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霸道帝少请节制 第627章:如果我从那里跳下去……

时间:2017-10-20作者:半弯弯

    第627章:如果我从那里跳下去……

    “不除。”慕迟曜说,“留他一口气就行,其余的,让他们去办。”

    管家恭恭敬敬的应了,转身去执行了。

    慕先生的意思,其他人可能不明白,但是管家是非常清楚的。

    别弄死就行,十八般酷刑……要让慕天烨尝个遍,却又不能以死来解脱!而是要一直生生的受着!

    只有让这样慕天烨这样的生不如死,受尽折磨,才能解慕迟曜的心头之恨!

    言安希送言安宸回房间,然后回到客厅,发现慕迟曜还在那里站着。

    她一愣:“你……怎么还在这里?”

    慕迟曜淡淡的回答:“等你一起。”

    言安希点点头:“那,上楼吧。”

    两个人之间,其实都心知肚明,但是谁也没有先说破。

    这样的相处,其实最是煎熬,因为永远不知道情绪会在什么时候爆发。

    就在这个时候,陈航却忽然急匆匆的跑进了客厅,上气不接下气:“慕总,太太,出事了……”

    慕迟曜和言安希的脚步,都同时停了下来。

    言安希好奇的看着陈航,不知道是是发生了什么事。

    慕迟曜眉头一皱:“这么急急忙忙干什么?”

    “慕总。”陈航大口的喘着气,“刚刚,刚刚监狱那边传来消息,说……说秦苏,自杀了!”

    “什么?”惊叫出声的,却是一边的言安希。

    陈航点点头:“是的,太太,是自杀,法医已经鉴定过了,现在……估计已经送去火葬场了。”

    “秦苏……她……”

    言安希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秦苏就以这样的方式,死了。

    二十年牢狱之灾,秦苏还没开始,算起来才不过短短的十几天,秦苏就已经……受不了了吗?

    慕迟曜看她这个模样,一阵心疼:“和你无关,你不要多想。”

    他就怕她胡思乱想的,心里又堆积了很多很多的事情,然后影响心情,让抑郁症加重。

    “怎么可能和我无关呢?”言安希喃喃的说,“秦苏死了,是,她是罪有应得。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从头到尾都没有错,错的是她。”

    言安希低下头去,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你明白吗?你不需要因为她的死而背负什么,你没有错,也和你无关。”

    慕迟曜低低的在她耳边,开导着她。

    然后,他顺便抬头,瞪了陈航一眼。

    陈航……默默的忏悔,完了,他吓到慕太太了,慕总肯定要跟他没完了。

    可是事情紧急啊,秦苏死了,要怎么处置,还是得慕先生来安排啊!

    言安希点点头:“这些我都知道,我不是为秦苏的死而惋惜。就是……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心情很不好……”

    慕迟曜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没事,有我在。”

    说着,他抬头看向陈航:“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死了就死了,死不足惜。”

    秦苏是害死他和言安希的孩子的凶手之一,死,也不能饶恕。

    秦苏死了,慕天烨永无翻身之地,何浅晴……也不见踪影了。

    这些人,一个个的下场,都是咎由自取。

    一直到回房,言安希的情绪,都还是十分的低落。

    她总觉得,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心里空荡荡的,她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

    孩子的死,真相大白了。

    她的冤屈,也洗刷了。

    言安宸现在一天比一天健康,不用她担心了。

    慕瑶也和沈北城在一起了。

    初初和她的小舅舅厉衍瑾,也许有情人,终会成眷属的。

    慕迟曜……也不再对她冷若冰霜。

    好像,这一生,就这样圆满了。

    言安希心里如同破了一个大洞,空空荡荡的,能漏进来风,吹得她拔凉拔凉的,从头凉到脚。

    她,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她想要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到了,想解决的事情,也都解决了。

    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言安希看了慕迟曜一眼,他侧身站着,正在扯领带,侧脸轮廓刚毅,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让人看着就着迷。

    可是言安希的心里,却没有任何的波澜,看着静谧的卧室,她心里越来越平静。

    平静得可怕。

    她又把目光慢慢的转移,移到了窗户上。

    主卧里装着两扇巨大的落地窗,外面就是阳台,窗帘还没有拉,隐隐能看见外面的路灯。

    “慕迟曜……”

    她忽然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慕迟曜转头,把领带丢在沙发上,快步的朝她走来,握住她冰凉的手:“怎么了?手一下子这么凉?”

    言安希却只是笑:“慕迟曜,你说……如果我从那里跳下去……”

    她话还没说完,手一下子被他攥得发紧,很疼很疼。

    “言安希!”

    慕迟曜的声音顿时紧张起来,还带着一点慌乱。

    是的,他也慌了。

    “言安希,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看着他紧张又慌乱的样子,眨了眨眼:“我知道啊。我就是在问你,我该不该跳下去。”

    言安希说得轻描淡写,好像就只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好不好一样。

    慕迟曜却被她吓得不轻。

    他手上的力气也不自觉的越来越大,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言安希,不许说这样的话。”

    “我是认真的。”她说,“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已经没有牵挂了,什么事都完成了,好像……活着,和死了,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何况,活着还太麻烦。

    死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慕迟曜什么都不再说,一把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言安希,你要好好的活着,你必须要好好的活着!”

    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死,包括他。

    但是,唯独言安希,不能有事。

    他这么爱如生命的女人,必须要看尽人世间千姿百态,白发苍苍,笑着老去,再入黄土。

    “我也想活着,可是好像,活着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一了百了。慕迟曜,你说是不是?”

    “不,不。”慕迟曜紧紧的抱着她,埋在她的脖颈里,嗅着她秀发上的清香,“活着很好,言安希。”

    她笑了笑,笑声很轻,却如同最锋利的刀,刺痛着慕迟曜的心。
小说推荐