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六百六十一章 天河郡

时间:2017-11-28作者:南宫吟

    然而这瞬间,她却是见到眼前光芒一闪,一道雷霆之意一劈,从晴空劈下,赫然将那幻境完全劈成无数的碎片。而执着雷霆之手,赫然正是范雪离。此刻的他,仿佛如同慵懒的贵公子,懒洋洋地起身,随手一掂,就将这上古遗宝的幻境之术,直接破于无形。而后,少女赫然发现,自己手里的玉尺,竟已经被范雪离执在手里,无论如何挣脱,竟根本都挣脱不出去!要知道这远古遗宝,少女之前用了无数心血,这才能勉强祭炼,但终究是无法真正的催动与驱使,而且她甚至见过这远古遗宝放出来的光芒,哪怕仙境三重,也根本不可能挡其锋锐。但眼前范雪离的手段,竟强到这般地步!此刻,她就那样看着那远古遗宝的玉尺,在不断地闪烁着,想要挣脱,想要逃离,但终究都被少年轻易地握在手里。而且少年从头到尾,轻而易举,仿佛没有消耗什么力一般。她失神了,完全陷入了沉默之中。她原本以为自己赋惊人,对自己极为自傲,然而这一刻,她越是发现范雪离身上那无数的隐秘,她终于彻底迷惘了。眼前的少年,手段层出不穷,几乎看不到他的底牌,就轻易地诛杀了一切,抹杀了一切,而且更关键的是,这少年表现出来的气度,简直如同王者之尊一般,统筹全局,驾驭所有,如此地轻描淡写,让她感觉到深深的无力。就仿佛她花费了无数精力,辛苦地跋涉了千里,结果却是发现,这千里对眼前的少年来,不过是弹指可到的距离,这使得她只能完全仰视着范雪离。而这时,握着这玉尺的范雪离,却是眼神里闪烁出一丝炙热来。因为便在刚那瞬间,在玉尺幻境攻击的瞬间,他体内的断剑忽然光芒闪烁而出,镇压一切一般,将玉尺里的某一种气息进行吸取。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玉尺的某种精神烙印被范雪离所夺,无论如何挣扎,都根本飞不出去。而在体会着刚吸取的那一道远古气息时,范雪离不由恍然。这的确是残剑所残余的气息。只是这种气息,哪怕与残剑融合,也不过使得残剑重凝成三分之二的存在,距离完好的情况还相差很远。而想要残剑真正恢复意志,感知到范雪离父王所在,必须要完整地百分之百才行。“看来想要让残剑完全凝聚,还是太难……”范雪离微微皱起了眉头来。但同时,他却是意外地发现,随着吸取这一道玉尺里的气息,他的体内气息更是水涨船高,直接突破了瓶颈,冲到了仙境一重高阶的地步!这等突破,简直是如鱼得水,轻易不过。而且范雪离感知着体内的经脉,发现极为鼎盛,奠基极稳,并没有什么后遗症。这使得范雪离放心不已。这一刻,他不由手上一动,把那挣扎着的玉尺递给了少女,而后问道:“不知此物是在什么地方得到的?”或许断剑的其他几块碎片,可能与这玉尺有什么关系,范雪离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条线索。这一刻,那少女茫然失神地看着范雪离把玉尺递给她,竟没有一点要夺取的意思,不由彻底失神了,她就那样接过玉尺,低声地:“这玉尺,您不要?”明明玉尺已经被范雪离彻底掌握,范雪离居然还主动给她?范雪离点了点头,:“此物的灵魄原本与我有一些血缘关系,与我父辈的某种宝物有关,我如今已经将其灵魄收了回来,这玉尺对我便是无用。而且原本是姑娘之物,我自然不取。”他刚才收回的便是这断剑上的灵魄,而那玉尺固然强大,可是比起他手里的断剑来还相差很多,他自然不会做出像其他人一般巧夺豪取之法。听到这里,少女这才恍然,脑海里恍惚想到了刚才范雪离的话:“我若想要得到此物,是在公平交易的情况下,而不是像你这般阴毒毒辣!”此刻,她终于明白,原来这个看起来不公平的紫雪世界里,还有范雪离这般的公平。一时间,她感觉内心有着无数的心血澎湃,满是炙热,就那样看着范雪离,忽然感觉到,范雪离此刻是她唯一的依靠,她想要为亲人报仇,她唯一的希望,便是拜眼前少年为师,从中学得真正的手段。此刻,她直接对着范雪离跪了下来,低声地:“女子名楚兰芝,乃是河郡的楚家中人,此物是在河郡一处密地得到的,还望师尊收下弟子,弟子愿效犬马之劳,听从师尊的任何吩咐。”她不求范雪离帮她复仇,她只希望能从这个以公平为己见的少年身上学到本事,从而有机会自己去报仇。然而这一刻,范雪离却只是淡淡地:“我不收弟子。”如今的他,自己尚且举步维艰,随时可能会被东岳仙祖所发现,自然不可能再收这么一个弟子。只是在听到对方及这河郡之时,他的心头微微一动。河郡距离这磐石仙城不远,甚至不过百里之地,以他如今得到的飞鲨神阁船,甚至一盏茶时间即到。但最关键的是,这河郡乃是太危仙门驻守之地,而且还是属于其核心地带。如今范雪离在磐石仙城杀死一位长老,必然会打草惊蛇,想要继续探得其中信息只怕很难,不过若是前去核心之地河郡,反而能探得什么消息来。便在这时,那楚兰芝虽然被范雪离拒绝,但她脸上却没有任何气馁,她自然知道,想要拜师,尤其是神秘的强者,难度自然如同登,她必须拿出万分的诚意来。此刻她察言观色,感觉到范雪离对这玉尺来源,乃至于河郡都极其感兴趣,她不由认真地:“公子,如今河郡乃是太危仙门封锁之地,外人很难进入,公子若想要进去,女子可以帮忙,来报答公子救命之恩。”既然范雪离不收弟子,她只能从其他方面另寻功夫,而这样的前提条件,便是能继续与范雪离相处。她相信水滴石穿。感觉到这楚兰芝的坚持,范雪离不由心头一动。前世里,他的一些炼药师弟子,也是何等艰难,战战兢兢,最后磨砺数年之下,终于得以拜他为师,与眼前这少女有一些类似。“既然这样,那自己倒是可以在前去河郡的路上,多观察观察她的心性。”范雪离暗暗点了点头。而后,他毫不迟疑地召唤出了飞鲨神阁船,让楚兰芝也坐了进去,而后动用心神之力,很快地驾驭起来。这飞鲨神阁船有着强大的飞行之力,不仅比范雪离以前所动用的羽翼蛟车速度要快上一倍,而且施展起来,并不需要消耗精神之力,纯靠阵法元石,这使得范雪离也省了许多麻烦。哪怕就是一盏茶时间的时间,范雪离也不会浪费。而此刻,楚兰芝也是盘膝坐在旁边,看到范雪离在修炼后,也是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一丝分神,专心修炼,不去打扰范雪离一分。而在范雪离走完,不到数十息,便有许多气息赶至,赫然是太危仙门中人,此刻他们的眼神里满是怒火,因为他们分明感知到这里有一位长老陨落的气息,可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探测不出来究竟是何等人杀了长老。“一定是无华仙门的一些人暗中出来,想要破坏我等的计划!既然这样,那我们全力封锁磐石仙城,再动用几位长老用神念探索,相信无论如何,他都翻不出去!”这些太危仙门满是傲然,杀意十足。只是他们却全然不知道,范雪离早已经离开了磐石仙城的范围了。********************两人一行很快到了河郡,进入城门后,范雪离却是注意到,整个街道一尘不染,被金白石子凝练而成,同时宽阔无边,周围有着许多独特的建筑,极为美轮美奂,如同人间仙境一般。只是空之上,还有着许多的太危仙门弟子凌空而站,不断巡逻着,一副全副戒备的样子,让范雪离不由心头微微诧异。这种手段,像是全城戒严的样子。不过这些太危仙门弟子只是巡查是否有争执的情况发生,对于范雪离等人进入城里,却是不闻不问,让楚兰芝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但不知怎么,范雪离却隐约感知到这个河郡有一些诡异的地方,那便是在路上行走的众人,似乎身体僵硬,神思偶尔有不清的时候。难道是因为空上的太危仙门的戒严缘故,使得他们战战兢兢,心神失守?范雪离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好在他与楚兰芝都易过容,并不担心被别人认出容貌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人很快到了楚兰芝之前得到玉尺的所在。那是在城北的一处拍卖池里。这里的拍卖池,凝成一个巨大的葫芦样子,里面飘浮着无数的宝物,在闪烁着不同的光芒,看起来,都有着一种纯碎的力量,极为诱惑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