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六百九十一章 神秘书生

时间:2017-12-01作者:南宫吟

    “不敢不敢。”听到范雪离的夸奖,那书生不由一怔,而后露出一种会心的微笑说:“兄台气质万华,而且还有一尊帝王霸气隐然其中,自是不凡,今日能见到兄台,当真是三生有幸。”

    有时候,见到一个人的容貌气质,就足以推断其性情,尤其是第一次听到对方的谈吐,就心生好感,互相钦佩,一见如故。而范雪离此刻与这书生,都有这样的感觉。

    当下,范雪离在书生的邀请下,进了偏院。

    这偏院很简陋,烧火的只是普通的盆,并非那种独特精致的鼎脚铜盆,碳火也有些呛。

    房间里只有一椅,一桌,一席子,并没有床铺。

    不过那桌上,却有着一些素纸,上面写着一些宁静淡远的文字,读起来,有着出尘之势。

    写着是“太平时节无妖厉,任尔闲游到醉乡。”

    而这时,范雪离不由心头一动。

    如今的他精神之力强大,观察之力何等敏锐,只望了一眼,就感知到,这个房间,是因为这书生而存在,而书生体内的力量极强,仿佛有一种隐藏着的力量在其中,目前只是稍微萌芽而已,就有无数的洁净光芒。

    相信若是其力量全部释放爆发出来,甚至是一种大自在圆满姿态。

    无怪乎在寺院外面,还有着许多的气息在窥探着什么,大概是许多的精怪之流,想要得到这书生的气息。

    便在这时,那书生给范雪离斟了一杯淡茶,递给范雪离说:“可惜没有雪景,也没有酒,否则当是一番佳话。不过此地有青竹,有朱卷,清风徐徐,如同美食一般动人心鼻,烛火灿烂,有着热气温暖之觉,哪怕疲倦了,也会让人心神清静起来。”

    显然,他似乎是食天地精华,不亦乐乎,整个人与寺庙完全融合在一起,仿佛人便是天,人便是寺庙。

    这一刻,范雪离听到这些话,不知怎么,忽然感觉眼前此人,便是自己失散多年的挚友一般,与自己的心境一般无二,几乎可以说得上是自己的知己。

    然而同时,他注意到随着黄昏渐至,周围的那些妖气越来越浓,大有山雨欲来之势,他不由说:“只是,世事大凡不如意。太多的厮杀与争夺,让世事心寂。想要真正的安宁,内心要到极为强大的地步,尤其是在乱世之里,极为困难……”

    说到这里,范雪离眼神掠向外面,显然意有所指。

    可以说,此刻甚至有着无数双眼睛,正在窥探着这一个别院。

    “无妨,只是一些宵小而已,不是靠人数就能决定的。今日难得遇到贵客,我等还是好好地斟一杯茶,度一口清风明月。”这书生平静地说着,显然丝毫没有把周围的那些窥探的妖气放在眼里。

    显然,他在这里已经度过了很多的时日,对这些已经见怪不怪了。

    “好!”范雪离毫不迟疑地饮了一口茶。

    茶水入口,清香动人,甚至让范雪离的精神都变得充盈起来。

    以他的炼药宗师的手段,瞬间就知道,这是极为罕见的龙噙香茶,喝进去,普通人能延年益寿,乃是顶级的神茶,等闲不可遇之。

    范雪离不由心气大开,问道:“兄台既然不怕外面的这些宵小,那兄台可有真正惧怕之物?”

    这时,书生却是微微一笑,说:“有些人怕道貌岸然的讲学家,有些怕卖弄风雅的名士,有些怕为富不仁的阔老,有些怕官,有些怕礼法太多的人,有些怕精通逢迎之人……而我,怕的便是同类。”

    听到这里,范雪离不由一怔,说:“同类?”

    这等语气,似乎并不是人类说出来的。

    “不错,同类。”书生苦笑一下,说:“我并非人类,而是狐灵所化,在这里已经数十年了。”

    听到这里,范雪离满是哑然,他之前感知到书生气息奇特,然而自己却看不透,还猜想着对方很有可能是宝物化成,却没有想到,对方是狐!

    这时,那书生继续说:“我不知自己是怎么来到的这里,我之前的记忆都没有了,但同时,我被这寺庙的特殊力量禁制,无法离开这里。而每日黄昏之后,此地就会有一种特殊气息吸引周围,便有一些妖怪想要吞噬我的肉身,甚至也有一些人类前来要替天行道杀我。”

    这时,书生脸上的苦笑越甚:“别人或许说,人怕狐还差不多,怎么会怕同类呢?”

    听到这里,范雪离却是若有所思,说:“的确,天下只有同类最可怕。古时便有无数人类互相倾轧,抢占土地,战争杀伐,并没有止休。而争夺遗产的,必然是同父之子,争宠的,必然是同夫之妻;凡是争权的,必然是同在官场,凡是争利的,必然是同一集市上的买卖人。猎人射杀野鸡的,用的是野鸡做诱饵,而不用鸡鸭;捕鹿时也是以鹿为诱饵,而不是猪羊。”

    可以说,书生的一席话,竟是使得范雪离忽然想起了之前他在小千世界的立言。

    想要改变整个世界,让世界成为大同,就必须要消除这些人类的差异化。

    他上面所说的,甚至只是人人类同族之间,而若是人类异族之间,只怕就更难了。

    书生此刻也是饮了一杯茶,看向范雪离的眼神满是赞叹,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能说出这么多至理来,当下越有认同之感,轻声叹息着说:“更还有反间计作为内应的,也必然是同类人,若不是同类人,就无法投其所好,伺机而进。由此可以想象,狐怎么能不怕狐呢?”

    “原来如此……只是这不仅是你惧怕的,甚至是普天下所有人、狐都要惧怕的。然而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道理,真正要知行合一的那就太难了。那些潜伏在身边会在将来成为大患的,或者是假装亲朋好友,实际上藏着危险的,就防不胜防了……”说到这里,范雪离同样苦笑。

    因为他想起了他的前世,想起了清夕夫人。

    没有想到至亲的小姨,却成为了如此狠毒之人,防不胜防,何等悲泣!

    一时间,范雪离忽然体内升起了无数的杀戮之意,整个人飞掠空中,一道剑光纵横天地,向着周围那些妖灵闪烁而去。

    这是归一仙术凝成的剑术。

    所到之处,那些窥探这里的妖灵,全部被伤及。

    范雪离没有下狠手,但却是把周围的那些药灵全部驱逐离开。

    他既有此苦,他并不愿意这书生依旧受此苦。

    书生刚才说的话,何尝说的不是天下人最惧怕之事呢!

    为这一席话,当浮一大白!

    当尽人生畅快之事,不留遗憾!

    而后,范雪离收剑回心,落回了偏院里,继续把那一杯茶饮了一口,说:“好茶,好茶。如云中花月,如轻舟出峡,妙。”

    虽然知道眼前这书生是狐,但范雪离却反而愿意与对方结交。

    圣人云,有教无类。

    甚至他的父亲,就曾与许多的妖族结成朋友,在危机之时,那些妖狐,或者是宝剑的剑灵,正是帮忙父亲续命的缘故。

    可以说,范雪离来到这里,听到狐狸的这些话,对那心魔并不畏惧了。

    心魔又有何可怕?不过是内心最邪恶的思想所化而已,只要自己持身守正,正如这狐狸一般,睿智灵慧,哪怕忘了记忆,不囚禁在这里数十年,天下又有什么能难得住它?

    “谢谢。”这一刻,这书生见到范雪离如此品茶,忽然心神也荡漾起来,内心有着说不出的舒畅。

    “当。”

    只是便在这时,忽然夕阳夕下,黄昏终于降临。

    而这时,黄昏的残影,越来越长,而后有一道气息,竟是从山脚猛地向山顶蔓延过来。

    当这道气息达到山顶的时候,忽然间,万籁俱寂,周围那些妖物仿佛被什么震撼了一般,忽然身体冰冷,动也不敢动了。

    仿佛遇到了某种克制他们的东西一般。

    无数道光芒,便凝聚在那道黄昏残影上。

    而这时,黄昏残影猛地在山顶,凝聚成一尊人的形状。

    只是此人,手里竟是拿着一把弯月般的镰刀,闪烁着无数死亡的光芒。

    那镰刀上,甚至有着一种独特的锋芒,仿佛割在人身上,就可以割出让人愈合不了的伤口,会永无止境地流出无数的血来。

    一时间,众妖失神,有妖脱口而出:“斩魔人!”

    万妖哗然。

    此刻,这山顶被那狐狸书生所吸引着的妖,何止一万,可以说,整个山上,遍布着无数奇形古怪的妖,然而当听到斩魔人这三个字的时候,所有妖竟身体冰冷,第一时间想要逃遁!

    “斩魔人怎么会来到这里!”

    “天啊,斩魔人,乃是传说里,专门斩杀心魔的存在,据说强大无匹,哪怕仙境四重在他面前,甚至也挡不住一击,他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难道他也看上了这里的狐狸灵气不成?”

    对众妖来说,他们这几日都能闻到从书生狐狸身上传来的浓浓的香味,仿佛吃了一口可长生一般,所以就忍不住涌了过来。

    只可惜这数夜里,他们全力以赴,也无法冲破这里的防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