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霸道帝少请节制 第1122章:他必须亲自去见一趟厉衍瑾

时间:2017-10-20作者:半弯弯

    第1122章:他必须亲自去见一趟厉衍瑾

    “好吧……”言安希只能点头,“我也就随口说说,你不用放在心上,去忙吧。”

    慕迟曜解释道: “厉衍瑾住院,所以公司的有些决策,还是得我来处理,工作量才会忽然加大。”

    “嗯。”言安希点点头,“好啦,你去吧,早点去早点回来,我等你。”

    “乖。”慕迟曜亲了亲她的额头,“等你生完孩子,找个时间,我再待你去度假。”

    言安希一听,眼睛里顿时就有了光亮:“真的吗?”

    “嗯,真的,我答应你的事情,是肯定会做到的。”

    看得出来,她也是很期待,能再次和他一起去旅行的。

    既然她有这个心愿,那无论如何,他都会替她实现的。

    言安希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好。”

    慕迟曜看着言安希转身进了卧室,然后才回到了书房。

    和上一次一样,有一个低调神秘的保镖,还是在书房里,静等着慕迟曜的到来。

    他一进来,保镖立刻恭敬的称呼:“慕先生。”

    “事情怎么样了?”

    “厉夫人和乔小姐,一直都在厉先生的病房里,我们无法靠近。而且,今天,夏小姐去了厉先生的病房,待了大概有半个小时。”

    “夏初初?”

    “是的。”

    “她出来的时候,什么表情?”

    “应该是很难过。”

    慕迟曜微一皱眉,难道,厉衍瑾真的忘记了?

    这似乎……听起来,有些太巧合,太奇怪了。

    可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的让人措手不及。

    慕迟曜往椅背上一靠,拿起手机,拨通了厉衍瑾的电话号码。

    没多久,电话被接起,厉衍瑾熟悉的声音在那头响起:“喂,慕迟曜,有什么事?”

    “……没事。”慕迟曜的指尖轻轻的在桌面上点着,“这两天公司事情多,没有来医院看你,想问问你,身体怎么样了。”

    “很好。”

    慕迟曜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既然恢复得很好的话,那……晚宴上,你跟我说过的事情,要怎么做?”

    “晚宴?什么晚宴?”厉衍瑾反问,“哪件事?”

    慕迟曜心里的疑惑骤然加重。

    他语气缓和了一下:“没什么。”

    “如果是很重要的事情,慕迟曜,你还是再跟我说一次吧。可能出车祸后,整个人有些力不从心。”

    车祸?

    慕迟曜的表情微微一凝,但是语气却非常的不动声色。

    “……嗯,你好好养伤吧,”他说,“没什么事,随口问问而已。”

    “好,那有事随时可以联系我。”

    慕迟曜点点头,又问了一句:“今天你见到夏初初了吧?”

    “见到了,寒暄了几句。”

    “那就这样吧,我现在还有事,先挂了。”

    厉衍瑾没有异议:“好。”

    挂了电话,慕迟曜揉了揉眉心。

    从刚刚他和厉衍瑾简短的对话中,就能听到好几个牛头不对马嘴的词。

    比如,车祸。

    再比如,寒暄。

    厉衍瑾怎么可能会是车祸导致的住院呢?

    还有,他和夏初初说话,怎么能用“寒暄”这个词语?

    这个词,就显得太过于生疏了。

    厉衍瑾可以和任何人都能用“寒暄”来形容说话,但,唯独不能这样形容他和夏初初说话。

    所以……

    慕迟曜放下揉捏眉心的手,心里的疑虑,已经越来越大。

    看来,他必须得亲自去见一见厉衍瑾才行。

    还有……厉妍,他也应该去探探口风。

    厉衍瑾怎么会以为自己是出了车祸?这,肯定是其他人告诉他的。

    “慕先生……”保镖迟疑的开口,“您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继续盯着医院那边的动静,注意不要引起怀疑,低调行事。”

    “是,慕先生。”

    “出去吧。”慕迟曜说,“有什么情况再来汇报。”

    保镖点点头:“是,慕先生,我会密切关注着医院那边的动静。”

    慕迟曜挥了挥手。

    书房里,又只剩下慕迟曜一个人了。

    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他还记得,晚宴的时候,他和厉衍瑾的对话。

    后来,他趁着厉衍瑾昏迷没有醒的时候,替他鉴定了他和厉妍的血缘关系,结果证明,夏志国没有说谎。

    厉妍和厉衍瑾的确没有血缘关系。

    可是现在,厉衍瑾却忘记了。

    那么,慕迟曜想,他要不要把这些,告诉厉衍瑾?

    目前的情况来看,厉衍瑾已经忘记夏初初了,再去帮助他记起……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慕迟曜走出书房,回了卧室。

    言安希每次看见他回房间,就会很高兴,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你工作完成了?这么快啊……”

    “是。”慕迟曜点点头,“洗澡了吗?”

    “还没呢,我在看书,一下子就给忘记了。”

    慕迟曜走到她身边来,弯腰坐在床边,眉头微微有些皱起。

    言安希把手里的书一放,抬手抚过他的眉心:“你怎么了?又皱眉,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吗?”

    “……嗯。”

    “是工作上的事情吗?那……我可能帮不了你什么忙。”言安希愧疚的说,“但是我可以陪着你,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慕迟曜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傻老婆。”

    言安希眨了眨眼:“我怎么了嘛,你又说我傻。”

    慕迟曜轻轻的叹了口气:“没什么。”

    只是,他有些感慨,也有些……害怕。

    有个一个成语叫做,居安思危。

    慕迟曜现在就非常有这种感觉,他总是在担心,现在这样美好的日子,有一天会被突然打破。

    言安希见他这样,一下子就慌了。

    她心里很清楚的知道,之前慕迟曜因为袁澈的事情不高兴,那只是小打小闹,根本没什么,他也不会真的生气,或者有什么别的情绪。

    但是慕迟曜现在这个样子,言安希是真的慌了。

    他一看就是有了心事,而且是……很严重的事情,不然,他一般不会露出这种表情。

    “怎么了啊……”言安希坐直了身体,握着他的手,“你这样,你这样我很没有安全感。”

    慕迟曜听她这么一说,表情微微有些缓和:“没什么,你想多了。”

    可是言安希却有些急了,连名带姓的喊道: “慕迟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