量,不亚于六重巅峰!

    所以他此刻已经不惧怕任何人!

    而便在这时,神子之间的战斗,也慢慢到了尾声,足足两盏茶时间,终于有三四十个神子直接重伤,被剔除了资格,被头顶的金轮给带走了。

    而同时,终究有一个人影急速闪烁着,悄无声息地向范雪离身后而来,看其脸上狰狞而轻视着的样子,显然是要一击得手,让范雪离彻底重伤。

    此刻,周围许多人已经停了下来,分明也注意到了这一幕,脸上都是冷笑。对他们来说,把范雪离驱逐,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他们不想浪费时间,脏了手而已。

    然而这一刻,只听“铛”的一声,那人影的攻击到了范雪离的后背,却仿佛击中了一块金色鳞甲一般,硬生生地被挡住了,火花四溅,却根本无法伤到范雪离的身体。

    这一刻,那人低呼出声,微微诧异,而后露出一丝冷笑:“原来仗着有顶级的盔甲防御,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剑光极快,专破你们这些笨重的家伙吗?若是你乖乖地把盔甲献上来,或许我会饶你不杀!”

    “就凭你吗?”范雪离淡淡地说着,语气说不出的轻松写意。

    若是一开始,那些人集合起来,全部对付他的话,那他就遇到大麻烦了,哪怕动用各种手段,也支撑不了多久,但现在,他的实力到了这般地步,哪怕众人包围,也可以用游走的手段,对对方一一击破,所以此刻,他的指尖凝起,归一仙术已经渗透其中。

    “敢和我装蒜!”此刻,这人目光露出不屑的表情,甚至懒得再看范雪离一眼,当下一道剑光横飞而去。

    这一击,乃是他凝聚出力量的一击,速度快到极限,瞬间刺向范雪离的脖颈,也正是范雪离的龟壳所没有包围的地方。

    此人曾为这一击,修炼十年,硬生生地修炼出拔剑术,速度比普通人快三分,再加上境界远远碾压范雪离,哪怕他相信范雪离动用神通,也根本来不及阻挡。

    所以在剑挥舞而出后,他同时身体向后一转,甚至不待范雪离中剑倒地,就要离开。

    百分之百的一剑,他何必在意这个蝼蚁。

    然而只是这瞬间,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剑忽然一轻,仿佛刺中了极轻极弱的一处地方,如同海绵,轻飘飘的,完全不着力。

    这种感觉,让他忽然涌起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他猛地身体一转,就要后退。

    然而却已经来不及了。

    范雪离的速度却是更快,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避开他的这一剑,同时归一仙术膨胀,凝聚,猛地甚至阴阳合一之势,重重地压制而下。

    对方的身法轻灵,但防御极弱,尤其是身体丹田部位,所以范雪离的这一击,就如同龙势挥舞一般,只一下,就把他的身体击中,将其整个人身体掀飞过去。

    “轰!”

    这人来得及回神,赫然发现身体已经飞了起来,胸口无比的剧痛,几乎要炸开,若非是头顶上空那金轮的保护光芒,只怕刚才那瞬间,他就要被撕裂成无数碎片。

    他此刻,满是不可思议,他可是仙境五重中阶的存在!远远可以碾压范雪离,怎么可能会被反杀到这般地步?

    而后,他猛地想到了刚才范雪离那一击的威力,甚至连他全盛之时都未必能挡下,他的目光里顿时完全失神了——只怕自己看走眼了,这人的修为手段,只怕隐匿极深,真正实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

    一时间,他倒是想要知道,范雪离的真正境界有多少,而其他人,是不是被此刻范雪离的这一击的风采,所惊醒。

    只是已经受伤着的他,在天空上的金轮所在,凝视下面的战局时,却发现战局起了新的变化,所有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范雪离的异变,而同时,他们竟是凝成一个巨大的阵法,向着当中的那两个女子扑去。

    他们要把这两个女子毁在这里,否则到时候驯兽的时候,他们根本不可能胜过她们。

    一时间,地动山摇的攻击,不绝入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