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六百六十三章 亲生姐姐

时间:2017-11-28作者:南宫吟

    此刻,这金丝男子的脸上,有着几丝妖艳般的笑容,似乎是见到大功告成,无比的风光得意。

    范雪离脸上丝毫不动色,接过这金色符咒,当下便让楚兰芝扶着那女子,自行向远处走去。

    那女子脸上依旧冰清高冷,虽然身体受某种魂魄之力控制,仿佛被万蚁吞噬身体一般,但依旧忍着。

    她似乎已经把生活全部的希望都放弃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范雪离与楚兰芝很快把这女子带离了此地,而且住进了一处客栈的阁楼之中。

    到了房间后,楚兰芝猛地慎重地对范雪离躬身下拜说:“多谢公子花如此大的代价,也要去救我姐姐。只是公子取的那滴血,没发生什么变故吧?”

    她看出范雪离心神清明,不由微微放心。

    “无妨。”范雪离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地说。

    但他内心里却依旧有着一个巨大的谜团。此地极为诡异,包括那金丝男子也是一般,而且对方居然拥有如此邪恶之法,难道藏着什么天大的隐秘不成?动用这般邪恶手段,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目的绝对不简单。

    而便在这时,听到范雪离的话,那清冷女子猛地面色一变,凝视着眼前的楚兰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迟疑着说:“你是?”

    这时,楚兰芝毫不迟疑地在自己脸上一抹,恢复了她的容貌,然后猛地抱住女子,抽泣着说:“姐姐,我总算找到你了!”

    而这一刻,那清冷女子完全动容了,失神地说:“兰芝!是你!”

    此刻,她原本已经视自己为穷途末路,最近居然被亲人拯救,内心何等温暖,但想起家破人亡的场景,又是何等悲泣。

    这般哭泣了一刻,两人这才微微缓过神来,而这清冷女子则目光向范雪离一望,对楚兰芝说:“妹妹,这位是?”

    此刻,她对范雪离有着一丝戒备之意。显然,她现在除了妹妹,谁也不信。

    便在这时,楚兰芝却是目光转过来,正视着范雪离,而后身体站起,婷婷玉立的身材显得婀娜,而后她浅笑一下,走到范雪离面前,猛地向范雪离跪下!

    而后,她认真而虔诚地说:“公子不仅救了我,还救了我姐姐,对我家恩重如山,公子之情,楚兰芝终身难忘。从今日起,楚兰芝愿意作公子的婢女,哪怕天道崩溃,我也会守护在公子面前,矢志不渝。”

    而同时她手上有着几道手印在辗转着,似乎散发出惊人的光芒,把她自身的灵气抽取出来,直接渗透进眼前范雪离的身体里。

    这是一种*的仪式。

    而同时,旁边的清冷女子失神了,连忙说:“兰芝,你疯了!这是我们家最神圣的仪式,从来不可改,你怎么会为其他人所施展?”

    很显然,这仪式,代表着她们楚家最珍贵的传承。

    楚兰芝摇了摇头,认真地说:“姐姐,我没有做错,这是我的选择。这位公子救了你,也救了我,这还不够吗?”

    清冷女子猛地摇了摇头,冷笑着说:“我们家如今是家破人亡,敌人终究没有得到我们的秘密,他们只怕故意用这种方式,暗中设计,让我们自己把秘密说出来,难道如今,你还可信任别人?”

    她曾记得,杀戮她们一家的人,修为何等强大,何等惊天动地,那恐怖的天威,几乎可以笼罩千里,镇压万物,让无数的凶兽都瑟瑟发抖,甚至让整个天河郡都光芒暗淡。

    便在这时,楚兰芝毫不迟疑地把手里的玉尺取了出来,放在手上。

    玉尺闪烁着如同流水般的光芒,极为灿烂美丽。

    这时,清冷女子呆住了:“兰芝,你居然……”

    此玉尺乃是她们一家拼死保护着的宝物,而眼前的楚兰芝,居然傻得把此物取了出来。

    她一时间,满是愤怒,满是恼怒,恨眼前范雪离这种手段的卑劣无耻,而后她猛地把身体挡在楚兰芝面前,对楚兰芝说:“我来帮你挡一下,你赶紧走!不要受别人如此的蛊惑!”

    只是这时,楚兰芝却静静地说:“姐姐,此物乃是我们家心血所凝练,牺牲所有性命所保护着的,可是值得吗?家破人亡,仅仅得到这样一件不知作用的上古遗宝?”

    听到这里,清冷女子身体猛地一僵。

    而后,楚兰芝却是把玉尺收进了怀里,低声说:“此物,原本已经被其他人夺走,不过这位公子却杀了对方,救了我,而且还帮我夺回此物……”说到这里,她眼神里满是对范雪离的诚挚。

    “什么?”这一刻,清冷女子身体一滞,不可思议地看着范雪离,而后失神地说:“我妹妹说得可是真的?”

    如此宝物在前,范雪离居然不动心?

    她根本无法相信。要知道正是此物,这让她家破人亡。

    此物也是她的执念,也是她家人全部的执念所在。

    范雪离却只是淡淡一笑,说:“此物对你们或许重如泰山,不过于我无用,便是轻如鸿毛而已。至于我等,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既然你们姐妹重逢,那我便告辞了。”

    他看出了楚兰芝的诚挚之意,不过对于这清冷女子的戒备之心,他眉头微皱,马上站了起来。

    对方既然不信任他,他自然就懒得理睬对方,绝对不会继续与对方呆下去。

    更何况,此地极为诡异,而他隐约感知到,那藏着血液的丹药瓶与血池,似乎有着极大的问题,而此地乃是太危仙门所在,若是能探得这里的隐秘,便等于完成了无华仙门的任务。

    同时若是再得知那拍卖池里的宝物来自哪里,或许就能解开这玉尺的来源之秘。

    所以他可没心思与眼前这两个女子多做纠葛。

    “公子!”楚兰芝面色大变,看向范雪离的眼神,仿佛如同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一般,她依旧在那里跪着,却是用全身心的精神:“公子欲探那拍卖池的隐秘,请允许我与公子一同前行。我愿意舍身挡在公子面前,以报公子之恩。”

    而后,她站起来,对清冷女子说:“姐姐,如今你刚得救,此地不宜久留,一旦你调息完精神,速速离开此地,为我们家族留一点香火。”

    听到这里,清冷女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说:“兰芝你不信我,却要与他一起去赴死?”

    这一刻,她从楚兰芝的反应里,已经知道自己错怪了范雪离,但她心性高傲,完全看不出只有仙境一重中阶的范雪离,只是她却没有想到,眼前的妹妹,居然不愿意跟着她一起?

    要知道,在家族里,她身为姐姐,是整个家族天赋最高的,也是最有希望的,受到所有人的尊敬,平素妹妹对她都尊重之极,而她也慢慢养成了清冷高傲的习惯,只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似乎被眼前的公子无视,被这妹妹也无视了。

    楚兰芝慎重地说:“这是我的选择。”这一刻,她从怀里把那玉尺递给了清冷女子,然后说:“以后家族的复仇之任务便交到姐姐身上。而我,如今便是这位公子的婢女,愿为公子死。”

    这一刻,清冷女子接过这太古遗宝玉尺,感觉手如同泰山般重,同时她也看到范雪离随手把那金色符咒递了过来,脸上满是冷然。

    然后她就看着范雪离与楚兰芝远去,忽然感觉她以前的高傲瞬间土崩瓦解,感觉整个人被世界遗弃了一般。

    她所得意着的容貌、身材,气质,甚至远古遗宝,对眼前的公子一点作用都没有。

    她脑海里满是震惊与失神:难道是她走眼了?

    她再也忍不住了,整个人猛地冲了出去。

    可是她却发现眼前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阁楼上空空一片,她那心下嘲讽也不信任的公子,以及向来爱慕敬畏她的妹妹,完全不知踪迹。

    此刻,她的心完全落了下来,失落至极。

    她忽然明白,因为刚才那种态度,她失落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她捏紧着怀里的玉尺,忽然感觉一切都索然无味了。

    ********************

    这时已是烟夜,范雪离凌空飞起,楚兰芝紧跟其后,一直到了一处僻静的湖畔之边,距离白天的那拍卖池极近,周围万籁俱寂,毫无人声。

    便在这时,范雪离停了下来,目光凝视远处,淡淡地说:“楚兰芝,你真的愿意放弃亲情,也要跟着我,只为了报答救命之恩?”

    远处,那拍卖池地方暗淡,可是却偶尔有一道光芒,映射天边,仿佛在凝练着什么。

    这时,楚兰芝认真而恭敬地说:“自从我实施那仪式之后,从此我便是公子您的人,无论公子如何驱使,我都效犬马之劳。”

    那仪式,是家族的最后仪式,是她心目里最后的光芒。

    她相信眼前的范雪离,是她唯一的希望。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帮你一帮。”范雪离点了点头,说:“我可以帮你提升修为,但你却要付出你的灵魂,从此受我限制,无法对我动手,你可愿意?”

    他原本在上古战场乃至天路之时,就把那种功法传承之术修炼到炉火纯青,如今修炼了归一仙功,这传承之法自然更强。

    不过他却不会轻易地传承,而且眼前这女子来历不明,他若是传承给对方,必然会给对方以生命的限制。

    毕竟如今他如履薄冰,在这新的仙境世界里,不得不小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