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不平则鸣

时间:2017-12-04作者:南宫吟

    真会城的东城,乃是交易内城,几乎是真会城的核心之处,可谓是欣欣向荣,川流不息之地。

    然而这一刻,东城的正街上,却是一片喧哗。

    飞起着的汤锅,飞溅着的火花,无数人急促地向两边后退,生怕阻挠了太危仙门的卫队。

    这些卫队所到之处,几乎是鸡飞狗跳。

    因为他们生性毒辣,往往会随手抓取这些路边上交易着的宝物,甚至还掳走其他人。

    仅仅数日来,东城冷清了一半以上。若有机会的,也只敢在周围的商城交易,而不敢在路边摆摊。

    这样一来,这些太危仙门卫队更加嚣张傲然。

    “客官您一定要千万小心,出门之时,绝对不可能与这些人起争端,哪怕是无辜的,也要忍着。”此刻,东城一处大的酒店掌柜,正低声地向范雪离告诫着。

    显然,他对任何一位新到来的旅客,都会教诲一番。否则,一旦出了事,不单是旅客遭殃,甚至他们这个酒店也要遭遇余波,惨不忍睹。

    “若是得罪了他们,他们可不管任何规矩,烧杀掠夺,甚至把你直接贬成难民灾民,当成奴隶来处理……”说到这里,掌柜的口气满是慎重。

    这段时间,尤其是在太危掌教失踪之后,那太危少掌教变本加厉,行为毒辣,毫无忌惮,让他们苦不堪言,若不是世代都居住在这里,只怕他们已经动了迁移的念头。

    所以只能希望那太危掌教尽快回归,能约束那少掌教了。

    听到这里,范雪离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此刻,他与心魔狐狸点了一些丰富的菜肴,在一边吃着,一边暗中听着周围人的议论。

    这里乃是最大的酒店,也是鱼龙混杂之处,是最有希望得到消息的所在。

    只可惜,这里已经变得极为冷清,而且来的旅客都有了戒备,根本不敢谈论任何关于太危仙门的事情。

    而听到这些,心魔狐狸不知怎么,涌起了一种悲戚之意来。

    他之前帮了那些难民灾民,结果得到了他们的感恩,这种感恩一直荡漾在他的心里,让他明白了生命的意义。

    然而此刻,他却忽然被一盆冷水打湿了身体一般。

    因为他救了那些人,并没有等于救了这个城池。

    这个城,还有无数人在遭遇灾难,无数人正在被变成灾民,无家可归!

    而一切,都是因为太危仙门所为。

    不知怎么,他忽然变得不知所措,脸上露出一丝茫然。

    “爹……”便在这时,酒店外传来一个凄清又带悲惨的声音。

    赫然是一个黄衣的小女孩,从外面踉踉跄跄、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脸上梨雨泪花。

    “灵儿?怎么了?”刚才那谆谆教导范雪离的那掌柜,不由面色一变,猛地走上前去,前前后后看了看小女孩的身体,担心她哪里出了问题,脸上满是焦急。

    这掌柜年纪已经接近五十,而黄衣小女孩灵儿只有七八岁,是老来得女,极为不易,更见珍惜。

    “我拿出去的那些花糕,要给那些灾民,结果被太危仙门的卫队,抽了一鞭子……”小女孩灵儿把手伸了出来,左手处,竟是见到一个极大的鞭影,已经胀肿起来,满是血痕。

    一个小女孩,想要帮灾民,竟被鞭打成这样!

    这一刻,不只是掌柜,甚至周围的那些旅客,也是面色一变,隐然有着怒意。

    “灵儿,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不要和这些卫队起争执,只能避得远远的……”掌柜满是怜惜,急忙去拿伤药,但同时又恨铁不成钢地说着。

    “可是,我明明是看着他们走过去很远,这才这样做的,结果却没有想到,他们后来又来了……”灵儿啜泣着,甚至显得有几分无助:“爹,我们离开这里好吗?”

    此刻,掌柜已经取过来许多丹药粉,敷在少女的手上,苦笑着说:“灵儿,现在整个真会城的任何地皮或者酒店,根本无人敢买,酒店卖不出去,我们哪有钱去生活?而且,我们世代以酒为业,离开这里,又能去哪里?”

    他怜惜地敷着,而后轻轻地对少女说:“赶紧回房休息,今天再也不要出门了。要是再被那些卫队遇到的话,说不定就不只一鞭子了。”

    “我明白了,爹。”此刻,少女灵儿手显然很疼,眼眶里有泪珠打转,但却是忍着,不喊一声痛。

    而后,她乖巧地向后院走去。

    她明白爹爹的为难。但她却不明白,为什么太危仙门这样做,没有人能制止!明明她所做的,她认为都很正确,为什么会带来这样的遭遇!

    这一刻,看着少女低垂着头的样子,那乖巧之中,带着无奈与茫然的样子,心魔狐狸的身体更是冰冷了。

    他忽然涌起了深深的怒意来,他想要改变这一切。

    如今的他,等于第一次拥有了生命,然而所见到的却是这样的场景,这让他感觉到不甘,感觉到这个世界是如此地陌生,如此地蛮不讲理。

    “会的,你放心。”范雪离忽然拍了拍心魔狐狸的肩膀,轻轻地说着。

    心魔狐狸乃是他的另外意念所化,自然是由他的念头而起,所以心魔狐狸感知到的一切,也便是他感知到的一切。

    既然遇到如此不平,不平则鸣!

    而此刻,不知怎么,在凝视着那女儿灵儿的背影时,范雪离忽然感觉到,又是一种温暖而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

    与之前遇到那清冷少女云灵晶的感觉一模一样!

    这种感觉,仿佛夜空里忽然绽放出来的烟花,何等灿烂,何等明显,让范雪离根本无法忽视。

    一时间,他不由一阵诧异。

    明明与云灵晶,与眼前小女孩根本都不认识,他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一时间,他的脑海里灵光一闪,仿佛一道闪电在他脑海里惊动,鲜明起来。

    “除非……”

    这一刻,他的眼神大亮,闪烁出灿烂的色彩来。

    如果真的如同他所料,那之前种种的疑问,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需要再近距离接触一下这灵儿。

    所以当一盏茶时间后,回到房间正准备与心魔狐狸稍作憩息的范雪离,听到敲门声,发现是这个灵儿在敲门的时候,他不由莞尔一笑。

    此刻,灵儿拿着一篮子的米糕,轻声地说:“您好,冒昧打扰了。我是掌柜的女儿,我这里有一些米糕,想问问客人需不需要?”

    此刻,她眼神动人,圆溜溜的转着,刚才的沮丧显然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斗志,不知是经过了怎样的心理转变。

    “需要。不知这些米糕怎么卖?”范雪离温润一笑。

    见到这少女忽然如此温馨而斗志昂扬,他的心情也忍不住好了起来。

    这时,灵儿没想到范雪离这么爽快,忽然有一些忸怩,低声地说:“这些米糕是我自己做的,原本是准备明天送给那些难民的,结果爹爹不允许我明天出去,只能卖给客人。你们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吧。”

    但同时,她目光里带着期待。

    她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帮爹爹分忧解难。

    她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善环境。

    如果说,小孩子的阴晴,如同六月天的雷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但她的这种改变,更来自于她内心自发的努力与虔诚。

    仿佛就如夜空中最亮的星。

    “我很喜欢这些米糕,这些米糕我全部买下了。”范雪离此刻却是取出了一块阵法元石,递给了灵儿说:“不过我身上没有其他银子,只有这块石头,是否能代替?”

    他动用心神在阵法元石上一抹,改变了其原来的样子,让小女孩认不出来。

    而且这小女孩只是凡人,只怕也没见过这样贵重的阵法元石。

    一颗阵法元石,堪比千两黄金,万两白银,足够小女孩与爹爹去别处再开一处酒楼了。

    “谢谢哥哥!”灵儿见到范雪离气势不俗,虽然只是拿出一块奇特的石头来,但还是开心地收下了。

    这些糕点,她为那些难民而做,卖给客人只是不希望浪费,能有客人喜欢那已经是非常好的事情了。

    当然,她很喜欢这块石头,虽然没有那些玉石看起来值钱。等回头,她去问问爹爹,这块石头能不能收下。

    要是贵重的东西,她是万万不能收的,这是爹爹的教导。

    这样的情况下,她快乐地拿着石头走回酒楼。

    而这时,看着灵儿的背影,范雪离的眼神若有所思。

    果然如他所料,这灵儿的气息,与那云灵晶给他带来的感觉,一模一样!

    两者一结合,他更是明白之前自己的感觉,究竟来自何处了。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的话,这真会城的任务便是完成了,接下来也无须等待那些太危仙门的人,只需要直接前去那太危仙门即可,那心魔之王,也不值得担心了。”范雪离心头暗暗道。

    只是便在这时,他忽然听到在酒店外面传来“轰”的声音。

    而后,一个霸道的声音猛地响起:“你们酒店里,之前住的那两个客人在哪里?赶紧把他们给我叫出来!若是不然,把你们整个酒店给拆了。”

    正是那太危仙门中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