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六百零一章 凤凰仙圣传承台

时间:2017-11-08作者:南宫吟

    所以只能提早把自己引诱出来进行诛杀。

    而且对方很可能是在试探,否则若真是知道自己埋伏的话,只怕早就动手了。

    越是这样,范雪离的潜伏与冷静,效果越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婉罗敷的祭祀还在继续,慢慢随着那些尸身的增多,甚至那血色凤凰王更加绝望无力,其血脉甚至化成了无数的灵血,渗透进空气之中,向四处溢出。

    每一丝灵血,都代表着她强大的修行之力,一旦得到,绝对会让人的境界突飞猛进。

    而这时,婉罗敷将那阵法凝动而施展,不断地吸取着那血脉,只是哪怕这样,依旧还有其他的一丝血脉向天地之间四散而去。

    这血色凤凰王的血脉之力,有天地造化之势,若不是婉家仙祖动手,婉罗敷是绝对拿不下来的,所以婉罗敷现在能勉强吸取大部分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只是同时,她的目光却警惕到极限,因为她已经觉察到周围有一种威胁的力量,只怕是有人在潜伏,只可惜潜伏的手段太过高明,让她始终无法探寻到。

    她不能确认对方是谁,但玲珑子的可能性最大。

    而这时,面临着众多血色凤凰王的血脉气息飘浮在身边,范雪离毫不迟疑地开始吸取周围逸散着的气息!

    一旦被对方全部吞噬,对方的修为大成,到时候他根本就无法制住对方。

    这样的情况下,范雪离以身体为大阵,大自在境界为圆心,猛地把周围的血色凤凰王的气息吸纳进入,冲溢进自己身体的各大穴道。

    与婉罗敷不一样,他的阳关穴上气息完整,所以只瞬间,吸取的速度竟是比婉罗敷还快。

    而后,范雪离则借着吸取之势,同时施展出最强的攻击手段,消耗全身的精气神,猛地向婉罗敷扑去。

    一吸一击,只在瞬息之间,等于同时出手。

    这一刻,他动用的赫然是他的新神通,誓约慈悲之剑。

    面对婉罗敷的残忍行为,他的慈悲之剑,便发挥出最大的威力,绝对不会亚于七字真言。

    一瞬间,他的攻击以不可思议地速度,瞬间穿越了时空,直接劈在婉罗敷周围的那大阵上。

    那数十道大阵已经被范雪离一眼看破,所以这种攻击竟是无坚不摧、剥丝抽茧一般瞬间将大阵全部破坏!

    天地之间,一片碎裂。

    甚至连婉罗敷也防御不及,胸口上竟是被范雪离的这一剑所刺中,血光四溢。

    她竟是不防备之下,吃了大亏。

    以她的修为,何曾受到过这般大亏。

    一时间,她简直是怒不可遏,厉声说:“玲珑子,果然是你!你居然敢伤我!”

    仅从范雪离的这手段,她甚至就发现,范雪离的境界绝对是在十重巅峰,甚至不在那三位族长之下。想当初她在十重巅峰的时候,范雪离甚至不过才肉身八重,不过只是蝼蚁一般,她根本想不到范雪离成长得如此之快,仅仅数个月,竟有后来居上之势。

    她整个内心闪烁出一丝的嫉妒之意来。

    这时,范雪离一击而出,却是发现,力气已尽,强弩之末无法穿鲁缟,对方蓄势已成,若是再继续下去,哪怕催动七字真言,最后也会是两败俱伤,当下缩回手,暗暗取出一颗九转流云丹服下,让体内气息自然恢复。

    他没有想到自己这样的偷袭一击,竟只是勉强伤到婉罗敷的表皮,而无法穿透婉罗敷的防御。

    否则若是能击到对方的阳关穴,这一战就已经胜了一半。

    一时间,他与婉罗敷遥遥而立,对峙着,竟有旗鼓相当之意。

    很显然,范雪离哪怕击伤了对方,却依旧只是与对方持平,可见对方的底蕴之深,只怕不在他之下。

    “哈哈……”这时,婉罗敷忽然仰天而笑,然后冷冷地说:“气运之子,你果然不愧是大夏国气运之子,居然修行得这么快,还能伤我,不过你又可知,你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下?”

    这一刻,她手上一动,仿佛有着无数的月影闪烁着,天地之间,甚至有着无数的蛇爬行在地面上,然后凝成许多的牢笼。

    这些牢笼里,锁着的,赫然是范雪离在昆仑之虚里的那些师友!

    其中,有昆仑之虚的方师、明娜,有他的妹妹小钰、他的母亲,还有城主府的婴然等人。

    范雪离在大夏国最重要的这些人,竟全部被婉罗敷所束缚。

    此刻,他们这些人被困在牢笼之中,面色木然,仿佛失去了神智一般,如同行尸走肉,没有任何表情,似乎与死没有多大区别,分明是中了某一种诱魂之术,灵魂都被抽取了。

    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无数的昆仑之虚弟子都被困住,其中大部分竟是这次进入上古战场的弟子。

    而后,婉罗敷大笑:“自从你进入上古战场,你便不曾见过他们,现在你便知道,他们早就被我所控制。”

    她的笑声此刻显得极为冷凄,仿佛有着灭绝天地一切的杀意。

    而后,这声音越来越高,竟直破云霄,声震天地,甚至让范雪离感觉到自己的神智也开始被抽空,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天花乱坠起来。

    明明还有一丝清醒的意志,可是偏偏眼睛快张不开了,偏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这种感觉,仿佛人落水之后,拼命挣扎,却根本无力回天一般。

    痛苦万分。

    而便在这时,婉罗敷的攻击手段并没有结束,她控制着那些蛇影,发出滚滚的烟色气息,把那些牢笼里的人慢慢笼罩,使得他们的身体似乎开始慢慢地腐蚀。

    而后婉罗敷冷冷地说:“玲珑子,你还不向我下跪?还不放弃抵抗?若是你还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对你的这些家人朋友下杀手了!”

    很显然,她施展的那些烟色气息,有着强大的腐蚀作用,随时会把那些人全部杀戮一空。

    一时间,婉罗敷立于绝对的优势,脸上满是嘲讽,而之前她所伤到的地方,血迹还在喷涌着显得异常地狰狞。

    这一刻,范雪离低下了头,看起来似乎是屈服了。

    甚至他已经放弃了气息的运转。

    他脑海里闪烁着的只有那些亲人痛苦而绝望的表情。

    见到这样,婉罗敷的嘴角泛起了阴冷的笑容,猛地力量施展着,那蛇影向范雪离笼罩而去,同时继续说:“很好,若是你放弃抵抗,我会饶你一条性命,也会饶你的这些亲人朋友一条性命。”

    只是她虽然这样说的,但瞳孔里却藏着深深的杀意,仿佛只有把范雪离彻底灭之才能后快的表情。

    就在婉罗敷漫天的蛇影到了范雪离跟前三丈的时候,范雪离猛地抬起了头。

    目光里有着傲然不屈的力量,横扫诸天!

    而后,范雪离整个人渗透出无数的金光,灿烂天地,沉声说:“八灵、合欢、白头鹰,这些药草融合起来,便有一种混淆视听的力量,再通过鹿龟草,便可以凝成一些特殊的身影,就可以让别人误以为这是亲人的存在。你真以为,这种卑劣的手段,能得逞吗?”

    此刻,他整个人仿佛与天地诸天完全融合在一起,向前一踏,眼前的蛇影全部崩裂,甚至之前那牢笼里的身影,却全部消失不见,化成那鹿龟草的样子,在风中瑟瑟发抖。

    而同时,范雪离的杀意更甚,猛地朝婉罗敷扑去。

    关键时刻,他以炼药宗师的眼力与判断,摆脱了内心情感的控制,判断出了真相。

    而且对方很早以前就离开了大夏国,不可能之后又去掳走明娜、小钰、婴然等人,这在情理上也完全无法说通。

    所以范雪离的这一击,不仅破了眼前的众多蛇影,甚至手里捏着两颗天星珠,随时就要施展出七字真言来。

    但这一刻,在范雪离与婉罗敷的当中,忽然间,无数的光芒闪烁,那血色凤凰王全身的血脉终究被全部祭炼抽取出来,猛地在空中凝成一处仙圣台,悬在半空之中,散发着风雷之力,齐众兽之息。

    竟是血色凤凰王在垂死之际,赫然把她的心头灵血凝起一种玄妙的仙圣台,设置了极为苛刻的传承条件,呈现在天空之上。

    很显然,谁若是最快破开禁制,谁就可以得到它的全部传承!

    这是禁制里至强的心头灵血禁制,威力最强,可以说在破开禁制的时候,一旦不小心,就会灰飞烟灭。

    当然,这种心头灵血禁制对血色凤凰王本身也是破坏严重,至少其修为会因此而大跌,再也恢复不到原来的地步。

    但这却是它现在唯一的选择。

    而这仙圣传承台,刚好挡在范雪离与婉罗敷之间,给了两人同样的入口,同样的机会。

    这一刻,婉罗敷脸上露出傲然清冷的笑容,仿佛一切皆在她的掌握之中,整个人瞬间投身进入了这仙圣台,而同时,她身上竟是闪烁出了阴符经之光,闪烁不停,势如破竹地破开眼前这无数的禁制。

    那对无数人苛刻之极的禁制,竟对她的阴符经,没有半点抵抗之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